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开资产?黄菊贾庆林坚决反对 政治局常委会五次否决
 
林凌
 
2003-7-20
 
【人民报消息】中共彻底没有希望了。这不是别人猜测的,而是他们自己透了底儿。

《动向》7月刊岳山透露,六月下旬,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治局会议对关于党政干部和家庭公开公布经济收入,拥有资产、资金的提案又一次表决,因内部分歧,第五度被否决而搁置了。这充分说明,中共高层大肆宣扬的「三个代表」、「政治文明」,统统是空话、假话。

高官公开收入资产案再遭否决

六月下旬,中央政治局常委会、政治局,又一次讨论审议由中纪委、监察部提交的「关于党政干部和家庭公开公布经济收入,拥有资产、资金的提案」,因内部意见分歧,被否决而搁置。

此项议案,其中包括由中纪委、监察部监察、督促,同级各人大常委可提质疑、质询和弹劾建议,政协社会团体评议、参与监督。

政治局常委、政治局表决的结果和中纪委掌握的材料一致

此项议案在政治局常委会上的表决结果:四票赞成,二票反对,三票弃权。投反对票的二人为黄菊、贾庆林;投弃权票的三人为吴邦国、曾庆红、李长春。

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的表决结果:十一票赞成,七票反对,六票弃权。投反对票的七人为黄菊、贾庆林、贺国强、陈良宇、刘淇、王兆国、曾培炎;投弃权票的六人为吴邦国、曾庆红、李长春、回良玉、张德江、俞正声。

政治局常委、政治局表决的结果和中纪委掌握的材料完全一致:做贼心虚。

三个代表是共党的装饰

会上,胡锦涛强调:如果这一步措施都不能全面贯彻、执行,廉政建设、置于人民的监督、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等都等于空谈,而贯彻、实践三个代表,更等于装饰。
其实胡锦涛心里明白,三个代表本来就是江泽民的装饰品。除了胡温,常委里哪个干净?

近期,吴邦国在人大常务委员会议上宣讲「三个代表」时,多次中断,提醒人大常委不要「睡觉」、「分心」,结果,他接到传上来的条子,要求吴邦国本人能不能公开自己的学习心得;并解答:是否了解,有多少人是真心实意地在学习?可见大家心里都明镜似的。

不打自招

持反对、弃权者的意见,认为该议案在时机上很不适当。目前,社会上各种思潮处于高峰时期。社会上对党、对政府、对党政干部充斥着各种诉求、指责声,局势一失控,怎么办,谁能承担责任?部分地区、部门已经处于无政府状态,是经受不起冲击造成任何后遗症的。

如果贪婪的话,公开财产的时机永远不成熟、永远面对指责、声讨;如果清廉的话,人们欢迎还来不及呢,局势怎么能失控呢?

吴邦国、曾庆红提出两点意见:先抓好三个代表思想来指导廉政建设,然后分期、分批、分阶段推行试点。他们还提出个时间表:放在二OO四年四中全会或五中全会后试行。

关于高官公开财产案四度被搁置

有关党政干部和家庭公开公布经济收入、拥有资产、资金的问题,从上个世纪的九O年至今,已争议了十一二年,可谓一波多折!四度被搁置,今年已是第五次被搁置了。

十四年前,最早由陈云、姚依林、宋平提出。在这十四年间,曾以中组部、中办、国办非决议性文件下达过五次,但都流于形式而「一风吹」,没有约束力,也没有监督制度。

九O年三月,江泽民任职三权,十几年过去了,腐败风越刮越厉害。曾因八九年反腐败社会力量的威慑,中共搞过类似的文件。当时,万里还加上一条「高级干部配偶、家属要在经济实体、金融要在经济实体、金融领域机构,实行回避制」。回避制,是干部配偶、子女,凡专业学非所用的,一律要离开经济实体、金融领域机构;如属专业对口的,应回避担任要职、正职。

据知,当时经中组部调查,干部配偶、子女,专业非对口,在经济实体、金融领域任职的,高达八成,尤其在第一代、第二代领导干部的家属、子女中,多达九成,都在经济实体担任要职,掌控银财、批文等特权。

倒打一耙

九三年五月,由中共中央宣传部、国务院外交部、审计署联署,搞了个「守则」,要求县、局级以上干部公开、公布本人、配偶、子女的经济收入和拥有的资产、资金。该「廉政守则」稿,在省、部级党委讨论了长达三年,对其分别提出了二十多个各种不同的议案,都声称该「守则」会「引起社会混乱,社会会把矛头直指党政干部」:会「掀起派性」:易被「敌对势力利用、攻击、抹黑党和政府」等理由,致使该议案又一次被搁置。

多么可笑的理由,自己偷盗国库,还要给别人戴上「敌对势力利用、攻击、抹黑党和政府」的大帽子。难道不是这些党国高官在用实际行动抹黑党和政府吗?为什么社会会把矛头直指党政干部,难道不是因为贪官污吏们制造了社会混乱吗?

看来这些蛀虫们并不糊涂,他们知道他们在干着什么,也知道人民会起来反抗。所以,明明白白干坏事的祸国殃民者罪不可恕!

中共承认腐败会导致亡党亡国

九八年四月,江泽民执政快九年之际,九届人大召开之后,党政腐败、社会腐败的严重状况,迫使官方不再用「极少数」这样的词语来形容腐败,承认腐败将会导致亡党、亡国。这时,由中组部、人事部、监察部联署,搞了个《关于党政领导干部公开申报个人、配偶、子女经济收入和家庭财产》的试行文件,删除了「回避制」加上了「经济上不能独立子女经济收入」。但这一条被尉健行、李瑞环指责是「虚设」,既靠父母收入,在学习阶段,就没必要设这一条,于是又删除了「在经济上已独立生活的子女,经济收入也应公开」这一条。指:如把子女经济收入、财产,列人父母亲的名下公开,是不公平的,侵犯了干部子女应有的个人隐私和财产权。

这次的试行文件,又因发生争议而再度被搁置了。

中组部的六点「指引」是自供状

二OOO年九月初,中共十五届五中全会前夕,中纪委再一次提交了《关于党政干部、配偶和子女经济收入,资产、资金公开制》的议案。但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又被否决了,还是强调政治稳定、社会稳定压倒一切,不搞正式决议,鼓励有条件的地方、部门可以搞,但要统一认识。

当时的中组部还搞了个认识的六点「指引」:

(一)如实施公开公布,会否起到社会反效果;

清官起到好效果,贪官起到反效果,所以先问问自己是个清官还是个贪官?

(二)如实施公开公布,党内、社会上会把焦点、矛盾都集中在某部门、某人身上,会影响中心工作;

为什么会把焦点、矛盾都集中在某部门、某人身上?是因为这部门、这个人干了让中纪委、检察院、公安局感兴趣的事情。

(三)如实施公开公布,会否使党政部门、干部处于内战状况,疲于应付质询,使党政工作处于停顿、失控、瘫痪;

如果一公开公布,就会带来这么多灾情?那么贾庆林、黄菊们到底有什么具有原子弹效应的内容呢?

(四)如实施公开公布,要充分考虑、顾及会引发难以收场的派性、帮派、宗派林立;

伟大光荣正确的党已经乱到这种程度了?

(五)要考虑到社会上敌对势力和境外敌对势力,乘机挑动、制造社会震动;

为什么要给人家可乘之机?

(六)要考虑到如政局不稳、动荡,外资撤离、经济停滞,连锁造成后果。

贪官污吏们的问题都严重到「外资撤离、经济停滞」的程度上了,这个问题不应该引起政治局的注意吗?

到了今年六月中旬,关于高官公开家庭经济收入、拥有资产、资金的议案,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治局被否决,已是第五度搁置了。

其实中共不用花心思再讨论了,只要还是这些祸国殃民的常委,那么议案肯定要被否决的。

现在大家对三个代表已经一目了然了!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