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慶紅省事了 南非槍擊案已經水落石出(多圖)
 
李威
 
2004-7-2
 
【人民報消息】關於曾慶紅是不是在南非謀殺法輪功學員的指使者,中國駐南非使館已經做出了回答,不過這個回答沒有讓各方滿意,仍然各說各話,但現在已經破案了,答案明確,不容置疑。

先讓我囉嗦兩句別的,再書歸正傳。

去年,湖南省大旱時就有500名百姓跪在山上求雨,近日,吉林西部、內蒙古東部遭受了共產黨建國以來最嚴重的旱災,部分地區的災情達到百年不遇的程度,農民跪在田地裏苦苦乞求上蒼!記者在採訪後看到天上飄著雨星,心裏默默的祈禱:下雨吧!給農民一點希望吧!可是雨星很快就消失了,土地依然象高燒不退病人的幹裂嘴唇。

據調查,吉林迫害死法輪功學員一百多位,居全國第二名,而居第一名的河北省出現過多次白日突變黑夜、突下雞蛋大冰雹,六月飄雪的異象。

和中國、美國的氣候相反,南非的冬季在每年的6月、7月,漆黑的積雨雲是Gauteng省夏令時雷暴雨的典型雲型,但六月三十號下午2點,南非“經濟”首都約翰內斯堡出現了詭異天氣。白天變成了黑夜。一場不合季節的風暴迅速的橫掃 Gauteng省,使該省陷入了幾乎完全黑暗的地步,並引發了氣溫驟降、沙塵暴。約翰內斯堡的天黑了將近一個小時。一架飛機被風暴所擊而墜毀。

《星報》網絡版記者Lee Rondganger 和 Ndivhuwo Khangale於七月一日報導了這則消息。報導說,風暴作為前鋒覆蓋了約翰內斯堡和比勒陀利亞,緊接著的是暴雨和沙塵暴。這兩個城市的數以萬計的居民因此而恐慌。新聞並強調,南非天氣觀測部門(the South African Weather Service (SAWS) ) 認為這樣的氣象發生在夏季的Gauteng省並不是一種異常的現象。“但是,非同尋常的是,它這次發生在冬季!”

是什麼原因導致這冬時行夏令天氣?我很自然的想起了《竇娥冤》裡的六月雪,也想起了河北石家莊的六月人眼冰雹。2001年6月20日下午3、4點左右,石家莊忽然天昏地暗,一時狂風暴雨,電閃雷鳴。其中在石家莊北焦看守所勞教所及其周圍,暴雨中夾雜著冰雹,鋪天蓋地而來,冰雹直徑大約1-2厘米大小,扁的,砸在地上厚厚一層,最厚處約7-8厘米。每個冰雹內都帶有圖形,像人眼一樣,眼球、眼珠俱全。群眾議論紛紛:“真是報應啊,看這長著眼睛的冰雹,哪兒邪乎往哪兒砸!”據不完全統計,當時石家莊及周邊地區己發生了七樁虐殺法輪功學員的血案。


曾慶紅哪能殺完人就沒事了!
那麼,遠在南非約翰內斯堡的地方又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而使得天氣如此反常?原來,6月28日在南非的約翰內斯堡發生了一件震驚世人的槍擊事件。準備起訴曾慶紅的澳大利亞法輪功學員下飛機後,在途中遭到有預謀的雇用殺手的黑槍襲擊,車胎被打破,司機梁大衛的雙腳中彈,一隻腳骨粉碎性骨折。而使用的槍就是中國軍隊在六四屠殺學生時所用的步槍AK47!

黑人兇手跑了,將其黑手伸到南非的主謀曾慶紅也回到了北京,怎麼調查呢?兇手會不會已經被滅口了?線索還有多少?難道就這麼不了了之嗎?殺完人就沒事了嗎?

中國老百姓一輩兒傳一輩兒的有這麼一句話:人不治,天治!

我服了。肇事所在地南非“經濟”首都約翰內斯堡的異常天氣又一次驗證了這句話!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