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慶紅栽了
 
張傑連
 
2004-7-3
 
【人民報消息】曾慶紅做為中共的特工頭子,涉嫌搞了兩個黑槍案,一個是三個月前的臺灣大選槍擊案,另一個是爲躲法輪功人士訴訟在南非雇兇槍襲案。

陰錯陽差的是,前者把中共仇人阿扁打上了正式的臺灣總統,阿扁一句「天佑臺灣」算是答覆了曾慶紅的百般算計;後者最終結果一定也是出人意料的,曾慶紅終將因南非雇兇槍襲而引火燒身,自毀前程,用一句老話「聰明反被聰明誤」可爲其註解。

不妨把已發生的和將要發生的概括起來,正好是副妙聯:

上聯:砰,臺灣黑槍走偏,卻把仇家打升總統---陰錯不錯
下聯:叭,南非雇兇行惡,惹得自身難保前程---陽差不差
橫批:曾氏兩槍一上一下天佑天譴。

這裏來談談曾慶紅如何栽了。

近年來,法輪功不懈的對中國高官的訴訟逐漸成爲了中共高層的一道政治風景,正是有人歡喜,有人愁。

且看胡、溫等身無大血債的高官出行,心中有底,無官司之憂,該幹嘛幹嘛,遇法輪功和平請願,常態待之。可是另一類血債累累之流,就心虛膽寒,東躲西藏,就怕一紙訴狀遞到手上,一旦在美國吃上官司,回去後立即就會成爲圈內人士茶餘飯後之笑柄。

中國人講臉面,一心想升官的人更是要臉面。就算升到頂了的江澤民也是不惜一切代價的百般要求美國撤銷對他的訴訟案。可以想象一位有前途的高官,如果一旦吃上這等血債官司,被衆人私下奚落嘲諷,臉面相一破,仕途堪憂無疑。

所以法輪功這幾年的打國際官司,成文不成文的給中共高層大員無形中劃了一道線。官分兩類沾上官司的和沾不上官司的。俗氣點就一句話,沾上法輪功官司的人等再想升遷就特困難了。一句影響國際形像的問題,就夠他受用一輩子的了。

當然有一些自知手腳不乾淨,很可能成爲被法輪功控告立案物件的高層官員,就很緊張了。曾慶紅就是這其中的最突出的一位。

曾慶紅有野心,一心想當皇上,衆人皆知。當初江發動鎮壓法輪功遇到不少阻力,那時曾慶紅作爲組織部長,又是江的心腹,爲江掃平組織思想領域的障礙立下功勞,爲此江力排衆議,接連提拔,多次努力,直到塞進政治局常委。

在中共高層陰險殺場中,曾慶紅左沖右擊,精於陰謀詭計,善搞兩面三刀,見風使舵。據悉,曾慶紅對江也留了一手,他手中也握有江澤民下令鎮壓法輪功的重要資料。江澤民在利用曾慶紅的同時,也時時在提防「身邊的野心家」。在江澤民對法輪功瘋狂的鎮壓中,曾慶紅一方面爲將江出謀劃策,曾慶紅又曾秘密地向海外法輪功透露過這麼一句話:「如果我當國家主席,我就給法輪功平反。」

法輪功是修煉團體,從不會和誰做交易。誰認識到錯,那就用行爲來糾正。實際上曾也因其「善言」,在法輪功提出的對鎮壓負主要責任的高層四大惡人榜「江羅周劉」中曾慶紅沒有上榜。

然而,曾慶紅對於權力的追求,遠遠大於他誠心去糾正什麼錯誤,當一把手是其永恒的目標追求。

面對黨內高層的權力斗爭,幾經權衡搖擺後,還是想借用江的最後的一點利用價值爲其謀求與胡抗衡的資本。如此一來就要積極的貫徹江的鎮壓方針,那麼法輪功隨時針對他的海外訴訟,就成爲其一塊沉重的心病。

南非雇兇殺人一來破壞掉法輪功對其訴訟的計劃,二來給江一個明確信號,替江報復性殺人,獲得江的絕對支援,最終取代胡。

南非黑槍事件舉世震驚,現在全世界都在密切關注此恐怖事件,幕後指使曾慶紅是個什麼樣的人,成爲網路焦點問題。這個現行的中共黑社會老大被世界網路媒體大曝光,件件陰險毒辣的歷史事件呈現大衆眼前,人們越來越相信這樣一個恐怖首領,就是買兇殺人的恐怖事件的真正黑手。

本想躲官司,實際上除江澤民的全球公審外,曾慶紅吃了一個中國最大的國際官司:海外雇兇殺人,輸出國家恐怖,公然挑戰世界反恐潮流。

這個官司,不用遞達傳票,隨著世界媒體對事件的不斷深入分析報導,案件自動成立。曾慶紅從此走哪都背定了這項國際指控,哪裏還有什麼國際形象可言。現在倘若哪個國外官員和曾握手,心裡都得犯嘀咕:這個笑面虎就是那個雇兇殺人的雇主呀,可怕。

而且法輪功人士原來對他的訴訟更是要告定了他,他將來還如何敢踏出國門,難到他還敢再放黑槍不成。

其實這樣一個受到世界輿論譴責的人,立即就會成爲政治對手的攻擊目標,麻煩大增,由被動到冷凍再到棄用,三步曲。

你說曾慶紅栽不栽,還哪來的仕途,整個一個自毀前程。

另外曾慶紅確還有性命之憂。

國內迫害法輪功,畢竟造了很多謠言與藉口,把老百姓唬住,才敢往死裡整。大員也不會親自動手。

這次南非曾慶紅雇兇殺人不一樣,是直接參與指示,沒他的首肯,誰敢做這樣的惡事。

這次曾慶紅選在他國對計劃遞紙狀子的修煉人開殺戒,按西方的語言就是too much,意思就是太太過份了。每個人都有點造化。在中共高層官場險惡中,曾慶紅能夠左沖右擊,混得今日模樣,除其善於心計,精於謀劃外,還和其身上的造化有關。

臺灣陳水扁中槍後,對好似長了眼睛的子彈,感嘆天佑臺灣,其實就是陳水扁造化使然。這次曾慶紅雇兇殺修煉人,太太過份(too much)的直接後果就是把自己的造化一起賠進去了。人生從此轉行厄運,事事不順。

黑槍後沒幾日,就逢今年香港7.1大遊行。事前據說各方面估計,由於中共做了大量收買工作,今年遊行人數比去年的50萬要少一半,可是結果有約53萬人頂著酷熱上街,就是香港事物負責人曾慶紅行厄運之先兆。

其實曾慶紅面對法輪功才最安全,法輪功講真善忍,絕不會和他動武,接個訴狀,對質公堂而已。

然而按曾慶紅官場陰險作風,必定打造了衆多仇家。命運強勢時他們沒有機會,一但失勢,仇家就會直奔他小命而來。況且他還在臺灣和南非演示仇家如何打黑槍。

一般預料曾慶紅還會有第三次機會償試黑槍,就怕不是象前兩次黑槍一上一下,而是被仇家打個正著。

這次曾慶紅是栽透了。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