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猴子挨揍看被洗腦者的悲哀(多圖)
 
文智成
 
2005-9-4
 

猴子喜香蕉
【人民報消息】這是一個真實的實驗。

研究人員把五只猴子關在一個籠子裏,頭上掛一串香蕉,他們裝了一個自動裝置,一旦偵測到有猴子要去拿香蕉,馬上就會有水噴向籠子害得所有猴子一身濕。

首先,有只猴子想去拿香蕉,結果一隻猴子的行為連累了所有的猴子,大家都被噴的哆裏哆嗦的。之後每隻猴子在幾次的嘗試後,發現下場相同。於是猴子們達成一個共識:誰也不許去拿香蕉,否則大家跟著遭殃。

後來實驗人員把其中的一隻猴子釋放,換進去一隻新猴子A,猴子A看到香蕉,歡天喜地馬上想去拿,結果,其他四個老住戶一擁而上把它狠揍了一頓──因為它們認為猴子A的行為簡直就是坑害大家,因此必須武力制止。但是它們沒有告訴猴子A是什麼原因造成自己無理智的恐懼。幾次之後,A一拿香蕉就被打的滿頭包,它產生了一種錯覺,也誤認為自己明白了一個真理:香蕉是絕對不許拿的,想拿者就挨揍。


猴子愛香蕉
此後實驗人員再把另一個老住戶釋放,換上一隻新猴子B。這猴子B看到香噴噴誘人的香蕉自然也要去拿,當然,一如A,它也被其他猴子狠狠的阻止了(其中包括猴子A)。實踐告訴B,拿香蕉就被打,在慘痛的嘗試後,B只好打消了享受香蕉的強烈願望。

這樣慢慢的一隻一隻的,所有的舊猴子都換成新猴子了,大家都自律的不敢去動那香蕉。大家都不知道為什麼,只知道去動香蕉會被揍扁,潛移默化中這籠子裡的文化就這樣被繼承延續了。

中共早在蘇維埃時期打AB團時就已經實踐並發展著這個試驗,這就是「政治運動和洗腦術」。大紀元的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之二裏對於這個問題闡述的非常深刻,文章說:「挑起一部份人仇恨和格殺另一部份人的手法是共產黨運動的經典手段,“95% :5%”的階級劃分公式因此而來。共產黨後來的系列政治運動充份運用、不斷發展了這一手法。劃進95%則安全無事,掉進5%則成為被鬥爭的敵人,爭取能站進95%的行列成為大多數人在恐懼中的自我保護方法,落井下石也由此蔚然成風。」

猴子不知道導致自己受到不公正待遇的是控制噴水器的人,過於驚恐的大陸人在共產黨的惡治下也為求自保而產生和猴子一樣的錯覺。運動最高漲時甚至父女、夫妻,一家人都互相告密、殘殺!

從皇帝到平民的末代皇帝溥儀在中共的統治下寫了《我的前半生》,歌頌血腥公司對自己的“思想改造”。溥儀就是患有美國傑弗遜大學綜合醫學中心精神和行為醫學主治醫生楊景端博士所說的典型的“斯德哥爾摩綜合症”。


2004年3月上任的傅瑩被澳洲稱為流氓大使
中共除了對溥儀的生命進行威脅外,還讓他看到很多隨時可能被拉出去槍斃的人,其中包括他的舊日臣民。在這種情況下中共沒有打死他,他就已經感激不盡了。不但如此,還給他飯吃。這下,在他心裏,中共一下就像變成“神”似的。這就是為何溥儀寫書批判自己和歌頌殺人魔王中共對自己的“思想改造”。

中共沒有掌權之前在內部搞猴子與香蕉的實驗,例如血洗AB團;掌權之後內外一起搞,鎮壓、平反、再鎮壓、再平反,今天這5%是一小撮,明天那5%是一小撮,每次被平反劃出5%的人就感激涕零,甚至不少人成了中共的幫兇。和中共有殺父之仇的駐澳洲大使傅瑩是個很典型的例子。

要想擺脫上了身的中共邪靈,就要看《九評》,那裏面把中共的本質講的非常明確和透徹,人願不願意認清,能認識到什麼程度,想不想擺脫它,一切都是人自己說了算。


溥儀從皇帝到中共囚犯、再到政協委員的洗腦過程精選圖片


清宣統帝溥儀


溥儀在撫順戰犯所被強制洗腦時所穿衣服


沒有隱私權,1959年12月14日的溥儀的日記怎能寫真話呢?


溥儀《我的前半生》回憶錄手稿


最後,中共給了溥儀全國政協委員證!


相關文章:

瞅瞅!交給聯邦安全部門的中共特務照片(多圖)
傅瑩攻擊前中共外交官 陳用林精彩反擊 (圖)
將心比心!胡錦濤錐心刺骨的難堪(圖)
令人拍案叫絕!一個笑聲掌聲不斷的演講(圖)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