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甲遇到了第四次神奇(圖)
 
李曉
 
2006-11-13
 

賈甲危難中依然樂觀!
【人民報消息】今年五十四歲的賈甲,從臺灣脫隊後,經香港到泰國,遇到過三次神奇,11月3號賈甲抵達泰國向聯合國提出避難要求,目前正在泰國等待聯合國難民署的批准,去第三國。

這幾天中他又遇到一次神奇。

賈甲說:「聯合國的慣例是,難民申請掛號之後,一般是一到兩個月之後,才獲准面談。人家對的是全世界,人很多,不可能很快和你談。但他們對我的案子非常快,沒有兩天就告訴我要面談。」而且已經面談完,在等結果。

這不是神奇嗎?賈甲一路走來,遇到了第四個神奇。

由於在面談時,聯合國難民署官員對上千萬人退出中共黨及其附屬機構這個數字提出了質疑。賈甲對面談結果沒抱樂觀希望。

這件事情雖然還沒有結果,但賈甲抓緊時間做自己應該做的事。他說:「我只注意今天,明天和後天我不管它。」他說,「因為明天可能出現大家都沒有想到的結果。我的時間就不多了,這就是我為什麼做事做得很快的原因。我為什麼要趕緊宣布成立中華民主聯邦共和國政府的原因。」

他說,本來他成立民主政府,應該徵求海內外廣大民運人士的意見,但是在「這種特定的環境下沒有時間來同他們『商量』」,只好自己先這樣宣布了。

由於對未來沒有預知,所以,按照常規,如果聯合國批准了賈甲避難申請,那麼,賈甲應在泰國等待前往第三國。但在等待期間如果賈甲的旅遊簽證過期,那麼泰國當局也有可能按照慣例將其關押到拘留所,等待第三國正式接受賈甲到該國避難後,再將賈甲送出國門。

當然,如果有國家願意在賈甲的簽證將過期時,讓他暫時過渡一下,那是最好的。但雖然這是舉手之勞,但為什麼至今還沒有國家接他過去呢?

因為這個問題牽扯到與中共的關係問題,牽扯到自己國家的經濟利益是否受損問題,所以這個問題就變的大了,大到上天用它來檢測世界上所有的政府在國家經濟利益和國家公益良知的擺放。嘴上功夫這個時候都顯的蒼白無力。

其實,誰能順天意而行,誰治理的國家昌盛,誰自己萬事如意。誰逆天意而行,誰就麻煩纏身,誰治理的國家災難重重。

賈甲說,他到泰國後,由於環境「險惡」,他已經數次搬家挪動地方了。賈甲還說,他在中國的辦公室已經被查抄,一些朋友遭到安全部門的調查訊問。但是,賈甲說,無論環境多麼險惡,遇到多大的打擊,他一定要向前走下去。

賈甲說:「我對日後確實沒有把握,但我對日後也沒有恐懼。這東西,很正常。既然你做這個事,就必須有多方面的準備,哪裏有那麼肯定的事情,說共產黨不抓你。」

賈甲還教導那些世界級首腦們說:「中國的事情,就是一個『怕』字,就這麼一個窗戶紙,我們必須把它捅破。如果廣大中國人民都不怕共產黨,那麼,中共立刻就完蛋了。這是毫無疑問的。」

現在遺憾的是,眾多政府只看到中共現在狗急跳墻的驚恐大動作,就以為它不可一世,其實只要靠近聞一聞,就會嗅到強烈的屎尿味──中共嚇的早已經大小便失禁了。

到現在為止,賈甲遇到了四次神奇。他並沒有躺倒去等待神奇的再次出現,他只注意抓緊今天,只珍惜今天不要虛度。了不起!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