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家的“热钱”流动起来了!江绵恒为何偏要占这个职位(多图)
 
姜青
 
2003-8-10
 
【人民报消息】朱熔基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今年五月他在上海看到金融报告后,哭晕倒两次,这说明中国金融已经崩溃。

可靠消息透露,为了应付崩溃局面,印钞厂早就三班倒,加班加点赶印人民币了。

知道消息的赶快把人民币兑换成外汇或者黄金。二OO二年十二月十八日至二十日,京、沪、穗开放金条买卖,三天卖出二点二吨,都挂出「金条暂无货」或「金条卖完,请顾客谅解」等告示。谁有钱成千成万公斤的买黄金?

五月十一日清晨,珠海海面一艘朝公海逃窜的快艇,与炮艇发生了枪战。快艇被撞毁,艇上人员五死三伤。在该快艇上搜出一千多万美元现钞、二十公斤黄金。中枪死者中,有来自云南省的高干。

据知,上海土地开发资金四千二百亿元,其中高达三千亿元下落存疑。国务院研究室、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近日发表报告披露,至六月底,因非典造成直接经济损失高达六千亿元,是国民经济百分之零点八至百分之一。

中国金融已经崩溃了,近期却发生了一个奇怪的现象:200亿美元“游资”涌入中国。是什么吸引这些“热钱”进入中国呢?

“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的亚洲首席经济学家陶冬说,上半年,中国外汇储备增加600亿美元,其中,贸易顺差约70亿美元,加经常项目其它内容,估计是90亿美元,外国直接投资是260亿美元,两者相加,在330亿-350亿美元左右,与600亿美元还有明显差距。我们估计是热钱流入。


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首席执行官Mark(右)
“热钱(hot money)也就是中国人常说的“游资”,是纯粹为了追逐短期利益的来无踪去无影的资金。人们已经把热钱紧紧地与亚洲金融风暴、香港联系汇率狙击战、索罗斯等词汇联系在了一起。但是这次,热钱来到了中国。今年上半年,中国外汇储备增加了600亿美元,而经常项目和资本项目加起来只增加了330亿~350亿美元,这缺口就是热钱。

陶冬说,在研究报告的那个图表中,白色曲线代表经常项目与资本项目之和,黑色曲线代表外汇储备的增加。值得注意的是,三个代表当政期间,从1995年一直到2002年上半年,白线一直在黑线之上,白线超过黑线,这证明中国赚得的外汇,有一部分滞留在了海外。为什么这么多年赚得的外汇年年都有部份滞留在海外? 滞留在海外的外汇流向是何处?如何消耗和使用?

陶冬说,但从2002年下半年起,中国的黑线突然昂首超过白线,而且幅度明显。黑线超过白线,说明在中国赚得全部外汇外,还有一部分钱流入了中国。

如果情况真是这样,那太奇怪了,中国金融前景这么好,为什么朱熔基要急晕倒呢?朱不但说自己要负责,而且说黄菊们也跑不了。

8月4日下午,在香港交易广场的办公室,陶冬说,这些热钱的构成有三大块。一是预期人民币会升值,大家想把钱移回,然后在人民币升值后转出,希望从中赚一笔;二是关乎人民币与美元利差逆转,过去人民币利率一直低于美元,现在反过来了,大家更多地借美元贷款,然后购买人民币资产;还有一点,从微观层面我是看到的,能否从宏观方面总结,我还不敢讲,就是部分中国的银行和企业存在海外的钱,因现在美元利率太低,正在回来。


人民币如何变成美金?
中国的高层贪官们掌握中国金融动态,他们可以在安全期内把存在国外的那部份黑钱拿回国搞短期利益,大赚一笔后再调返海外,赚到的钱都合理合法地成了私产。这是小财阀们望尘莫及的。

投入热钱的目的是追逐短期利益,热钱进来后,基本放在流动性高的资产,一般是国库券、储蓄,最多的还是房地产。热钱来得快,去得也快,一旦将来大家的热情同时失去,热钱会很快套现,很快再调回海外,这对国民经济,比如汇率和货币等产生的负面影响是不可估量的。

目前,大批热钱进来,全是央行一家接着,央行在接手这些热钱的同时,要不断释放人民币。我们明显看到国内货币发行在加速,实际加速了中国货币的扩张。

热钱的闯入使中国新一轮“圈地热”来势更加凶猛。根据中国24个省市区的初步调查报告,目前中国各类开发区已达3837家。据悉,在3837家开发区中,经国务院批准的只有232家,省级批准的1019家。另外许多地方违法授予园区土地供应审批权,园区用地未批先用、非法占用、违法交易的现象十分严重。

江泽民的两个儿子江绵恒和江绵康在上海圈的地都是批准使用的,但都是免费圈地,不掏一分钱。江绵恒比周正毅还恶,周还要给上海帮进贡,而惹不起的江大公子只需让住户强迁远郊,绝不按照规定给予任何补偿。

江绵恒当上中科院副院长,除了名义上是个副部长以外实在没有太大的油水,所以他又兼了好多家的董事长、董事,连航空公司都没放过,也扎进一脚,曾让他最得意的是“中国电信大王”的衔头。据可靠消息透露,他一直不间断地往海外转移黑钱,而江泽民转移的公款都是以数亿、数十亿美金计算。这就有个外汇转换问题,这个问题不是中科院副院长能攻克的难关。还有一个难关江绵恒目前没有攻克:最近政治局否决了把“保护私产”纳入宪法。这样江家在国内国外侵吞的公款就危险了。


郭树清博士
媒体报导,江绵恒就任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报导说,8月5日,国务院调整国家外汇管理局领导班子。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为江绵恒,副局长为陆南屏、赵建平、马德伦、胡晓炼。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郭树清不再担任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另有任用。

郭树清是位货真价实的博士生,曾在国家计委、国家体改委、贵州省政府工作过。

外汇管理局局长头衔戴在江绵恒头上对胡温政府来说真是莫大的讽刺,这和让黄菊主持周正毅案是同样的可笑。

毫无疑问,有了这么实惠的位置,从此江家的“热钱”流动起来就方便了。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