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美國》雜誌:中共將恐怖輸出美國 (圖)
 
編譯:王功成、曾文遠、盧欣
 
2006-3-7
 
【人民報消息】《新美國》雜誌在2006年3月3日出版的期刊中刊登記者William F. Jasper的文章說,當美國公司的精英們向共產主義中國的網警輸出技術時,美國政府正在容許中共把殘忍的迫害輸入到我們的國土。

* 美國高科技公司協助中共監視互聯網

文章說,當美國互聯網大公司的經理人員面對國會議員和人權活動家的質詢時,他們看起來很不安,聽起來蠻可憐的。質詢者和證人要求這些高科技的巨頭解釋為什麼他們幫助共產主義中國的網警監視互聯網、阻止人們登陸該政權禁止的網站、追蹤訪問表達與共產黨不同觀點的訪客。

在2月15日舉行的一次7小時的聽證會上,眾議院國際關係委員會人權小組的共和黨和民主黨議員輪流責問雅虎、古狗、思科、微軟的代表,C-SPAN電視頻道轉播了這次聽證。

雅虎最近幾個月來受到譴責,因為它向共產黨的警察機構提供情報,導致雅虎的電子郵件用戶李志、師濤被定罪,這兩人都是中國的新聞工作者。結果,李志被判刑8年,師濤被判10年。

古狗已向中共政權屈服,它為中共的互聯網用戶設立了一個特殊的搜索引擎(Google.cn),過濾掉共產黨禁止的網站和關鍵詞(比如民主、人權或天安門大屠殺)。微軟從它的MSN網絡上刪除了一個網絡日志,因為中共官員反對它的批評性的政治內容。思科為中共提供特殊設計的硬件,協助中共的網警監視電子通信。國際人權組織記者無疆界說它懷疑思科培訓中共工程師更有效的使用它的產品監察互聯網。

當委員會資深民主黨議員湯姆-蘭托斯反覆追問他們對幫助共產黨政權壓制中國的自由感到驕傲、還是羞愧時,這些互聯網公司巨頭的代表們被逼問得坐立不安、張口結舌。

蘭托斯議員說,你們在中國令人憎惡的行為簡直就是一種恥辱,我不明白你們公司的領導晚上怎麼能睡得著覺。他補充說,這些公司告訴我們,他們將改變中國,但中共已經改變了他們。

* 中共向美國輸入暗殺暴力

然而,上述公司並非唯一被改變的公司。甚至比那些美國公司輸出技術幫助中共秘密警察壓制自由更為人震驚的是,我們的政府正容許中共政權把其邪惡警察國家的暗殺暴力輸出到美國!

在2 月15日的委員會聽證會上,加州共和黨國會議員德納-羅拉巴赫(Dana Rohrabacher)把在美國土地上中共最新的一個受害者李淵博士介紹給我們,他坐在聽眾席中。李博士從普林斯頓大學獲得電子工程博士學位,作為科學家在貝爾實驗室工作多年,榮獲許多發明。2003年,李博士開始成為大紀元的技術總監。大紀元與法輪功有聯繫。自從1999年法輪功受到中共系統的迫害。上萬法輪功學員遭到逮捕、監禁,或強迫勞改。根據法輪功發布的消息,記錄在案的有超過2838位法輪功學員在拘留期間遭到毆打、酷刑而被迫害致死。




法輪功學員高蓉蓉2004年5月7日被捕,受到7小時
的酷刑折磨,臉部被毀容。2005年6月16日被迫害致死。

對魯迅藝術學院37歲的會計高蓉蓉令人毛骨悚然的酷刑謀殺,是一個有完整記錄的極其惡劣的案例。2004年5月7日被捕後,她被送進瀋陽的龍山勞教所,遭到酷刑數小時。酷刑包括使用電棍電擊她的臉部,結果導致其臉部嚴重燒傷和毀容。2004年10月,法輪功學員把高蓉蓉從醫院裏救出,此前她因狀況危急而從監獄轉入該所醫院。重新抓獲“罪犯”高蓉蓉成了稱為“610辦公室”的中共秘密警察的頭號任務。2005年3月6日,她被再次發現並遭逮捕,在受到更多的虐待後,於2005年6月16日去世。

但是中共政權的暴行並沒有限於它們的領土範圍內;它們在外國土地上包括美國,變得更加無恥的對批評他們的人進行人身攻擊和恐嚇。過去幾年裏,中共“外交使團”的特務對紐約、芝加哥、舊金山,及其它城市的中國人和美國公民進行了系統的恐嚇,對此,布什政府沒有任何明顯的反對。




李淵博士在亞特蘭大的家中受到殘酷的攻擊。
據信攻擊者是在執行中共“外交使團”的任務。

最新對李博士的攻擊於2月8日發生在喬治亞亞特蘭大郊區的家中。李博士在接受《新美國》的採訪中,描述了他的痛苦經歷。

2月8日中午前,他聽到門鈴聲打開門。來人是一個大約30到40歲的亞裔人,說來送水。李博士說他沒有訂購水。就在那時,藏在房子角落的另一個人,也是亞裔,跳了出來,兩人在李博士關門之前強行衝進房內。一人拿刀,一人持槍。

“他們把我推到牆上,我想他們會綁架或殺害我,”李博士告訴《新美國》。他試圖逃脫但“他們抓著我,毆打我,並把我扔在地上,用沙發上的被子蓋住我的頭。”他認為其中一人用腳踩在他的嘴上因為他無法呼吸並差點休克過去。“接著他們拿下毯子開始用硬的金屬,我想是槍,毆打我的頭和臉,特別是眼睛和太陽穴周圍。我的臉、眼睛在流血,地上和地毯上有許多血。我很虛弱,幾乎暈過去。他們用電線綁住我的手和腳,並用膠帶封住我的嘴和眼睛。”

李博士相信兩個攻擊者是朝鮮人,因為他聽到他們說朝鮮話,一種他能夠識別、但聽不懂的語言。他被膠帶封住眼睛後,聽到另外兩個說普通話的人進了屋。攻擊者搜查了房間,拿走了他的兩個筆記本電腦,他的家用電話和留言機。“我相信他們拿家用電話和留言機,是因為上面有電話號碼識別功能,想找出跟我電話聯繫的人。”李博士說。

李博士指出侵入者行為象軍事行動一樣,不是簡單的入室搶劫,而且沒有拿通常搶劫者會拿的貴重物品。李博士相信因為他一直在最前沿幫助大紀元開發電腦程序,使得在中國的互聯網用戶得以突破中共政權用來封鎖他們接觸真相的放火墻和過濾器而成為了目標。

30 分鐘後,攻擊者離開了。李博士得以解開手腳的束縛,摸索著走到外面,一位鄰居看到了他,前來幫助,並撥打911。當地警察和FBI開始調查這場令人震驚的事件,但據李博士說,目前尚未有任何結果。“我居住的地方是一個很好,安靜,犯罪率低的社區,所以,這是非常不一般的,警察把它視為一個嚴重事件。”李博士對記者說。

* 來自北京的恐嚇電話

李淵博士還不是亞特蘭大地區唯一遭受中共特務蓋世太保式襲擊的人。儘管沒被暴力襲擊,喬治亞州立大學國際商務專業三年級學生、法輪功學員米奇-格博(Mitch Gerber)就曾被騷擾、恐嚇。格博先生是從南非移民來美的猶太裔人士,他幾年前開始修煉法輪功,並積極的揭露在中國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米奇告訴《新美國》雜誌的記者,2005年6月29日,他經歷了一件令人不寒而慄的事情。在打工時,他的手機收到了7次從外州打來的陌生電話。當他第八次收到這個相同號碼的電話時,他決定接電話。

格博說這是一名男子,不帶任何外國口音,用美式英語告訴他這個電話是從北京打過來的,問他接不接。格博先生接了這個電話,並聽到從別處傳來一名女子說中文的聲音。那名男子的號碼來自明尼蘇達州的一個地區,他給我翻譯了一段令人毛骨悚然的話。他說:米奇·格博,你是我們偉大的國家—中國的敵人,我們會收拾你。中國一切都很好,尤其是那裏的孩子,他們都生活的很好。格博稱那個女子和男人的刻毒憤恨的語氣使他深感不安。

我告訴他們,我們法輪功學員不反對中國政府,我們也不反華,我們認為中國和她的人民都是偉大的。我們只是想制止在中國對無辜的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我當時感到很害怕,但我必須為我的信仰站出來,我必須勇敢的說出我的立場。當時,我真的害怕極了,我的心跳也開始加速。

那位北京女子和她在美國的翻譯用很粗暴的呵斥打斷了格博:閉嘴,你這個蠢傢伙。如果你和你的組織不停下你們正在做的事,走著瞧。我們知道你在哪兒,你是誰。如果你不放棄你所做的,我們會殺更多的學員,下一個就輪到你。格博說翻譯者不是一位中立人士,他很投入,聲音裏充滿情緒和憤怒。

威脅電話使格博驚懼得脊梁發抖,但他決定不向恐嚇低頭,儘管從在中國、澳大利亞、美國及世界上其他地方發生過的事情,格博清楚中共完全可能將恐嚇變成現實。對李淵博士的襲擊凸顯了這種危險的真實性。格博曾將他收到的恐嚇電話報告給當地警察、聯邦調查局和美國國務院,但迄今為止未收到來自他們中任何一方有關此事的調查進展情況。

格博告訴《新美國》雜誌記者,死亡威脅電話後的一兩個月,他的車便被撬開,車內的法輪功書籍被毀,而其他貴重物品未被觸及。他報了警。在美國本土上竟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格博覺得真是不可思議。

就像李淵博士的案子,格博先生非常有理由相信所有這些威脅和襲擊都是在中共外交官的策劃下進行的。中共駐美使領館直接聽從北京中共的命令,安排這些恐怖活動。2005年6月4日,中共駐澳大利亞悉尼總領館一等秘書陳用林脫離中共並現身於悉尼一公眾集會,成為頭條新聞。陳先生披露在澳洲有1000名特務和特工,布置給他們的任務中就包括騷擾和襲擊法輪功學員。

我們的政治領導人傾向於將中共政權視為貿易夥伴和盟友,而事實上,該政權無疑在美國派遣有幾千個類似的特務和暴徒。2004年10月4日,美國眾議院全票通過了由共和黨議員伊蓮娜·羅斯·雷婷恩( Ileana Ros-Lehtinen)發起,75名眾議員聯署的譴責中共在中國和美國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議案。眾議院304號共同法案也列舉了多起在美國本土對法輪功學員暴力襲擊的事件,並呼籲美國司法部長調查中領館官員在這些犯罪案例中的角色,與國務卿協商後,採取適當的法律行動。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