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要了中共的命吗?(图)
 
黎轩
 
2006-3-7
 

天安门广场警察、便衣密布。(Getty)
【人民报消息】在中共两会之际,有三千访民联名上书“两会”要人权,提出“废除中国信访制度、废除劳动教养制度,保障公民权利,建议设立宪政审查机制,成立宪法法院。”此前不到十天有3000多访民在《中国访民致中共人大政协建议书》上签字支持。

象以往重大会议一样,这次两会期间,北京市依然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据北京某报报导,两会期间出动六十二万名“安全工作人员”,其中包括一万二千多名“特警部队”,还有一些本地的安全警卫和联防人员。连日来,天安门广场戒备森严,武警、公安、便衣林立。大肆抓捕异见人士及上访民众,各地区都组织了大量人力堵截上访民众。许多上访者被抓,5日上午仅八点到九点之间,在最高法院附有近800多名访民被抓。3月6日早晨六点到十点多,天安门一带就有一千多人被抓,其中许多人是在天安门附近的公交车站还没有下车时就被等候的警察抓走。集中在上访村附近的各地访民,高举状纸抗议中共践踏人权、滥抓无辜,抗议将大量访民非法逮捕拘留或劳教。

中共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对中共信访制度的专项调查表明:信访制度这个老朽的独木桥已不能适用于当前情况,相反已是弊端丛生。“信访制度本质应该是收集和传达老百姓民意……但现在却成了老百姓最后一种救济方式,而且被视为优于其他行政救济甚至国家司法救济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2003年11月,国家信访局长周占顺在接受《半月谈》专访时承认,过去10年,民众上访持续上升,特别是集体上访,人数多、规模大,他表示,逾八成上访个案都是有道理应予解决的。实际上“调查发现,通过上访解决的问题只有千分之二。”多数上访者继续承受着不白之冤,有的被拖垮,有的甚至被打死(2004年8月16日,甘肃的上访老汉王元顺在最高人民法院信访办被活活打死)。中共为了给自己涂脂抹粉才给极少数人解决问题,那叫“政绩”。中共之流氓无耻真是空前绝后。

近些年来确实立了很多法,可是上访的人一年比一年多,民众的冤情也越来越多,这说明立的法不是为了保护公民权力的,只是为了更有力的独裁。在权大于法的现实下,法律是花瓶,在独裁面前没有“公正平等”可言。没权没势的草根民众有理也打不赢官司,因为被告方就是制定法律者,结果当然冤上加冤。老百姓通常实在忍无可忍才抱着一线希望进京上访。

很多访民在上访之前并不知道,上访更加充满荆棘,甚至有生命危险。中共设立了上访制度是块婊子的贞节牌坊,它的本意是拒绝人们上访,于是就出现“坚决打击越级上访”的标语,并说“越级上访就是犯罪”,“打击集体上访,遣返个人上访”,“集体上访违法,越级上访可耻”等。既然集体和个人上访都是不容许的,那么还设立“信访局”和“信访办”干什么呢?难道就是为了用来引诱并抓捕上访民众吗?说到“越级上访”,就是由于冤情在当地得不到解决才上访的,不让越级岂不就是不让人喊冤?即使是动物遭受虐待或没有活路的时候也会叫两声吧,但在中共的暴政和恐怖下,人们发声的权利都被剥夺了。

对待上访民众,北京警察用尽了阴招损招,有一次,两名警察对访民马宁雪说:让我们来搀您。这两名警察夹住他的胳膊暗中猛使劲,马老汉一下子跪倒在地,两个胳膊当即被活生生拧断致残。警察通常把上访者遣返原地,甚至于把上访者交到给上访者制造冤案的人手中。

2月28日中共两会召开之际北京市公安遣返了400多名外地进京上访人员。每个省在北京都设有专门办事机构,专抓上访民众。如果说以前国家信访局或什么信访办只是一个点缀门面迷惑民众的招牌的话,那么现在它已经是抓捕上访民众的诱饵和陷阱。北京上访村经常遭到警察的洗劫和搜捕;也有的被本省住京官员抓回受尽酷刑凌辱;还有的被警察活活打死。就在3月1日,六名呼和浩特市的女访民在逃避追捕中,两人被火车撞死,两人受伤。

现实教育上访民众,什么“以民为本”,什么“和谐社会”,统统是骗人的鬼话。要中共对老百姓施行仁政无异于与虎谋皮。对它心存任何幻想,都是对它的怂恿和纵容。

现在民众上访书的内容和过去有本质上的区别,有一个上访书中写道“团结起来,打倒腐败,铲除黑根”。这说明血的事实正使人民在觉醒,当上访民众从弱者向暴政乞求和抗议升华为正义对邪恶的审判,这不要了中共的命吗?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