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張外媒圖片!張凱律師爆紅文章所想起的(多圖/視頻)
 
李威
 
2018-7-30
 



這是最好的民意測試,用打賞的方式投出自己的一票。民心在甦醒!



江澤民在2002年一次偷竊國庫30億美金,現在依然是「黨和國家領導人」。老百姓自願為自己喜愛的文章打賞,當局規定單日打賞上限。這是個多麼不可理喻的「黨和國家」!



這是以政府的名義幹的,手段多下作!



政府用各種齷齪的手法阻止民眾支持張凱律師說的真話,只能證明這個政府實在是太虛弱了!

【人民報消息】律師張凱曾是北京億嘉律師事務所律師, 2009年曾幫助三聚氰胺家長維權,2010年幫助山西毒疫苗受害家長維權。還有蕭山教案(浙江蕭山強拆教堂、逮捕教會領袖)等案件。但因為年檢時拒絕給他更新律師證,讓他無法再行使律師權力,只好以寫稿求打賞為生。

據美國「對華援助協會」在網站上發佈的消息,浙江省2014年初發起以「三改一拆」名義的拆除教堂及移除十字架運動,在2015年愈演愈烈。耐人尋味的是,習近平曾是浙江省委書記。2012年中共十八大剛剛接班當總書記。

據當地基督徒不完全統計,浙江省2014年年初開始大規模拆除教堂十字架,至少超過1300座十字架被拆走,20餘座教堂被強制拆除,500多信徒被抓,130多人被打傷,60多人受到行政、刑事非法拘留,遭逮捕或判刑的牧師和信徒達28人以上, 引發全省基督教徒的強烈反彈和國際社會的震驚。

此後,37歲的北京維權律師、基督徒張凱及其助手接受溫州100多家教會的委託,協助維權,曾組織由30名律師組成的律師團隊。

2015年8月25日深夜,張凱及其助手等人被溫州警方帶走,被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和「為境外竊取、刺探、收買非法提供國家秘密、情報罪」,從8月27日零時起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關押地點連辯護律師、父母家人都不知道,且不允許通信,司法部門並拒絕向辯護律師介紹案情。

中共對律師除了酷刑就是餵藥,已經放出來的,年檢時拒絕給他們更新律師證,讓他們無法再行使律師權力。張凱就是其中的一個。

2018年長春長生生物公司生產的假疫苗致使百萬孩童受害,毒疫苗事件曝光後,全國人民憤怒至極,直接危及到中共政權。7月23日,張凱寫了一篇文章《都在一條船上》。如果不是官方刪除他的這篇文章和沒收民眾打賞給他的錢,並抹黑他,很多人還不會注意到此文,更不會注意到中共當局為何對這篇文章興師動眾。

這是多年少見的好文,一讀就知道,好就好在他用和老同學交往的小故事講述了一個道理,那就是,在一個邪惡的體制下,你不為他人伸張正義,終有一天惡運會落在自己頭上。因為大家都在一條船上!

他的這個小故事的時間段是八年,八年前毒疫苗事件發生在山西,他的老同學一無所知,也不關心。八年後毒疫苗事件發生在山東,而他的老同學就生活在山東。這個一腦門子掙錢的老同學有個寶貝兒子。在中共統治區,孩子不注射疫苗,連幼兒園都不許進。他擔心兒子注射的是毒疫苗。

有人在文章下留帖:「以後不要生孩子了,反正也養不起。」為什麼養不起?中共的貪官污吏們多少個私生子都生的出、養的起,你個平頭老百姓為什麼一個婚生孩子都養不起?國庫的錢都哪裏去了?!

張凱曾被監視居住的地方不在北京。他在《都在一條船上》的結尾說:「我回到了北京,北京司法局還沒有給我年檢,所以不能執業,既然大家都在一艘船上,誰認識局長,幫我和他聊聊。把這麼優秀的律師逼成一個靠文章打賞的人,實在違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這篇文章修改了12次也沒通過中共的審核,最後是避開中共當天的「關鍵詞提取」才發出去的。遺憾的是,讀者看到的是修改了12次之後的文章,而不是原文。什麼時候我們可以看到良心作者們的原文呢?

張凱說,他希望他發表的文章能有十萬以上的人看。但是這篇被刪過多次的文章居然讀者量上千萬人次以上,這讓他感到自己的責任而震驚、流淚。文章在17個小時內,在多次刪除、網警不許讀者打賞的情況下,張凱收到打賞140萬元人民幣(新臺幣630萬)。隨後該文章被刪除,張凱公眾號被封。接著官媒開始抹黑他。至於打賞的錢是否能收到,還是個問題。

在張凱的微信公眾號被封殺後,官方媒體《北京日報》的微信公眾號刊出了一篇文章,指責張凱「偽造身份」、「虛假陳述」、「煽動情緒」。《南方都市報》也沒辜負黨的期望。毒疫苗一東一西,毒官媒一南一北。

於是,張凱在朋友圈寫了一個簡介,介紹自己的個人喜好和發表文章「都在一條船上」的艱辛過程,以及民眾打賞的140萬元如何使用。這個自我簡介的題目是《原來世界很美好》。現在也被網警刪除。下面先來看看此文:

原來世界很美好

當我陷入了人生困境和對中國法治幾盡絕望的時候,我開始動筆公眾號文章。

我喜歡寫文章,正如我喜歡做律師一樣。在做這兩件事的時候,我可以全神貫注,投入忘我,甚至可以感受到自己的心跳。

寫公眾號文章的人,往往會有個小目標,寫出十萬+的文章,這如同讀書時候考試,得了一百分一樣的榮耀。

我的文章主要是時事和電影評論。

疫苗事件一發生,有人就在後臺留言,希望我寫文章。雖然我正式寫公號僅僅只有幾個月,卻有了一些忠實的粉絲,他們篇篇閱讀、篇篇打賞、篇篇期待。

7月22日下午,開始撰文《都在一條船上》,直到凌晨6點才算定稿。睡了兩個小時候後開始發文,但是,審核一直不通過。

據說:有機器自動審核敏感詞。如果出現敏感詞,就無法通過。之後,我一共修改十二遍,也發了十二遍。但依然無法通過審核。

公眾號有個輸入關鍵詞,彈出文章功能。很多公眾號運營都在使用這個功能,我最早知道這個功能是在邏輯思維的公眾號裡,羅先生會每天通報當天的關鍵詞。

《我們都在一條船上》這篇文章,最後是通過這樣的方式發出去了。

我的小目標依然是文章點擊量十萬以上。然而,誰都沒有想到,此文最後成了千萬以上。

上帝給我們的總是超過我們所思所想。

有人告訴我:「幾乎每個群都在轉發和討論我的文章。」還有人告訴我:「她的媽媽都在轉這篇文章,這是她和她媽媽第一次達成的共識。」

我看到:我的朋友圈裡不僅僅知識份子在討論,甚至養魚的、賣菜的都在轉發。

後臺留言迅速幾萬條。我看著後臺留言,感動的流淚了。有人從博客時代就關注我,這已經是十多年前的事,我做過的事,他們比我自己都記的清晰。

可惜的是:17個小時候後,我的公眾號被銷號了。

這件事更讓我吃驚的是:文章打賞。

寫公眾號的人一般會有兩種讚賞模式:第一種是使用公眾號的讚賞標誌。第二種是貼出收付款二維碼。我使用第二種,因為文章常常被刪。

有人說:這篇文章我得到了30萬,有人說100萬。實際都沒猜對,從7月23日晚上到24日中午,我一共得到的是大約140萬。

一篇只存在了17個小時的文章,得到140萬稿費,這大概是我所知道歷史上最貴的一篇文章。

之所以說它貴,不僅僅因為大家喜歡文章本身,還包括對我以往所付出一切努力的認可,以及對於未來的盼望。

這錢,如此沉重,遠遠超過了它本身的價值。

聖經的金錢觀認為:我們並不是金錢的所有者,而是財產的管理者。

所以,我知道:這筆錢是大家拿來讓我管理的。


我做律師的時候常常有一種困境,很多的案子自己想做,卻沒有費用。很多的當事人希望打官司卻找不到好律師。

我雖然援助過很多法律個案,但依靠個人的道德,實在無法維系太久。

這筆錢,大概用在這裏最好。

所以,我決定,這筆錢全部用於中國的法治建設。成立:「有責法治建設基金」。

因為我們都在一條船上,所以,國家興亡,人人有責。

而且,不僅僅是140萬,我會努力賺錢,爭取年底之前,一共投入200萬。

對該費用的使用,我初步如此決定:

1、這筆錢用於法律援助項目,無力支付律師費的人可以申請。我會和我信任的律師事務所簽署合作協議,我為打不起官司的人支付律師費。

2、該筆費用用於法律研究項目,支持群體主要是學者、作家、研究人員。

3、這筆錢使用完之前,每年年底,進行財務審計,向社會公開。

後面我會做這樣幾件事:

1、我會和騰訊公司溝通,打開我的公眾號,並且可以正常提取這筆款項。

2、我和我的小夥伴商量,制定並出臺實施細則,任何人可以根據細則,申請使用。

3、盡快恢復執業,努力賺錢。

謝謝大家的支持,上帝祝福中國。(此文完)

南方都市報首當其沖抹黑良心律師

曾經以敢言著稱、被讀者喜愛的良心報紙《南方都市報》14年前在黨的干預和重組下,成為黨的一條邪惡的舌頭。

2003年年初,因南方都市報披露「孫志剛命案」,在網上引起廣泛的討論,導致中共當局被迫廢除實行多年的「外來人員收容辦法」。另外,南方都市報旗下的21世紀經濟報導也因報導大膽曾被當局停業整頓。

2002年11月8日中共召開十六大,2003年3月SARS疫情已經爆發,但中共一直隱瞞不報,12月27日「南方都市報」率先披露廣州發現疑似SARS病患,並指出「該報接到廣州某大醫院人員報料,指該院收治的一名病人被確診為SARS。」

南方都市報和新京報披露廣州有人染薩斯的消息後,大陸各新聞網站爭相引述,本來「沉默」的中共官方和中央媒體被迫跟進和證實。新華社廣州分社人員隨後才發出短訊,引述官員說法,證實此事。當時全國談SARS色變,時任政治局常委羅幹和吳官正差點嗚呼,被搶救了幾個月。江澤民率全家從中南海逃回上海,要求時任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用生命與SARS搏鬥,保衛江全家。

《南方都市報》披露了真相,讓中共恨之入骨,2004年3月19日,廣州市東山區法院奉命對南都總經理喻華峰判有期徒刑12年,罪名是貪污。總編程益中同一天被捕,罪名為貪污、行賄、私分國家資產等等。「貪污」成了中共的萬金油,想往哪兒抹就往哪兒抹。

《南方都市報》被重新整頓,名字雖然還是那個名字,但靈魂已死。新京報亦是如此。

14年過去了,《南方都市報》作為黨的喉舌,首當其沖以《爆款文「都在一條船上」多次換打賞碼,收到140萬!作者申請提取》的惡題對律師張凱採訪後進行抹黑、誣蔑。其它一些媒體轉載其文其圖,改換稍緩和一些的題目,如《律師疫苗文章爆紅收140萬打賞被封 作者申請提取》。可見轉載《南方都市報》其文也是黨的部署。不過,南都拿起棒子打律師張凱,卻打在了黨的身上。

例如下面的這段報導就坐實了中共的惡行:「此前,南都記者曾報導過該事件始末。《張凱律師|都在一條船上》一文自7月23日在公眾號『張凱律師』上通過關鍵詞提取發出後,迅速在朋友圈刷屏,閱讀數和點讚數很快超10萬+。後被網友發現其文末的打賞二維碼在一天之內多次更換,質疑其是否違規。」

「通過關鍵詞提取發出」,說明只有在極權的恐怖統治下,民眾發文章才需要想辦法避開當局設定的「關鍵詞」,否則發不出去。

「文末的打賞二維碼在一天之內多次更換」這不也是當局的醜聞麼?襠折騰,老百姓才不得不跟著折騰!

根本原因是,《南方都市報》利用所謂的打賞問題、張凱是否律師的可笑問題在幫助當局轉移毒疫苗的視線!因為毒疫苗危害所有人的孩子!

有讀者憤怒的問:難道採訪張凱的南都記者不是人,也沒有孩子?今天看到一篇文章,是有人呼籲狗主人看管好自家的狗,說「狗是真狗,狂犬疫苗不一定是真的」。

我們看到大陸的一個網站遵命轉載南都的這篇狂犬文章,將歹毒題目換成中性題目,註明來源是「南方都市報」,讀者量達50多萬人次,但「評論」是零。這說明什麼?人人受害,人心漸醒。

「中國人有什麼樣的觀念,就有什麼樣的疫苗。」

張凱在文章《都在一條船上》裡說:「今天網上才傳出消息:過去管奶粉的領導,並沒有卸任,現在管疫苗了。 網友質問:管不好奶粉的人,能管好疫苗嗎? 疫苗問題沒有解決,管疫苗的人也沒有解決,但提問題的人都被解決了。當年披露山西毒疫苗的記者王克勤被報社下崗,總編包月陽被免職。還有當年的那些律師,我都不想多說了。」

那些良心律師今天在哪裏?因為幫助受害者維權至今被關押著,強迫吃藥,也就是中共當局不再費勁兒強迫你與襠保持一致了,而是讓你失去記憶,讓你變呆傻,現在有個新名詞來形容這種酷刑,是「軟暴力」。這樣即使有一天把你放出去,也讓你成個廢人!

張凱的文章《都在一條船上》談到思想家哈耶克的一段話:「觀念的轉變和人類意志的力量,塑造了今天的世界」。

張凱說:「如果他說的是真的,那麼:今天的中國的樣子,就是中國人觀念塑造的,中國人普遍有什麼樣的想法,就有什麼樣的中國。換句話說:中國人有什麼樣的觀念,就有什麼樣的疫苗。」他指出,「我那位同學的想法,基本是國人的普遍想法。」

張凱的文章讓我想起2000年10月1日外媒拍攝的一張圖片,找了半天,在海外人民報2001年5月23日的文章《江澤民殘酷迫害法輪功圖片展──天安門廣場的瘋狂施暴(一)》裡找到了。圖片是在天安門廣場上拍攝的。

圖片上,便衣警察把「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佛法修煉者法輪功學員打倒在地上,用腳踩著那位中年修煉者的頭,用刀子頂著他的脖子時,所有旁觀者們的表情被定格,最明顯的是一對母女,女兒大概十歲左右,看到上述殘暴的情景竟然在開心的笑。其他人都默然視之,多數人一副置身事外的神情。




如果所有人一起站出來制止,這場迫害就不得不停止。但是對佛法修煉群體的迫害至今還堂而皇之的公開進行著。所有的看客等於加速了中共對自己的迫害!

江澤民鎮壓法輪功修煉群體至今已經19年,圖片上那個小女孩現在應該已經做了母親,有了自己的寶貝。孩子也得打毒疫苗。




當你容忍政府對他人實施暴行的時候,那就是你的不幸的前奏!

下一張圖片是上一張圖片裡暴行的延續,當便衣警察把這位信奉「真、善、忍」的佛法修煉者在地上拖著走向警車的時候,圖片上的看客們至少有4個人在笑。

「政治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是江對這個佛法修煉群體的滅絕政策,原因很簡單,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1999年學煉的人數已經達到一億人。時任總理朱镕基說,煉法輪功可以為國家節省幾千萬元的藥費。江說:「都去信他(法輪功創始人)了,誰還信我這個總書記!」

江澤民的長子江綿恒在美國留學時曾對同學說:他的家訓是悶聲大發財。當時江是上海市委書記。後來,江澤民成為中共黨政軍的一把手,江綿恒趕快回國,成了中共國官商集一身的第一人,成為中共國第一貪。江氏祖孫三代成為最大的竊國賊。

如果所有人一起站出來制止對佛法修煉者的鎮壓,這場迫害就不得不停止。但是,19年過去了,中共對佛法修煉群體的迫害至今還堂而皇之的公開進行著。所有的看客並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聽之任之是在加速中共對自己的迫害。事實證明,從毒奶粉到毒疫苗;從強占地到強拆房;從大學生到幼稚園,不分男女,沒有人可以保護自己不被性侵;無論你的官多大,如何緊跟,如何有錢,反對的和最信任的親信,在需要的情況下都同樣會被滅口……

在這樣道德下滑無底線的恐怖體制下,每一個人都在砧板上,沒有一個人可以逃脫!

張凱律師文章的價值所在

張凱律師在文章「都在一條船上」中寫道:「一個大膽的假設:如果2010年,那些做報導的記者、律師不是被打壓,而是得到榮譽。如果那年的疫苗事件,責任官員得到懲處,法院大膽的開庭審理,受害人得到高額賠償。如果那些自發組織起來的NGO組織,可以自由的發揮他們的功效。那今天會怎麼樣呢?不用太聰明也會知道:會產生更傑出的記者、律師、官員……」

那麼,不用太聰明也會知道,一個崇尚做好人的政府,以做好人為榮的社會,人人爭做富有人性、良知的好人,社會一定是安全和諧的,毒疫苗自然就沒有發生髮展的環境,每個家庭的孩子都是健康的。

習總書記2017年12月1日在中國共產黨與世界政黨高層對話會講話說:中國共產黨是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的黨,也是為人類進步事業而奮鬥的黨。……中國共產黨所做的一切,就是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為人類謀和平與發展。

既然你中共是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為人類謀和平與發展,那為什麼十幾億人口的統治區,在戶外安裝了4億個監控百姓的攝像頭,並且申明要繼續安裝?你還是幹惡事心虛嘛。為什麼給「祖國的花朵」注射毒疫苗?你中共就是要毀滅中華民族的未來嘛。為什麼活摘佛法修煉者的器官並牟利,19年至今不停止?你中共就是容不下好人嘛。

至今失蹤的高智晟律師曾經說過:我想提醒今天共產黨在全球的那些「好朋友」、「好夥伴」們:共產黨對國內人民愈發蠻橫及冷酷的十足底氣,是被我們和你們一同給慣出來的。

張凱律師在文章「都在同一條船上」提醒各位同胞:「今天的中國的樣子,就是中國人觀念塑造的,中國人普遍有什麼樣的想法,就有什麼樣的中國。換句話說:中國人有什麼樣的觀念,就有什麼樣的疫苗。」

照高智晟的話說,中共的惡行就是被中國人自己慣出來的。這個「慣」的意思,我理解就是:你在上面大貪,我在下面小貪,你大爛我小爛。你政府活摘法輪功修煉者器官,我就活摘大學生、小學生器官,有人甚至光天化日之下搶別人的孩子出賣器官。當整個社會從最高層到最底層都在一個滋養肉蛆的糞坑裡生存,毒疫苗也只不過是糞坑裡又多了幾隻肉蛆罷了。

由於道德的墮落,中共統治區的人,都是受害人,也都是害人之人,因此生活環境的毒性越來越大。大家「都在同一條船上」,誰也跑不掉。

張凱律師用他與老同學的對話講出了一個不可辯駁的事實:當良善之人、無辜之人被迫害時,你無動於衷,不仗義執言,不奮起阻止,那麼有一天,迫害一定會降臨到你的頭上。這是這篇文章的中心思想,也是中共統治下的社會現實。

我認為這是近年來少有的好文,比起那些每年只有六四才出來沽名釣譽一番的人不知乾淨多少,高尚多少,樸實多少。此文17小時被打賞140萬人民幣,說明這些人看明白了。

據我估計,若是政府不派網警刪文、封號、折騰,1400萬元也打不住。因為人們太想聽這種真正對自己有益處的大實話了。

張凱律師,做的好。請記住,我們支持你。(文/李威)△



時事小品:生在互害國,遲早輪到你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