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反宜早不宜遲!繼續迫害無辜 難被歷史原諒
 
作者:龔平
 
2004-11-15
 
【人民報消息】網上傳出消息,說中共新領導層最近正在討論有關平反法輪功的問題,現在已經不是該不該平反,而是如何平反以及清算到哪一級的問題。據說江澤民本人也提出這次平反應該仿照文革的處理方式走──殺一批警察來平息民憤。

消息的真實性尚不得而知,但毋庸置疑,在法輪功講真相活動日益深入民間大眾,迫害真相日益浮現,越來越多的敢言之士開始為法輪功說話的情況下,對法輪功的鎮壓已經成為強弩之末,難以為繼。持續的迫害只會給當局帶來更大的難堪與困境,加速社會危機的爆發使整個權力體系陷入崩潰。因此,平反法輪功已是新領導層不能不走的一步。

平反宜早不宜遲

對於新的領導層來說,法輪功問題是江澤民留下的最大政治包袱。它無謂地消耗了巨額的人力物力財力,自己給自己製造民怨,造成社會的危機。在江澤民遺留的政治運作與人事安排中,法輪功仍然是重中之重,牽扯了領導層巨大的精力,讓他們沒法去解決其他問題。而迫害法輪功所導致的專制無法無天與社會道德的崩潰,事實上已經使社會無穩定可言並且發展難有可能。同時,這場政治迫害令北京當局在國際上更加聲名狼藉,到處受到道義的譴責。迫害持續越久,北京領導層的處境就會越被動,麻煩也會越大。

其次,在平反之前,迫害還在進行著。迫害每持續一天,冤案就要大量增加,包括無辜生命的犧牲。這些血債越積越多,造成民間的憤恨、譴責與抗爭也會更多,清償起來也就更加困難。新領導層如果不能盡快採取有效措施加以制止,而繼續任由國家機器無辜迫害人民,即使是被動扯入,也會被視為失職,使自己無法取信於民,更難以被歷史原諒。

因此,新領導人無論從擺脫困境還是樹立自己與前任不同的形象,無論是從社會整體還是從受害者角度,平反都應當盡早著手。

平反必須懲辦元兇

按照現代法治的要求,是誰犯法,誰抵罪。發動迫害的是江澤民,直接實施的是政法系統的羅幹、610系統的劉京以及公安系統的周永康等人。因此,法輪功學員早已明確提出,要求依法懲處江澤民、羅幹、劉京、周永康四個迫害元兇。

在過去五年中在全球範圍對法輪功鋪天蓋地的誹謗宣傳,尤其是天安門「自焚」嫁禍案,根本就不是那些中下層警察能夠做得到的;為迫害法輪功而耗費的巨大國家資財,也不是一般官員能夠決定的;對法輪功實施群體殘殺的行為,被證實迫害致死的人數超過1000人,實際估計可能數千上萬,致死案例分布於中國30多個省、自治區、直轄市,更多的人被打傷打殘,幾十萬人被勞教,千萬法輪功學員的家屬、親朋好友和同事受到不同程度的株連與洗腦,這樣系統殘忍的迫害,如果不是江澤民一手主導,不是中央610辦公室的「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政策,也決無可能發生。

因此,迫害的責任承擔,江、羅、劉、周無可逃避。如果要平反法輪功,就應當同時懲辦江、羅、劉、周。只有懲處真正的兇犯,給受害者合理的補償,正本清源,才能重樹法律的威嚴,歸還社會的正義。如果只是找幾個替罪羊,殺一批下層幫兇來當替死鬼,那根本就無法服人心、平民憤。歷次政治運動的冤案,人們早已經看到,平反如果沒有相應的懲治元兇的措施,沒有深刻檢討事件發生的原因、建立相應的糾錯機制,悲劇隨時都可能重演。法輪功本來就沒有做錯什麼,卻受盡冤屈折磨,僅僅是名義上的平反,如何能夠讓他們心服?對全國百姓來說,又如何能相信高層糾正錯誤的誠意、如何相信悲劇不會再來?因此,如果新的領導班子希望贏得民眾的信任,就應該拿出更實質的舉措來。

真相的還原與歷史的審判

迫害者能夠逃脫制裁,往往是因為真相的封閉,迫害者擁有權力,被迫害者對強權的害怕,並由此而導致的力量弱小。

法輪功學員堅持不懈的講真相與申訴努力,已經使法輪功受迫害的真相在世界各地、包括大陸內部廣為擴散。江澤民試圖進行的資訊封鎖已經越來越失去效用。紙包不住火,真相日漸大白,試想當老百姓知道江澤民一幫人這樣拿自己的錢財去對無辜同胞進行如此荒謬的造謠,如此殘暴的打壓,他們又會如何反應?中國這幾年民間維權出現的一波又一波的浪潮,以及最近漢源、萬州等地大規模抗爭事件,說明民眾已經在突破傳統民怕官的恐懼心理。可以預料,在中國,不用多久將會出現普遍的民間維權反迫害的局面。真相還原的那天,就是正義必須伸張的那天。

如今,迫害的始作俑者江澤民已經權力不保。法輪功的抗爭依然在如火如荼地展開著。江澤民及追隨其迫害法輪功的官員已經在多個國家被起訴,令江深為恐懼。就在前幾天,甘肅省委書記蘇榮也因為迫害法輪功而在贊比亞遭到起訴,蘇因為不敢在法庭應訴而受到贊比亞警方的通緝。加拿大法輪功學員也於11月12日宣布將向加拿大總檢察長提出起訴江澤民、羅幹、劉京、周永康、李嵐清等五名前任和現任中共高官的請求。在勇敢的抗爭面前,暴政者其實是軟弱的。在正義面前,真正感到恐懼的只會是那些行惡者。

今年5月28日,智利的一家上訴法庭撤銷了智利前獨裁者皮諾切特的司法豁免權,意味著他必須為其17年的統治中踐踏人權的行為負責。11月5日,智利軍方第一次承認對1973到1990年間在皮諾切特獨裁領導下的侵犯人權行為負責。在一份軍隊官方檔中,總司令切爾表示,當時的政治氣候不能作為侵犯人權的藉口;軍隊作為一個機構,它將對過去所做的錯誤的和道德上不可接受的行為負責。11月10日,智利完成了一份1973-90年皮諾切特獨裁統治期間酷刑折磨及政治監禁的報告,智利30年的迫害真相即將大白,歷史將還獨裁時代受害的智利民眾以公道。

當我們把目光從智利回眸到中國,我們不能不相信歷史將會以同樣的方式展現。所不同的是,在法輪功這場反迫害的努力中,真相與正義看來將還原得更快。不管時日長短,歷史的審判都是那些迫害者所必須面對的。

轉自大紀元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