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就要有大的樣子」還不行,必須得有前提(多圖)
 
李子木
 
2018-7-7
 



這是新華網6月28日的首頁,咱再加上貴州天成藏字石的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就全齊了!

【人民報消息】2002年5月24日去世的習仲勛曾對長子習近平說:「不管你當多大的官,不要忘記勤勤懇懇為人民服務,真真切切為百姓著想,要聯繫群眾,要平易近人。」習仲勛沒有告訴兒子如何對黨忠誠,原因大家都知道。

前人大委員長萬里老先生2009年回憶去深圳看望習仲勛的往事,他寫道:「有一位八十年代初主持書記處工作的老同志(習仲勛),晚年在深圳住過幾年,有一次我去看他,談到他那曲折的人生經歷,他說,對這個國家、對這個黨,他有一大欣慰,兩大遺憾。欣慰的是,他親手推動的華南地區的改革開放成為國家發展的先行者。一個遺憾的是,沒有能為黨的歷史上一個重大冤案平反(指高崗),另一個遺憾的是沒有推動黨對不同意見的容忍政策。他的話不多,說完了,我們倆只是相對無語。……那位老同志前幾年已經故去了,他的夙願還依然是個夙願。這怎麼向老百姓交代、向歷史交代?」

習仲勛2002年去世,十年後,2012年11月中共十八大,習近平接胡錦濤的班,成為中共國一把手。2013年3月23日,習近平出訪4國,在莫斯科說:「鞋子合不合腳,自己穿著才知道。一個國家的發展道路合不合適,只有這個國家的人民才最有發言權」。

是的,習近平的被冤屈16年的父親應該也屬於「人民」的一員吧,小近平13歲被揪到中央黨校的臺上戴著大鐵帽子挨鬥時,媽媽在臺下也被迫高呼「打倒」兒子,他逃回家想吃頓飽飯,媽媽卻冒著大雨去舉報,他餓著肚子含著淚趕快跑了……,這個共產黨體制合不合腳,他們全家都心知肚明。

再舉個例子來回答中共統治的合腳問題,那就是史稱「709」的綁架近300位律師的恐怖事件。

中共在2015年7月9日開始綁架良心律師,截至2015年8月21日18:00,至少276名律師(包括律所人員)等被拘留、帶走、失聯、約談、傳喚、短期限制人身自由與限制出境。8月28日止,總人數達到277人。9月4日止,總人數為284人。9月18日止,總人數為 286人。從7月9日到9月18日,律師界一片腥風血雨。

中共不許律師界替自己的客人打官司!律師接活兒就說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尋釁滋事罪」,就酷刑伺候!

習仲勛生前的一個願望「黨對不同意見的容忍政策」,在兒子當政後,不但沒有實現,那部江集團的迫害機器反而變本加厲了。

在2016年全國「610」主任會議上,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中央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委員會主任孟建柱明確表示,2015年「709」打擊律師案就是為了不許正義律師為信奉「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者做辯護。說白了,習近平當政之時,江澤民從1999年7月開動的鎮壓佛法修煉群體的舊機器還在運轉。

在709案中,王全璋是為法輪功修煉者辯護最多、最堅決的律師。從被非法綁架至今三年,既不許家屬探視,也不許家屬聘請的律師見王全璋律師。中共給王全璋律師定的罪名是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尋釁滋事罪」,並且酷刑侍候。

萬里老先生揭露中共單獨執政的一個騙局

2018年4月13日,人民日報海外版刊登了一篇署名文章《世界需要中(共)國這樣的領導力量》。文章非常露骨的說「作為一個新興大國,中(共)國是全球化規則的參與者。」

如果中共非法政權真的成為全球化規則的參與者,那麼就是整個世界的災難!

中共前人大委員長萬里老先生9年前就披露說:過去那麼多年的折騰,沒有不起因於我們黨自身的折騰的!

萬里老先生說:這讓我痛心,我們黨的折騰殃及了國家,殃及了老百姓。這麼多年了,我們告訴老百姓說,這個國家沒有共產黨的話,就會大亂的,老百姓真是怕折騰怕到極點了,他們對穩定的盼望,就成了我們黨再單獨執政下去的「民意」,這一循環什麼時候能夠打破呢?

一位黨校年輕教授的困惑

新華社今年6月28日頭版頭條以《「大就要有大的樣子」——獻給中國共產黨成立97周年》為題報導說:「中國共產黨必然因其使命非凡而壯大,必然因其道路壯闊而偉大,必然因其本領高強而強大。」

下面還有3個小標題:「大抱負與大擔當、大視野與大航程、大智慧與大作為」。

9年前,一位黨校年輕教授就問過萬里老先生:(中共)有這麼大的優勢,為什麼還沒有打算搞平等的黨際競爭呢?萬里說:我回答不了這個問題,但總覺得競爭選舉是一個繞不過去的坎。一家政黨掌控了選舉機器,民意要真正表達,就是一件難事了。這是誰都看得見的。

紙老虎弱不禁風

新華網6月28日那篇頭版頭條新聞還寫道:「中國共產黨必然因其使命非凡而壯大,必然因其道路壯闊而偉大,必然因其本領高強而強大。」

哇,聽起來銅墻鐵壁、堅不可摧、前程無限!

但萬里老先生2009年就說過:在90年代的那幾年,我說過不止一次,政治宣傳離事實太遠,那叫什麼?那就是不文明的,是野蠻的宣傳。那幾年治理碼頭車站上的野蠻裝卸,這野蠻宣傳也要治一治。

他還揭露說,中國共產黨從來沒有註冊過,是一個非法存在的黨。

這個非法存在的黨1949年10月又在中華大地建立一個非法政權。近些年中共間接承認了這個事實。怎麼承認的?中共制定的新罪名「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

海外中文媒體嫌繞嘴,報導時多簡稱其為「煽顛罪」,也就是弱不禁風,一煽就顛,煽已停而顛不止。這是典型的紙老虎啊,與新華網野蠻宣傳的形象完全不同!

一個奇怪罪名的來歷

中共國出現的新罪名「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讓民主國家的人非常不理解,「國家」和「政權」怎麼可以相提並論呢?他們的國家每四年或五年、六年(俄國)就要進行一次總統選舉,各黨派推出的競選人向選民們申明自己黨派的治國觀點,如何如何可以利國利民,然後由獲勝的新任總統組織新政府。這些國家每屆總統選舉都有可能顛覆舊政府。沒聽說前一屆政府下臺了,國家就不存在了。

從來沒聽說美利堅合眾國進行總統選舉之後,執政黨換了,政府換了,美國就不存在了。中華民國進行總統選舉之後,無論是國民黨執政,還是民進黨執政,中華民國(簡稱中國)還在。

那為什麼中國共產黨亡,中華人民共和國就一定亡呢?為什麼中共黨組織會高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呢?因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共非法政權為了與各國交往而起的別名。就像一提「癩蛤蟆」「三呆婊」就都知道說的是江澤民。了解中國歷史的人都知道,中國共產黨非法占據中國大陸後,就像那個「IS」的極端恐怖組織給自己起名叫「伊斯蘭國」一樣,中共給自己的非法政權起名叫 「中華人民共和國」。

對外,中共把非法政權說成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也渾水摸魚簡稱中國,對內則稱CCP是「黨媽」。所以,大陸淪陷區的人都會唱一首藏族曲調的民歌《唱支山歌給黨聽》,還有另一首《黨啊,親愛的媽媽》,反正是媽來媽去的。現在很多人都看清楚了,中共解體了,它那個非法政權的架構就沒有了,它那個沒有國家實體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沒有了。所以中共把「亡黨亡國」連在一起提,黨在前國在後是非常有道理的。

萬里老先生在2009年說:我記得建國初期,幾個民主黨派人士給中央寫信,建議把中南海還給老百姓,這個皇家園林最好作為公益文化的紀念物保存下來。80年代初,書記處又接到過類似的建議,還加了一條:黨中央機關應該掛牌辦公,辦公廳、中組部、中宣部、統戰部等,都是執政黨的機關,不是非法的地下機關,這個建議轉了好幾個(黨總)書記的手裡,最後沒有上會討論。這兩件事,也是六十年來沒有變化的。

為什麼黨中央機關不掛牌辦公?剛才我們說了,因為中國共產黨(CCP)和「IS」一樣,都不是什麼國,而是一個極端恐怖組織,也就是CCP的國家即政權,政權即國家。那麼CCP就得硬裝成是一個「國家」,就不能一個辦公室掛黨政兩個牌子。在前一年秋冬季CCP開XX大,轉過年3月份開政協會議、人大會議。有人曾提議,反正都是這幫人,一鍋燴,省時省力省錢。但在中共看來,這不是錢的問題,這是穿幫的大問題,所以提了多少年,還是不會改變。

「大就要有大的樣子」還不行,必須得有前提




2012年十八大前幾天,佛法修煉者呼籲停止活摘器官,現在5年多過去了,習近平主政,活摘器官反而從地下偷偷摸摸的幹改為由國家統一分配!!

新華社報導說:十九大閉幕後,習近平在同中外記者見面時說:「中國共產黨是世界上最大的政黨。大就要有大的樣子。」

世間是分好壞、善惡、黑白的。所以「大就要有大的樣子」還不行,必須要有前提:是大好還是大壞、大善還是大惡、大黑還是大白。這個前提還不能是自說自話,由自己嘴巴吧嗒出來的,必須得用行為證明。

據自由亞洲電臺報導,中共網絡監控延至海外監控全球,中共政府部門已採用一款檢測軟件,可監測港澳臺等境外8000多個「涉敏」信息網站,甚至可收集53種語言的輿論信息。在大陸境內置有1.8萬家輿情監控據點,進行全天候不間斷監控。

去年中共對新疆投580億元監控民眾,美國務院的報告說,在新疆,有數十萬名維吾爾族穆斯林被關押在「再教育中心」。今年6月美國國務院宗教自由大使布朗拜克(Sam Brownback)建議川普(特朗普),在中、美進行貿易談判之際,制裁中共反人權官員。

布朗拜克提議,川普政府可以寫一個行政令,命令美國國務院和財政部凍結那些參與宗教鎮壓的中共官員的銀行賬戶和其它資產。布朗拜克的首個目標是中共中央現任政治局委員、新疆書記陳全國。

一位網民貼帖子說:接近毒蛇的七寸了!!!

中共如此害怕敢說真話的律師

至今不知身在何方的北京人權律師高智晟2007年11月28日在被警察圍困的北京家中冒著再次被酷刑的危險,寫出了他在同年9月被「偉光正」電刑、煙熏、毆打,甚至更令人震驚的性器官殘害。原因就是他給中央領導人寫了三封信,信裡講述了他採訪大陸法輪功修煉者的詳情,以及希望停止這場對佛法修煉群體的迫害。

肝膽俱裂!看了就知道!中共不亡 是無天理!
高智晟律師致全國人大及吳邦國的公開信(圖)
中國著名律師高智晟致胡溫第一封公開信(圖)
中國著名律師高智晟致胡溫第二封公開信(圖)
中國著名律師高智晟致胡溫第三封公開信(圖)




新華網歌頌中共的品格,你不能說它錯,因為地獄是魔鬼的天堂!

高律師回憶道:「四支電警棍開始電擊我,我感到所擊之處,五臟六腑、渾身肌肉像自顧躲避似的在皮下急速跳躲。我痛苦得滿地打滾,當王姓頭目開始電擊我的生殖器時,我向他求饒過。我的求饒換來的是一片大笑和更加瘋狂的折磨。王姓頭目四次電擊我的生殖器,一邊電擊,一邊狂叫不止。」「接著,我被架著跪在地上,他們用牙簽捅我的生殖器。我至今無法用語言述清當時無助的痛苦與絕望。」

在高智晟律師被迫害10年之後,2015年「709」綁架了近300位律師,他們都曾擔任過法輪功修煉者的辯護律師。至今生死未卜的北京人權律師王全璋曾一度被傳出遭電刑,「⋯⋯頭頂樓上的房間裡,有人重重摔到地板上並輕哼一聲便沒了動靜,似乎是動用電刑的情形⋯⋯」。另外,一位被釋放的律師曾說,在非法密押期間,他聽過王全璋慘烈哭叫聲,擔心遭遇酷刑甚至成為殘疾。

北京人權女律師王宇則是七天七夜被戴著手銬腳鐐,五天五夜不讓睡覺致休克昏厥,連續一個月在狹小的空間、強制保持同一坐姿。

北京維權律師李和平曾經被24小時加戴「工字鏈」連續幾十天,還遭受2個月「包夾」:每天保持一種姿勢站立15小時以上,晚上睡覺必須大字型睡姿。若不符合「標準」,李和平就會被毆打、辱罵。關押不到兩年,出獄時李和平一頭黑髮變成了一頭白髮,從中年人變成了老年人。他弟弟李春富律師則被逼瘋,被取保候審後,精神處於恐懼之中,出現「迫害妄想」和暴力等異常行為。後來,李春富透露,自己被抓之前沒有高血壓,在看守所醫生說他是高血壓,天天給他吃藥。

至於吃藥,北京維權律師謝燕益曾撰文表示,幾乎所有709的受害者都被強制吃藥,他自己也被強迫吃了近兩個月的藥。現仍被關押的北京律師江天勇也表示自己被強迫吃不明藥丸。

除此之外,謝燕益被要求長時間坐小板凳、固定睡姿、被毆打,而令他最痛苦的是單獨囚禁。「在一個小房間裡,半年不見日光,也沒有任何可以讀的東西,除了坐在那矮凳子上,完全無事可做,這樣的環境可以逼瘋人的。」

湖南維權律師謝陽曾在敘述自己被酷刑中說道:「整個晚上輔警眼睛盯著我,不讓我睡覺。我一閉眼睛打盹,他們就推我、拍我、訓斥我,我就這樣被逼睜著眼睛到天亮。」這種熬鷹的方式持續了七天,謝陽還被要求每天坐「吊吊椅」(坐在腳不能著地、四五個塑料凳子叠加後的凳子上)20小時、被毆打、被煙熏。

對於那些本身就是法輪功修煉者的律師,中共的迫害更是無以復加。下面我們舉兩個例子,一位是被中共迫害致死的原廣州市公安管理幹部學院法律講師、二級警督、女律師趙萍;另一位是大連律師王永航。




左為被迫害致死的趙萍律師,右為王永航律師。

趙萍律師生前曾揭發中共對自己的迫害:「在失去自由的極度狹窄空間中,我每日二十四小時時時刻刻被專人夾控,隨時被匯報和禁止一舉一動、一言一行,不能與人說話,不能單獨洗衣服、沖涼,連如廁也在旁邊盯著,甚至自由走一步都不行。」「邪惡已瘋狂到毫無人性這一地步,連最基本生存權也剝奪。那天我已被罰站了一天一夜直到第二天上午10點沒上過廁所。」

王永航律師從2009到2016年冤獄7年。他揭露了2012年瀋陽第一監獄對他連續十三個晝夜「熬鷹」迫害:「被熬鷹的頭三天,他們沒有給我飯吃。好在饑餓不是最大的痛苦,最大的痛苦是幹渴和瞌睡⋯⋯有一天,內看守雜役趁其他人不在屋的時候,用拳頭猛擊我的腰部和兩肋,巨大的疼痛使我很快疼暈過去。」

「頭三天,他們押我出房間去了兩趟廁所大便。後來,這上廁所透透氣的福利也被取消了,小便每二十四小時允許一次,在凳子上解決。」「那個河南籍毒犯鄭傑,每次都要專門找那雙臭氣熏天的襪子(塞到我的嘴裡)⋯⋯本來襪子就臭,長期禁食、限制飲水使我嘴裡的味道比襪子強不了多少,再加上循環使用、襪子絨毛不斷往嘴裡掉,口腔乾燥導致吐都吐不掉,給我增加不少苦惱。」

對待替佛法修煉者辯護的律師如此,那麼又是如何對待信奉「真、善、忍」的佛法修煉者們呢?




中共不讓老百姓信神佛,讓信它這個邪靈。誰宣誓信它,誰就麻煩事了。

《九評》編輯部在巨著《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的第五章披露出江澤民在1999年幹的一件連宇宙邪惡勢力都震驚的事情。文章是這樣說的:

目前世人還無法估量中共這場迫害世人良知的罪惡運動給人類造成了怎樣的巨大損失。如果將來某一天,有人出來揭發,江澤民曾經利用軍警,把五百名法輪功修煉者集體投入某鋼廠鋼水沸騰的煉鋼爐,看著這些個只想修心向善,先他後我、無私無我的好人,走在道德昇華的神路上的真正好人,被鋼水活活燒死,五百個鮮活的人被上千度的鋼水灼燒每一寸肌膚和身體,直至從人間蒸發!真是這樣的話,大家會驚訝嗎?當然,也不用驚訝,江妖之邪、之惡就能到如此程度!能讓選擇利用它的邪魔都震驚!其毒勝於蛇蠍,罄南山之竹難述其滔天罪惡之萬一。以江澤民邪惡至極的本性,幹出這種肆行暴虐、人神共憤的事,只有人想象不出,而沒有它做不到的。

至今,迫害沒有停止,活摘佛法修煉者器官的罪行至今沒有停止。2018年6月9日、10日,上海合作組織峰會在青島召開。峰會前3個月,山東省各地「610」(迫害法輪功專職機構)就開始監控法輪功學員的正常出行,甚至非法關押他們。僅濰坊市,4月到5月期間,至少有156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4月份中共至少綁架了377名法輪功修煉者。

新華網今年6月30日首頁的圖片頻道,有一張圖片的題目是「信仰的力量」,指的是對中共的信仰。7月4日(美國國慶日),新華網頭版頭條的題目是「習近平:全黨努力把黨建設得更加堅強有力」

中共研發出激光步槍專對百姓,800米內讓人痛不欲生




中共研發激光步槍,專門用於針對抗議人群。這種步槍可在800米內讓人灼傷到痛不欲生,被指缺德。

2017年年底,十九大連任黨總書記的習近平說:「公平正義是我們黨追求的一個非常崇高的價值,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宗旨決定了我們必須追求公平正義,保護人民權益、伸張正義。」

2017年12月1日,在與外國政黨高層對話會,習近平說:「中國共產黨是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的黨,也是為人類進步事業而奮鬥的黨。……中國共產黨所做的一切,就是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為人類謀和平與發展。」

近日有一個被多個媒體報導的新聞,驗證了中共最高領導人讚美中共的說辭。

據香港《南華早報》、法新社和「中國數字時代」網站的報導,西安「中科中美激光科技有限公司」(ZKZM)為中共軍警專門研制出一款激光突擊步槍ZKZM-500,尺寸跟AK-47相似。重約3公斤,口徑15毫米,靠鋰電池供電,充電後可完成1000多次擊打。它射出的激光,可讓身處800米之外的人著火。

中共政府網站上的文件稱,這種武器是「非致命的」。單次發射不會殺死目標,但它能在射擊目標身上燒出一個洞,像手術刀一樣切割身體,使人痛不欲生,卻看不到作惡者是誰。文件建議,將其用於對付抗議人群。比如警方可以遠距離點燃抗議橫幅。還可以從遠程點燃抗議領袖的衣服或頭髮。

參與研發的人員透露說,這種激光步槍造成的「疼痛難以忍受」。

據報導,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ZKZM激光技術公司經理明確表示,該武器是為中共警方鎮壓抗議人群所專項研發的。有網友感嘆道:「造芯片不行,對付人民世界領先!」

由於ZKZM-500發射的激光不屬於可視光波段,發射過程中不僅肉眼看不到,而且不產生任何聲音。被攻擊者很難察覺攻擊來自哪裏,即使被攻擊,看上去也更像是意外。2018年中共國國際警用裝備博覽會上,就有廠商展示了一款警用「高能激光槍」。

據報導,ZKZM-500已經準備為軍隊和警方提供大面積生產。這豈不是在泄露中共即將滅亡前的恐懼與瘋狂嗎?!

重大決策終身責任制




十九大作完報告,習近平回到座位,與出賣國土的賣國賊江澤民微笑握手。回過頭來跟美國防部長馬蒂斯嚴正聲明:老祖宗的領土一寸也不能丟!外媒大嘩:習近平喜歡開國際玩笑!



新華網7月4日頭版頭條。

習近平曾在2014年警告那些「錯誤執行者」要小心今後拉清單,還一再告誡「重大決策終身責任制」。但是,近來沒聽到這個說法了。有人說,因為任期終身制了。過去習還曾對黨內幹部說:三尺頭上有神靈。現在也不提了,新華網著魔似的歌頌和鼓吹天滅的中共。

據新華網報導,7月3日至4日,習近平在全國黨組織工作會議上發表講話,強調「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我們黨一定要有新氣象新作為,關鍵是黨的建設新的偉大工程要開創新局面。偉大鬥爭、偉大工程、偉大事業、偉大夢想,其中起決定性作用的是黨的建設新的偉大工程。」

報導有一段非常值得關注:習近平強調,黨的力量來自組織。黨的全面領導、黨的全部工作要靠黨的堅強組織體系去實現。黨中央是大腦和中樞,黨中央必須有定於一尊、一錘定音的權威。黨的地方組織的根本任務是確保黨中央決策部署貫徹落實,有令即行、有禁即止。黨組在黨的組織體系中具有特殊地位,要貫徹落實黨中央和上級黨組織決策部署。

「一尊」習近平「一錘定音」大包大攬了?!(文/李子木)△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