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不會再回來了(圖)
 
————石勝英在瀋陽監獄城迫害致死
 
2005-8-29
 
【人民報消息】在與爺爺相依為命的日子裏,天嬌非常懂事,無論在外受了什麼委屈,從不跟爺爺訴苦,極少惹爺爺生氣,只是有時太想奶奶了,就小聲的問爺爺:奶奶什麼時候回來?

可憐這個一生下來就被父母遺棄的小女孩,撫養她十多年的奶奶石勝英不會再回來了,65歲的奶奶已經在惡黨大肆宣傳“人文關懷”的瀋陽監獄城被執法人員迫害致死。

2005 年8月25日晚7時,位於瀋陽監獄城電話通知石勝英的家人:石勝英已死亡,現在739醫院。據醫院大夫說:送到時人就早已死亡。家屬在得勝營火化場見到遺體時,發現石勝英的頸、胸、肋等處有傷痕。家屬拍照,在場的警察象瘋了似的撲上去搶相機,撕打在一起,急喊著:“不能讓他們照,上明慧網,我們就扒警服……。”

一、天嬌的遭遇

1991 年的一天,在一列開往關內的列車上,一夥出門旅遊的醫護人員,從列車的座位底下拽出一個發著聲音的紙箱,本以為是小貓、小狗,卻不曾想展現在這群人眼前的卻是一個臍帶還未脫落的棄嬰。

征得列車長及乘警的同意,護士長呂嫦蘭將這個孩子帶回了自己的家,交給了父母呂慶齋、石勝英。當時,這對老年夫婦見孩子可憐,便收留了她,並在好心人的幫助下,幾經周折給孩子落上了戶口,從此這個孩子成了老倆口的掌上明珠,取名呂天嬌。

1996年春天的一場車禍,使奶奶石勝英脊椎骨第七、八節粉碎性骨折、癱瘓在床,國家鑒定為“二級殘疾”。臥床不起幾個月後,來家探病的好心人看到石勝英被病痛折磨的慘狀,向她介紹了法輪功修心向善、祛病健身的奇效,並送她一本《轉法輪》。三年小學文化的石勝英看此書幾天後,奇蹟般坐了起來,看書兩個多月的時候,她正常行走了。

熟悉石勝英經歷的人都見證了法輪功的神奇和超常。連石勝英自己都幾乎不敢相信:醫院治不好、註定“二級殘疾”的現實,竟因為看了法輪功的書就改變了。

1999 年7月法輪功遭受迫害後,石勝英於10月15日去北京上訪、說明法輪功真象,被不法人員抓捕,同年10月17日石勝英的二女兒呂嫦靚也因進京為法輪功鳴冤被送進了北京西城看守所。一時間,這個家庭被痛苦和不知所措籠罩著,八歲的天嬌望著爺爺因著急上火腫了半邊的臉,流著淚怯怯的問:“爺爺,奶奶和二姑還能回來嗎?”

二、奶奶的遭遇

石勝英從北京被劫持回當地後,被非法關押在瀋陽市女子自強學校及瀋陽龍山教養院,經歷了罰蹲、電擊、苦役和關精神病院洗腦等一輪折磨,半年後,政法委強迫家屬交了二千元錢,保了出來。而她女兒呂嫦靚卻因寫了上訪被抓的經歷,被非法勞動教養一年,送進了邪惡的馬三家勞教院。

2000年才被放出半年的石勝英只因想去北京上訪,再次被抓,這一次被判勞動教養二年,也被送進了女兒被關的地方--馬三家勞教院。當石勝英見到女兒時,女兒已被迫害的被人架著走路。石勝英因堅持信仰,被加期兩次,受盡酷刑折磨:罰站、銬鐵床、坐老虎凳、臟布堵嘴、膠帶封嘴、揪頭撞墻、電棍電、關小號,最後在惡劣的環境裏身上長滿疥瘡、皮膚潰爛流膿。她被馬三家惡警揪頭撞墻、毆打後出現腦震盪、嘔吐等症狀,最後被迫害得嚴重心肌缺血,醫生說隨時都有死亡的可能。

馬三家教養院為逃避責任,於2002年9月28日讓家屬將奄奄一息的石勝英擡走,並扣押保釋金4000元。天嬌寸步不離的跟著奶奶,害怕再一次失去奶奶。

2003年8月25日中午,石勝英正在為午間回家的天嬌做飯,忽然衝進來幾個自稱是610的人(鐵西區雲峰街道辦事處和雲峰派出所),不由分說,幾個人抬起石勝英就走,竈上的火都未關閉,就這樣保外就醫後病還沒好的石勝英又一次被綁架至瀋陽張士教養院洗腦班。幾天之後,老伴呂慶齋也被綁架至此,天嬌這個苦命的孩子一下子又成了無依無靠的孤兒。

在張士洗腦班,石勝英被折磨得時常昏迷,幾次昏倒,頭上好幾處是包,遭受迫害1個多月,人快不行了才被放回家。


遼寧省女子監獄
2004 年11月30日,石勝英因在公園內對人講:“我煉法輪功身體健康、沒病了,當然不用吃藥了,你們不煉功的人有病還是要上醫院的”;“天安門自焚是假的”; “不能做壞事,要做好人哪!”,在眾目睽睽之下,遭鐵西區公安局國保大隊警察綁架、非法抄家。2005年1月31日,瀋陽市鐵西區法院對石勝英非法審判,以莫須有的罪名非法判刑四年,把她劫持到瀋陽市于洪區馬三家子鎮內的瀋陽監獄城女子監獄三隊。

天嬌再一次陷入了無助和極度思念奶奶的痛苦中。

三、奶奶不會再回來了

奶奶不會再回來了,她已經被迫害致死了。2005年8月25日晚7時,位於瀋陽監獄城電話通知石勝英的親人:石勝英已死亡,現在739醫院。等家屬趕到醫院,據大夫說:送到時人就早已死亡。遺體被送往得勝營火化場,等見到石勝英遺體時,家屬發現頸、胸、肋等處有傷痕。家屬拍照,在場的警察象瘋了似的撲上去搶相機,撕打在一起,急不可耐的喊著:“不能讓他們照,上明慧網,我們就扒警服……”。

警察當時就逼迫家屬簽字火化,家屬不從。8月26日,石勝英的丈夫與子女及部份大法弟子同去看望老人的遺體,結果十幾個便衣警察橫著不讓見,說:“等領導來了做決定,再聯繫”。等了一個小時,也不見“領導”來,而是又拉來了一車警察,其中還有武警,繼續搪塞石勝英的親朋。

石勝英並不是第一例在瀋陽監獄城被惡黨執法人員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2003年12月8日,淩源市北爐鄉中學數學教師吳元的家人接到第二監獄通知後,10日上午趕到監獄病房,妻子梁秀玉已經認不出被害得骨瘦如柴的丈夫,在吳元有話要說的情況下,獄警找藉口將梁秀玉趕走,當天下午家人即接到吳元死亡通知。在瀋陽監獄城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還有鞍山市大法弟子婁艷、新民市大民屯鎮佟家房村年僅33歲的關文江、本鋼計控廠工程師周智。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