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外媒图片!张凯律师爆红文章所想起的(多图/视频)
 
李威
 
2018-7-30
 



这是最好的民意测试,用打赏的方式投出自己的一票。民心在苏醒!



江泽民在2002年一次偷窃国库30亿美金,现在依然是「党和国家领导人」。老百姓自愿为自己喜爱的文章打赏,当局规定单日打赏上限。这是个多么不可理喻的「党和国家」!



这是以政府的名义干的,手段多下作!



政府用各种龌龊的手法阻止民众支持张凯律师说的真话,只能证明这个政府实在是太虚弱了!

【人民报消息】律师张凯曾是北京亿嘉律师事务所律师, 2009年曾帮助三聚氰胺家长维权,2010年帮助山西毒疫苗受害家长维权。还有萧山教案(浙江萧山强拆教堂、逮捕教会领袖)等案件。但因为年检时拒绝给他更新律师证,让他无法再行使律师权力,只好以写稿求打赏为生。

据美国「对华援助协会」在网站上发布的消息,浙江省2014年初发起以「三改一拆」名义的拆除教堂及移除十字架运动,在2015年愈演愈烈。耐人寻味的是,习近平曾是浙江省委书记。2012年中共十八大刚刚接班当总书记。

据当地基督徒不完全统计,浙江省2014年年初开始大规模拆除教堂十字架,至少超过1300座十字架被拆走,20余座教堂被强制拆除,500多信徒被抓,130多人被打伤,60多人受到行政、刑事非法拘留,遭逮捕或判刑的牧师和信徒达28人以上, 引发全省基督教徒的强烈反弹和国际社会的震惊。

此后,37岁的北京维权律师、基督徒张凯及其助手接受温州100多家教会的委托,协助维权,曾组织由30名律师组成的律师团队。

2015年8月25日深夜,张凯及其助手等人被温州警方带走,被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和「为境外窃取、刺探、收买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情报罪」,从8月27日零时起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关押地点连辩护律师、父母家人都不知道,且不允许通信,司法部门并拒绝向辩护律师介绍案情。

中共对律师除了酷刑就是喂药,已经放出来的,年检时拒绝给他们更新律师证,让他们无法再行使律师权力。张凯就是其中的一个。

2018年长春长生生物公司生产的假疫苗致使百万孩童受害,毒疫苗事件曝光后,全国人民愤怒至极,直接危及到中共政权。7月23日,张凯写了一篇文章《都在一条船上》。如果不是官方删除他的这篇文章和没收民众打赏给他的钱,并抹黑他,很多人还不会注意到此文,更不会注意到中共当局为何对这篇文章兴师动众。

这是多年少见的好文,一读就知道,好就好在他用和老同学交往的小故事讲述了一个道理,那就是,在一个邪恶的体制下,你不为他人伸张正义,终有一天恶运会落在自己头上。因为大家都在一条船上!

他的这个小故事的时间段是八年,八年前毒疫苗事件发生在山西,他的老同学一无所知,也不关心。八年后毒疫苗事件发生在山东,而他的老同学就生活在山东。这个一脑门子挣钱的老同学有个宝贝儿子。在中共统治区,孩子不注射疫苗,连幼儿园都不许进。他担心儿子注射的是毒疫苗。

有人在文章下留帖:「以后不要生孩子了,反正也养不起。」为什么养不起?中共的贪官污吏们多少个私生子都生的出、养的起,你个平头老百姓为什么一个婚生孩子都养不起?国库的钱都哪里去了?!

张凯曾被监视居住的地方不在北京。他在《都在一条船上》的结尾说:「我回到了北京,北京司法局还没有给我年检,所以不能执业,既然大家都在一艘船上,谁认识局长,帮我和他聊聊。把这么优秀的律师逼成一个靠文章打赏的人,实在违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这篇文章修改了12次也没通过中共的审核,最后是避开中共当天的「关键词提取」才发出去的。遗憾的是,读者看到的是修改了12次之后的文章,而不是原文。什么时候我们可以看到良心作者们的原文呢?

张凯说,他希望他发表的文章能有十万以上的人看。但是这篇被删过多次的文章居然读者量上千万人次以上,这让他感到自己的责任而震惊、流泪。文章在17个小时内,在多次删除、网警不许读者打赏的情况下,张凯收到打赏140万元人民币(新台币630万)。随后该文章被删除,张凯公众号被封。接着官媒开始抹黑他。至于打赏的钱是否能收到,还是个问题。

在张凯的微信公众号被封杀后,官方媒体《北京日报》的微信公众号刊出了一篇文章,指责张凯「伪造身份」、「虚假陈述」、「煽动情绪」。《南方都市報》也没辜负党的期望。毒疫苗一东一西,毒官媒一南一北。

于是,张凯在朋友圈写了一个简介,介绍自己的个人喜好和发表文章「都在一条船上」的艰辛过程,以及民众打赏的140万元如何使用。这个自我简介的题目是《原来世界很美好》。现在也被网警删除。下面先来看看此文:

原来世界很美好

当我陷入了人生困境和对中国法治几尽绝望的时候,我开始动笔公众号文章。

我喜欢写文章,正如我喜欢做律师一样。在做这两件事的时候,我可以全神贯注,投入忘我,甚至可以感受到自己的心跳。

写公众号文章的人,往往会有个小目标,写出十万+的文章,这如同读书时候考试,得了一百分一样的荣耀。

我的文章主要是时事和电影评论。

疫苗事件一发生,有人就在后台留言,希望我写文章。虽然我正式写公号仅仅只有几个月,却有了一些忠实的粉丝,他们篇篇阅读、篇篇打赏、篇篇期待。

7月22日下午,开始撰文《都在一条船上》,直到凌晨6点才算定稿。睡了两个小时候后开始发文,但是,审核一直不通过。

据说:有机器自动审核敏感词。如果出现敏感词,就无法通过。之后,我一共修改十二遍,也发了十二遍。但依然无法通过审核。

公众号有个输入关键词,弹出文章功能。很多公众号运营都在使用这个功能,我最早知道这个功能是在逻辑思维的公众号里,罗先生会每天通报当天的关键词。

《我们都在一条船上》这篇文章,最后是通过这样的方式发出去了。

我的小目标依然是文章点击量十万以上。然而,谁都没有想到,此文最后成了千万以上。

上帝给我们的总是超过我们所思所想。

有人告诉我:「几乎每个群都在转发和讨论我的文章。」还有人告诉我:「她的妈妈都在转这篇文章,这是她和她妈妈第一次达成的共识。」

我看到:我的朋友圈里不仅仅知识份子在讨论,甚至养鱼的、卖菜的都在转发。

后台留言迅速几万条。我看着后台留言,感动的流泪了。有人从博客时代就关注我,这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我做过的事,他们比我自己都记的清晰。

可惜的是:17个小时候后,我的公众号被销号了。

这件事更让我吃惊的是:文章打赏。

写公众号的人一般会有两种赞赏模式:第一种是使用公众号的赞赏标志。第二种是贴出收付款二维码。我使用第二种,因为文章常常被删。

有人说:这篇文章我得到了30万,有人说100万。实际都没猜对,从7月23日晚上到24日中午,我一共得到的是大约140万。

一篇只存在了17个小时的文章,得到140万稿费,这大概是我所知道历史上最贵的一篇文章。

之所以说它贵,不仅仅因为大家喜欢文章本身,还包括对我以往所付出一切努力的认可,以及对于未来的盼望。

这钱,如此沉重,远远超过了它本身的价值。

圣经的金钱观认为:我们并不是金钱的所有者,而是财产的管理者。

所以,我知道:这笔钱是大家拿来让我管理的。


我做律师的时候常常有一种困境,很多的案子自己想做,却没有费用。很多的当事人希望打官司却找不到好律师。

我虽然援助过很多法律个案,但依靠个人的道德,实在无法维系太久。

这笔钱,大概用在这里最好。

所以,我决定,这笔钱全部用于中国的法治建设。成立:「有责法治建设基金」。

因为我们都在一条船上,所以,国家兴亡,人人有责。

而且,不仅仅是140万,我会努力赚钱,争取年底之前,一共投入200万。

对该费用的使用,我初步如此决定:

1、这笔钱用于法律援助项目,无力支付律师费的人可以申请。我会和我信任的律师事务所签署合作协议,我为打不起官司的人支付律师费。

2、该笔费用用于法律研究项目,支持群体主要是学者、作家、研究人员。

3、这笔钱使用完之前,每年年底,进行财务审计,向社会公开。

后面我会做这样几件事:

1、我会和腾讯公司沟通,打开我的公众号,并且可以正常提取这笔款项。

2、我和我的小伙伴商量,制定并出台实施细则,任何人可以根据细则,申请使用。

3、尽快恢复执业,努力赚钱。

谢谢大家的支持,上帝祝福中国。(此文完)

南方都市報首当其冲抹黑良心律师

曾经以敢言著称、被读者喜爱的良心报纸《南方都市報》14年前在党的干预和重组下,成为党的一条邪恶的舌头。

2003年年初,因南方都市報披露「孙志刚命案」,在网上引起广泛的讨论,导致中共当局被迫废除实行多年的「外来人员收容办法」。另外,南方都市報旗下的21世纪经济报道也因报导大胆曾被当局停业整顿。

2002年11月8日中共召开十六大,2003年3月SARS疫情已经爆发,但中共一直隐瞒不报,12月27日「南方都市报」率先披露广州发现疑似SARS病患,并指出「该报接到广州某大医院人员报料,指该院收治的一名病人被确诊为SARS。」

南方都市报和新京报披露广州有人染萨斯的消息后,大陆各新闻网站争相引述,本来「沉默」的中共官方和中央媒体被迫跟进和证实。新华社广州分社人员随后才发出短讯,引述官员说法,证实此事。当时全国谈SARS色变,时任政治局常委罗干和吴官正差点呜呼,被抢救了几个月。江泽民率全家从中南海逃回上海,要求时任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用生命与SARS搏斗,保卫江全家。

《南方都市报》披露了真相,让中共恨之入骨,2004年3月19日,广州市东山区法院奉命对南都总经理喻华峰判有期徒刑12年,罪名是贪污。总编程益中同一天被捕,罪名为贪污、行贿、私分国家资产等等。「贪污」成了中共的万金油,想往哪儿抹就往哪儿抹。

《南方都市报》被重新整顿,名字虽然还是那个名字,但灵魂已死。新京报亦是如此。

14年过去了,《南方都市报》作为党的喉舌,首当其冲以《爆款文「都在一条船上」多次换打赏码,收到140万!作者申请提取》的恶题对律师张凯采访后进行抹黑、诬蔑。其它一些媒体转载其文其图,改换稍缓和一些的题目,如《律师疫苗文章爆红收140万打赏被封 作者申请提取》。可见转载《南方都市报》其文也是党的部署。不过,南都拿起棒子打律师张凯,却打在了党的身上。

例如下面的这段报道就坐实了中共的恶行:「此前,南都记者曾报道过该事件始末。《张凯律师|都在一条船上》一文自7月23日在公众号『张凯律师』上通过关键词提取发出后,迅速在朋友圈刷屏,阅读数和点赞数很快超10万+。后被网友发现其文末的打赏二维码在一天之内多次更换,质疑其是否违规。」

「通过关键词提取发出」,说明只有在极权的恐怖统治下,民众发文章才需要想办法避开当局设定的「关键词」,否则发不出去。

「文末的打赏二维码在一天之内多次更换」这不也是当局的丑闻么?裆折腾,老百姓才不得不跟着折腾!

根本原因是,《南方都市报》利用所谓的打賞问题、张凯是否律师的可笑问题在帮助当局转移毒疫苗的视线!因为毒疫苗危害所有人的孩子!

有读者愤怒的问:难道采访张凯的南都记者不是人,也没有孩子?今天看到一篇文章,是有人呼吁狗主人看管好自家的狗,说「狗是真狗,狂犬疫苗不一定是真的」。

我们看到大陆的一个网站遵命转载南都的这篇狂犬文章,将歹毒题目换成中性题目,注明来源是「南方都市报」,读者量达50多万人次,但「评论」是零。这说明什么?人人受害,人心渐醒。

「中国人有什么样的观念,就有什么样的疫苗。」

张凯在文章《都在一条船上》里说:「今天网上才传出消息:过去管奶粉的领导,并没有卸任,现在管疫苗了。 网友质问:管不好奶粉的人,能管好疫苗吗? 疫苗问题没有解决,管疫苗的人也没有解决,但提问题的人都被解决了。当年披露山西毒疫苗的记者王克勤被报社下岗,总编包月阳被免职。还有当年的那些律师,我都不想多说了。」

那些良心律师今天在哪里?因为帮助受害者维权至今被关押着,强迫吃药,也就是中共当局不再费劲儿强迫你与裆保持一致了,而是让你失去记忆,让你变呆傻,现在有个新名词来形容这种酷刑,是「软暴力」。这样即使有一天把你放出去,也让你成个废人!

张凯的文章《都在一条船上》谈到思想家哈耶克的一段话:「观念的转变和人类意志的力量,塑造了今天的世界」。

张凯说:「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么:今天的中国的样子,就是中国人观念塑造的,中国人普遍有什么样的想法,就有什么样的中国。换句话说:中国人有什么样的观念,就有什么样的疫苗。」他指出,「我那位同学的想法,基本是国人的普遍想法。」

张凯的文章让我想起2000年10月1日外媒拍摄的一张图片,找了半天,在海外人民报2001年5月23日的文章《江泽民残酷迫害法轮功图片展──天安门广场的疯狂施暴(一)》里找到了。图片是在天安门广场上拍摄的。

图片上,便衣警察把「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佛法修炼者法轮功学员打倒在地上,用脚踩着那位中年修炼者的头,用刀子顶着他的脖子时,所有旁观者们的表情被定格,最明显的是一对母女,女儿大概十岁左右,看到上述残暴的情景竟然在开心的笑。其他人都默然视之,多数人一副置身事外的神情。




如果所有人一起站出来制止,这场迫害就不得不停止。但是对佛法修炼群体的迫害至今还堂而皇之的公开进行着。所有的看客等于加速了中共对自己的迫害!

江泽民镇压法轮功修炼群体至今已经19年,图片上那个小女孩现在应该已经做了母亲,有了自己的宝贝。孩子也得打毒疫苗。




当你容忍政府对他人实施暴行的时候,那就是你的不幸的前奏!

下一张图片是上一张图片里暴行的延续,当便衣警察把这位信奉「真、善、忍」的佛法修炼者在地上拖着走向警车的时候,图片上的看客们至少有4个人在笑。

「政治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是江对这个佛法修炼群体的滅絕政策,原因很简单,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1999年学炼的人数已经达到一亿人。时任总理朱镕基说,炼法轮功可以为国家节省几千万元的药费。江说:「都去信他(法轮功创始人)了,谁还信我这个总书记!」

江泽民的长子江绵恒在美国留学时曾对同学说:他的家训是闷声大发财。当时江是上海市委书记。后来,江泽民成为中共党政军的一把手,江绵恒赶快回国,成了中共国官商集一身的第一人,成为中共国第一贪。江氏祖孙三代成为最大的窃国贼。

如果所有人一起站出来制止对佛法修炼者的镇压,这场迫害就不得不停止。但是,19年过去了,中共对佛法修炼群体的迫害至今还堂而皇之的公开进行着。所有的看客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听之任之是在加速中共对自己的迫害。事实证明,从毒奶粉到毒疫苗;从强占地到强拆房;从大学生到幼稚园,不分男女,没有人可以保护自己不被性侵;无论你的官多大,如何紧跟,如何有钱,反对的和最信任的亲信,在需要的情况下都同样会被灭口……

在这样道德下滑无底线的恐怖体制下,每一个人都在砧板上,没有一个人可以逃脱!

张凯律师文章的价值所在

张凯律师在文章「都在一条船上」中写道:「一个大胆的假设:如果2010年,那些做报导的记者、律师不是被打压,而是得到荣誉。如果那年的疫苗事件,责任官员得到惩处,法院大胆的开庭审理,受害人得到高额赔偿。如果那些自发组织起来的NGO组织,可以自由的发挥他们的功效。那今天会怎么样呢?不用太聪明也会知道:会产生更杰出的记者、律师、官员……」

那么,不用太聪明也会知道,一个崇尚做好人的政府,以做好人为荣的社会,人人争做富有人性、良知的好人,社会一定是安全和谐的,毒疫苗自然就没有发生发展的环境,每个家庭的孩子都是健康的。

习总书记2017年12月1日在中国共产党与世界政党高层对话会讲话说:中国共产党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的党,也是为人类进步事业而奋斗的党。……中国共产党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为人类谋和平与发展。

既然你中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为人类谋和平与发展,那为什么十几亿人口的统治区,在户外安装了4亿个监控百姓的摄像头,并且申明要继续安装?你还是干恶事心虚嘛。为什么给「祖国的花朵」注射毒疫苗?你中共就是要毁灭中华民族的未来嘛。为什么活摘佛法修炼者的器官并牟利,19年至今不停止?你中共就是容不下好人嘛。

至今失踪的高智晟律师曾经说过:我想提醒今天共产党在全球的那些「好朋友」、「好伙伴」们:共产党对国内人民愈发蛮横及冷酷的十足底气,是被我们和你们一同给惯出来的。

张凯律师在文章「都在同一条船上」提醒各位同胞:「今天的中国的样子,就是中国人观念塑造的,中国人普遍有什么样的想法,就有什么样的中国。换句话说:中国人有什么样的观念,就有什么样的疫苗。」

照高智晟的话说,中共的恶行就是被中国人自己惯出来的。这个「惯」的意思,我理解就是:你在上面大贪,我在下面小贪,你大烂我小烂。你政府活摘法轮功修炼者器官,我就活摘大学生、小学生器官,有人甚至光天化日之下抢别人的孩子出卖器官。当整个社会从最高层到最底层都在一个滋养肉蛆的粪坑里生存,毒疫苗也只不过是粪坑里又多了几只肉蛆罢了。

由于道德的堕落,中共统治区的人,都是受害人,也都是害人之人,因此生活环境的毒性越来越大。大家「都在同一条船上」,谁也跑不掉。

张凯律师用他与老同学的对话讲出了一个不可辩驳的事实:当良善之人、无辜之人被迫害时,你无动于衷,不仗义执言,不奋起阻止,那么有一天,迫害一定会降临到你的头上。这是这篇文章的中心思想,也是中共统治下的社会现实。

我认为这是近年来少有的好文,比起那些每年只有六四才出来沽名钓誉一番的人不知干净多少,高尚多少,朴实多少。此文17小时被打赏140万人民币,说明这些人看明白了。

据我估计,若是政府不派网警删文、封号、折腾,1400万元也打不住。因为人们太想听这种真正对自己有益处的大实话了。

张凯律师,做的好。请记住,我们支持你。(文/李威)△



时事小品:生在互害国,迟早轮到你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