心中的奢望:一枝妻所喜爱的红玫瑰(图)
 
苦民
 
2006-4-4
 
【人民报消息】第七天了,我连一个洋娃娃都没卖出去。
  
这是我下岗后以来又“上岗”的七个寒夜。不擅此道的我在这一堆乖小的洋娃娃面前第一次感到困惑,感到无奈。在这秋风带来无边凉意的晚上,天上几颗不那么显眼的星星在使劲儿地眨着眼,人来人往的都市,一切都显得那么失落。
  
望着它们,我的心觉得失落了好多。下岗的那天,我曾相信凭着自己的能力和技术很快就会再上岗,可是,却没有料到,东奔西跑忙忙碌碌之后,最终得到的工厂倒闭,那些捞够的领导们又不知到哪里去淘金了。我很敬业的站在自己的小摊边,看着人行天桥上陆陆续续走过的人群,可是极少有人向我这边瞥上一眼。

那一对恋人又走上了天桥,他们完全不顾别人的感受,肆无忌惮的紧紧搂抱在一起,边走边做出让人有些难堪的动作。昨天,我也曾向他们推销过我的洋娃娃,可是,他们却因档次太低而没有过多的理睬我。或许,他们是某个高官的孩子,或许,他们是某个富商的子女。我看的出来,他们是被惯坏了的一代。

天边那颗最亮的星星似乎掉了一滴眼,让我想起了妻。

不知妻回家了没有。晚饭的时候,她忧心忡忡的告诉我,说她们厂里也要裁员三分之二。今天晚上开会通知具体情况。好多几十年工龄的老职工也要失业,何况才进厂几年的她呢。我安慰她说,或许因为技术过硬可以留下来呢?可是,我心里同样明白,这样的机会该是多么渺茫啊!晚饭就一直这么沉默着吃完了,妻的眼里分明是噙着泪去开会了,而我又出来摆起了小摊儿。

妻也要失业了吗?她又该去做什么呢?这会是真的吗?我不知道,妻也不知道,几个月以来,我被这样的事情折磨的焦头烂额。

黑色的天幕,星星真是太少了。我在想,如果地球上的人也同今晚的星星一样少,那么,或许不会失业。不过听说现在政府在出卖人体器官,在扼杀八个月的胎儿,人口少了,失业人口倒增加了。

一对年轻的恋人说说笑笑地朝我走过来。喜形于色的小姐捧着一大束玫瑰,红艳艳的很是可人。他们走到我的摊前,穿着长裙的小姐蹲下来逐一摆弄着在秋风中略略发抖的洋娃娃。她手中的玫瑰散发着淡淡的幽香。

“老板,这个娃娃怎么卖?”“十五块!”我有些胆怯的回答她,生怕自己一不小心的粗嗓们儿吓走了今夜第一位顾客。“这么贵?八块钱,卖不卖?”小姐突然蛮横起来,象个滚刀肉。“小姐,我实在卖不起,再加点……”,“算了,上次三百五十块的皮鞋降为二百多块了,我们去看看吧!”年轻的男士很不高兴的斜了我一眼。挽着小姐的手很风光的离去了,唯有那让人久久回味的玫瑰花香飘在夜色里,很浓,很浓……

一双二百多块的皮鞋,一束火红火红的玫瑰,都价格不菲,却偏要为一个十五块钱的洋娃娃和吃不上饭的下岗工人讨价还价,我不禁打了寒战……

我突然又想起了玫瑰,那种有刺儿的植物在恋人们的手中悠来荡去,而在我和妻恋爱的日子里,浪漫最多也只是一张明信片而已,玫瑰似乎离我们很遥远,就像它的香味,远远的,淡淡的……

妻是一个很浪漫的人,多少次上街,她总是在花店前驻足好久好久,可当我要给她买时,她总是微笑着拒绝说,浪漫的恋爱都已过去了,又何必这么浪费呢?妻灵巧的双手曾经欢喜的让满屋子都挂满了五颜六色的千纸鹤,可是生活的残酷却抹去了妻年轻时的洒脱与可爱。

“先生,这位大姐姐长得这么漂亮,给她买枝玫瑰花吧?”循声望去,我又看见了那夜夜都来卖花的小女孩,她正可怜的乞求着一对情侣买花。

“走,走,我们不买!”刚才还颇有“绅士”派头的男士突然没有风度的叫着,小女孩知趣的走开了。可怜的孩子,她本来该在温暖的房子里看书学习,在妈妈面前撒娇,可此时却同我一样流荡于街头。

小女孩朝我的方向走来,可怜的看了我一眼,便继续向前走。看看她手中的红玫瑰,我心里隐隐作痛,一种从未有过的冲动让我想起了妻,想到了洋娃娃……

“小姑娘,回来一下!”我第一次站在小摊儿前这么大声的说话,所有的行人都望了我一眼,小女孩转过身子,走到我面前。

“小姑娘,你喜欢洋娃娃吗?”“嗯,可是,妈妈说要等我卖完了所有的花才给我买的!”小姑娘很遗憾的望着我,然后蹲下来,用小巧的手怜爱的抚摩着每一个娃娃。

“小姑娘,我可以用我的洋娃娃同你换一枝玫瑰花吗?”小姑娘惊呆了,抚摩洋娃娃的手停止了,“叔叔不会骗你,相信你妈妈也不会怪你的!”小女孩从我的眼睛中读到了“诚信”,没再说什么,然后认真的从中挑出一个,接着从怀中抽出一枝散着幽香的玫瑰,非常郑重的递给我。我的心突然一沉,这竟是今晚的第一笔生意啊!

小女孩满意的抱着娃娃走了,我看着她矮小的身影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心中五味俱全。突然,小女孩又跑了回来,认真严肃的问道:“叔叔,今晚我可以搂着洋娃娃睡觉了,可是你把花送给谁呢?”

好可爱好善良的小姑娘!我的心被温暖了:“叔叔把花送给一位阿姨,一位曾经像你一样活泼可爱的阿姨,她一定会笑得很开心!”“我知道了!”小姑娘抱着那些没有卖出去的花放心的走了。我的心却在这夜光中格外的沉重,不知小姑娘的玫瑰卖不出去,凋零了怎么办,而妻明天是否还能上班……

夜更浓了,黑幕似乎要吞噬掉小姑娘的身影。

我想,当我把花送到妻的面前,妻会怎么样呢?她会拭干眼中的泪,象过去一样满屋子的歌唱,在沙发上欢快的跳着,长裙拂起的风惊飞了整个房间的千纸鹤吗?这样的日子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享受过了,妻的眼角和眉心已经有了明显的皱纹。

拖着沉重的脚步,捧着那枝得来不易的玫瑰和一群没有卖掉的洋娃娃向家中走去。我想起一位盲人说过,“有光亮就会有希望”,可是我和妻的光亮和希望在哪里?想到憔悴的妻,我的心好痛,泪不觉流了下来。

……

这是2001年一个实在不起眼的小故事,再翻出来看很有感触。在江泽民时代,随着中国第一贪江绵恒等官商暴发户财富的急剧膨胀,大批国营企业倒闭,大量企业职工下岗失业,还有多少人更凄惨的活着,甚至自杀。

一个穷孩子用一枝下岗工人妻子喜爱的玫瑰换去了一个洋娃娃,而江泽民送给宋祖英的30亿元的大剧院就建造在天安门广场附近,还用说送多少枝玫瑰吗?

江泽民往宋祖英手里递的小纸条上许诺说:“大哥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情”。曾党政军大权集一身的江泽民直到现在也没有做过任何一件人事。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