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歌曲灵魂──首届全球华人新年晚会 女高音姜敏献歌二首 (多图)
 
2003-12-12
 
【人民报消息】新唐人电视台将在纽约著名曼哈顿中心大楼举办首届全球华人新年晚会,令海外华人鼓舞。原黑龙江省歌舞团女高音姜敏女士,将参加这场新年晚会的演出。姜女士说:我要把歌的含义原原本本交代给观众,给歌曲它自己的生命力,给它一个灵魂。

据大纪元记者韦实纽约报道,距离新唐人新年晚会还有三十多天,晚会的节目正在陆续最后的排练阶段。这里大纪元采访了原黑龙江省歌舞团女高音姜敏女士,预先给观众一个近距离了解晚会节目的机会。姜敏将参加新唐人举办的全球首届新年晚会的演出。

您怎么想到要参加新唐人晚会?

姜:其实我等了这样的晚会很多年。我想举个例子,4、50年代以前的电影,里边的表演很多人喜欢,因为表演的很有内涵,很正统,观众不光看外边的美,还可以有收获,得到人生中的启迪。经过了这几十年,艺术流于表面,没有实质的内涵,这次举办新唐人晚会是全世界性的,节目的特点就是正统、古典和美,包括中国和西方的艺术中正统的精华。我知道国外的很多家长想让自己的孩子感受到正统的美,正统的中华传统艺术,还有很多西方的古典,很圣洁的音乐,这些能给人向上的光明感觉,华人希望得到一些正面影响。这个晚会的主题非常好,所以我想参加。

那央视每年办春节晚会,延续20多年,那么您对央视的晚会的印象是什么?他们表现了什么?

姜:我没出国时,当时看郭兰英,王昆在春节晚会演唱,她们还是中国当时的精华,很好,出国以后就好几年没看到,没法评价。但去年在温哥华,我看了春节晚会,觉得不是很好的感觉,他们的艺术比较表面化,没有太多内涵,人的视觉很新鲜很热闹,完了以后,你想不起什么实质的东西。可以说技术很成熟,灯光眼花缭乱,学了国外很多手法。其实我们在国外都知道,国外有好的,有不好,是学习了很花彩的东西,但是没有学到西方的内涵,这种模仿的艺术没有深度,其实艺术本身有人性的东西,能够引起普世价值的共鸣会好一些。而国内不是这样,很多政治色彩很浓,唱的是祖国,党,可是人喜欢人的人性,情感,比如那些优美的爱情歌曲,西方的茶花女,托斯卡等等,很人性,很美好的东西久会被各国的人普遍接受。因为艺术不是为了政治,艺术就是艺术。

您以前是黑龙江歌舞团的女高音演员,能不能介绍一下自己的演艺之路。

姜:我是17岁考进歌舞团,后来进了中央音乐学院。开始是学民族唱法,后来学西洋唱法。然后就是在团里专业演出。

这两种唱法掌握好都不容易,那最后您选了那一种?

姜:看演出需要,比如作者是民族乐团或接近民族,我就用民族唱法;如果歌曲很宽阔,很西洋式,那就要用西洋唱法,西洋唱法因为音域很宽,表现力很强。

您后来在舞台上一直演唱?

姜:不是,后来不唱了。原因有两个,我小时天生条件很好,当时听到一首歌,唱的是五彩云霞,当时觉得真是美啊,后来就有念头,毕业后当演员,把美的感觉带给观众。因此我喜欢唱有人性,情感,真正的艺术,对情感和生活的感受。当时我也考进音乐学院,学歌舞,表演,但是回团里独唱本团创作的歌曲,我就很不喜欢,因为歌曲是唱政治形势。当时是文革以后,80年代,唱的歌是国内形势需要,唱丰收,政治色彩很浓,歌颂大好形势,可是我不喜欢。后来在台上就没有感觉,唱不出。

而且身体不好,首先是脸,以前演出是化妆品要在脸上带一天,以前化妆品质量不好,一用就满脸起疙瘩,脸坏了,烂掉,不能化妆,后来气管也不行了,气息不够。然后上气不接下气,贫血,眼发黑,后来真的不能唱歌了。我后来在菲律宾教音乐,带学生,在菲律宾8年,再后来气管不行了,说话都难,教学时得了颈椎增生,影响腰间盘,半身麻痹,教学也不行了,眼看就生活成问题。后来回国,在国内的姐姐炼很多气功,他们给我发气治病,可是过后还一样,不起作用。

我为了病找遍了医生,医生说骨质增生是没有药的,看运气吧。我这样的痛苦还不象内脏有病,吃药开刀能缓一缓,知道自己无药可救是没有希望的。后来姐姐炼了法轮功,就把《中国法轮功》给我寄来,我一口气看完,书里讲到很多的东西是我亲眼看到的,我当时回家乡,因为有病乱投医,书中讲的一些状态我是亲眼所见,看了书马上明白了原来是这样的。我觉得好,开始炼功,开始只炼功,发现没什么效果。后来和人交流,知道要按书里要求的做,要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后来炼功时身体里边发热,开始走向好转,好的时候我自己都不知道,十分自然。

经过了这样的磨难,那么您对音乐的本身理解和歌曲的内涵的掌握有没有新的感悟?相应唱法上有没有什么突破?

姜:艺术的升华从技巧上来说是没有止境的,只能是越来越好。其实唱法和技巧还不是最重要的,关键是如何完善地表现作品。比如表现一首歌曲,要把自己对歌曲的理解与体会赋予艺术内涵,唱的时候通过你的技巧是一个载体,要把自己对人生的看法通过声音传达出去,达到一个和听众的心灵沟通。有些歌曲很情绪化,如果你完全跟着情绪走也可以表现,但是还是有局限的,我觉得要超脱自我,不表现个人的喜好和情绪才能把歌的含义原原本本交代给观众。我做的也就是给歌曲它自己的生命力,演员给它一个灵魂,当然听众每个人理解的就不同了。

您可以说是得到了第二次的演艺生命,对于一个热爱歌唱的人来说,恐怕这一切欢乐都会从您的歌声中流出。那能不能谈谈您在春节晚会上演出的节目,要带给观众什么?

姜:我要唱两首歌,一首要保密,另一首是如梦令,这首歌给我感受很深,它唱的是“落入凡间深处,迷失不知归路,辗转千百年······”表达的地方和当年风靡大江南北的《渴望》的歌词有相同的地方,记得当年的《渴望》中唱:悠悠岁月,欲说当年好困惑,亦真亦幻难取舍,悲欢离合都曾经有过,这样执著究竟为什么;漫漫人生路上下求索,心中渴望真诚的生活,谁能告诉我是对还是错。问讯南来北往的客,恩怨忘却,留下真情从头说,相伴人间万家灯火故事不多,宛若平常一段歌,过去未来共斟酌。

我觉得他写的是一种人生的酸甜苦辣,问为何执着,问的是人的一生为了什么,有一种人生的哲理在里边。而且表达的是一个人生命的历程,把人性写了出来,《渴望》和我唱的如梦令的音乐都很美,我这次晚会就是要唱这样的美的节目。


新唐人电视台将春节将在纽约著名的曼哈顿中心大楼举办首届全球华人的新年晚会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