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被中共嚴密封鎖的消息(四)(圖)
 
作者:鄭益
 
2005-10-2
 
【人民報消息】這些消息要是讓全中國大陸所有的警察知道,中共就歇菜了。中共千方百計掩蓋這些消息,根本不管那些為它賣命的警察的生死安危。

北京國家安全局副主任劉海洋死亡

99年7.20以後,劉海洋升任北京市國家安全局偵察指揮中心副主任職務。2000年3月因迫害法輪功“成績突出,榮立個人二等功”,2002年底確診為骨淋巴癌,2005年9月死於北京,年僅50歲,死狀極慘,腦袋萎縮的像小倭瓜似的,臉部完全變了型。

北京海澱區恩濟莊派出所副所長惡報猝死

北京海澱區恩濟莊派出所,2001年秋不到三十歲的年輕惡警張震雨於因迫害法輪功遭到惡報搭上性命之後,該所四十多歲的副所長翟又於明2004年夏遭到惡報,猝死在所裏。此人鬼迷心竅,對中共惡黨和江澤民的惡毒謊言癡迷不疑,多次抓捕、辱罵法輪功學員,指名道姓的攻擊、謾罵法輪大法創始人,拒不聽從法輪功學員的善意奉勸和嚴正警告,一心想通過迫害法輪功與法輪功學員撈取政治資本,踏著血跡往上爬,結果,失去了生命,也給家庭帶來後患。


京山縣公安局
湖北省荊門市京山縣公安局局長死亡

寇先清在當京山縣公安局局長前就是個貪污腐敗分子。京山縣所有被抓、被判刑勞教的法輪功學員都與其有直接關係。2005年8月16日因病醫治無效死亡,年僅60歲。

山東臨沂市惡警豐丙雷暴死

山東省河東區惡警豐丙雷追隨江氏流氓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給他講真象,他不但不聽,反而變本加厲的利用各種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2005年5月10日,豐丙雷在臨沂市陶然居大酒店喝花酒,與一黑社會人員爭女人,被此人連刺20多刀,送醫院搶救無效死亡。此事在臨沂市引起很大震動。

吉林省榆樹市拘留所惡警惡行殃及家人

吉林省榆樹市拘留所惡警高勇參與迫害修煉“真善忍”的好人,在關押法輪功學員期間,經常狠毒的打罵法輪功學員,惡行招致惡果,連累年邁父母。高勇父母家住五棵樹鎮,癱瘓在床,2005年9月3日晚他父母家突然失大火,兩老人被悲慘的燒死。

深州市610惡警曹藏圈撞汽車死亡

曹藏圈,51歲,死前是河北省深州市看守所惡警,護駕池鄉前營村人。此人99年前是石油派出所警察,1999年7.20中共惡黨非法迫害法輪功後,此人想趁機撈取政治資本,就去了邪惡610管控組當警察,因受江氏流氓集團毒害很深,忠心耿耿的執行邪惡610對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的一切迫害政策。後來610改為防範辦公室後,此人被調至看守所。2005年的7月30日7點鐘左右,曹騎摩托車從家中去上班,剛剛騎車開上深衡路護駕池段時,不知為什麼摩托車就撞在一輛急駛的汽車上,當時曹的頭就被撞的面目皆非,頭上的一個大血洞突突冒血,當場死亡。

北京市禮賢鎮派出所指導員郎保滿車禍死

北京市大興區禮賢鎮派出所指導員郎保滿,50歲,2003年正月初十值班時,酒後駕車,車禍身亡,同車同事卻安然無恙。因為他是違反規定擅自離崗,酒後駕車發生車禍,上級認定不是因公殉職,而是事故,責任自負,所以對家人未做任何補償。99年7.20以來,郎保滿迫害法輪功學員很殘酷,他的迫害多在晚上進行,採用的酷刑主要是:吊、打、不讓睡覺、不讓吃飯等。郎保滿的死對同行警察震動很大,都私下議論他這是迫害法輪功的報應,其他警員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也有所收斂。

廣東清新縣樂園派出所所長陳二和癌症死亡

廣東清遠市清新縣樂園派出所所長陳二和,在2000年至2004年期間一直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綁架法輪功學員。2004年下半年陳二和患腦血栓做破顱手術,花了國家幾十萬元無效。中秋節有個法輪功學員出於慈悲心到他家去講真象,叫他不要再迫害法輪功,迫害法輪大法是有罪的,可他聽不進去,說寧願吃藥也不信。不久,他又診斷出得了癌症,每星期洗腎一次,於2004年11月死去,死得很痛苦。

不怕遭報的惡人病發身亡

河北鹽山縣慶雲鎮慶雲鎮西關村派出所臨時工胡寶德,迫害法輪功學員,抓人搜查沒收真象資料,無惡不作,十六大期間,一法輪功學員被關,見到胡就給他講真象,他非但不聽,還謾罵法輪功,說報應我才不信呢!我怎幺沒報應?結果時間不長就失音說不出話來,隨後就病發身亡。

湖南郴州市惡警劉紅星離奇死亡

2005年五月,郴州市北湖區警察劉紅星在莽山遊玩時,掉入天坑。當尋找人員發現其屍體時,其手指、掌只剩白骨。劉紅星為江氏和中惡黨迫害法輪功十分賣命,平時不露面,專幹跟蹤、蹲坑的壞事,收集法輪功學員的信息,無知中做了江鬼的墊背亡。

太康看守所政委王清林突然暴死

原太康縣公安局看守所政委王清林,在99年7.20前曾經學過法輪功,7•20以後放棄了修煉,並跟隨江氏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上天對王清林有過多次警示,他曾四次翻車,幾次險些喪命,但不知悔悟。法輪功學員善心勸他也不聽,還揚言:“我修不成,我也不讓你們修成,落到我的手心裏,看我怎麼整治你們。”每天不分時間查號,半夜了還查,目地是找法輪功學員的茬兒,有時還大打出手。他親自指揮綁架多名法輪功學員,並嚴刑逼供。

王清林不但對法輪功學員如此,對其他人也很惡毒,克扣伙食,高價出售日用品,連普通在押犯也吃不飽,餓得喝糊紙盒的漿糊,而王清林自己買空調裝在自己辦公室享用。有天晚上王清林驅車嫖娼,回來的路上車翻到路溝裏,摔斷了胳膊。

王清林2002年夏天退休,2003年夏天突然暴死,死前無任何病的症狀。

王清林死後,一天他的女兒夢見他在垃圾堆裏面刨食,渾身髒兮兮的,手黑油油的。女兒問他:“你咋在這兒?”他馬上哆哆嗦嗦,很怕見人的樣子鑽進一個小坑洞中。當地有功能的人士看見他在地獄中遭受種種刑罰,償還他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重罪。

山東省蒙陰縣副書記陳允波癌症死亡 繼任者醒悟

山東省蒙陰縣分管迫害法輪功的副書記先後有四人:王長利、陳允波、張西彥、朱崇寶,其中兩人已遭惡報(王長利夫人車禍死亡、陳允波不到五十歲就得癌症死亡)。 610辦公室頭目先後由類延成、崔華東擔任,而類延成2003年得過一次吊斜瘋(俗稱歪嘴病),據其夫人說還患上了小腦萎縮不時發作,2005年又遭一次車禍,夫人受了傷。夫妻二人對迫害法輪功有所醒悟,強烈要求離開610,於2003年調離,現任旅遊局局長。但畢竟幹了很多傷天害理的事。

綏中縣公安局裡的傻瓜靳新庫

靳新庫(一般叫他“靳老三”),男,40多歲,遼寧省葫蘆島市綏中縣人,曾多次舉報法輪功學員,2005年6月末,又拿著手銬和假的警察證騷擾法輪功學員,2005年7月24日前後,靳新庫突然三癌並發而死,死時非常痛苦。

其實在靳新庫死前對他有過報應警示,2004年,他在舉報了法輪功學員胡寶純、金江(胡寶純被非法勞教,受盡折磨;金江被綁架後遭到毒打和敲詐)之後,突然出了車禍,腰、腿疼痛難忍,一動不能動,非常痛苦。他遭報以後,法輪功學員曾冒著風險當面向他勸善,告訴他不要再迫害法輪功學員,與佛法為敵會遭惡報、斷送自己的未來。但他並無悔改,繼續迫害法輪功學員,就在他死亡前一個月,他還拿著手銬、假警察證和幾名法輪功學員的照片,到處打聽法輪功學員的住處和近況。

綏中警察早在2001年就知道迫害法輪功會遭惡報。2001年冬,綏中公安局警車把法輪功學員送到馬三家教養院,回來的途中沒有任何原因警車突然翻車,車內4 名警察中,迫害法輪功最狠的常維興傷的最重,動了大手術。事後,車裡的常維興非常怨恨當時的政保科科長王福臣,指責王福臣害怕遭報不去送人,而讓他當替罪羊。

從那以後,明白一點的警察都不再主動對法輪功學行惡了,尤其近兩年,連公安局的領導都是能躲就躲,不曾想卻還有靳新庫這樣的傻瓜,被警察找來充當馬前卒,為他們搪災。

命是自己的,每個人都知道珍惜,上面這些人的結局很說明問題:凡是迫害法輪功的兇手,只要不肯認罪懺悔的,都沒有好下場,這種悲劇中國大陸的各個省市地區都有,甚至可以說就發生在我們的身邊。

這也就是為什麼法輪功學員冒著危險還在向人們講真象的原因:就是要避免這種悲劇發生在你和你的親人身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