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美国》杂志:中共将恐怖输出美国 (图)
 
编译:王功成、曾文远、卢欣
 
2006-3-7
 
【人民报消息】《新美国》杂志在2006年3月3日出版的期刊中刊登记者William F. Jasper的文章说,当美国公司的精英们向共产主义中国的网警输出技术时,美国政府正在容许中共把残忍的迫害输入到我们的国土。

* 美国高科技公司协助中共监视互联网

文章说,当美国互联网大公司的经理人员面对国会议员和人权活动家的质询时,他们看起来很不安,听起来蛮可怜的。质询者和证人要求这些高科技的巨头解释为什么他们帮助共产主义中国的网警监视互联网、阻止人们登陆该政权禁止的网站、追踪访问表达与共产党不同观点的访客。

在2月15日举行的一次7小时的听证会上,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人权小组的共和党和民主党议员轮流责问雅虎、古狗、思科、微软的代表,C-SPAN电视频道转播了这次听证。

雅虎最近几个月来受到谴责,因为它向共产党的警察机构提供情报,导致雅虎的电子邮件用户李志、师涛被定罪,这两人都是中国的新闻工作者。结果,李志被判刑8年,师涛被判10年。

古狗已向中共政权屈服,它为中共的互联网用户设立了一个特殊的搜索引擎(Google.cn),过滤掉共产党禁止的网站和关键词(比如民主、人权或天安门大屠杀)。微软从它的MSN网络上删除了一个网络日志,因为中共官员反对它的批评性的政治内容。思科为中共提供特殊设计的硬件,协助中共的网警监视电子通信。国际人权组织记者无疆界说它怀疑思科培训中共工程师更有效的使用它的产品监察互联网。

当委员会资深民主党议员汤姆-兰托斯反复追问他们对帮助共产党政权压制中国的自由感到骄傲、还是羞愧时,这些互联网公司巨头的代表们被逼问得坐立不安、张口结舌。

兰托斯议员说,你们在中国令人憎恶的行为简直就是一种耻辱,我不明白你们公司的领导晚上怎么能睡得着觉。他补充说,这些公司告诉我们,他们将改变中国,但中共已经改变了他们。

* 中共向美国输入暗杀暴力

然而,上述公司并非唯一被改变的公司。甚至比那些美国公司输出技术帮助中共秘密警察压制自由更为人震惊的是,我们的政府正容许中共政权把其邪恶警察国家的暗杀暴力输出到美国!

在2 月15日的委员会听证会上,加州共和党国会议员德纳-罗拉巴赫(Dana Rohrabacher)把在美国土地上中共最新的一个受害者李渊博士介绍给我们,他坐在听众席中。李博士从普林斯顿大学获得电子工程博士学位,作为科学家在贝尔实验室工作多年,荣获许多发明。2003年,李博士开始成为大纪元的技术总监。大纪元与法轮功有联系。自从1999年法轮功受到中共系统的迫害。上万法轮功学员遭到逮捕、监禁,或强迫劳改。根据法轮功发布的消息,记录在案的有超过2838位法轮功学员在拘留期间遭到殴打、酷刑而被迫害致死。




法轮功学员高蓉蓉2004年5月7日被捕,受到7小时
的酷刑折磨,脸部被毁容。2005年6月16日被迫害致死。

对鲁迅艺术学院37岁的会计高蓉蓉令人毛骨悚然的酷刑谋杀,是一个有完整记录的极其恶劣的案例。2004年5月7日被捕后,她被送进沈阳的龙山劳教所,遭到酷刑数小时。酷刑包括使用电棍电击她的脸部,结果导致其脸部严重烧伤和毁容。2004年10月,法轮功学员把高蓉蓉从医院里救出,此前她因状况危急而从监狱转入该所医院。重新抓获“罪犯”高蓉蓉成了称为“610办公室”的中共秘密警察的头号任务。2005年3月6日,她被再次发现并遭逮捕,在受到更多的虐待后,于2005年6月16日去世。

但是中共政权的暴行并没有限于它们的领土范围内;它们在外国土地上包括美国,变得更加无耻的对批评他们的人进行人身攻击和恐吓。过去几年里,中共“外交使团”的特务对纽约、芝加哥、旧金山,及其它城市的中国人和美国公民进行了系统的恐吓,对此,布什政府没有任何明显的反对。




李渊博士在亚特兰大的家中受到残酷的攻击。
据信攻击者是在执行中共“外交使团”的任务。

最新对李博士的攻击于2月8日发生在乔治亚亚特兰大郊区的家中。李博士在接受《新美国》的采访中,描述了他的痛苦经历。

2月8日中午前,他听到门铃声打开门。来人是一个大约30到40岁的亚裔人,说来送水。李博士说他没有订购水。就在那时,藏在房子角落的另一个人,也是亚裔,跳了出来,两人在李博士关门之前强行冲进房内。一人拿刀,一人持枪。

“他们把我推到墙上,我想他们会绑架或杀害我,”李博士告诉《新美国》。他试图逃脱但“他们抓着我,殴打我,并把我扔在地上,用沙发上的被子盖住我的头。”他认为其中一人用脚踩在他的嘴上因为他无法呼吸并差点休克过去。“接着他们拿下毯子开始用硬的金属,我想是枪,殴打我的头和脸,特别是眼睛和太阳穴周围。我的脸、眼睛在流血,地上和地毯上有许多血。我很虚弱,几乎晕过去。他们用电线绑住我的手和脚,并用胶带封住我的嘴和眼睛。”

李博士相信两个攻击者是朝鲜人,因为他听到他们说朝鲜话,一种他能够识别、但听不懂的语言。他被胶带封住眼睛后,听到另外两个说普通话的人进了屋。攻击者搜查了房间,拿走了他的两个笔记本电脑,他的家用电话和留言机。“我相信他们拿家用电话和留言机,是因为上面有电话号码识别功能,想找出跟我电话联系的人。”李博士说。

李博士指出侵入者行为象军事行动一样,不是简单的入室抢劫,而且没有拿通常抢劫者会拿的贵重物品。李博士相信因为他一直在最前沿帮助大纪元开发电脑程序,使得在中国的互联网用户得以突破中共政权用来封锁他们接触真相的放火墙和过滤器而成为了目标。

30 分钟后,攻击者离开了。李博士得以解开手脚的束缚,摸索着走到外面,一位邻居看到了他,前来帮助,并拨打911。当地警察和FBI开始调查这场令人震惊的事件,但据李博士说,目前尚未有任何结果。“我居住的地方是一个很好,安静,犯罪率低的社区,所以,这是非常不一般的,警察把它视为一个严重事件。”李博士对记者说。

* 来自北京的恐吓电话

李渊博士还不是亚特兰大地区唯一遭受中共特务盖世太保式袭击的人。尽管没被暴力袭击,乔治亚州立大学国际商务专业三年级学生、法轮功学员米奇-格博(Mitch Gerber)就曾被骚扰、恐吓。格博先生是从南非移民来美的犹太裔人士,他几年前开始修炼法轮功,并积极的揭露在中国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米奇告诉《新美国》杂志的记者,2005年6月29日,他经历了一件令人不寒而栗的事情。在打工时,他的手机收到了7次从外州打来的陌生电话。当他第八次收到这个相同号码的电话时,他决定接电话。

格博说这是一名男子,不带任何外国口音,用美式英语告诉他这个电话是从北京打过来的,问他接不接。格博先生接了这个电话,并听到从别处传来一名女子说中文的声音。那名男子的号码来自明尼苏达州的一个地区,他给我翻译了一段令人毛骨悚然的话。他说:米奇·格博,你是我们伟大的国家—中国的敌人,我们会收拾你。中国一切都很好,尤其是那里的孩子,他们都生活的很好。格博称那个女子和男人的刻毒愤恨的语气使他深感不安。

我告诉他们,我们法轮功学员不反对中国政府,我们也不反华,我们认为中国和她的人民都是伟大的。我们只是想制止在中国对无辜的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我当时感到很害怕,但我必须为我的信仰站出来,我必须勇敢的说出我的立场。当时,我真的害怕极了,我的心跳也开始加速。

那位北京女子和她在美国的翻译用很粗暴的呵斥打断了格博:闭嘴,你这个蠢家伙。如果你和你的组织不停下你们正在做的事,走着瞧。我们知道你在哪儿,你是谁。如果你不放弃你所做的,我们会杀更多的学员,下一个就轮到你。格博说翻译者不是一位中立人士,他很投入,声音里充满情绪和愤怒。

威胁电话使格博惊惧得脊梁发抖,但他决定不向恐吓低头,尽管从在中国、澳大利亚、美国及世界上其他地方发生过的事情,格博清楚中共完全可能将恐吓变成现实。对李渊博士的袭击凸显了这种危险的真实性。格博曾将他收到的恐吓电话报告给当地警察、联邦调查局和美国国务院,但迄今为止未收到来自他们中任何一方有关此事的调查进展情况。

格博告诉《新美国》杂志记者,死亡威胁电话后的一两个月,他的车便被撬开,车内的法轮功书籍被毁,而其他贵重物品未被触及。他报了警。在美国本土上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格博觉得真是不可思议。

就象李渊博士的案子,格博先生非常有理由相信所有这些威胁和袭击都是在中共外交官的策划下进行的。中共驻美使领馆直接听从北京中共的命令,安排这些恐怖活动。2005年6月4日,中共驻澳大利亚悉尼总领馆一等秘书陈用林脱离中共并现身于悉尼一公众集会,成为头条新闻。陈先生披露在澳洲有1000名特务和特工,布置给他们的任务中就包括骚扰和袭击法轮功学员。

我们的政治领导人倾向于将中共政权视为贸易伙伴和盟友,而事实上,该政权无疑在美国派遣有几千个类似的特务和暴徒。2004年10月4日,美国众议院全票通过了由共和党议员伊莲娜·罗斯·雷婷恩( Ileana Ros-Lehtinen)发起,75名众议员联署的谴责中共在中国和美国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议案。众议院304号共同法案也列举了多起在美国本土对法轮功学员暴力袭击的事件,并呼吁美国司法部长调查中领馆官员在这些犯罪案例中的角色,与国务卿协商后,采取适当的法律行动。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