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宇公開呼籲習近平不要埋葬自己(圖)
 
瞿咫
 
2018-6-14
 



左起:毛澤東、鄧小平、習近平。



羅宇公開呼籲習近平不要埋葬自己。

【人民報消息】羅宇是前解放軍總參謀長羅瑞卿大將的第二個兒子,小名羅猛猛。1944年10月18日出生於延安王家坪,1963年考入清華大學自動控制系。1988年授大校軍銜,1989年,時任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部裝備部航空裝備處處長的羅宇在出席法國航空展時,因不滿中共六四血腥鎮壓學生和百姓而逾期未歸,後憤而提出辭職。

羅宇在其回憶錄《告別總參謀部》中揭露1989年六四天安門大屠殺時說:開槍鎮壓學生的作戰命令起草好後,先送給中央軍委常務副主席楊尚昆,趙紫陽是第一副主席;楊尚昆要鄧小平先簽才肯簽,說:「先送鄧,鄧不簽,我不簽。」於是命令先送給鄧小平,讓鄧小平簽字後,楊尚昆加簽。第38集團軍軍長徐勤先拒絕執行命令的理由就是:軍委第一副主席趙紫陽沒有簽,軍令不全、不合法,不能執行。結果住院治病的徐勤先將軍被捕,判刑5年,至今雖然出獄多年,但依然受到監控。

徐勤先的司機曝光當年內幕

徐勤先當年的司機劉建國,1982年入伍,駐紮在河北的第38集團軍,1986年開始成為徐勤先軍長的駕駛員,直至1989年徐勤先被撤職。

2017年10月27日劉建國舉家成功出逃美國。因為他是抗命少將徐勤先的前司機,身份十分敏感。他說,由北京機場飛美時,舉家一度被扣。

劉建國在2018年2月初在美國首都華府接受自由亞洲電臺專訪,披露大陸軍中黑幕。

六四鎮壓前夕,中共軍方高級將領被召集表態支持動用武力鎮壓。但是有一個人反對,他就是時任第38軍軍長的徐勤先少將。

原新華社記者,歷史學家楊繼繩在《中國改革年代的政治鬥爭(修訂版)》中記載了徐勤先抗命的經過。當時徐勤先因患腎結石在北京軍區總醫院就醫,5月17號接到北京軍區開會通知。北京軍區副司令李來柱宣布中央軍委調兵戒嚴的命令,要軍長們當即表態。但徐勤先表示:「口頭命令我無法執行,需要書面命令。」李來柱於是要他給自己的政委打電話傳達命令,徐勤先致電政委後說:「我傳達了,我不參與,這事和我無關。」然後就回醫院。事後他對朋友表示:「寧肯殺頭也不能做歷史的罪人!」

劉建國透露,因為一份六四作戰計劃,他被軍隊、地方嚴密控制。他指,六四期間38軍的作戰計劃乃機密文件,保衛部門為防該份作戰計劃流落民間,甚至將他公配住房的內部裝修全部拆掉來搜查那份文件。

劉建國說:我是1982年10月份入伍,在38軍工作10年。89六四期間,我們軍長徐勤先拒絕執行高層的殺人計劃,受到了迫害。我因為一份作戰計劃丟失,受到牽連,長期受到打壓。92年年底,被以不適合部隊生活為由,提前退役了。1993年5月份到北京市民政局軍隊離休退休軍隊安置辦公室工作。

劉建國透露,北京戒嚴前,徐勤先在北京301醫院治病療養。六四鎮壓前,有一個上午,當時北京軍區參謀部作戰部的一班軍官,到醫院給徐勤先下達一個作戰命令。劉當時在門口迎候。他發現談話完畢後,這班軍人魚貫而出,與平時接待的感覺不一樣。

就徐勤先被解除軍職一幕,劉建國回憶,當天下午,有總政治部保衛部的一班人馬,未經事先通知就到了徐勤先的病房,客氣地通知徐將軍,38軍由其他人指揮,請首長(徐勤先)繼續在301治療養病。並口頭告訴在場沒有來得及回避的劉建國:小伙子,你可以收拾東西回部隊了,首長這邊不需要留人了。

從此,劉建國一直到現在沒有再見到徐勤先。

劉建國說,六四鎮壓期間,他還在首長車隊聽差,但已經不被信任和重用。38軍進京鎮壓任務完成後,部隊內部開始清洗。同時部隊懷疑,丟失了一份給徐勤先的軍事作戰命令,劉建國脫離不了關係。

劉建國透露,這份六四鎮壓的軍事作戰命令,證明部隊進京鎮壓是鐵的事實;同時,也可以清楚知道給部隊下達命令,並簽署的到底是誰?劉建國說,時任軍委副主席的楊尚昆乃該份作戰命令的簽署人。

他並說,軍長徐勤先抗命,引起38集團軍其他幾位軍黨委常委的嚴重不滿,甚至是憤怒。

領導層擔心徐勤先的抗命不遵,會成為38軍立功授獎的障礙;亦擔心往後的秋後算帳,會連累全軍將士。在天安門執行鎮壓任務期間,38軍也表現得比其它戒嚴部隊更狠、更殘忍。

劉建國說:軍長這事一出來以後呢,其他的集團軍首長對徐勤先並不是同情而是特別的惱火。因為好多人都感覺到會吃「瓜烙」(牽連拖累),等將來這事要追查起來,難免會受牽連。在38軍軍長徐被解除指揮權後,新的軍領導班子,顯示了堅決執行鎮壓作戰命令的決心和積極表現的決心。

就天安門清場與開槍的情況,劉建國回憶:清場部隊由112師的棒子隊開路,指揮官在脖子上別了個白毛巾,後面是手提衝鋒槍的戰士。

劉建國說:告訴執行任務的戰士們,看見別白毛巾的人嗎?那些都是軍首長,這次行動一定要表現一下自己,要不然就完蛋了,以後沒法說了。

羅宇寫公開信勸習近平不要埋葬自己

羅宇多次給習近平寫信,今年2月18日他又在香港蘋果日報上寫信說,中共是最大的禍害。(與習近平老弟商榷之二十七)

他寫道:習老弟,我們都曾經是低端人口,你不少於二十年,我也有十年。你現在驅趕低端人口,就是驅趕過去的我們。真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天天喊扶貧,自己鼻子底下的貧都不扶,把老百姓趕來趕去。大把錢卻撒到國外。

中國老百姓現在最恨的就是中國共產黨,因為黨天天說謊,因為黨墮落成只為極少數人謀利益的貪腐集團。你反貪反了五年,依靠的大員個個是巨貪;現在又要掃黑了,掃黑首先要問黑從哪來?共產黨來掃黑。以黑掃黑,能掃出什麼結果?現在中國的公檢法就是黑社會,殺人越貨。你掃黑,就是左手掃右手,右手掃左手,越掃越黑。

如果你真想為人民做點事,繼承習老叔的遺志,唯一的辦法是逐步有秩的民主化。用三、五年或再多點時間,從縣到省到中央,官由民選。貪官就無處藏身了。你引領中國這條大船駛入世界民主大潮,老百姓肯定擁護你。你現在並沒有得人心,因為你什麼也沒做。鄧小平靠否定文革,改革開放贏得人心,六四開槍又失了人心。江澤民靠悶聲發大財腐蝕了全黨,也擾亂了黨心。胡錦濤靠不折騰當了十年維持會長。我贊成你折騰,但要向民主的方向折騰,不能向專制的方向折騰。老百姓不關心你黨章怎麼寫,憲法怎麼改,老百姓關心的是衣食住行,是自己的錢別讓E租寶、泛亞騙走、在銀行的存款別讓盜國賊拿走。

6月12日,他又在香港蘋果日報發稿,題目是「習老弟,我不希望你被埋葬」。

文章說:今天的中國大陸在中共一黨獨裁的領導下,還拒絕進入現代文明,還沒有民主制度,所以危機四伏,社會矛盾日趨尖銳。鄧小平已經把馬克思、毛澤東的階級鬥爭論拋進了歷史垃圾堆。你又祭出馬克思,難道要重拾階級鬥爭?如果是,肯定要垮臺。吹捧你的人說你是當代馬克思,是高級黑。馬克思已被世界拋棄,那就是說你也要被世界拋棄。

中國現在的問題是沒有法治,從政治局到民營企業家,到一般老百姓,沒有一個人可以用憲法保護自己。你捉了這麼多人,沒有一個得到公平、公正、透明的審訊,不是說這些人是好人,而是整這些人的人比這些人還壞。中國社會矛盾越來越尖銳,就是因為你周圍沒幾個好人。

他最後寫道:「中美貿易戰,實質是美國挑頭,民主埋葬專制的意識形態之爭。民主世界要消滅共產主義,你紀念馬克思,就是宣言要搞共產主義,與民主世界對抗。中國現在沒有一點共產主義,只是專制體制。專制是民主的最大威脅,我不希望你被埋葬,我希望你引領中國這條大船駛入世界民主潮流。很多朋友說我癡人說夢。希望不是。」

問題是,習近平聽的進去嗎?他在吹捧和權力面前已經昏頭了,他與川普對抗,與站在神的身邊的人對抗,這就是在逆天而行。(文/瞿咫)△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