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心安处是吾乡"的故事(图)
 
秦顺天
 
2018-12-29
 



王巩历经九死一生,生活极其艰苦,情志不舒,物质匮乏,怎么还会「黑发如漆」、「面如红玉」?

【人民报消息】北宋的王巩是苏东坡的好朋友,字定国,号清虚居士,是北宋的诗人、画家,喜欢上书议论朝政。苏东坡由于写了一些发牢骚的奏折,被认定为讥讽朝廷,关在乌台审讯,这就是「乌台诗案」。

之后苏东坡被关入大牢,几个月后终逃杀身之祸,被贬黄州;王巩受牵连,被贬到更偏远的岭南宾州。大难临头,王巩遣散家人,不愿家眷随己到蛮荒送死,但家中一位名叫柔奴的歌女,毅然陪伴他共赴岭南,不离不弃。

岭南宾州就是今天的广西宾阳,当时却是极其荒凉潮湿的地方,所谓「瘴疠之地」,恶性疟疾流行,很多被贬岭南的人都病死无回。

五年之后,王巩奉旨得以北还,带着柔奴去黄州与老友苏东坡相聚。苏东坡见了他们,几乎没有认出,王巩居然比五年前还年轻,面色红润,神采焕发,性情更为豁达,没有一丝落魄的沧桑。而且,柔奴不仅没有因为岁月而憔悴,反而更显清丽,笑颜里好像还带着岭南梅花的清香。

苏东坡问柔奴,岭南的生活一定很艰苦吧?

柔奴淡然地笑说:「此心安处是吾乡。」

苏东坡大为叹赏,写下了《定风波.南海归赠王定国侍人寓娘》:

「常羡人间琢玉郎,天应乞与点酥娘。尽道清歌传皓齿,风起,雪飞炎海变清凉。

万里归来颜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王巩蛮荒归来反而面如红玉,此事并非虚传,在当时文人的书中也有同样记载。

其实王巩到了岭南宾州,历经九死一生,一个儿子死在那里,另一个儿子死于家中。名为「监宾州盐酒务」,实际他就是个卖盐卖酒的小商贩,生活极其艰苦。情志不舒,物质匮乏,愁都愁死了,怎么还会「黑发如漆」、「面如红玉」?王巩有什么保养的秘方?

当时就有人说他是修行的结果;在给苏东坡的信中,王巩确实也大谈道家长生之术,说自己在宾州修行。《素问.上古大真论》言:「精神内守,病安从来?」

中国古代养生家认为,防病治病的最佳良药就是调养精神、保持好的心态。可见正是修行使王巩不怨天尤人,对患难安之若素,劫后才青春焕发,气足神完。

二十岁就成名的苏东坡,后半生屡遭贬谪,一生娶了三个妻子也都早逝,晚年又有丧子之痛。从政四十年,三十三年是在被贬谪的异乡度过。

宦海沉浮,苏东坡也曾挣扎彷徨孤寂,拣尽寒枝不肯栖,也曾感叹「何时忘却营营」。被贬黄州时,人生的顺逆在他看来也无风雨也无晴;再贬惠州,他把所有的困厄愁苦都变成了甜蜜,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三贬海南,他发出「九死南荒吾不恨」的心志。

苏东坡一次比一次被贬谪的更偏远,黄州、惠州、儋州,三个被贬谪之地最后竟成了苏东坡引以为功业的地方:「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

白居易有诗云:「无论海角于天涯,大抵心安即是家。」如果内心安定,即便困于伤心之地,也如同身在故乡了。△

(有删减)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