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絲熱血尚存,中國,就還有希望」 (圖)
 
2003-12-3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記者李華堪培拉報導) 在澳洲參議院通過《營救澳洲人親屬動議案》之際,已故法輪功學員歐陽明先生的武漢校友梁雁女士、剛剛逃離大陸、與悉尼未婚夫李麒忠先生團聚的李迎小姐、來自墨爾本的阮傑先生以及曾經親赴天安門為法輪功呼籲而被毆打並被驅逐出境的克里斯.克米諾(Mr. Chris Cominos)先生在參加了堪培拉國會大廈前的大型集會、悼念活動之余,感念長期以來《大紀元時報》對大陸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一如既往的關注,特別是對澳洲公民歐陽昱先生之弟歐陽明先生被迫害致死之事件的關注和公正報導,特囑本報記者籍《大紀元時報》向歐陽昱先生的家人及所有有親屬仍在大陸因信仰受迫害的華人朋友捎去誠摯的問候。受人之托,不敢有誤,現原話轉述如下:

圖中從左至右為:李迎女士、李麒忠先生、克里斯先生、阮傑先生。(圖片可點擊放大)


梁雁女士:「我想對歐陽昱及其家人說,對不起,真的對不起,作爲澳洲同修,我們本來可以為歐陽明先生做得更多。身在海外,我們非常關注每一位受迫害的大陸法輪功學員的遭遇,並非常希望對每一個有可能被營救的同修全力營救......對於歐陽昱先生,我感到非常抱歉,因爲如果當時我們做得更好,悲劇可能不會這樣發生。

我常常想起歐陽明先生,特別是在我生命中最艱難的時刻。他的事跡、他的短暫而高貴的一生激勵著我永不言棄。歲月的流逝不會沖淡人們對他的回憶,人類的歷史將留下他永遠光耀的一章。」

李迎:「看到歐陽明同修離開了我們,我感到非常痛心。在勞教所的日子裡,我也曾遭受過同樣的迫害,經歷過同樣的生與死的考驗:當我被告知如果不寫保證書就可能出不去,就可能永遠見不到我的親人的時候,我選擇的是我願意爲了信仰付出一切。我認爲這是值得的,因爲堅持做好人沒有錯,修煉真善忍沒有錯。堅持自己的信仰,堅持自己對人生的理念,我認爲這是真正為自己的人生負責,和對自己人格的一種尊重。

我的姐姐和弟弟現在還在中國的勞教所裡被關押,我的弟弟已經被非法關押了4年多,我知道他承受了非常多。按照中國的勞教法來講,這已經是違反中國的法律了。我相信隨著大家的努力,情況會越來越好,因爲國外的家屬和學員的不懈努力本身就是對國內法輪功學員的有力支持,使他們在惡劣的環境下承受的磨難能少一些。我向他的家人表示深深的哀悼。我希望我們每一個人都能夠拿出多一些善心幫助國內仍在受迫害的人。」

克里斯:「歐陽昱先生,人們將永遠記得您弟弟是如何死去,以及爲什麼而死。當歷史翻過今天的這一頁,當人們真正明白到,他是爲了真善忍而犧牲,爲了崇高的信仰而在中華民族最艱難的時刻堅持到生命的最後,人們會永遠記住他,他的故事會流傳百世。您將為有這樣優秀的弟弟而感到驕傲和榮耀。

我也曾去過北京,曾到天安門為所有的中國法輪功學員爭取基本人權。我感到非常難以相信,整個國家竟然都在被少數幾個人操縱著,企圖抹黑、摧毀人類本性中最基本的東西,而所用的,僅僅是謊言,加上謊言。在中國的那段時間裡,我親眼看到了這一切。我也感到很難以理解,爲什麼那裏的人們會如此迷失,以至分不清什麼是好,什麼是壞。我曾對北京的警察說,在我的國家裡,警察的工作是保護好人,而不是懲罰、傷害好人,爲什麼中國的警察要反其道而行之呢?那些警察無言以對。

身體的虐待,精神的折磨。我完全能夠想象得到,歐陽明先生可能遭遇過的一切。比起歐陽明先生以及其他大陸法輪功學員所遭遇的磨難,我在中國那短短幾天的經歷可謂微不足道,但那已足以令我,一個在西方國家長大的人,體會到中國當局採用的是怎樣的手段對付自己的百姓,以及籠罩在百姓生活中的恐懼。」

阮傑:「歐陽昱先生,我是在《大紀元時報》上讀到你和你弟弟歐陽明先生的故事。『自古人生誰無死』,但『泰山』與『鴻毛』之別大矣!

我為中國還能有歐陽明先生這樣的人感到驕傲,我也為能與你們這樣的家庭同在墨爾本而感到自豪。邪不勝正,是千古不破的真理。請你相信,只要中國人的一絲熱血尚存,中國,就還有希望。」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