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没办法相信的事在深圳发生(图)
 
欣欣
 
2006-4-14
 

深圳第二人民医院活体试验,受害者手术后,肝叶、肝管、胆囊、胆管全部不见(大纪元)

【人民报消息】高智晟3月底说:“结束这个凶残的暴政,结束共产党的狗命,现在几乎不需要多少大规模的心理动员,就是说大家都是在等机会、怎么做的问题,谁都不需要出来跟我们讲道理说,应该不应该相信共产党的话,他们说我们早就不相信它们的鬼话了。”

确实是这样,人民根本不再相信共产党的鬼话。这里我讲述一个令人不可置信的事情。

主人公是西安咸阳人、40岁的杨杰与她长期两地分居、中铁建工集团深圳分公司职工的丈夫崔建军。

从杨杰所写的《活体试验惨无人道》诉状中得知,2003年7月,崔建军在工作中因肝区疼痛紧急送往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二门诊肝胆外科住院治疗。医生的诊断是急性腹膜炎、肝硬化晚期等。

只谈收钱不谈去病

杨杰从咸阳赶到深圳,被医生告知:你老公需要做彻底治疗,他需要肝移植手术,肝源医院找,你准备钱吧,大概是25-35万元,在8月会有肝源。你先交10万买肝……。

这笔钱对于这对没有钱的夫妻来讲是个天文数字。杨杰追问医生,老公的病是不是到了非换肝不可的地步?奇怪的是,医生不谈如何治病,只是多次问钱是否准备好了,是不是同意动手术。这和白衣天使这个角色极不相称。杨杰拿不定主意。

劝说妻子把肝脏的1/3活体移植给老公

杨杰2003年的诉状写道:到了9月我仍然不放心,问医生手术的把握性和成活率、病人是否可以经得住手术等问题,一个大夫说:他是肝硬化,现在做手术是最佳期,如果错过了最佳治疗期,我们可不敢担保什么的,我们已经作过两例死肝移植,都成活了。如果你能把肝脏的三分之一给你老公移植,活肝移植要好得多,能延长他的生命,如果不移植他也就是活一年。手术给你们请的都是外国的专家教授。我担保你老公活两年以上,国外活30年的都有。做这个手术医院是很重视的,多次研究讨论后才决定的。

奇怪的是,没给双方检查血型及其它化验是根本不知道供体是否合适受体的,这点儿常识老百姓都知道,怎么医院会不知道呢?

医院不敢做公证

诉状写道:当时我看到一些医生的介绍都是什么科学公关的,我担心拿我们当试验品,医生说:不会的,我们对你们这样好,都是从人道主义出发,救死扶伤,你不该有这样的想法。

我仍然不能相信医生的话,我向院方提出做公证,保证我老公必须健康的能活两年以上的前提下,我才同意做手术或活肝移植,因为我付出的代价太大了,危险性很大。如果没有保证,没有医院的保证、没有我老公单位的同意和我家人的同意,就不能手 术。但最终公证没有做成。

惨夫妻成了试验品

9月5日,病房中来了香港和南京的大夫查房问我老公的病情,然后问:准备的怎么样?同意动手术了吗?没等我回答,黄大夫就说:同意了,都签字了。到了下午,我老公坚决不同意动手术,我就去跟医生说明。倪勇医生暴跳如雷说:开什么玩笑?我们花了几十万请的专家教授!

杨杰在一年半后接受大纪元记者冯长乐的采访时说:根本就没有什么外国专家、教授,就是一个在香港进修过的大夫,他不是主刀,主刀的医生就是一个科主任,还有一个实习医生做帮手。当时手术室里有好多医生,他们在搞教学观摩。

王成友大夫的名片上写的是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科技专家,深圳十大杰出人才之一。听说如果他们成功了,国家就会给他们拨出更多的经费做试验。他们在欺骗患者和家属。这些打着“救死扶伤”旗号的人心中只有名利金钱地位,而不是救死扶伤。

电视台采访

看到下面这段按照时间顺序的描述,就明白了共产党的“伟光正”是怎样制造出来的。

杨杰的诉状写道:9月6日上午,我们夫妻同时被推进手术室。我醒来已经是9月10日。我问大夫:我老公怎样?大夫说:“手术很成功,他很好,在监护室,过几天再见面”。

医院鼓动杨杰接受电视台采访,听说丈夫手术成功的杨杰心存感激,欣然表示同意。

无法起床的杨杰在病床上接受了深圳电视台《记实频道》记者的采访,她发自内心的赞扬了深圳二院医生的人道主义精神。

9月11号,电视台以“夫妻肝胆相照”既赞颂了杨杰,又替深圳二院做了个免费大广告。真是皆大欢喜。

原来丈夫早已死在手术台上

诉状写到这里让人不寒而栗:9月12日,我被护士推进监护室见到我老公,他已经死去。惨不忍睹,头脸变形,两耳有流血的痕迹,两只流过血的眼睛分别蒙着纱布,眼角膜已经被剥去,胸腔敞开,脏器已经被掏空,用少布裹着,导尿管中都是血,手脚僵硬……。

原来,9月6日上午,杨杰夫妻同时被推进手术室后,丈夫死在手术台上,器官被移植给别人了。而他没有好肝移植给别人这个难题,由他的妻子来承担了!

做了这样丧尽天良的屠夫事情,还要让受害者上电视替他们宣传做广告,这是何等残忍、卑鄙无耻的行径!

妻子十分之七的肝及附件竟移植给了别人

杨杰对记者说:那天看到我老公的惨状我当时就晕过去了,送急救室抢救。后来医院跟我老公单位商量,把我老公的尸体给火化了。我曾经跟太平间的负责人说没有我的签字任何人不能把尸体拉走。但是他们没有通知我,擅自把尸体火化了。

丈夫死了,杨杰质问医生:我的肝脏哪去了?为什么没有移植给我老公?你们杀了他!

王大夫说:你老公已经无法接受移植,我们把你十分之七的肝移植给别人了,你住院费是我们出的……。

杨杰回忆说,其实我老公当时肝肾都衰竭了。移植肝也不能救他了。这样活体移植肝脏在深圳或者说是中国都没有这样的,是首例。风险相当大的。

在2003年9月6日动手术那天,医生竟然在给她用上麻药后,让她签字,但签的什么文件她根本不知道,事后也不给她看。医生说只切她三分之一肝,实际上他们的手术记录上写的是切除了肝的十分之七!他们说一个月肝就长出来,到接受采访的2005年3月,什么也没有长出来。而且杨杰的右肝叶、肝动脉、静脉血管、肝右支门静脉、肝管、胆囊胆管都不见了。

杨杰的手术是为谁而做的呢?

到这里已经明了,如果没有另一个病人在手术台上等着移植,是决不会切下杨杰十分之七的肝脏和那些附件的。也就是说,在做这个肝脏手术之前就已经制定了周密的计划。杨杰的肝医院本来就没打算移植给她丈夫。却搭上她丈夫的一条命,还把她丈夫的器官拿去卖了钱。

医院前后一共给杨杰做了四次大手术,为了什么,她也不知道。反正她命真大,少了那么多东西,还艰难的活着。

诉状写道:为取得证据,04年2月,我就从17楼软禁我的地方到康复科去检查身体,我才知道我的肝脏几乎没有了,也没有长出来。而且其他器官也让他们给偷偷切掉了。他们知道我做了其他的检查很怕,就藉口来收钱,说让我交7万8千元检查费。我说没有钱。他们把我好端端的身体搞成这样,还反过来找我要钱,我说日本731部队也没他们黑,也没他们狠呀,害死我老公,偷走我们的器官,反过来找我们要钱,要手术费,谁能给我评这个理呀?当初为了给老公治病,我都走投无路卖血呀。

杨杰后来到公安局报案,公安说没有证据,没有验尸报告,人也没有了,不能给立案。又去检察院,也没有人给答复;去法院,法院也不受理。

死也得死在天安门前

病痛折磨的杨杰没有勇气再活下去,她说想明白了,死也得死在天安门前。活着也没有意思了,活着已经没有意义了。儿子也大了,上政法大学,学的是法律,将来让他给自己讨公道昭雪吧。

2005年3月11日,两会期间,杨杰带酒精和上诉材料去了天安门,全被警察没收。警察问她有什么想法,她说:想法很多,可是我没有活的勇气了,这个社会我没有留恋的了,我就是还想向世界卫生组织呼吁,还我公道!

看看2003年这件耸人听闻的偷摘器官、置人于死地的新闻,您有什么想法呢?也许您会说,这种事太多了,我们那里还有几起更惨的事发生,让我来告诉你……

彻底明白“以民为本”真意

过去,我对中共总书记提出的“以民为本”理解不深,但杨杰这件活生生的例证提醒我,中国共产党确实是以人民的性命为本钱,使劲的杀、拼命的赚呢。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