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朝洗腦術 震撼曼哈頓 (多圖)
 
2004-9-3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記者李途、王芳綜合報導) 法輪功學員在紐約街頭以一種特殊方式在抵抗江澤民對法輪功真相的媒體封鎖。共和黨大會期間15,000名記者聚集在紐約,西方媒體開始報導近千名法輪功學員聚集在紐約曼哈頓給行人派發傳單、訴說法輪功真相的故事。

8月29日,紐約市長彭博和紐約州長步行在百老匯大街時,迎面遇到了當街散發真象資料的加拿大法輪功學員,並接受了法輪功真相資料。

法輪功學員在紐約講真相,還包括中國傳統舞蹈和腰鼓表演。在紐約最大的公園──中央公園裡,法輪功學員表演的文藝節目成了紐約市民和媒體關注的焦點。紐約時報的記者、紐約NBC電視臺也對法輪功學員做了採訪。美國人說,在炮臺公園、中央公園見到好多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到處都是,有上千人。

在一些行人多的比較寬敞的地方,常常有三個、五個衣服沾著鮮血、臉上傷痕累累的人在承受老虎凳、吊打、關小籠等折磨,這是法輪功學員的酷刑展,他們不惜用自己皮肉之苦向紐約人展示法輪功在中國受到的迫害。

*中國正發生最大規模的洗腦運動*

紅色中國的洗腦術,被西方社會廣為知道,洗腦(Brainwash)是少數從中文直接翻譯過來的詞匯。目前,中共對法輪功正發動一場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洗腦運動。洗腦不成,就是肉體虐殺,中國公安系統廣泛對法輪功學員施行酷刑。數以千計的法輪功學員在酷虐中死去。

酷刑是洗腦術中的一個環節,對受害者施酷刑,然後利誘,利用人的求生本能來和人性的弱點,轉化人的思想,並放棄原則和信仰。韓戰中,一批美國飛行員被中共洗腦,在中共媒體上大罵美國,令國際震驚,中共駭人聽聞的洗腦術廣為曝光,成爲美國一些大學心理系的研究專題,並作爲美國電影和紀錄片中的題材,反覆給公衆播放。

江澤民為殲滅法輪功,在中國啓動大規模的洗腦運動,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中國警察令信仰者在肉體與精神的毀滅中擇一而亡。

今年四月十三日,在日內瓦聯合國第六十屆人權委員會會議期間,法輪功學員陳剛講述了他因修煉法輪功在中國遭受的洗腦折磨。陳剛說:「他因身體上無法再繼續承受慘無人道的摧殘而違心的屈服了,這毀滅了他的尊嚴與信心,甚至想到了自殺。」他說:「肉體的死亡是一種死亡,還有一種死亡是精神的死亡。二種死亡,一樣的虐殺。」

曾經在中國被三次關押,現在在法國讀書的陳穎女士在日內瓦人權會期間,在一個人權研討會上講述了她在關押期間被酷刑折磨洗腦的經歷。陳穎在講述自己的經歷時淚流滿面。

她說:「我經常被毒打得很慘,以至參與打人的犯人都流淚。他們不讓我睡覺,給我洗腦,有一次他們給我戴上腳銬腳鐐,注射藥物,當藥物進入我身體時,我感到心臟劇烈跳動,感到撕裂似的疼痛,血管都在疼痛。那以後我開始失去記憶,思考能力下降,而失去的那部份記憶正是我受迫害的部份。當我來到法國看到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的資料,我回憶起了那些痛苦的經歷。」

她說:「肉體的痛苦不是最痛苦的,最痛苦的折磨是精神上的。我的先生被政府要求與我離婚,我開始失眠做惡夢,我在極度虛弱的情況下放棄了自己的信念,被洗腦術強行轉化後我如同行屍走肉。每當人們問起那段經歷我都說挺好的,其實那挺好的背後隱藏著無窮的痛苦,這種看不見的折磨更加殘酷。」

*在肉體與精神毀滅中擇一而亡*

山東濰坊法輪功學員張亮,在洗腦班被施以一種叫「熬鷹」的酷刑折磨。連續一個多月24小時罰站,不讓坐下,不讓睡覺,一群人輪番上陣連喊帶叫,無數次地被撕打推拽。他被熬得神情麻木,辨不清方向,兩腿兩腳腫得嚇人!皮肉透明發白,隨時就會破裂。小腿和大腿同粗,兩腳無法穿鞋,赤腳站在水泥地上,最後兩腿無法站立,走路寸步難行,東倒西歪,無數次地碰在牆上,摔倒地上。

廣東三水勞教所爲強制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設立酷刑室,使用「五馬分屍」的酷刑,銬住法輪功學員的四肢拼命向四個方向拉。

法輪功學員黃柱峰的雙手被勞教所獄警張武軍用兩個手銬扣住,指揮犯人用力往兩邊拉,把黃拉得兩手血肉模糊,左右肩膀被拉脫臼,28天后手臂肌肉萎縮。

愛爾蘭學生趙明忘不了2002年初他在團河勞教所的經歷。。那一天,他被團河勞教所的獄警綁在床板上,腳,腿,上身,手臂,分別綁住,還有一道從嘴裡跨過綁住頭部。他說:「綁完後他們再次威脅我「轉化」,被我再次拒絕後,他們抱出一捆電棍,開始分發電棍。那電棍有50多厘米長,除頭上有兩個電極外,整個電棍還有螺旋狀金屬環繞,用這部份放電,能在很長範圍內電擊。他們至少使用了六根電棍開始對我全身電擊。」

「我的身體開始劇烈的跳動。他們時而停下來繼續脅迫我簽字接受他們的所謂轉化。警察劉國璽動作極爲熟練,他兩手各持一根電棍,平行地貼著我的胸部轉著圈移動,用環繞電棍的金屬放電,我整個上身感到電麻跳動,呼吸急促,嗓子冒火。」

「我滿耳都是密集的電火花的聲音「啪啪啪啪」。過了一陣,我的一條腿開始痙攣、劇痛。我在這種巨大的精神刺激下簡直無法再保持清醒和理智了,它們沒有停下來,直到我同意寫他們要求的所謂「轉化」的東西。」

*他們來自紐約的四面八方*

曼哈頓街頭的法輪功學員大多來自紐約周邊城市,也有一些是從其他國家和遙遠的西海岸來的。他們爲什麼來紐約呢?

來自美國北卡羅來納州達勒姆杜克大學的博士後 Tommy Tang說:「不管民主黨還是共和黨開會,都有很多媒體關注,也有很多代表美國人民的人來,如果他們了解了迫害,對停止中國的迫害就有很大幫助。因爲我在美國,我只能跟美國政府講。如果我們在中國有辦法,我們絕對不會在美國街頭做這些事情。」

唐先生一家8口煉法輪功,身心受益不少。後來弟弟在中國被抓起來,關了一年半。爲了停止迫害,他去了民主黨的波士頓大會,那是他開了14個小時的車去的,這次他又來到了紐約。

一位被關在籠子裡扮演被綁吊的老人,他兒子因煉法輪功被關押了1年半,很多酷刑他兒子都遭受過。老人說:「演示的確累,胳膊、肩膀、腿麻麻的。真正在監獄比這痛苦多了,不能蹲、也站不直,一吊就是幾天幾夜、甚至數以年計。」

爲什麼來這裏?他說:「美國講民主,允許在這裏演示;在中國大陸酷刑迫害一般人不知道,只有親戚朋友才聽說過。演示就是爲了讓美國人看到在江澤民一夥對法輪功的鎮壓,讓人們了解真象,伸張人間正義。」

*迫害真象爲國家機密*

據明慧網報導,對法輪功鎮壓的五年多來,已經有上千的法輪功學員被酷刑折磨致死,數以幾十萬計的法輪功學員仍被關在監獄、勞教所、洗腦班繼續遭受折磨。而中國政府一直對外界發佈假消息,掩蓋迫害的真象。法輪功真相成當局嚴查的高度機密。

據國際追查揭露,向國外網站發送法輪功被迫害消息的人會被中國政府以泄漏機密罪逮捕、判刑。遼寧公安幹警李寶珍,因爲寫了「致公安幹警的一封公開信」等三篇文章發表到明慧網後被綁架,並被判刑6年,上訴時因爲給其女兒打電話被加刑一年,說成是「泄漏機密罪」,共被判7年。

中國的新聞封鎖是雙向的,國內不讓傳出來,國外消息不讓傳進去。許多中國人以爲全世界都在鎮壓法輪功。

*迫害的本質就是強制洗腦*

洗腦,在中共的詞典裡稱爲「轉化」。 「轉化」法輪功學員的命令來自中共最高層。

「轉化」成爲這次鎮壓最重要目標,主導了鎮壓的全過程。「轉化」是作爲任務自上而下通過黨政職能機構層層壓下來的。

爲了完成上面下達的「轉化」指標,各級地方政府又出籠了各種名目的聯保責任制,一個法輪功學員不轉化,就會影響到其所在公司經理的利益、職工的利益、街道辦的利益、派出所的利益和其本人親朋好友的利益。可想而知,一個法輪功學員承受的壓力有多大,遠遠超出了中國古代的株連九族。

「轉化」成了當局企圖在精神上或肉體上消滅法輪功群體的主要武器,方法、手段幾乎規範化。它包括三個方面:暴力、高壓宣傳和「洗腦」。鎮壓一開始就伴隨著暴力,極少有法輪功學員在未被施以暴力的情況下放棄信仰的。

洗腦和精神迫害、酷刑波及中國成千上萬個家庭,七、八十歲的老人和剛剛懂事的孩子,只要信仰法輪功,無一幸免。中國學校的考試卷等有必需回答的關於法輪功的問題,標準答案是官方的誣陷材料。五年前鎮壓前夕,中國官方公安系統的內部統計資料顯示,當時有超過一億人學練法輪功,這場人類有史以來的最大規模的洗腦運動,正波及數億中國人。

寫了「三書」(悔改書、保證書、揭批書)的,表示放棄信仰了,就可以回家。堅持不寫的,就進入下一步更嚴厲的精神折磨和肉體折磨。

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第60屆會議期間,法輪功學員陳師衆博士在一個人權研討會上說,中國政府50年暴政,至少八千萬人無辜喪生,全國一半人遭受過迫害。如此殘暴的國家恐怖主義,其實質就是爲了摧毀人類的良知,迫使人們放棄、違背自己的良知。這種摧毀良知的罪行最邪惡之處在於它的惡性循環:人們越放棄良知,這種罪行越濫行。

陳師衆指出,這種對良知的迫害就是中國政府對法輪功迫害的實質。法輪功學員不參與政治,只求向內自修成爲最好的人,這種內修必然導致道德、勇氣、和普愛,這恰恰是邪惡所懼怕而要加以迫害的。中國政府迫害法輪功的目地與手段也都清楚的表明了這一點。

中國政府迫害法輪功的目地什麼?中國政府說要鏟除法輪功,要轉化所有的法輪功學員。這再明白不過的表明,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自己的選擇,違背自己的良知就是這場迫害的根本目地。

國際上公認的最惡劣的屠殺是種族滅絕,其目地是肉體的消滅。而中國政府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不僅僅爲了消滅肉體(雖然屠殺並不在乎死亡人數的多少),而是爲了迫使受害者在肉體與精神的毀滅中擇一而亡,爲了摧毀受害者的意志,放棄自己的人性良知與尊嚴。

洗腦是將受害者折磨到瀕臨至死,就是這種屠殺的必要手段。公安幹警們公開的對法輪功學員說,我們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唯一的出路?那就是說法輪功不好,說真善忍不好,感謝政府挽救--說真話死,講假話生!

陳師眾博士表示,中國政府要毀滅的豈止是是受害者的良知。當那些警察們被命令驅使著而毒打他們的兄弟,被慫恿縱容著而向他們的姐妹發泄著獸欲,被煽動仇恨的欺騙宣傳蒙蔽著而叫囂著「我們是地獄裡轉生的小鬼,要把你們也打到地獄裡」時,他們不也被毀滅得人性無存了嗎?

法輪功已在全球啓動起訴網絡,在美國、歐洲等地用「群體滅絕罪」起訴江澤民和其追隨幫兇。江澤民對法輪功的鎮壓正用美麗的謊言掩蓋,新聞封鎖和經濟利誘,脅迫人不敢説真話。鎮壓法輪功的消息成爲中共的高度機密。法輪功學員被迫走向街頭,向國際講述真相,呼籲救援。

*紐約人心動了*

曼哈頓是全球主要的金融中心和情報交換中心。這裏有全球最著名的證券包銷商和媒體。曼哈頓的居民對應全球一千多個民族,國際在這裏聚焦,法輪功學員希望這裏的人們將法輪功的真象傳播世界。

浸在華爾街股海裡的美國人,如果不是活生生的人站在面前對他訴說,根本想不到21世紀世界上還有這麼殘酷的人權迫害,更想不到爲了抵制洗腦承受了如此酷刑的法輪功學員竟是如此寧靜、平和。

法輪功學員向人們訴說:我們信奉的真、善、忍,是人類最美好的品德。中共當局強制我們轉化,轉化和反轉化成了根本的分歧。在堅持信仰、反對轉化中,法輪功學員付出了自己的一切,甚至生命。

來去匆忙的紐約人常常停下腳步,接一份傳單,問一句「什麼是法輪功?」「中國爲什麼鎮壓?」

在萊剋星大道和59街交界處舉行的酷刑展旁,一位女士在詳細了解了法輪功被迫害的真象後,詢問學員可否將酷刑場面拍下來。得到肯定的答覆後,她用手機上的照相機將酷刑演示拍了下來,她說她要把圖片放到電腦上,讓更多的人知道,然後在呼籲停止迫害的請願信上簽了自己的名字。

一位老太太來到酷刑展前跟法輪功學員說,「我非常支援你們。周圍附近的很多居民都已經拿過你們的資料,了解真相了。你們可以多到一些地方去,讓更多的人知道。」

一位從以色列來美國的Mati先生站到了法輪功學員講真相的行列裡,他不但叫他同來的兩位夥伴簽名,還問所有路過的行人:「你簽名了沒有?你簽名了沒有?」他說:「簽名可以幫助停止這場迫害。」他一直站在那裏講了一個多小時。


法輪功學員在紐約街頭真人演示在中國大陸遭遇的酷刑折磨




紐約人觀看法輪功學員的真相圖片




法輪功學員在紐約街頭講真相




法輪功學員在紐約街頭真人演示在中國大陸遭遇的酷刑折磨




法輪功學員陳剛在日內瓦人權研討會上談中國監獄中的洗腦術




法輪功學員陳穎(右)在日內瓦披露被洗腦折磨過程和被注射傷害神經藥物經歷



法輪功學員在紐約街頭向紐約曼哈頓居民講法輪功真相



曼哈頓居民觀看法輪功學員演示的被虐的酷刑展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