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華時報指點胡錦濤這樣處理江澤民(多圖)
 
田恬
 
2003-8-7
 
【人民報消息】「迴光返照」是一句醫學用語,說臨終前的病人突然病情好轉,能吃能喝,能說能笑,家屬樂壞了。醫生來檢查,各種化驗結果不但依舊,而且越發壞了,醫生馬上囑咐家屬,不要樂觀,這是迴光返照,馬上準備後事。果不其然,過幾天病情就突然急轉直下,沒兩天就過世了。

有人說,如果八一建軍節改在五月就好了,那江澤民就不用跑到大連去拍江中胡側的照片了,人們現在也不會注意到江澤民身體不行了。偏偏建軍節選在了8月1日,唉......。

江澤民不出來不出來吧,少出來罵聲還少一點兒,但不出來有不出來的壞處,不出來猜測就多,五花八門的新聞都出來了。

前天很多家媒體都轉載了京華時報8月5日的報導,報導說7月29日,北京小湯山大柳樹村突然出現一條近一米長的鱷魚,至今未能查到它的來源。常在小湯山大柳樹村附近摸魚的孩子們說,鱷魚是7月29日在村前的一條半枯的河裡發現的。

很早就有人說江澤民的眼簡直就是克隆的蛤蟆眼,而他的嘴一不留神就撅出來,好像個鱷魚嘴。幾年前就傳說蛤蟆托生的江澤民和鱷魚還有點兒親緣關係,所以有關蛤蟆、鱷魚命運的新聞都很能引起人的注意。最不可思議的是這條鱷魚是在小湯山發現的。

小湯山療養院本來有點小小名氣,但絕大多數人不知道,自從新華網為該地建立的「軍隊薩斯中心」大吹大擂之後小湯山就聞名了全世界,據說這個中心非常簡陋,嚴格地說這裏不是治療之地,確診的SARS患者被釘死在房間裡,江澤民命令讓他們自生自滅,死了以後送到火葬場,家屬眼見親人去淚見骨灰歸。新華網對此大吹特吹,把臨陣脫逃的江澤民美化成指揮抗擊薩斯的英雄。

小湯山給人留下了太晦氣的印象,人人怕提「小湯山」,個個怕去閻王殿。莫非江澤民做了這缺德事,也要身困其中?

一個十來歲的孩子告訴京華時報記者,那天他和夥伴到河裡去摸魚,在面前不到一米遠的地方,突然就浮出一個鱷魚腦袋。孩子們用棍子捅它,它轉身就遊走了,一會兒,又露出頭來。

「這河裡老有孩子摸魚戲水,你說這多危險呀!」聽到消息後,鄭先生第二天到河邊蹲守了大半天,最後終於發現了它,鄭先生趕緊拿抄網將「危險分子」抄回了家,囚進了大缸裡。

隨後,鄭先生與北京動物園進行了聯繫,但對方沒有收容小鱷魚的意思。鄭先生又找到馬甸橋附近野生動物保護站,「他們說北京的河裡怎麼會產鱷魚,可能是從附近養殖場跑出去的。所以他們答應過兩天過來看看。」

鱷魚從哪來的呢?記者找到河附近的一家養鱷魚的漁場。「不可能,我們這裏有兩道防盜門鎖著,(鱷魚)根本跑不出去。」養殖廠的張先生回答說。記者又打聽到附近沙河鎮有一個鱷魚湖公園,但對方答覆說,園裡的鱷魚於去年冬天就全部送到南方去了,也不可能是他們的。


江澤民的鱷魚嘴
這條鱷魚是從哪裏來的呢?為什麼偏偏要呆在「小湯山」的一條半枯的河裡?沒人認賬,鄭先生只好把「危險分子」繼續囚在大缸裡。鄭先生說:「我也不敢大意呀,萬一哪天它跑了多危險。」 有人看了此新聞說,嘿,鄭先生這種對百姓負責任的精神很值得胡錦濤借鑑。還有人說,別看它兇,囚在缸裡就沒輒。

江澤民從中南海逃到上海,再潛回玉泉山,路越走越窄,這就像蛤蟆和鱷魚在小泉中再折騰也翻不起大浪。這條無人認領的小湯山鱷魚莫非在暗喻著江澤民目前的困境和未來的命運?胡錦濤受此啟發還不趕快乘勝追擊?!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