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中國的擔心並不是它的核力量而是這個!(多圖)
 
戚思
 
2003-12-26
 
【人民報消息】先來說說伊拉克的事情,《環球時報》記者在報導薩達姆被捕的事件時說,目前,部分伊拉克及阿拉伯人對薩達姆被捕持懷疑態度,這主要緣於他們的一種複雜心態,對薩達姆的感情很矛盾。

報導說,他們既憎惡薩達姆的統治,又反對美國的「占領」。既把薩達姆當作暴君、獨裁者,又把他看成民族英雄。在約旦首都安曼,一位名叫尤素福的年輕人的話代表了不少阿拉伯人的看法:「薩達姆雖然有著種種不可饒恕的過錯,但他畢竟是阿拉伯人,和我們一樣。如今這樣一個面容憔悴的老者被美軍呼來呼去,任何一個阿拉伯人都會感到恥辱。」

難道阿拉伯人能夠超然於正義與邪惡之外嗎?暴君、獨裁者和民族英雄可以集於一身嗎?

被斬斷的毒蛇頭依然在害人

面容憔悴的薩達姆被捕了,體弱無力的本拉登還在製造著恐怖活動,讓無辜的世界人民死亡。這說明邪惡獨裁者不管他體壯如牛還是衰老體弱,只要他們有一口氣,有一點行動自由,就會殘殺人民,因為他們是毒蛇。羊城晚報報導說,廣東順德市樂從鎮一間酒樓毒蛇的頭被斬斷了十分鐘,還能跳起來咬人,酒樓員工遇襲後中毒昏迷生死未卜。這是個極好的例子。

民族主義是獨裁者的護身符


最後一招是民族主義!
那麼為什麼名叫尤素福的那位年輕人在電視上看到不可一世的獨裁者薩達姆被呼來呼去感到恥辱呢?要知道如果薩達姆依然大權在握,他都可能性命難保啊!原來問題在於薩達姆在「美軍」面前低頭使這位年輕人無可忍受。

這是愛國主義嗎?這是民族主義嗎?歷史上對「愛國」「愛民族」可不是這樣下定義的。人們發現,當今任何一個獨裁者為了維護自己的殘暴統治都是用這兩個詞來反覆說教的,尤其抓住年輕族,讓他們誤以為民族主義高於一切,一提到民族主義就熱血沸騰,這正是獨裁者用以藏身的保護傘。江澤民玩這招兒玩的次數最多,蒙蔽的人最多。

江澤民是自家人?

直至現在,有不少人他可以盡情地挖苦耍笑江澤民,但是不能忍受有人在海外起訴江澤民虐殺無辜,說這是丟中國人的臉,原來他們把江澤民當成「自家人」,而國門以外的都是「別家人」,咱家裡的事得在家裡解決,出了家門去說就是丟國家的臉、丟中華民族的臉、丟中國人的臉。這種想法在一定程度上講也沒有什麼錯,比如孩子偷了父親幾塊錢,自己打一頓就算了,怎麼也不能交給鄰居去打。但是鬧太大發了,就不行了。比如,家裡有個兒子自小嬌生慣養、整天不務正業,有一天拿著刀威脅他父親說,不把家裡的存款全部交給他去賭博和嫖娼,他就要給他爸點顏色看看。當然他爸不肯把一生的積蓄拿去給他蹧蹋,於是他一刀砍在父親的脖子上,對家裡人說:誰不服從他就是這個下場。那麼這時家裡人應不應該報警呢?我相信沒有一個人不同意報警的。自己一家子解決不了的時候,就得需要執法部門派人來強制解決。

世界有眾多的國家,但世界又是一家,當薩達姆、本拉登、江澤民這樣的邪惡頭子關起門來殘害無辜百姓時,當然要報警,當然要制裁。

中國對世界造成的威脅是什麼?


神五上天了!
尼古拉斯-克里斯托夫(NICHOLAS D- KRISTOF)於2003年12月20日在《紐約時報》登載題為「中國威脅?」的文章很說明問題。作者指出他對中國的擔心並不是它的核力量和它可攻擊他國領土的軍事能力,而是擔心這個政府給年輕人灌輸的日益擴大的民族情結。

作者說他對中國的擔心並不是它日益升級的核設施和它可攻擊他國領土的軍事能力。作為一個喜歡中國並且希望它成功的人,作者擔心的是這個政府給年輕人灌輸的日益擴大的民族情結。當1999年美國炸彈轟炸了中國使館,憤怒的中國人攻擊了美國駐北京大使館;當9.11恐怖攻擊發生時,幸災樂禍的言論充斥了各大網站 。這都是江澤民政府給老百姓的誤導造成的。

盲目愛國導致社會動蕩

從中國人對於日本人的態度中,也能清楚地看到了一種盲目愛國可能導致的社會動蕩。作者列舉幾個月前報導的一群日本商人集體到珠海嫖妓的事件,憤怒幾個星期內迅速蔓延到了整個中國。但是,在中國的確有成千上萬的妓女公開提供性服務。作者說去年他在珠海,有一群妓女敲打他所在酒店房間的房門,他則膽卻地躲在屋裡。

作者認為不斷提升的民族情結扭曲了中國人判斷事務和決策的能力。民族情結也使得政府在國際爭端中採取強硬的態度,尤其是針對臺灣,一個錯誤估算就很可能導致一場與美國的戰爭。

日本和德國的教訓是:凶殘的民族主義是真正對全球安全的威脅


熱血沸騰!
作者認為中國政府想利用民族情結作為一種國家的粘合劑,當各種意識形態消失時,把中國人粘合在一起。在不斷的批判日本二十世紀三十年代的民族主義的同時,其實中國人的民族情結變得並不亞於當時的日本人。

作者說,從二十世紀三十年代的日本和德國得到的一個教訓就是,凶殘的民族主義是真正對全球安全的威脅,這是美國及其他國家應該不斷提醒胡錦濤的一件事情。值得高興的是,一些有遠見的中國知識階層呼籲改變中國的「受害者心理」,他們認識到,這是羈絆著中國成功邁向他本應該成為的全球領導者的一個最大障礙。

作者擔憂中國的真正威脅在於它的民族主義情結。很多國人確實引以為豪,以自己愛國至深而驕傲,其實它恰恰是中共控制中國人民的迷魂湯,這多年灌輸的迷魂湯喝多了、吸收了、消化了,就成了自己的了。其實從根本上來講,它不是自己的。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