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用林:中共正坐在火山上 (圖)
 
2005-8-16
 
【人民報消息】中共前悉尼外交官陳用林公開與中共決裂並爆光中共海外間諜及迫害法輪功黑幕震驚世界。南華早報日前發表報導指出,象陳用林這樣一位外交官,說只為了迷戀悉尼的海灘和酒吧而放棄14年成功的外交官事業和冒著再也不能回到家鄉的危險,未免太牽強附會。他對共產主義政權踐踏人權的公開抨擊讓人對他觀點的真誠毫無疑意。陳用林指出「中共政府正坐在火山上」。

據南華早報報導,穿著合宜的灰色西裝、黃色領帶和金絲邊眼鏡的前中共悉尼領事館一等秘書陳用林,這些日子來,在溫和的聲音和不失一位外交官的風範下發出了對他從前為之工作過的統治集團的沸騰的憤怒。

「我對中國共產黨的不滿逐漸在增長, 像一座火山,」 他安靜地說。「它的熱能已經長期積累,直到有一天它終將爆發。」

他說,在共產黨領導之下,中國絕不可能走上民主之路。唯一的選擇是革命。他相信它即將發生,而且就快了。

「我相信在可預見的將來專制政權即將崩潰。看看蘇聯的情況。人民的憤怒在高漲。」

陳用林的生活在5月26日那一天開始永遠改變了。那天他從悉尼中共領事館出走,並向澳大利亞移民部門尋求政治庇護。

6月4日,在悉尼紀念六四集會上,他告訴澳大利亞新聞界和公眾, 北京在澳洲布建了1,000 個間諜和耳目的網絡。法輪功成員、民主支持者,活躍份子和其他異議份子都被長期監視。許多人被騷擾, 並且有少數人被綁架,並且強迫遣返回國, 他表示說。

他的聲明立刻遭到在坎培拉的中共使館攻擊,指內容都是虛構, 但沒能擋不住澳大利亞媒體對聲明內容的巨大關注。

澳洲政府發現了自己進退兩難。處於與中共貿易成長中的時刻, 坎培拉當局為了不觸怒北京吃盡苦頭。陳用林令他們為難, 但他引起的關注意味著不能忽略他。

霍華德總理的政府在被反對黨工黨譴責延遲授予陳用林簽證為「不可原諒」 之後終於軟化了。

7月8日, 陳用林獲得永久居留權。他和他38歲的妻子金萍、六歲的女兒方蓉, 2年後將能申請公民身份。

「我們將在澳洲展開新生活,」37歲的陳用林說。「過自由的生活是我的夢想, 而我將盡最大力量來幫助仍然受中共專制政權迫害的人民。」

針對澳洲授予陳用林簽證,中共惱羞成怒,中共外交部發表聲明,聲稱陳用林指控的間諜網絡「是一個不值得回應的謊言」 。聲明中說陳用林的出逃只是在他任期結束時「跑掉」 而已。「為了永久停留在澳洲, 他製造了各種各樣的謊言。」

中共駐澳洲大使傅瑩說陳用林的出逃可能鼓勵其他中共外交官效法他。她說。「他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

1991年陳用林在北京的外交事務大學完成4年學業後,進入了外交部。在大學的其它課程中, 他學習了西方的政治哲學。像數以萬計的其他學生一樣, 他參與了天安門廣場的學生運動。然而背離的種子在更早之前就已深植他心中,──陳用林的父親在文化大革命期間被中共活活打死。

1994 年, 陳用林被任命派往斐濟,擔任政治事務秘書,待了四年, 參與阻擋臺灣對南太平洋國家的外交努力。他對中共政府的不滿情緒逐漸增長,「我們花了很多金錢在那些小國家上。但我認為中國許多地區的人們仍然遭受饑餓和貧窮之苦 。這實在是個錯誤。」

他在2001年4月到達在悉尼的領事館就任, 他說,他的主要任務是監測法輪功修煉者的活動和制定針對法輪功的「反制措施」 。

這意味著收集成員的名單, 暗中偵察會議和集會,並設法煽動澳大利亞的華人社區反對法輪功。

「我對法輪功所知不多,」 陳用林說。「中共宣傳說這是邪教。但自從我與他們接觸後,我體會到他們是無害的。他們的價值是真誠和慈善。真正的邪教是共產主義。」陳用林相信「 中共害怕法輪功,一部份是由於追隨者的驚人數量, 更因為此一修煉運動能填補中國精神層面的真空,令它感到威脅。」

他對於背叛國家的指控不以為意。但住在浙江省的他的家人, 被朋友和鄰居告知, 他們的兒子是叛國賊。

「我反對中國共產黨,但我不是反對我的國家或中國人民,」他指出,「中國共產黨不代表中國人民。」

沒有人會懷疑悉尼的魅力。但如果說, 一位像陳用林這樣的外交官只為了迷戀悉尼的海灘和酒吧而放棄14年成功的外交官事業和冒著再也不能回到家鄉的危險,未免太牽強附會。

他對共產主義政權踐踏人權的公開抨擊讓人對他觀點的真誠毫無疑意。

他說他在悉尼領事館的四年中,秘密地幫助法輪功, 支持西藏團體民主活躍份子。在任期結束時,他必須在澳洲尋求政治庇護,因為他知道他的繼任者會發現他的秘密。

陳用林已向澳洲情報單位做簡報,他不願泄漏他告訴坎培拉諜報部門的細節──這是可以理解的。

澳大利亞政府對他所能提供的情報沒有足夠地重視。但當陳用林上個月訪問華盛頓時,美國的態度就完全不同了,他向美國國會委員會揭露了中共暗中壓抑海外法輪功修煉者的企圖。

委員會主席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讚揚他的證詞, 描述它是「絕對爆炸性的 」。

的確具爆炸性,實際上, 陳用林仍舊擔心會遭到中共間諜綁架,他相信它們「什麼骯髒事都能做得出來。」

這位前外交官承認, 在澳洲平穩開始新生活將會很困難。他的英文很得體, 但絕不流利。他已洽詢幾家政治顧問公司, 希望能以他對中國國家機構精湛的知識謀職。他的妻子是一位律師, 也希望工作。在此同時,他們的女兒在靠近他們住處的一家悉尼的小學重新報名上學了。

陳用林承諾將盡他所能來幫助異議團體,並促成「邪惡的」共產主義政府的崩潰。他指出中國某些省份暴動與暴力示威增加, 這些事件據報導大多數是關於土地的爭議。他相信,政權變動是不可避免的。

「人們知道他們是由一頭披著羊皮的狼在統治,」 他說。「他們的憤怒已經累積很久了。」 在回到最適切的隱喻之前,他停頓一會兒以找尋適當的用語,他說「中共政府正坐在火山上」。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