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鎮江!你不鎮江,老天爺發威了(多圖)
 
華鎮江
 
2018-6-26
 



暴政往往因為一個火星兒就被滅亡!



鎮江維權退伍老兵被打的滿面披血!

【人民報消息】江澤民從九十年代初就到處尋找有能力的氣功師為他調病和算命,並且竄到各個寺廟要求祈福。由於擔心自己(蛤蟆)在蛇年意外斃命,2001年江耗資700萬,在西藏黃教寺院舉辦祈福延壽法會,邀請密教高僧誦經作法,僅黃金曼荼羅(壇城)就耗資 150萬。

另外,江澤民迷信到對「鎮江」這個地名和人名都特別嫌惡。例如,2000年12月有一位叫鄭鎮江的軍事戰略專家外逃美國,叛逃消息上報江澤民後,底下人說,沒想到江非常惱怒,說「要不惜一切代價將人找回來」,理由是「不能讓他在海外到處『鎮江』。」

2005年4月30日通車的潤揚大橋,是耗資五十億人民幣興建的一座橫跨長江連結鎮江與揚州的長江公路大橋,此懸索橋全長四千七百公尺。

潤揚大橋原名叫「鎮揚大橋」,因這座橋連結鎮江與揚州所得名,可揚州是江澤民出生地,江澤民一聽「鎮揚」就變了臉,這豈不是要鎮住他嗎?一急之下,有人想起取鎮江的古名「潤州」,將大橋定名為「潤揚大橋」,江澤民這才拍了板。

不過,據說江對於自己出生地河對面的「潤州」改名為「鎮江」,一直耿耿於懷又百思不解。所以鎮江市是江至死不肯去的地方。



歷史見證圖片,16年前,德國工人正在焊死江車隊經過的所有窨井蓋!

2002年4月,江澤民出訪德國時,曾用經濟利益要挾,命令德國把其車隊經過的兩旁人行道上所有窨井蓋都必須給焊死!為什麼?怕有刺客藏在那裏,準備刺殺江!

看了此新聞後,一位當地的德國老人驚呼:天哪,這個人一定做過很多壞事,才會這麼膽顫心驚。我們連想都不會想到那裏去!

這位德國老人當然想不到,如果不是《九評》編輯部在巨著《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的第五章披露出江澤民在1999年幹的一件連宇宙邪惡勢力都震驚的事情,沒有人會想到江澤民為什麼如此膽顫心驚。文章是這樣說的:

目前世人還無法估量中共這場迫害世人良知的罪惡運動給人類造成了怎樣的巨大損失。如果將來某一天,有人出來揭發,江澤民曾經利用軍警,把五百名法輪功修煉者集體投入某鋼廠鋼水沸騰的煉鋼爐,看著這些個只想修心向善,先他後我、無私無我的好人,走在道德昇華的神路上的真正好人,被鋼水活活燒死,五百個鮮活的人被上千度的鋼水灼燒每一寸肌膚和身體,直至從人間蒸發!真是這樣的話,大家會驚訝嗎?當然,也不用驚訝,江妖之邪、之惡就能到如此程度!能讓選擇利用它的邪魔都震驚!其毒勝於蛇蠍,罄南山之竹難述其滔天罪惡之萬一。以江澤民邪惡至極的本性,幹出這種肆行暴虐、人神共憤的事,只有人想象不出,而沒有它做不到的。

人不滅中共,天滅中共




中國共產黨亡
(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藏字石」風景區門票圖案)



2.7億歲的巨石崩裂驚現「中國共產黨亡」。

2002年6月,在貴州黔南州平塘縣掌布鄉桃坡村掌布河谷風景區發現了2.7億歲的「藏字石」,五百年前崩裂的巨石斷面內驚現六個排列整齊的大字「中國共產黨亡」,其中那個「亡」字突出的大。

崩裂的巨石沉睡了五百年,直到中共黨總書記江澤民1999年7月下達「名譽搞臭、經濟搞垮、肉體消滅」的命令,並開動國家機器全方位的迫害佛法修煉群體,才允許人在2002年發現這塊「藏字石」,宣告「天滅中共」。

2002年11月8日中共召開十六大,江澤民被迫交班給胡錦濤。據內部消息,十六大的常委分別去過貴州觀看那塊「藏字石」,都悄悄的去,悄悄的回。

2017年10月18日,中共召開十九大,江澤民坐在習近平的左手邊,依然是「黨和國家領導人」,三個半小時的發言後,習回座時首先與江微笑握手。

一個半月後,2017年12月1日,在政黨高層對話會上,習近平向與會的外國政黨領袖講話說:「中國共產黨是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的黨,也是為人類進步事業而奮鬥的黨。中國共產黨是世界上最大的政黨。我說過,大就要有大的樣子。中國共產黨所做的一切,就是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為人類謀和平與發展。」

暴政往往因為一個火星兒就被滅亡

殘暴政權有時看起來無比強大,似乎無法戰勝,但翻開歷史看看,往往滅亡起來非常簡單,甚至非常不可思議,說沒就沒了。

戈爾巴喬夫是蘇聯首位總統,同時也是蘇共最後一任總書記,而葉利欽是「蘇維埃聯盟」裡最大的加盟國領袖,蘇聯的首都就設在俄羅斯的莫斯科。當俄羅斯首位總統葉利欽宣布俄羅斯脫離「蘇維埃聯盟」時,蘇聯就等於解體,俄羅斯獨立了,那蘇聯連首都都沒有了。

1991年12月25日聖誕節是蘇聯解體的日子。那天,從1985年至1991年擔任蘇聯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的蘇聯共產黨的掘墓人戈爾巴喬夫正式辭職。同年最後一天(1991年12月31日),鑣刀斧頭旗在克裡姆林宮降下,宣布這個超級共產帝國壽終正寢,葉利欽成為俄國70多年來第一位非共產黨總統。

2006年12月底,葉利欽接受《俄羅斯報》專訪時,對於前蘇聯的解體是這樣說的:「那是必須要發生的歷史安排」,「這是一個已經被確定了的歷史過程,一個無法逃脫的過程」。葉利欽進一步解釋說:「我們都知道,亞歷山大帝國、羅馬帝國和奧斯曼帝國,這些歷史上的強大帝國,都無法逃脫自己的歷史命運,蘇聯也是一樣,它的解體已經被天定了」。

維權退伍老兵正在向鎮江市集結

維權在中國大陸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了,各級政府使用大量財力聘用警察、武警、特警以及黑社會份子,鎮壓維權者、冤民、小販也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了。退伍老兵維權也時不時的有報導。

近日,江蘇鎮江市發生了大事,退伍老兵正在向此地集結,支持被毆打拘押的鎮江上訪退伍軍人。


鎮壓老兵的現場總指揮倪斌!
6月21日,鎮江退伍老兵要求解決待遇。中共不但不解決他們的實際生活問題,23日凌晨鎮江政府出動特警和黑社會人員,抓捕老兵關押到當地中學校園,暴力毆打至曾經為中共賣命的上訪退伍軍人滿頭披血,並強迫他們寫「認罪書」。

僅僅4天就有五、六千各省市退伍老兵陸續集結到鎮江,而且全國各地的退伍老兵正在趕往鎮江。

有消息指,當局調動超過2萬警力攜帶重武器準備清場。當局同時動用各種監控手段,包括無人機,晝夜不停盤旋在退伍老兵抗議地上空。有鎮江居民同情退伍老兵持續抗議活動,給遭包圍的老兵送水、送糧。這讓剛剛悼念完六四死難者的人們預感到血腥風暴的再次來臨。

自由亞洲電臺報導,有證據顯示,官方調集配備裝甲車等重型裝備的武警部隊已到鎮江,當地警方還組織大批當地有黑勢力行政的年輕人,配備鐵棍和盾牌,準備參與政府的暴力「維穩」。

從部份視頻可見,許多老兵被特警打傷,還有許多老兵被逼跳入河中躲避特警棍棒。至今,前方大多數老兵的通訊遭到限制,也有部份老兵被抓進當地一間學校集中關押,等待遣返。

被抓老兵透露,他被拘留在鎮江中學30小時,警方不准他離開該中學,也不准他吃便當,上廁所都有2人相隨監視;另一名老兵則披露,他進醫院後,院方不准他出院,更超過兩天不讓他吃飯。

獨立畫家華湧轉發老兵微信群留言稱,老兵隊伍裡混進一些假冒老兵的維穩收集情報人員。鎮江老兵打電話給其它部隊的維權戰友:「我們這兒幹起來了,往這裏趕!」

酷似89六四的場面

美國之音25日報導,當地居民透露,23日凌晨,鎮江政府出動警察和黑社會份子抓捕關押老兵。

鎮江市民馬玉鳳稱,一些鎮江民眾自發為老兵送水送飯表示支持,她兩天前給露宿的老兵們送去了十多件禦寒的衣服褲子和一些雨具。一捆24瓶的礦泉水,還有送饅頭的,送吃的。你送來了,老兵就鼓掌,歡迎鎮江人民,感謝鎮江人民。都是群眾自發的。

全國各地的退伍老兵還在往這裏趕,但是各個車站、碼頭都在維穩,高速公路封掉了!也有聲稱是現役軍人的消息稱,「總參下令兩個師在城外待命」。

6月25日,有網友說,據說是今天四川老兵進入鎮江火車站。但是進不了市區,已經被封鎖。也有說市內老兵已被鎮壓,甚至有說血流成河。但垬(土共,暗指中共)封鎖信息一貫很厲害,具體情況誰也不知道。根據經驗,垬對老兵一定不僅僅是用錢解決。不管這些老兵怎麼喊擁護垬的口號,他們這種組織力量都會讓垬害怕,垬最怕的就是控制不了的組織結構。

據說五位陜西戰友幾天前趕到鎮江聲援被打老兵,但是鎮江當局派遣大批警察把他們押解到河南平頂山隔離起來!前往鎮江的四川老兵則被攔截在鄭州酒店,進行談判。部份退伍軍人趕到鎮江市人民醫院,看望被打老兵,遭特警武警攔截。

人不鎮江,天鎮江

另有老兵披露,此次鎮壓老兵的現場總指揮倪斌是鎮江市委副書記,兼鎮江政法委書記。他的電話是+8618806107288,倪斌下令不允許被圍困的老兵們吃飯、不允許外援老兵來送水,不允許被圍困老兵進衛生間。

現在,各地都在攔截退伍老兵,開往鎮江的火車停運,票也不賣了,網絡也封了,老兵裡面領頭的也被「穩控」了,當局可能認為軟硬兼施、離間分化,事態擴大的可能性就不大了。當局還認為,中共建政69年,雖然一路風雨飄搖,但也走過來了。

2017年十九大上,習近平提出新的「兩步走」,兩個「奮鬥十五年」規劃,提出到2035年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

2018年1至5月,新華社超過140次提到「中國製造2025」。言明在未來技術上與美國等國展開針鋒相對的競爭。但中共在實施過程中卻是通過赤裸裸的恐嚇、逼迫外企轉讓技術和利用打進去拉出來的手段盜竊西方國家的高精尖技術。這引起了西方社會的警覺。

5月28日,習近平在北京舉行的中國科學院、中國工程院院士大會上,隻字未提「中國製造2025」的字眼。6月5日以後這個提法在中共官媒上幾乎銷聲匿跡。

對外,中共喝涼水塞牙的日子已經開始了;對內,民怨沖天,鎮江退伍老兵維權,全國各地老兵前往支持,中共又用武力鎮壓。有位退伍老兵說:鎮江「事態擴大可能性不大,但是也不排除這個可能。」事態擴大不擴大,豈是人說了算?

為何全國的退伍老兵趕往鎮江維權?為何江澤民誓死不去鎮江市?為何「潤州」要改名為「鎮江」?這統統不是簡簡單單的事。人不鎮江,天滅共!




天有異象,人不治,天治!

根據北京市氣象臺最新消息,北京時間6月26日下午,出現冰火兩重天的極端天氣,順義等多個地區下起冰雹,同時還伴有暴雨、大風、雷電,造成部份地區電力通訊中斷,首都機場已取消127架次航班。但在朝陽等地卻是晴天高溫天氣。

一位網友說:「剛打電話聽我爸說,家裡下冰雹了,吹斷了一根電線桿,還停電了。我聽了一臉懵相,原來是真的,幸好沒事。」

還有網民說,朝陽區熱得要死,房山不僅滴雨未掉反而艷陽高照,國貿則晴空萬里。

據網民上傳的視頻顯示,冰雹未停,瞬間刮起7級大風,有大樹被攔腰折斷,還有建築物的鐵皮頂棚被吹翻,道路中間的隔離護欄大範圍被吹倒,玻璃窗被吹落。

《北京青年報》微博發佈消息稱,由於順義地區局部短時大風冰雹極端天氣,造成110千伏輸電線路兩基鐵塔倒塔故障,順義區後沙峪鎮、空港吉祥花園、李遂鎮、高麗營鎮二村和順沙路、李橋鎮北桃園村和盧各莊村停電。

大量網民微博留言說,「天有異象,必有冤情。掐指一算,鎮江!」「高溫、暴雨、冰雹、大風、雷電集齊了,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天打五雷轟嗎?!」

「中國共產黨亡」的前奏曲已經開始演奏了。(文/華鎮江)△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