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中共不許說的故事今天被川普關注(多圖)
 
瞿咫
 
2018-7-11
 



在成都市青羊區法院第六審判庭對法輪功學員莫善益的非法庭審上,審判長看過其父莫明學的辯護意見書後說:「寫得好!寫得好!有理有據,是合法的。」



今年5月,川普總統給馬振宇的妻子張玉華博士的親筆簽名回信照片。

【人民報消息】網上最近刊登了幾個新聞,都是與那個在中國大陸不能說的話題有關。這個話題目前已經驚動的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看過之後,發現這個話題真的值得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認真思考和召開會議研究一下了。

其中一個新聞是,2017年3月13日晚,一位法輪功修煉者在成都市講述法輪功真相時被警察綁架。這個新聞告訴讀者,說真話得坐牢。

另一個新聞是,一位南京法輪功修煉者馬振宇因為被懷疑給國家領導人寫信而於今年6月28日被中共當局判刑3年和罰款3萬元人民幣,他現居美國的妻子張玉華博士於是給總統川普寫信,竟然得到川普總統的親筆簽名回信和鼓勵。這個新聞告訴讀者,真法制假法制,事實會說話。

第三個新聞是,一位大連律師(後來修煉法輪功)沒替法輪功客人辯護時,大連市司法局2006年把他列為大連市十八個優秀法律服務工作者之一。替被迫害的法輪功客人上庭辯護,結果自己也被關進監獄,並連累了與他一起吃飯的13位法輪功修煉者,目前可證實的其中7位已經被迫害至死。

「610」至今依然站在法律的頭上

2017年3月13日晚,四川遂寧蓬溪縣的法輪功修煉者莫善益在成都市講述法輪功真相時被警察綁架。

2018年6月19日上午11點,已被非法關押了15個月的莫善益在成都市青羊區法院第六審判庭被非法庭審,由於辯護律師勸其認罪,被其父莫明學辭退,他自己親自上庭為36歲的兒子依法做了精采的無罪辯護。

莫明學首先說明,莫善益修煉法輪功是合法的。從法律角度看,法輪功從傳出到今天,都是合法的。即使是從1999年7月22日之後,修煉法輪功也是完全合法的。

「翻遍我國所有現行的法律法規,至今也找不到禁止公民修煉法輪功的明文規定。法無明文不為罪,莫善益修煉法輪功完全是合法的。」

莫明學舉證說,查禁法輪功出版物的通知已被廢除,莫善益擁有和發放法輪功數據都是合法的。

2011年的《國務院公報》第28期內容顯示,同年3月1日,中國新聞出版總署發佈了新聞出版總署令第50號,公布《新聞出版總署廢止第五批規範性檔的決定》,該決定明確廢止兩個1999年發佈的、對法輪功書籍的出版禁令:(1)第99項「關於重申有關法輪功出版物處理意見的通知」(新出圖[1999]933號);(2)第100項「關於查禁印刷法輪功類非法出版物,進一步加強出版物印刷管理的通知」(新出技[1999]989號)。

莫明學認為,從法律上講,即使沒有這一決定,擁有和發放法輪功書籍、數據也是合法的,何況現在查禁文件已明文廢除。

公民信仰自由受憲法保護,那麼,信仰自由必然包括傳播信仰的自由、發放信仰數據的自由。否則,那是假的信仰自由。

「莫善益修煉法輪功,發放法輪功數據,都是行使憲法賦予公民信仰自由的權利,是合法的。」

莫明學義正詞嚴地辯護道:「法輪功不是X教。」無論是從事實,還是從法律來看,法輪功都不是X教。莫善益修煉法輪功以後,身體更加健康,心地更加善良。「一個教人強身健體、修心養性的功法,何邪之有呢?」莫明學問。

列舉事實後,莫明學辯護道:「在國家相關部門認定的邪教名單中,根本沒有提到法輪功。」

當他列舉了公安部公通字【2000】39號和【2005】39號兩個文件認定的14種邪教名單中沒有法輪功時,這一刻好像整個法庭的空氣都凝固了。大家都靜靜地聽著莫明學的辯護,審判長、陪審員、公訴人都沒有打斷他的發言,也沒有提出任何反駁和質疑。

審判長看過辯護意見書後,走過來對莫明學說:「寫得好!寫得好!有理有據,是合法的。」

在最後的發言中,公訴人提及案子還是由「610」(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決定。因此,即使審判長對辯護雖連聲叫好,但最終法庭得聽命於「610」的,非法判莫善益坐牢三年六個月、罰款3,000元。

給國家領導人寄信被舉報




因為給國家領導人寫信,公安說要把馬振宇弄死在監獄裡。

2017年6月,南京市玄武區的一個快遞店向警方舉報,說有人在該店給6位國家領導人分別寄了6封信。給國家領導人寄信也違法?

於是,警方懷疑是原中國信息產業部南京第14研究所雷達總體組設計師馬振宇寄的,並對馬振宇進行跟蹤盯梢,然後於9月19日將馬振宇綁架到玄武區鎖金村派出所。南京國保警察高洪華還對馬振宇拳打腳踢。

南京市玄武區法院今年6月28日對馬振宇的判決書中稱,馬振宇給中共國家領導人寫了7封「為法輪功鳴冤叫屈」的信。給國家領導人寫信要坐監獄!還不止如此,南京市公安在2017年10月到南京市看守所給馬振宇送批捕通知書時,對他說:「這次就讓你死在裡邊啦!」

在去年9月得知丈夫馬振宇被中共當局劫持的消息後,旅居美國的張玉華就開始四處奔走,呼籲國際社會關注和幫助營救馬振宇。

張玉華會見過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政策高級專員和美國國務院官員,也多次致信美國總統川普請求幫助。

川普總統辦公室多次給張玉華回信,並且還打電話向張玉華詢問馬振宇的情況。

今年5月底,張玉華收到了帶有川普總統親筆簽名的回信,信的日期是5月18日,從華盛頓DC發出。

川普總統在信中寫到:「親愛的張博士,感謝您花費時間寫信……我們將繼續捍衛美國的價值觀,鼓勵那些為人類尊嚴而奮鬥的人們……」

一位網民貼帖子說:「兩位普通老百姓分別給中共領導人和美國總統各寫了一封信,那為何結局卻如此大相徑庭呢? 這,確實是值得我們深思的地方……」

律師為法輪功修煉者辯護坐牢7年,連累7人酷刑死亡

王永航,山東省莒南縣人。1993年考入大連鐵道學院(後更名為大連交通大學)機械工程系,1997年畢業後到大連機車廠工作。1999年通過全國律師資格考試後,起初擔任工廠法律顧問,2003年辭職成為執業律師。

為了解決案源問題,王永航曾於2005年利用週末時間在大連市圖書大廈一樓法律書籍銷售處設咨詢臺,為購書顧客提供免費咨詢。因此,大連市司法局2006年把王永航列為大連市十八個優秀法律服務工作者之一。但是,當王永航作為法輪功修煉者的辯護律師後,情況就全變了。

2008年春,大連法輪功修煉者王春彥被中山區法院庭審。在各種手續(授權委託書、律師所介紹信、律師出庭函)一應俱全的情況下,王永航剛步入法庭,該法院刑事庭女庭長就驚恐萬狀地尖叫著把他逐出法庭,收走他的相關手續後,並立即回辦公室打電話,揚言「我馬上讓司法局調查你」。她說到做到,幾天後,就有消息說司法局在調查王永航代理法輪功案件情況。

這個庭長違法剝奪了王永航的代理權,剝奪了當事人委託律師的權利,剝奪了當事人和律師的辯護權。完全沒有法律依據,就這麼荒唐!

2008年5月,遼寧省司法廳利用年檢之機無理由沒收了王永航的律師執業證。據說時任司法廳廳長張家成專程從瀋陽到大連,召集各方開會,研究怎樣「挽救」他,以消除他寫的訴冤文章給遼寧省司法廳和大連市司法局造成的「不良影響」。

律師協會的官員見面時說了這樣幾句話:「王律師,你寫的文章我們都看了,你說的都對啊,你提出的問題,政府無法面對啊。但是,你不要被法輪功利用啊。法輪功的那些老頭老太太我們不怕,我們在乎的是你這種懂法律的人。」這也就是為什麼中共2015年7月9日開始抓捕了近300名為法輪功辯護的律師。

接下來這位官員對他提出了要求,也就是談話的目的:第一,能不能象徵性地認個錯,聲明不應該在海外網站寫針對國家領導人(江澤民)的文章;第二,保證不要再在大紀元網站上發表文章。他們說,作為回報:第一,王永航可以拿回律師執業證;第二,在王永航今後的執業中,律師協會將給適當的照顧。

王永航向他們解釋寫文章的迫不得已,並表示不會違心地去認錯。第一次談話無果而終。

第二次談話是在大連市司法局,由副局長和律師公證處的處長參加。他說:「在監獄里根本不存在法輪功宣傳的被迫害問題,不信我可以安排你到大連市監獄去參觀,看看那裏的法輪功有沒有被迫害。」

2009年6月,法輪功學員叢日旭被甘井子區法院非法庭審,王永航與北京律師出庭辯護,當天即發現有人貼身跟蹤。據說對王永航的綁架來自周永康的秘密指令。

7月4日,王永航在朋友家吃午飯。因為天熱,家裡所有的門窗都是打開的,誰也想不到吃頓飯會招來橫禍。用餐快結束時,突然闖進來幾個身份不明的人,小聲嘀咕了一句「都別動,我們是大連市公安局的」。在場吃飯的14個人均被綁架。其中7人目前已知被迫害致死。

在綁架的過程中,王永航的腳受傷了,伴隨脹痛,右腳踝部慢慢隆起並由紅轉紫。當天下半夜,警察送王永航去看守所,被看守所驗傷後拒收。7月5日上午,他們拉王永航再去中心醫院在他腿上打上石膏,下午再次往看守所送,看守所起初仍然拒收。警察打電話溝通後,看守所違規將他收押。

王永航回憶說:看守所警察通知監室的犯人盯著我,不准我碰纏石膏板的繃帶。大約一個月後,腳後跟鉆心疼痛,恰好被提審,王永航解開繃帶,看到腳後跟皮膚潰爛,露出白色的骨頭。8月25日上午八點半,王永航被放到手術臺上。

王永航回憶說:2010年6月,應我家人的強烈要求,瀋陽第一監獄帶我到外面醫院看腳時,中國醫科大學附屬二院的一位須眉皆白的老教授看完片子,問過我在哪個醫院做的手術後,說了句話:「你們大連的醫生,水平簡直太高啦。」我聽出他的嘲弄,問他為什麼這麼說,他看看旁邊的警察,就不吱聲了。

2009年11月27日,沙河口區法院非法判王永航坐牢7年。他以絕食表達抗議,遭大連看守所警察灌食,並被戴背銬三十多小時。

在王永航被公安、檢察院、法院一審期間,兩位北京律師──蘭律師和張律師,不辭辛勞從北京到大連去了六趟要求會見,都被大連看守所非法拒絕。直到最後一次,大連中級法院為了核實他對上訴的態度,才勉強允許與律師見面。這也是他7年冤獄期間唯一一次和律師見面。

中共發起「在監獄內消滅法輪功」的運動

王永航回憶說:

二零一二年二月份起,瀋陽第一監獄發起「在監獄內消滅法輪功」運動,由監獄長王斌、副監獄長劉世剛具體負責轉化法輪功修煉者。當時獄方提出,煉法輪功的只有兩條路,「要麼死,要麼轉化。」所用的手段主要是長期剝奪睡眠、限制飲食。

當時我住在該監獄二號樓四樓,一監區一管區的郭春占長期在二樓的「警察談話室」被折磨,歷經九死一生,於2013年走出瀋陽第一監獄,因長期遭受迫害造成臟器衰竭,死於2015年4月30日。李尚詩在獄中死於2013年11月.據犯人稱,郭春占和李尚詩是瀋陽第一監獄遭受折磨最嚴重的兩個人。

2012年5月8日至21日,我被關押在監獄二號樓四樓的黑屋子裡連續熬鷹十三晝夜,5月22日被檢查出胸膜炎、胸腔積液。

2012年6月,我家人到監獄探視,發現我走路都得別人攙扶,追問原因。一監區二管區副監區長陳東陳東漫不經心地說了一句話:「這是媽媽打孩子。」

這個陳東,有一天逼我寫「悔過書」被我拒絕後,一邊往外走,一邊吵吵再讓人去把鐵凳子搬來繼續折磨我。這時,一個犯人待陳東走遠後對我說了這樣一句話:共產黨把你們這樣的人綁到老虎凳上的那一刻,就已經表明了這個黨的無能。

2012年8月,我被送往設有結核監區的鐵嶺監獄。這次在高戒備下共關押兩個月(6月25日至8月23日)。這60天裡,正是天熱的時候,沒洗過一次澡,沒洗過一次衣服,不允許洗臉、洗手、洗腳,上廁所不允許用手紙、只能用水沖,每天從早六點開始挺直腰板坐在大約五厘米寬的木板凳上,直至晚十點。夜間不允許如廁,經常有犯人憋不住尿在褥子上,晚上被褥鋪開,令人作嘔的尿騷味、臭腳味、汗味經宿不散。這次高戒備折磨,監獄逼我再次「轉化」後,送我到衛生所住院。

住院期間,遇見同樣出現肺結核症狀的盤錦法輪功學員李尚詩。李尚詩於2013年中秋節前離開醫院回到高戒備監區。臨走時他告訴醫生他咳痰帶血,但還是被要求出院了。大約兩個月後的一天下午,李尚詩因大量吐血被高戒備監區送到衛生所,當晚出外診後離世。

李尚詩是緊隨我之後被監獄最後一個實施轉化迫害的。他曾親口告訴我,高戒備監區和監獄教育處多次殘酷折磨他,數次使用熬鷹手段,最長的一次被連續熬鷹十七個晝夜。

李尚詩曾經被高戒備監區壞得出名的雜役犯人孫有才使用各種手段迫害。為了折磨被銬在老虎凳上的人,孫有才發明了一種陰損的手段:強行脫光人的褲子和內褲後,用刷廁所便池的硬毛刷刷人的肛門,待出血時,用辣椒油拌上清涼油(也可能是風油精,記不清了)塗抹在人肛門傷處,在別人的痛苦嚎叫中尋求刺激。

2014年底,在衛生所住院期間見到阜新法輪功學員高雨民,他從警時間長達29年,還做過國保警察,並於2002年親手綁架過阜新當地的法輪功學員。在接觸法輪功學員的過程中,他了解到法輪功是什麼,於是也走入法輪大法修煉群體。據網上消息,高雨民出獄時已被迫害成植物人狀態。

2014年底,碰到了哈爾濱法輪功修煉者劉占海,劉占海後來因絕食死於2014年底,據犯人稱,他死時吐得身上都是血。

中共新提法:國家機關首先是政治機關

7月12日新華網頭版頭條以《習近平對推進中央和國家機關黨的政治建設作出重要指示》為題報導說:習近平強調,中央和國家機關首先是政治機關,必須旗幟鮮明講政治,堅定不移加強黨的全面領導,堅持不懈推進黨的政治建設。希望中央和國家機關各級黨組織和廣大黨員幹部牢固樹立「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帶頭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在深入學習貫徹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上作表率,在始終同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上作表率,在堅決貫徹落實黨中央各項決策部署上作表率,建設讓黨中央放心、讓人民群眾滿意的模範機關。

這個中共不許說的內幕現在已經引起川普的關注,在世界越來越被歸正的時候,這個話題將擺到桌面上來,並且被解決。(文/瞿咫)△

(人民報首發)

部份資料來源:明慧網、大紀元、希望之聲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