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慶頻發報應事例 紀委書記車禍身亡(圖)
 
2005-10-25
 

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遭受各類酷刑。圖為酷刑火燙的演示畫面。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記者文華10月25日綜合報導)自從《法輪大法學會公告》發表以來,大慶公安仍繼續加重迫害法輪功。僅9月23日一天就抓捕了30名法輪功修煉者。據當地民眾反映,近年來大慶參與迫害法輪功的積極分子,很多死於非命,老百姓稱這是善惡有報的表現。

大慶專責鎮壓法輪功的610辦公室的官員死於非命者眾多。大慶市市委副書記、紀委書記司家祥,一直不遺餘力的迫害法輪功,2005年7月15日,司家祥的車突然在行駛中車胎自爆,司從車窗射了出去,在送醫院的途中死亡。

在這場迫害,大慶市一些喪盡天良的惡人,積極替中共和江澤民賣命,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

重金雇無業者監視法輪功學員

據悉,黑龍江省大慶市是迫害法輪功最為嚴重的城市之一,截止目前為止,大慶市至少有63名法輪功修煉者被迫害致死。追查國際組織曾在2004 年4月4日發表公告(HLJ-0002號),對大慶市委王志斌、蓋如垠、李福民、曾玉康等人發出追查通告,但大慶市對法輪功的打壓仍持續不斷。

據明慧網知情人介紹,2005年10月20日,大慶市公安局及各分局開會宣稱:大慶市從各分局機構到社區保安,都有監視法輪功修煉群眾的內線,甚至還花重金雇用了70個無業人員,作為監視法輪功的“特情人員”。各分局的近期工作匯報,第一條內容就是抓捕了多少名法輪功群眾,查抄了多少家,沒收了多少財產。

2005年9月23日,大慶市公安局採取盯梢、竊聽電話、欺騙等手段,抓捕了至少30名法輪功修煉群眾,並沒收了大量資料和財物。在看守所裏,警察採用坐鐵椅子、毒打、野蠻灌食等酷刑,導致多人生命垂危。

經血合著涼水淌滿地

袁密於,女,被綁坐鐵椅子長達5天5夜,不讓吃飯,不讓睡覺,絲毫不能動彈,使她雙手雙腳腫得老高。警察還用黑色塑料袋套她的頭,用煙頭在裏面熏她,警察還指使犯人往她頭上澆涼水,兩天後她又被拉出去提審,被綁坐鐵椅子12小時,目前她已被送往哈爾濱戒毒所繼續關押。

程金芝,9月23日被關押到大慶市看守所,連續被綁坐鐵椅子4天4夜,眼睛被抹上芥末油,不讓睡覺,不讓吃飯,最後導致她休克;還有位女法輪功修煉者被綁在鐵椅子上,不讓去廁所,不讓睡覺,來例假也不讓換衛生巾,一合眼警察就拿一盆涼水順著大法弟子的頭澆下,經血合著涼水淌滿地……。

就連大慶市一位高層領導私下都說:“大慶公安沒幾個好東西,有的真的是禽獸不如!” 在62位被迫害致死的修煉人中,王斌是很典型的例子。

王斌的頸部大動脈被打斷

王斌生前是大慶油田勘探開發研究院計算機工程師,曾獲國家科技二等獎,因堅持修煉被關押在大慶勞教所。2000年9月27日晚,在勞教所二大隊幹警馮喜的指使下,四五名犯人對王斌進行毒打,馮喜明確對主犯說,不寫保證就往死裏打。結果王斌的頸部大動脈被打斷、大血管破裂、扁桃體破裂,身體幾處骨折,手背幾處被煙頭燒傷並感染,鼻孔被煙頭插入燒傷,並且身體多處被打得發黑發紫,生命垂危。

當晚王斌被打昏後,有人曾向管教報告,提出送醫院搶救,但管教不同意,還說昏過去沒事,一會就醒過來了。結果王斌因頸部血管破裂,心臟功能衰竭,於 2000年10月4日晚死亡。

左國卿未絕食也被灌食感染

左國卿在第二次被非法關押在大慶勞教所期間,並未絕食也被警察灌食。據許多法輪功學員證實,在大陸勞教所裏,強迫灌食已不是一種醫療手法,而完全演變成了一種酷刑殺人的手段。

左國卿被強制灌濃鹽水,並用上繩捆綁等酷刑,導致結核性胸膜炎、胸積水,後來他又被轉到綏化市勞教所進行精神折磨和肉體殘害,長期的折磨最終導致左國卿死亡。

朝陽分局一週內兩警察死於車禍

大慶公安殘酷的迫害也給自己帶來的惡報,據公安內部人員透露,僅2001年4月,大慶市公安局的一個分局:朝陽分局,一週內就要兩名幹警死於非命。

2001年4月10日,朝陽分局政保科科長馮國禮,去開會返回途中,兩車相撞,對方沒事,馮某胸部撞碎,鎖骨也骨折,手術後刀口縫完不愈合,經過二十多天的痛苦煎熬後死去。

2001年4月17日,朝陽分局主管治安的副局長王善本,在參加開會途中,因司機處理情況不當,發生翻車事故,王善本在送醫院途中死亡,車中(包括司機在內)共5人,其他人都安然無恙。

據當地民眾反映,王善本曾煉過法輪功,4.25後在高壓下放棄修煉並走向大法的對立面,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馮國禮也多次敲詐法輪功學員錢財,並親自把五名修煉人強行關入勞教所。

大慶610死於非命者眾多

大慶市市委副書記、紀委書記司家祥,一直不遺餘力的迫害法輪功,2005年7月15日,司家祥的車突然在行駛中車胎自爆,司家祥從車窗射了出去,在送醫院的途中死亡。

2000年7月,大慶油田供電公司黨委書記陳春山給本單位法輪功學員強制辦洗腦班期間突然昏迷,搶救一週左右才恢復。

2000 年10月17日下午,電泵公司紀檢副書記、610辦公室副主任袁炳軍,開車到大慶銀浪,過火車道時,汽車突然熄火,車上兩人下來推車,這時火車過來了,他們便閃了到旁邊。火車刮到了汽車,使汽車翻了180度,汽車把袁炳軍卷起來後,摔在火車上,然後彈起又摔到地上,袁炳軍當場死亡,肉全摔爛了。

大慶市林源公安分局局長韓炳發,2001年8月份,韓炳發酒後駕車,撞到一棵大樹上,七竅流血,人事不省,最後命雖保住了,但腦袋留下了後遺症。

大慶林源煉油廠黨委書記劉自強,為得到上級的表揚,多次組織有關單位人員迫害法輪功。2002年2月4日晚他的親人突然暴死在家中。大慶公安局領導親自下令調查此事並派法醫驗屍,無任何線索。劉本人意識到惡報臨頭,不讓調查了。

大慶市東風新村一區有一老幹部王德幫,是監視法輪功的“治安員”, 2002年農曆新年期間,突然暴病而亡。

2002 年5月初,大慶610辦公室組織各單位迫害法輪功的骨幹分子近30人,到四川成都“取經”,他們乘坐車輛突然自行立起,完全失控,翻到幾十米深的山澗中。帶隊主要負責人、林甸縣政法委副書記隋某當場死亡,其餘人皆不同程度受重傷。

大慶市采油五廠二十七中學書記周毅,54歲,一直參與迫害法輪功,於2002年6月被發現患肝癌晚期,8月4日死於大慶油田總醫院。死後他妻子說:他是整法輪功累死的。周毅住院期間口中噴血、臉色蠟黃、皮膚鬆懈、腹脹如鼓,肝腹水,在病痛折磨中悲慘死去。

2002 年7月14日,大慶石化總廠公安處化祥派出所38歲的所長吳金友(男),駕駛一輛高級吉普車行駛在臥龍公路二罐區時,與一輛車相撞,吳金友被撞得血肉模糊、腦漿迸出,死相極慘。

大慶八百晌派出所警察林某,一次發瘋似地撕法輪功創始人的法像和《轉法輪》後,下樓走在樓梯時,一個石子蹦進他的右眼,當時就瞎了。

大慶市龍鳳區看守所孫恒力2004年8月被免去所長職務,他的惡行不但使自己疾病連連,多次住院,也牽連到他的父親幾次病危。

迫害法輪功的兇手遭到惡報的事例,在大陸各個省市地區都大量發生。

二零零五年十月九日,法輪大法學會發出公告,給了所有曾經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兇手一個萬古難尋的機會!公告裏說道:“逆天意而行的中共統治搖搖欲墜,迫害難以為繼。對邪惡的最終審判越來越近。然而,大法的傳出就是為了救度世人,包括社會各階層的人士。即使曾經做過錯事的人,也還有機會棄惡從善。以前犯過罪的,如想改過,可以在安全的情況下將保證書和悔過書轉交到明慧網或各地法輪大法學會存檔。決心改過的,可暫不追查,以觀後效。”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