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不会再回来了(图)
 
————石胜英在沈阳监狱城迫害致死
 
2005-8-29
 
【人民报消息】在与爷爷相依为命的日子里,天娇非常懂事,无论在外受了什么委屈,从不跟爷爷诉苦,极少惹爷爷生气,只是有时太想奶奶了,就小声的问爷爷:奶奶什么时候回来?

可怜这个一生下来就被父母遗弃的小女孩,抚养她十多年的奶奶石胜英不会再回来了,65岁的奶奶已经在恶党大肆宣传“人文关怀”的沈阳监狱城被执法人员迫害致死。

2005 年8月25日晚7时,位于沈阳监狱城电话通知石胜英的家人:石胜英已死亡,现在739医院。据医院大夫说:送到时人就早已死亡。家属在得胜营火化场见到遗体时,发现石胜英的颈、胸、肋等处有伤痕。家属拍照,在场的警察象疯了似的扑上去抢相机,撕打在一起,急喊着:“不能让他们照,上明慧网,我们就扒警服……。”

一、天娇的遭遇

1991 年的一天,在一列开往关内的列车上,一伙出门旅游的医护人员,从列车的座位底下拽出一个发着声音的纸箱,本以为是小猫、小狗,却不曾想展现在这群人眼前的却是一个脐带还未脱落的弃婴。

征得列车长及乘警的同意,护士长吕嫦兰将这个孩子带回了自己的家,交给了父母吕庆斋、石胜英。当时,这对老年夫妇见孩子可怜,便收留了她,并在好心人的帮助下,几经周折给孩子落上了户口,从此这个孩子成了老俩口的掌上明珠,取名吕天娇。

1996年春天的一场车祸,使奶奶石胜英脊椎骨第七、八节粉碎性骨折、瘫痪在床,国家鉴定为“二级残疾”。卧床不起几个月后,来家探病的好心人看到石胜英被病痛折磨的惨状,向她介绍了法轮功修心向善、祛病健身的奇效,并送她一本《转法轮》。三年小学文化的石胜英看此书几天后,奇迹般坐了起来,看书两个多月的时候,她正常行走了。

熟悉石胜英经历的人都见证了法轮功的神奇和超常。连石胜英自己都几乎不敢相信:医院治不好、注定“二级残疾”的现实,竟因为看了法轮功的书就改变了。

1999 年7月法轮功遭受迫害后,石胜英于10月15日去北京上访、说明法轮功真象,被不法人员抓捕,同年10月17日石胜英的二女儿吕嫦靓也因进京为法轮功鸣冤被送进了北京西城看守所。一时间,这个家庭被痛苦和不知所措笼罩着,八岁的天娇望着爷爷因着急上火肿了半边的脸,流着泪怯怯的问:“爷爷,奶奶和二姑还能回来吗?”

二、奶奶的遭遇

石胜英从北京被劫持回当地后,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市女子自强学校及沈阳龙山教养院,经历了罚蹲、电击、苦役和关精神病院洗脑等一轮折磨,半年后,政法委强迫家属交了二千元钱,保了出来。而她女儿吕嫦靓却因写了上访被抓的经历,被非法劳动教养一年,送进了邪恶的马三家劳教院。

2000年才被放出半年的石胜英只因想去北京上访,再次被抓,这一次被判劳动教养二年,也被送进了女儿被关的地方--马三家劳教院。当石胜英见到女儿时,女儿已被迫害的被人架着走路。石胜英因坚持信仰,被加期两次,受尽酷刑折磨:罚站、铐铁床、坐老虎凳、脏布堵嘴、胶带封嘴、揪头撞墙、电棍电、关小号,最后在恶劣的环境里身上长满疥疮、皮肤溃烂流脓。她被马三家恶警揪头撞墙、殴打后出现脑震荡、呕吐等症状,最后被迫害得严重心肌缺血,医生说随时都有死亡的可能。

马三家教养院为逃避责任,于2002年9月28日让家属将奄奄一息的石胜英抬走,并扣押保释金4000元。天娇寸步不离的跟着奶奶,害怕再一次失去奶奶。

2003年8月25日中午,石胜英正在为午间回家的天娇做饭,忽然冲进来几个自称是610的人(铁西区云峰街道办事处和云峰派出所),不由分说,几个人抬起石胜英就走,灶上的火都未关闭,就这样保外就医后病还没好的石胜英又一次被绑架至沈阳张士教养院洗脑班。几天之后,老伴吕庆斋也被绑架至此,天娇这个苦命的孩子一下子又成了无依无靠的孤儿。

在张士洗脑班,石胜英被折磨得时常昏迷,几次昏倒,头上好几处是包,遭受迫害1个多月,人快不行了才被放回家。


辽宁省女子监狱
2004 年11月30日,石胜英因在公园内对人讲:“我炼法轮功身体健康、没病了,当然不用吃药了,你们不炼功的人有病还是要上医院的”;“天安门自焚是假的”; “不能做坏事,要做好人哪!”,在众目睽睽之下,遭铁西区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非法抄家。2005年1月31日,沈阳市铁西区法院对石胜英非法审判,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判刑四年,把她劫持到沈阳市于洪区马三家子镇内的沈阳监狱城女子监狱三队。

天娇再一次陷入了无助和极度思念奶奶的痛苦中。

三、奶奶不会再回来了

奶奶不会再回来了,她已经被迫害致死了。2005年8月25日晚7时,位于沈阳监狱城电话通知石胜英的亲人:石胜英已死亡,现在739医院。等家属赶到医院,据大夫说:送到时人就早已死亡。遗体被送往得胜营火化场,等见到石胜英遗体时,家属发现颈、胸、肋等处有伤痕。家属拍照,在场的警察象疯了似的扑上去抢相机,撕打在一起,急不可耐的喊着:“不能让他们照,上明慧网,我们就扒警服……”。

警察当时就逼迫家属签字火化,家属不从。8月26日,石胜英的丈夫与子女及部份大法弟子同去看望老人的遗体,结果十几个便衣警察横着不让见,说:“等领导来了做决定,再联系”。等了一个小时,也不见“领导”来,而是又拉来了一车警察,其中还有武警,继续搪塞石胜英的亲朋。

石胜英并不是第一例在沈阳监狱城被恶党执法人员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2003年12月8日,凌源市北炉乡中学数学教师吴元的家人接到第二监狱通知后,10日上午赶到监狱病房,妻子梁秀玉已经认不出被害得骨瘦如柴的丈夫,在吴元有话要说的情况下,狱警找借口将梁秀玉赶走,当天下午家人即接到吴元死亡通知。在沈阳监狱城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还有鞍山市大法弟子娄艳、新民市大民屯镇佟家房村年仅33岁的关文江、本钢计控厂工程师周智。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