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江曾集團把世界捲入恐怖浪潮
 
歐陽非
 
2004-6-30
 
【人民報消息】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曾慶紅與薄熙來於2004年6月26日晚抵達南非,進行為期4天的訪問。6月27日,法輪大法信息中心發佈消息,稱法輪功學員將在曾慶紅訪非期間進行和平請願。6月28日,9名澳大利亞法輪功學員抵達南非約翰內斯堡國際機場,他們準備在南非以滅絕人群罪控告曾慶紅。

當地法輪功學員前來機場接機,然後分乘兩輛車趕往南非首都的總統府賓館。途中,約下午8點半左右,一輛白色轎車從側後方,向坐有五名法輪功學員的第二輛車掃射,至少有5槍擊中車輛。目擊者說兇手用的武器是軍用AK47,車上留下彈孔,車胎被打破,一名梁姓法輪功學員中了兩彈,一腳粉碎性骨折。他既是唯一中彈者,也是車中唯一身穿寫有「法輪大法」標記服裝的學員。搶救他的醫生(SINEVICI)證實子彈火力強大,穿骨而過。該醫生說,只有穩定骨架和預防感染,才能保住梁先生的右腳。

曾慶紅是江澤民的心腹,主管黨內特工系統,這次雇兇暗殺準備起訴他的法輪功學員,曾慶紅難逃干系。

自99年7月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以來,海外的各種特務人員和中國駐外領使館成為江澤民在海外騷擾、恐嚇、襲擊法輪功學員的主力軍。

從給各國政府機關和民間組織散發誹謗法輪功的黑材料,到阻止外國政府給法輪功褒獎;從威脅有關單位給法輪功出租活動場地,到干涉美國大學校園中國學生會的選舉;從拒絕給法輪功學員的護照延期,到組織僑社揭批法輪功以便反銷到國內媒體;從唆使留學生用橫幅擋住法輪功學員在中國領導人來訪時的請願標語,到要脅、欺騙當地警察對法輪功學員採取過激行動;從不讓法輪功參加當地的慶典遊行,到收集黑名單,不讓回國,威逼他國政府不讓法輪功學員上飛機;從監聽電話、破門而入、死亡恐嚇,到燒毀汽車、利用黑社會流氓打手直接辱罵圍毆法輪功學員,製造恐怖活動等等等等。

這次曾慶紅南非之行,竟雇用黑社會殺手,黑槍掃射,更是把江澤民一夥的國家恐怖主義的暴力行徑推到了極端。

共產黨從起家一開始,就是以暴力為手段的。「共產黨人不屑於隱瞞自己的觀點和意圖。他們公開宣布:他們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才能達到。」(《共產黨宣言》)。除了自己採用類似黑社會的暴力行為外,直接利用黑社會人員,更是他們的斗爭策略。

迫害法輪功以來,在海外剛開始江澤民集團多是指使領館人員直接出面,進行騷擾、破壞,他們很快發現這些共產黨的文革遺風在西方國家並不好使,在他國的土地上騷擾恐嚇當地百姓的作法,很容易遭到當地政府和人民的譴責。所以,他們改變策略,傾力培植、收買、利用當地親共僑社來出頭攻擊法輪功。比如,以當地華人名義在報紙上買版面刊登中國大使館提供的誣陷材料來誹謗法輪功;僑社辦活動,中領館暗中施壓,不讓法輪功參加;最後發展到網羅有黑社會背景的人製造恐怖行動,對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

中共歷來和各國當地黑社會來往密切,青睞有加。一九九三年,北京公安部長陶駟駒講起香港的黑社會組織,說是那裏的黑社會人員負責保衛過國家總理過境的安全。這番談話引起香港報刊的強烈不滿;中共在美國的特工也同當地黑社會混在一起。97年中共國務院港澳辦一位要員曾公開說:黑社會也有「愛國」人士。除此之外,街頭潑皮與無業遊民也是中共經常利用的對象。

2001年7月13日在芝加哥中領館前發生涉嫌由中領館糾集的流氓當眾在領館門前毆打法輪功學員和流氓恐嚇事件;2001年9月7日芝加哥華人黑社會流氓鄭繼明、翁育軍在領館前,毆打法輪功請願者,後被捕在刑事法庭認罪,被判監管;2003年6月,紐約華人圈中替中共出面的頭面人物梁冠軍、花俊雄等,在領館官員出席的地方暴力圍毆一法輪功學員而被控告調查。

雖然這些人都會一再聲稱自己同中領館沒有關係,但是,畢竟這種關係是路人皆知。美國有議員提出相關議案,要求譴責江澤民集團在美國本土騷擾法輪功學員。

而現在發展出來的利用當地黑社會勢力,在遠離中領館和領館官員的地方,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恐怖襲擊,就具有很大的隱蔽性。江澤民集團是在暗中操縱,表面上看起來不容易引起當地政府和居民對江澤民一夥的不法行動的注意。

所以,這裏正在發出一個危險的信號:在海外廣泛勾結黑社會勢力來暗殺行刺,製造恐怖,將被江澤民集團視為擺脫目前因直接出頭而遭到國際社會譴責的被動局面的救命稻草。

這次,江澤民、曾慶紅在南非直接雇用殺手的極端恐怖行動,正是江、曾看到了利用黑社會勢力來搞恐怖行動所具有的隱蔽性,才使得他們骨子裡的無法無天的恐怖主義細胞急劇膨脹,發展到在「天高皇帝遠」的南非,乾脆雇用黑社會分子進行明目張膽的持槍殺人。

越具隱蔽性,也就越具危險性。

今天,江、曾一夥雇兇暗殺的恐怖行徑發生在南非;明天,會不會發生在世界其他各地?今天,江、曾一夥目標鎖定法輪功學員;明天,會不會擴大到其他所有他們不喜歡的人群?南非槍擊事件發生後,已經有網特冒充海外法輪功學員在網上散步恐怖氣氛。看來他們真的想把迫害這條路一直走到底了。我們既要冷靜的認清江氏集團的日薄西山,又不可對恐怖主義分子的喪心病狂掉以輕心。

我們有責任,在他們的恐怖主義蔓延之前,把江、曾在鎮壓失敗後喪失理智而訴諸恐怖的變態心理揭露出來。在全世界的反恐浪潮中,我們必須制止江澤民、曾慶紅一夥在國家恐怖主義的道路上邁出更危險的一步。

〔原題目:警惕江、曾把國家恐怖主義蔓延到全世界〕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