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郝驚現澳華聯會座談會 中共幕後操控會場大亂 (多圖)
 
2005-7-31
 



陳用林與郝鳳軍齊現身座談會,會後在場外接受媒體採訪。

【人民報消息】7月30日,由中共幕後操控的澳洲維省華聯會公開召集“陳用林現象座談會”,邀請華人社區各界就陳用林事件進行“探討”,不料陳用林與郝鳳軍突然驚現會場。陳郝的勇敢行動令會議主辦者及現場一些人士大為狼狽、驚訝、尷尬,座談會於一小時內倉促宣布結束,會場曾一度大亂。



維省華聯會座談會現場

華聯會“陳用林現象座談會”背景

7月8日,陳用林獲得澳洲保護簽證。此後兩週內,原北京大學法學教授袁紅冰、前天津市公安局610警官郝鳳軍先後獲澳州保護簽證。

7月15日,墨爾本《華夏週報》以“陳用林事件震動華人社區”為題刊登了“上海總商會將牽頭召開研討會本報協辦”的頭版頭條;7月22日,《華夏週報》頭版頭條刊登《華人,被妖魔化的屈辱》,稱華人被陳用林“妖魔化”,並預告維州華聯會將於7月30召集“大型座談”,“盼華人同胞積極出席,各抒己見……以正視聽。”

7月29日,《華夏週報》頭版頭條以《我們反對》為題,報導“由上海總商會主辦的陳用林現象座談會達成一致──反擊傷害!”並在結尾由華夏週報出面呼籲“每人一封信,投給總理,移民部長和主流媒體”,以“反對聲音”向澳洲政府及主流媒體施壓。

陳用林郝鳳軍驚現座談會

7月30日,維州華聯會在《華夏週報》上公開召集座談會,邀請華人社區各界就陳用林事件進行探討。當天下午1點半,記者來到座談會現場,發現報紙上刊登的所謂“大型”座談會場不足三十平方,場內僅擺放了十幾張座椅,早到的華聯會下屬成員及嘉賓已穩居其中,而其他見報聞訊而來的近三十名華人朋友許多只能站在會場內。華聯會主席陳文山首先致詞,請大家“就陳用林事件對華人的傷害”談一談自己的看法,但陳用林和郝鳳軍突然在聽眾席中出現令主辦者及現場一些人士大為狼狽、驚訝、尷尬。




陳用林先生現身座談會

陳用林說:“我今天之所以來到這裏,是因為看到華聯會通過《華夏週報》刊登消息,歡迎廣大華人參加關於陳用林事件的大型座談會,我非常想知道華人社會對我的看法,所以我特意趕來墨爾本,與關心我的人溝通。”

隨後,有在場人士向陳用林質疑他出走的動機以及提供材料的真實性,陳用林說:“引起我最後決定出走的重要原因,是因為我從和國內來澳的一位610高級官員交談中了解到,中共在國內關了6萬法輪功,……我所說的一千名間諜的數字是來源於大陸發給領館的一份內部材料,是確實的。”,但這種問答很快被主持人以“這不是今天的議題”、“我們不講政治”為由所打斷。

此後,不論是有人向陳用林提問亦或指責、羞辱,主辦者均未給陳用林一點回應的機會,現場有人顯得頗為蠻橫:“讓他聽著吧”。




郝鳳軍先生現身座談會

針對與會者提出的有關陳用林指稱澳洲千名間諜的問題,郝鳳軍說:“在我印象中,我沒有在媒體上看到陳用林說在澳洲有一千名華人間諜,我只看到他說是一千名間諜。我在中國時,不認識陳用林,也不認識在澳洲的任何人,可是我曾經收到過澳洲秘密力量也就是特工特情遞給我的情報,監控人員包括華人也包括西人,這些情報,確實都是來源於澳洲的。我到澳洲以後,依據這些材料找到了所有的當事人……我認為陳用林事件帶來的影響,是讓華人警醒。我們並沒有背叛祖國,只是背叛了中國共產黨。”

限1分鐘發言 會場大亂




維省華聯會主席陳文山

針對維省華聯會主席陳文山以及現場有人指陳用林讓華人在主流社會喪失尊嚴,引起澳洲種族主義抬頭一說,一位先生列舉事實發表看法說“損害中國人形象的不是別人,正是中共。是中共,破壞了傳統的中華文化和道德精神。中共從來不是真正關心華人,它關心的是它的錢與統治。”,但他的話被主持人以“我們不談政治”為由拒絕繼續討論,並同時限制每位發言者“中文發言加上英文翻譯時間為1分鐘”,此舉引來了與會者的高度不滿。在發言意願強烈,而時間又極其有限的情況下,要想說上兩句,眾人只能比音量分貝高、比起立速度快了,場面一度極度混亂。

作家齊家貞:想得到尊重必先自重




作家齊家貞女士

作家齊家貞在限時發言後,第一個得到發言機會。她說,我談四點,第一,想得到別人尊敬,首先得自己尊重自己;第二,揭露特務比掩蓋好,就像人得了得了膿瘡,把它揭開洗乾淨,找醫生治療比捂著好,否則它會永遠在那兒,甚至致人死命,因此陳用林把1000個特務的存在揭出來是對的;第三,特務的存在我可以證實。1月28日,我去參加華聯會主辦的慶祝澳洲國慶午餐會,一名大紀元記者被在場的一名中領館官員逐出。這名記者不認識中領館官員,中領館官員卻認識她,這正是特務的功能。我本人也受特務監視,以後會寫文章揭露;第四,一個民族,要想別的民族尊敬你,就做一點讓別人尊敬你的事出來,在澳洲的中國人要想在澳洲立足,首先要有自責精神。!

墨爾本大學教師:“我是被迫封口的”




墨爾本大學教師李天福先生

墨爾本大學政治社會學系李天福(音)認為,(討論)陳用林現象對華人社區造成的影響,首先得看他講的是不是事實。“我認為陳先生講的完全是事實,(特務)甚至不止1000人。咱們今天在這裏開完會,明天中領館保證一清二楚。我要去國會作證能說出的東西比他(陳用林)多,陳先生今天不講,以後還會有王先生、張先生會講……”李天福的講話多次被打斷,他不得不提高聲音說:“我對自己說的話負責!”

在李天福說到他有許多朋友、親戚在國內,很了解情報及外交系統的運作情況的時候,他的發言被主持人終止。會後,李天福表示,以後不會再參加這類活動了,因為很顯然,自己也是不受主辦人歡迎的人。“我是被迫封口的,”他說,“既然不讓自由表達意見,又何必公開邀請大家來呢。”

中領館幕後操控

在整個座談會期間,陳主席數次聲言不談政治,然而華聯會下屬成員卻不斷在場內散發一篇反駁袁紅冰《就陳用林出逃致傅瑩大使的公開信》的文章,及一本裝訂成冊的反法輪功複印資料。會後陳用林指出,這些文章,和他在中領館時見到的反法輪功材料完全一樣。

2點半,在一片嘈雜聲中,歷時1個小時的座談會草草收場。由於陳郝突然出現在會場發言,使座談會沒能達到中共預期的效果,曾公開登報召集邀請華人社區各界的會議主辦者大發牢騷地辯解說:我們原本只是召開一個華聯會成員的討論會,並沒有邀請其他人士到場,特別是陳用林先生與會,應該事先打個招呼。

“去看看九評吧”

會後,有的人惱羞成怒地謾罵陳郝嚷嚷著甩袖而去,而更多的人則是移師場外,開始不需爭分奪秒的討論。

剛剛出席澳大利亞參議院外交委員會聽證會的民主中國陣線總部副主席梁友燦說:“我去國會作證,為的是使華人社區更團結,而不是更分裂。我原來是想把我的想法和大家分享一下,但是沒有想到華聯會主持的這個會議帶有很強烈的傾向性,沒有讓大家把事實給說出來展開辯論,這是我完全沒有想到的。”

一位與會者認為,“說陳用林事件會讓主流社會看不起華人,我說完全不會。我來澳多年,對主流社會有相當的了解。事實上許多西人對從專制國家出走的人是很支持的。但對共產黨確實是非常排斥反感。在澳洲這個多元文化社會裏,種族論成不了氣候。”關鍵是有些人老是用中共的觀點看問題。

一位八十年代移民海外的商人說,“中國很多老百姓啊,出了國,思想還是非常狹隘。”中共說誰不好了,就是“叛國投敵”,“一點不看看主流社會的價值觀到底是怎麼樣的。”

一位老太太說,我認為陳用林背叛了中國。“我要感謝共產黨,文革時我被關進牢裏二十年,後來給我平反了。”還有一位在場內一直沒有發言的老者說,“中共是很不好,以前我們都是被整的對象,可是沒有共產黨中國怎麼辦啊。”另一位先生則善意地回應道:“去看看九評吧” 。

陳用林、郝鳳軍會後在場外接受了大紀元時報、ABC電視臺等媒體的採訪。詳情請見後續報導。




陳用林會後在場外接受媒體採訪




郝鳳軍會後在場外接受媒體採訪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