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庆红省事了 南非枪击案已经水落石出(多图)
 
李威
 
2004-7-2
 
【人民报消息】关于曾庆红是不是在南非谋杀法轮功学员的指使者,中国驻南非使馆已经做出了回答,不过这个回答没有让各方满意,仍然各说各话,但现在已经破案了,答案明确,不容置疑。

先让我罗嗦两句别的,再书归正传。

去年,湖南省大旱时就有500名百姓跪在山上求雨,近日,吉林西部、内蒙古东部遭受了共产党建国以来最严重的旱灾,部分地区的灾情达到百年不遇的程度,农民跪在田地里苦苦乞求上苍!记者在采访后看到天上飘着雨星,心里默默的祈祷:下雨吧!给农民一点希望吧!可是雨星很快就消失了,土地依然象高烧不退病人的干裂嘴唇。

据调查,吉林迫害死法轮功学员一百多位,居全国第二名,而居第一名的河北省出现过多次白日突变黑夜、突下鸡蛋大冰雹,六月飘雪的异象。

和中国、美国的气候相反,南非的冬季在每年的6月、7月,漆黑的积雨云是Gauteng省夏令时雷暴雨的典型云型,但六月三十号下午2点,南非“经济”首都约翰内斯堡出现了诡异天气。白天变成了黑夜。一场不合季节的风暴迅速的横扫 Gauteng省,使该省陷入了几乎完全黑暗的地步,并引发了气温骤降、沙尘暴。约翰内斯堡的天黑了将近一个小时。一架飞机被风暴所击而坠毁。

《星报》网络版记者Lee Rondganger 和 Ndivhuwo Khangale于七月一日报道了这则消息。报导说,风暴作为前锋覆盖了约翰内斯堡和比勒陀利亚,紧接着的是暴雨和沙尘暴。这两个城市的数以万计的居民因此而恐慌。新闻并强调,南非天气观测部门(the South African Weather Service (SAWS) ) 认为这样的气象发生在夏季的Gauteng省并不是一种异常的现象。“但是,非同寻常的是,它这次发生在冬季!”

是什么原因导致这冬时行夏令天气?我很自然的想起了《窦娥冤》里的六月雪,也想起了河北石家庄的六月人眼冰雹。2001年6月20日下午3、4点左右,石家庄忽然天昏地暗,一时狂风暴雨,电闪雷鸣。其中在石家庄北焦看守所劳教所及其周围,暴雨中夹杂着冰雹,铺天盖地而来,冰雹直径大约1-2厘米大小,扁的,砸在地上厚厚一层,最厚处约7-8厘米。每个冰雹内都带有图形,像人眼一样,眼球、眼珠俱全。群众议论纷纷:“真是报应啊,看这长着眼睛的冰雹,哪儿邪乎往哪儿砸!”据不完全统计,当时石家庄及周边地区己发生了七桩虐杀法轮功学员的血案。


曾庆红哪能杀完人就没事了!
那么,远在南非约翰内斯堡的地方又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而使得天气如此反常?原来,6月28日在南非的约翰内斯堡发生了一件震惊世人的枪击事件。准备起诉曾庆红的澳大利亚法轮功学员下飞机后,在途中遭到有预谋的雇用杀手的黑枪袭击,车胎被打破,司机梁大卫的双脚中弹,一只脚骨粉碎性骨折。而使用的枪就是中国军队在六四屠杀学生时所用的步枪AK47!

黑人凶手跑了,将其黑手伸到南非的主谋曾庆红也回到了北京,怎么调查呢?凶手会不会已经被灭口了?线索还有多少?难道就这么不了了之吗?杀完人就没事了吗?

中国老百姓一辈儿传一辈儿的有这么一句话:人不治,天治!

我服了。肇事所在地南非“经济”首都约翰内斯堡的异常天气又一次验证了这句话!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