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淵女兒:「爸爸,我為你驕傲!」(圖)
 
2006-2-16
 

李淵女兒Helen Li在馬丁路德金誕辰紀念會上朗誦紀念詞。


【人民報消息】2006年2月8日,法輪功學員、大紀元時報全球技術總監李淵博士在家中被中共特務暴力襲擊,事件已經過去一個星期了。李博士如今的身體狀況如何?他的家人現在心情怎樣?

李淵目前身體狀況穩定

據大紀元時報記者柯克報導,「謝謝大紀元讀者們的關心。」李博士說,「其實那天歹徒襲擊我的時候,除了左右眼、兩側太陽穴,下頜部、胸部及腰部都有被打,只是當時由於右眼非常痛,出了很多血,因此身體其它部位的感受就顧不上了。當時曾擔心過眼珠是不是被打出來了?眼睛會不會瞎?還好,現在兩個眼睛都還是雪亮的。」說到這,李博士笑了。

「現在我的右眼基本上不太感到疼了,但左眼的瘀血這兩天開始現形了。下頜部、牙齒很痛,張不開嘴,有時吃飯都有些困難。胸部和腰部感到痛,只有煉功的時候這些疼痛才能緩解。所以這段時間煉功比以往更勤了。」他說,「請大家放心,我對自己的身體有信心,相信一定會很快就能恢復健康的。」

李淵博士1987年從中國來到美國,畢業於美國普林斯頓大學電子工程專業,他的博士導師是諾貝爾獎的獲得者。李淵本人也是美國著名的科學家,有許多發明。李淵博士1997年開始在美國修煉法輪功。2000年加入大紀元時報。2006年2月8日中午在美國亞特蘭大家裡遭中共流氓特務持槍襲擊。

對中共預謀早有心理準備

李淵說「中共是有預謀來的」,決不是空穴來風。

「我住在亞特蘭大的一個很安全的社區,案發後警察說這個區域以前從來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這個案例的發生令他們感到非常驚異。」

「其實從他們盜走的東西可以推斷他們此行的動機。暴徒在光天化日之入室搶劫,說明他們對家裡情況非常了解;他們搶走的是電腦、外接硬盤,但攝像機等一些貴重的東西反而沒被帶走。所以,看來歹徒不是為錢而來。」

「從當時他們打我之狠、以及作案的時間來看,完全是一種瘋狂的報復行為。」

「由於大紀元經常從事針對中共的批評性報導,我覺得他們就是通過這種形式恐嚇我、警告我,報復我。他們可能知道我在大紀元做事。大紀元的《九評共產黨》在國內弄得挺大的。共產黨非常害怕。」

除了從當天作案現場暴徒只搶電腦及文字資料、不動貴重物品的表現推測外,他以前的經歷也令自己對資料安全保護方面格外小心。

「2年前我在華盛頓參加完大紀元會議、回到我們駐的旅館房間晚上熄燈後不久,我發現有一個人在房間裡找東西。參加完一天的活動後,大家都很累、都入睡了。我也以為是我兒子要上廁所就沒在意。第二天,我問我兒子昨天晚上有沒有上廁所。他說沒有。後來發現我的褲子及有關資料被偷走了。從那以後,我對有關資料及電腦的安全保護一直非常上心,確保即使電腦丟失、被盜,也不會令所保存的資料被盜。」

「在我的大紀元同事中,除了我之外,至少有四個人已經發現自己一直被特務跟蹤。特別是我的朋友、大紀元新聞集團副總裁黃萬青先生,他在國內的家人經常受到國安部的威脅騷擾。國安部的人告訴他家人,他們對黃在美國的情況「掌握的一清二楚」,甚至包括個人生活細節。」

「這次事件的發生,是對中共暴行的一次大曝光。」李博士表示。

兇手是可憐而可悲的

那麼,李博士恨不恨那些對他下毒手的人?李博士說,「作為個人而言,我不會記恨他們。但是我覺得他們是可憐而可悲的,因為善惡有報,這是天理。特別是那個說普通話的人,他是肯定了解過法輪功真象的人,也知道大紀元是華人社會少有的一個敢於說真話、發出正義聲音的媒體。可是在明白了真象後他們仍作出這種與邪惡共舞、殘害良善的事,天理不容。」

「作為生活在美國的華人,我們是如此的幸運。我們能呼吸自由的空氣,聽到自由的聲音,能自由的講話而不用擔心被監聽監控,遇到不公平的事可以請律師去擺平。可是我們為什麼不能替那些仍在中共高壓控制、法律已成為廢紙的國度下的骨肉同胞想一想,他們也渴望自由的聲音,也渴望了解真象,有冤屈希望能找到訴說的地方。而對他們而言,大紀元可能就是他們唯一獲得真象和發出聲音的渠道了。對這樣一個媒體,應該萬分珍惜才是啊!」

「我希望華人社區中仍不明真象的人能通過這件事情明白真象,特別是在看了有關的報導、了解了法輪功真象,了解大紀元的同事們都在做著怎樣大義大勇的無私的事情之後,能支持正義。」

關心高智晟律師

李博士說:「最近的痛苦經歷讓我更加敬佩高智晟律師和國內的其他維權人士。在美國這樣的人權和自由受到保護的國土上,中共的黑勢力都如此猖獗;像高律師那樣身在國內、走在維權第一綫上的不畏強暴、不屈不撓的人,受到的打壓是可想而知的。我非常佩服他們,也是因爲有他們,我會把我的工作做的更好。」

高智晟律師發起及統籌大陸維權絕食聲援團,星期三首次進行全國十個省份同時絕食行動,抗議當局對參與絕食者的非法迫害行徑。參加者有黨派人士、宗教界人士,及少數民族,顯示絕食活動涉及廣泛的地域及群體。

女兒的驕傲

李博士說,這件事發生後,最讓他欣慰的,是孩子的理解和支持。

李博士有2個孩子,女兒15歲,在一所本地中學讀9年級;兒子14歲,還很純真,不太想事。

「出事那天孩子們回到家後,看到爸爸被打的慘景,都嚇的大哭。我和太太只好趕快安慰他們,並盡量用他們能懂的語言告訴他們發生了什麼事。」

「我女兒在學校一直比較優秀,今年1月16日亞特蘭大馬丁路德金紀念日的時候,她還被選中在大會上朗誦紀念馬丁路德的詩。我便從這個角度去啟發她的理解。」

「我說,歷史上,人們為了爭取自由,往往要付出很大的、甚至生命的代價。馬丁路德金博士就是一個例子。記得嗎,你給馬丁路德金中心的評比作文中寫道,「馬丁路德金博士的非暴力與自由的教導和理念,激勵著我繼續他的理想,將世界變的更美好。」爸爸當時聽了很感動!當年金博士就是為了爭取他們應享有的自由民主而進行和平抗爭,可是金博士卻被暗殺了,死的時候,還不到40歲。」

「今天爸爸在做的是同樣的事。爸爸沒有害怕,更沒有後悔。你們也不要害怕!」

「這時,我的15歲的女兒抬起頭對我說,「Dad, I am proud of you!」」(爸爸,我為你驕傲!)」

最後,李博士託我們一定轉達對關心他的讀者們的感謝,並轉達他對所有海外華人朋友們想說的幾句話:

「我個人決不會在邪惡面前妥協,相反,這隻能使我在日後的路上走的更穩健、更堅定。對於海外的華人朋友我也想說,不要被邪惡所嚇倒。我們只要每個人都敢於站出來,每個人都做自己應該做的、力所能及的事,中共這個流氓就再也沒有辦法,其崩潰解體的那一天就指日可待了。」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