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用林:中共操控華人社團一次例證(圖)
 
2005-7-31
 

陳用林在澳洲維省華聯會公開召集座談會後
接受媒體採訪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記者蕭勤7月31日採訪報導)7月30日,澳洲維省華聯會公開召集座談會,邀請華人社區各界就陳用林事件進行探討。近五十位華人朋友參加了此次座談會,然而由於陳用林和郝鳳軍兩人的出現而引起主辦方和部分與會人員非常的尷尬,而場內與會者對事件的看法出現了截然不同的意見,討論相當激烈,座談會在1小時內便草草收場。會後,陳用林在場外接受了大紀元時報的專訪。

記者:您今天為什麼要來墨爾本?

陳用林:我看到維省華聯會在華夏週報上刊登廣告,將就陳用林事件進行討論,我也很想聽聽維省的華人社團對我有什麼看法,我就來了。

記者:今天主持人澄清了一下,說這個研討會只是對會員的,而不是開放給廣大華人同胞的。而且他說他不知道你今天會來也不知道媒體會來,對於這種前後矛盾的說法,你怎麼看?

陳用林:在我看來,他們這種做法毫不奇怪。他們在登廣告時就說歡迎所有華人同胞參加,我想我是華人中的一員,他們應該預計到我也是可以來的。但是從主辦方的表現來看,他們是不歡迎我來的。他們對我的出現感到意外。

記者:總體上看,你是如何看待今天的這個研討會的?

陳用林:今天的這個所謂研討會,實際上是維省華聯會試圖操控整個研討會,但是沒有成功。因為有很多其他的自由作家、民主人士、墨爾本大學的老師也參加了。華聯會顯然也是不歡迎他們來的。因為對他們的每一次講話,都被從中打斷,最後講話還限制為一分鐘,而自己的會員的講話時間都在兩分鐘以上,主持人以此來操控會場。

記者:我們記得你以前在採訪中談到過中共對華人社團的操控的問題,作為前任外交官,你可不可以向我們介紹一下華聯會的背景?

陳用林:我是從悉尼總領館出來的,我確實比較了解它的背景。我知道中共對華人社團進行操控的手法。其中一條就是對華人社團進行操控,必要時加以利用,特別是政治上加以利用。在精神上要對華人社團加以控制。今天這樣一個座談會,華聯會本來的一個企圖,就是準備操控輿論,操控整個會場,但是由於有很多有正義有良知的人站出來說話,它沒有成功。今天的這件事,是中共操控華人社團的一個很好的例證。

這個華聯會,在2003年2月份,曾經拒絕維省法輪功學員參與華人春節聯歡活動,結果被法輪功組織告上公平機會委員會,經仲裁認定,存在政治迫害現象,促使華聯會與法輪功成員庭外和解,要求華聯會允許法輪功在今後五年內都能夠參加春節遊行活動,這個組織,一直以來,聽命於中共駐墨爾本中領館,對法輪功進行迫害活動,進行限制法輪功參與當地社團的一些活動,是受中共駐墨爾本領館控制的組織之一。

記者:一些華人朋友認為你公開站出來是傷害了中澳友誼,有損華人的尊嚴,你對此有什麼回應?

陳用林:我離開中領館,主要目的是揭露中共殘暴的統治,揭露中共迫害自己人民的實際情況。我熱愛我的祖國,熱愛中華民族,她現在處在深重的災難之中,多少善良的中國人民,正遭受著中共殘暴統治的迫害。我以我的脫離中共來表示對於中共的這種強烈抗議,實際上,這正是體現了我要維護中華民族的自尊心。中共不代表中華民族,中共代表的不過是一小撮殘暴的統治者在奴役人民。

關於中澳關係,我記得在我剛剛出走時,傅瑩認為我的出走,不會損害中澳關係,後來又說,會損害中澳關係,傅瑩說的這些話,不值一駁。我的出走對於中澳人民的友誼,非但不會受到任何損害,反而增加了澳洲人民對中國人民的理解。特別是隨著中國人民仍在受迫害之下的事實的揭露,使更多的澳洲人民願意給予中國人民理解和支持。再者,中共試圖煽動華人社區的仇恨,試圖煽動華人社團對我進行人身攻擊,試圖毀壞我的名聲,實際上是文化大革命那種卑劣手法的翻版。這種圖謀,我相信澳洲華人會識破他的險惡用心。

記者:今天有些華人提出,你提出的間諜問題,會造成澳洲主流社會帶著有色眼鏡看華人,讓華人覺得在澳洲難以立足。

陳用林:我沒有看到任何澳洲主流社會對華人掀起了新一輪的種族歧視的現象,我說的是一千多名特工和線人,是表明了這樣一個事實。華人社會有的人,自己對號入座。並且我所說的這一千多名特工和線人,不光指的是華人社會,也有非華人社會。非華人社會對於這一事實都認為是可以理解的,為什麼一少數華人覺得我說的不是事實呢?這些話我聽起來,特別是在華夏週報上的材料上我看到,是引用了傅瑩大使說的話。

記者:剛才華聯會主席有提到,有一位大學教授撰文說我們是否應當拒絕亞洲人甚至是有色人種到澳大利亞來,此文一出之後,許多華人也在想,澳洲社會會不會對華人有歧視呢?

陳用林:澳洲是個自由民主的社會,不排除有個別非華裔人士對華裔人士有一定的偏見。但是在澳洲目前這種情況下,我看不出主流社會會興起對華人社會的種族歧視運動,特別是韓珊一國黨,遭到主流社會的譴責,並得到審判以後,目前澳洲社會現在實行的是多元文化政策,民族之間是非常和睦的關係,我沒有看出來華人受到歧視的現象。特別是大家可以看到,很多華人從政,澳洲華人從政,比西方任何國家的華人從政的情況都要好,要看到這一點。(註:據《悉尼晨鋒報》報導,悉尼麥覺理大學教授斯普瑞格(Tim Sprague),因發表反對非白種人移民澳洲的論調,在社會上引起了強烈反響,校方已於7月29日令其停止教學。)

記者:剛才我們看到,會場內有的華人認為你是把中國人的家醜給外揚了,所以顯得特別義憤填膺,你對他們的這種表現有什麼想法?

陳用林:中共掌權以來,搞了一系列的政治運動,對於異議人士,進行肉體的消滅,使百姓變得唯唯諾諾,失去了人性、良心、誠實,變得心理上更加保守陰暗,他們懼怕中共的殘暴,中共在執政期間,迫害八千萬無辜百姓致死,這是歷史的教訓,使那些—特別是年紀較大的人心存恐懼。我們大家都知道,在中國,每個人,從小就受到中共黨文化的洗腦,黨就是國,黨做錯了事,應該在黨內解決。不少人,由於受到中共的洗腦,對於中共仍然抱有希望,實際上大家應該已經看到,中共在幾十年來,從來沒有改變過殘暴的本質和迫害人民的做法。好多老百姓覺得家醜不可外揚,這是明顯的黨國不分,其實這是共產黨的醜,我要揭露的就是中共的醜行。只有這樣,人民才能夠認識到它其實就是一條吃人不吐骨頭的豺狼本質。不揭露它,中國人民就不會有出頭的日子。

記者:據悉,你在下週五會受墨爾本大學的邀請到墨爾本來進行學術討論,週六會接受百鳴文化沙龍的邀請召開華人社區懇談會,能否談一下你此行的目的?

陳用林:下週到墨爾本的時候,我希望會有多一些的時間與華人社團進行多一些的交流和溝通,我知道也有一些華人對我的行為有一些疑慮和誤解,我希望有機會能夠和大家解釋一下,得到更多人的支持,這是主要目的,也是我的心願。希望海外華人更能夠堂堂正正的做人,擺脫中共的邪惡控制,真正溶入主流社會,做真正大寫的人。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