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华时报指点胡锦涛这样处理江泽民(多图)
 
田恬
 
2003-8-7
 
【人民报消息】“回光返照”是一句医学用语,说临终前的病人突然病情好转,能吃能喝,能说能笑,家属乐坏了。医生来检查,各种化验结果不但依旧,而且越发坏了,医生马上嘱咐家属,不要乐观,这是回光返照,马上准备后事。果不其然,过几天病情就突然急转直下,没两天就过世了。

有人说,如果八一建军节改在五月就好了,那江泽民就不用跑到大连去拍江中胡侧的照片了,人们现在也不会注意到江泽民身体不行了。偏偏建军节选在了8月1日,唉......。

江泽民不出来不出来吧,少出来骂声还少一点儿,但不出来有不出来的坏处,不出来猜测就多,五花八门的新闻都出来了。

前天很多家媒体都转载了京华时报8月5日的报导,报导说7月29日,北京小汤山大柳树村突然出现一条近一米长的鳄鱼,至今未能查到它的来源。常在小汤山大柳树村附近摸鱼的孩子们说,鳄鱼是7月29日在村前的一条半枯的河里发现的。

很早就有人说江泽民的眼简直就是克隆的蛤蟆眼,而他的嘴一不留神就噘出来,好像个鳄鱼嘴。几年前就传说蛤蟆托生的江泽民和鳄鱼还有点儿亲缘关系,所以有关蛤蟆、鳄鱼命运的新闻都很能引起人的注意。最不可思议的是这条鳄鱼是在小汤山发现的。

小汤山疗养院本来有点小小名气,但绝大多数人不知道,自从新华网为该地建立的“军队萨斯中心”大吹大擂之后小汤山就闻名了全世界,据说这个中心非常简陋,严格地说这里不是治疗之地,确诊的SARS患者被钉死在房间里,江泽民命令让他们自生自灭,死了以后送到火葬场,家属眼见亲人去泪见骨灰归。新华网对此大吹特吹,把临阵脱逃的江泽民美化成指挥抗击萨斯的英雄。

小汤山给人留下了太晦气的印象,人人怕提“小汤山”,个个怕去阎王殿。莫非江泽民做了这缺德事,也要身困其中?

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告诉京华时报记者,那天他和伙伴到河里去摸鱼,在面前不到一米远的地方,突然就浮出一个鳄鱼脑袋。孩子们用棍子捅它,它转身就游走了,一会儿,又露出头来。

“这河里老有孩子摸鱼戏水,你说这多危险呀!”听到消息后,郑先生第二天到河边蹲守了大半天,最后终于发现了它,郑先生赶紧拿抄网将“危险分子”抄回了家,囚进了大缸里。

随后,郑先生与北京动物园进行了联系,但对方没有收容小鳄鱼的意思。郑先生又找到马甸桥附近野生动物保护站,“他们说北京的河里怎么会产鳄鱼,可能是从附近养殖场跑出去的。所以他们答应过两天过来看看。”

鳄鱼从哪来的呢?记者找到河附近的一家养鳄鱼的渔场。“不可能,我们这里有两道防盗门锁着,(鳄鱼)根本跑不出去。”养殖厂的张先生回答说。记者又打听到附近沙河镇有一个鳄鱼湖公园,但对方答复说,园里的鳄鱼于去年冬天就全部送到南方去了,也不可能是他们的。


江泽民的鳄鱼嘴
这条鳄鱼是从哪里来的呢?为什么偏偏要呆在“小汤山”的一条半枯的河里?没人认账,郑先生只好把“危险分子”继续囚在大缸里。郑先生说:“我也不敢大意呀,万一哪天它跑了多危险。” 有人看了此新闻说,嘿,郑先生这种对百姓负责任的精神很值得胡锦涛借鉴。还有人说,别看它凶,囚在缸里就没辄。

江泽民从中南海逃到上海,再潜回玉泉山,路越走越窄,这就象蛤蟆和鳄鱼在小泉中再折腾也翻不起大浪。这条无人认领的小汤山鳄鱼莫非在暗喻着江泽民目前的困境和未来的命运?胡锦涛受此启发还不赶快乘胜追击?!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