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教授演讲被删全文 网民忧向松祚安全(多图/视频)
 
——金融专家说真话:四十年未有之大变局
 
张目
 
2018-12-18
 



敢说真话的金融专家、人大教授向松祚先生。



搜狐网刊登了人大教授向松祚先生的演讲视频。



点击进去,出来的是这个网页,2秒钟后就自动跳到搜狐网首页。

【人民报消息】在中共非法建政近70年的神州大地,有一种人最容易网红,就是说实话、说真话的人,无论是哪一个阶层的人,站在哪一个角度上说话的人。只要你敢开口,中共一定给你机会让你网红。

2018年12月15日,华泰期货与华泰长城资本联合主办的「2019年衍生品市场年会」在上海召开。著名经济学家、国际金融战略专家向松祚在大会上从宏观经济角度对2018年经济进行了分析,并对2019年经济新形势进行展望。他的这个演讲,被放到网上,结果不到一天就被删除了,一位网友急叫:「我还没来得及下载呢!」

就这么一下子,网警把向松祚给网红了,好在有人第一时间下载了,于是迅速流传开来,从国内网红到国外,从金融领域网红到各个领域。这是个网红的时代,时代造英雄,时代也造网红。

网上是这么介绍向松祚的:著名经济学家,国际金融战略专家,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教授,国际货币研究所理事兼副所长,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应用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中国农业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国际货币金融机构官方论坛(OMFIF)顾问委员会副主席,中国民生研究院特约研究员。

向松祚毕业院校:中国人民大学。师从「欧元之父」、199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蒙代尔。是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杰出校友,纳斯达克上市公司华友世纪创始人之一。

53岁的向松祚教授有着一大堆头衔,都不是虚的,看视频,他确实不愧是一位研究员,他是用数字说话的,所以他说的大家都信服。

他的演讲最重要的部份是点明了中美的贸易战不是经济问题,是价值观的问题。价值观的问题就是体制问题,就是要不要中共专政的问题,中共还能走多远的问题。这就是为什么向松祚教授的演讲视频一上网,马上被中共网警给拿下。

在他的演讲视频下,有不少留言,有网友写道:「有良心的学者在中共一贯撒谎的媒体迫害下难以立足,人民喜欢您向松祚同志。」「好,有骨气说真话的中国知识份子。」

看了网上的几份文稿,都不全,下面是本人听打下来的文稿,基本是逐字逐句的。

人大教授向松祚大实话演讲全文:


40年未有之大变局





人大教授向松祚正在说真话!这在中国大陆现在是稀罕物!

我希望在座的每一位校友,每一位企业家,我们大家一起来反思,就是这两个字「反思」。

今年中国经济的下行,谁都知道。2018年马上就要过去,2019年马上就要到来。2018年可以说是非比寻常,发生了太多太多的大事,但是最主要是经济的下行,经济下行到什么程度呢?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是6.5%。

昨天一个非常重要的机构的研究小组他们的内部发出报告,他们根据国家统计局的分享的数据,他们测算今年中国经济的成长,有两种测算,一种测算是到目前为止1.67%,另外一种测算是负的,今年中国经济增长是负(值)的。当然我们不在这里讨论这个测算是正确还是不正确,我们相信哪个数据,我不讲。

今年中国有三件事情,我们没有想到,或者是我们有严重的误判。

中美贸易战。中美贸易战,我们有没有误判?我们有没有低估?现在中美贸易战大半年过去,快一年过去,我们回忆一下年初我们主流媒体的言论:什么中美贸易战美国人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中国必胜;什么中国要打下去,大打大赢、中打中赢、小打小赢。这不是我们主流媒体的声音吗?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判断?

到目前为止我们对中美贸易摩擦、对中美贸易战的形势的判断,我想是仍然有很大的误区,值得我们去深刻的反思。

第二个,导致我们经济下行的是什么呢?为什么民营企业在2018年遭受重创 。

我们看看各种数据,民间的投资,民营企业的投资大幅放缓?为什么出现这样的情况?民营企业家的信心为什么遭受重创?

到了11月1号,国家领导人专门召开会议,如此高调的,有人说是现在经济不行了,又来开始讨好民营企业。我们有没有反思,从年初开始,各种言论甚嚣尘上,什么要消灭私有制、什么暂时不消灭以后再消灭、什么民营企业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该退场了、什么所有的民营企业都要交给职工了,高调学习马克思、高调学习共产党宣言。共产党宣言中的一句话是什么?消灭私有制。

那么,如此高调学习马克思、如此高调的学习共产党宣言,给民营企业家传递什么信号?

所以中国经济的下行,中国经济面临的压力,包括中美贸易摩擦,中美贸易战的日益的恶化。我们要反思呀。我们要反思我们做错了什么?我们要反思我们面向未来,要真正的提振中国经济,要真正的让中国经济能够持续稳定的增长。我们应该做什么?

也许我讲的观点大家不同意。各位校友你们可以批评。在今天这个论坛上,我希望我的讲话结束以后,你们的心情非常的沉重。

为什么我希望你们的心情非常沉重呢?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主要是自己的问题,我们的问题实在是太多。我认为我们的很多东西现在讲的是轻描淡写,轻描淡写。

总书记在11月1日讲了6个问题,这6个问题我最关心的是第6个,我们可以思考一下,在一个法制稍微健全的国家,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国家,不用说企业家,我们这些普通老百姓的人身和财产安全不是也应该得到妥善的保障吗?

改革开放搞了40周年,现在竟然由总书记专门来提保障企业家的人身和财产安全,可见我们的法制、可见我们的社会治理、国家治理的问题多么的……(向松祚正慷慨激昂,到了这里,停顿了一下,明显的斟酌了一下,然后慎重的选了一个词)严峻啊。

那么,中国经济面向未来有着六个内部的挑战,是需要我们深刻的反思、深刻的思考的。这六大方面的挑战,由于时间关系不可能一一跟大家讲。每位同学和每位校友大家都应该值得思考。(屏幕上出现的字幕:包括比如避免经济增长出现急剧的、断崖式的减速;如何避免系统性金融危机;如何缓解贫富差距日益恶化的局面等等。)

那么,除了内部之外,外部还有三个巨大的挑战,首先是中美的贸易摩擦、中美的贸易战。实际上现在的中美摩擦、中美贸易战已经不是贸易战,不是经济战,是中美两国之间价值观的严重的冲突,可以完全肯定地说,中美关系现在走在一个十字路口,中美关系现在面临巨大的历史的考验,怎么办?我想现在还没有找到一个真正妥善解决的办法,坦率地说。

最近大家注意到,华为的CEO孟晚舟在温哥华被扣。这两天CNN、BBC等都在报道。美国盟国全面围堵华为,这说明什么?这不是简单的经济和贸易的问题呀。所以我们过去有一句话:中国经济增长的战略机遇期。那么现在这个战略机遇期还存不存在?我个人认为现在战略机遇期的这个问题值得反思,我个人觉得我们现在的国际的战略机遇期正在快速的消退。

那么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我们怎么办呢?什么叫国际的战略机遇期?就是:过去的国际规则对我们比较有利,技术、资金、人才对我们相对开放,市场对我们相对开放。

这就是为什么今天我跟各位校友交流的题目叫:40年未有之大变局。40年未有之大变局,这个大变局是内外的大变局。

我们有没有真正的想明白,有没有真正的想清楚,那当然我们现在短期的问题是所谓的经济下行,这里面有大量的数据我不说了,大家看看10月份的数据,11月份的数据还没有出来啊,几乎是全线的下行,无论是我们从社会消费、到汽车消费、到房地产的消费,大家看看出口。谁说中美贸易战对我们没有影响?谁说打大贸易战,我们是大打大赢,中打中赢,小打小赢呢?!年初4、5月份喊这些话的人现在到哪儿去了?现在这些人出来讲一讲啊?

所以我们对形势的判断,我们对国际形势的判断为什么我们会出错?为什么我们会有误判?大家看看这些数据(大屏幕上展示出一张数据走向图)。

那么我们这个经济下行当然是一个长期的下行,这本来是没有太大问题的。但是大家注意到,我们的经济下行过程里面,我们现在是消费和第三产业现在占到GDP增长的78.5%。按照我们官方的说法,这是好事。说经济转型已经取得成功。过去我们依靠投资、依靠出口,现在是已经在依靠消费和第三产业。听起来好像有道理,但是大家要看到,在我们这样的一个国家,投资大幅度的放缓,依靠消费,我们还能够维持经济的稳定吗?还能够维持经济的稳定吗?!

我想,消费现在对经济的增长贡献,按照官方的说法达到78.5%,这本身一方面可能是一个好消息,但是更重要可能是一个不好的消息。看看这个投资,最重要的是我们的这个消费还能够支撑经济快速的增长吗?

过去改革开放40年我们有过五次的消费浪潮,第1次是解决温饱,第2次新三大件,第3次兴趣消费,第4次是汽车,第5次房地产。但现在这样的5次消费浪潮,大家已经看到,基本上都已经处在尾声。

「汽车的消费在大幅下降,房地产的消费也在大幅度下降,所以我们现在就面临一个巨大的问题,这就是政治局会议提出的六个『稳』(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 」

网友调侃说这是轻轻的六个「吻」,其实不止六个「稳」,再多给你三个「稳」:稳汇率、稳储备、稳房价。显然大家可以看到现在这几个稳是很难稳的。目前看来,稳汇率、稳储备问题不大。外资,基本上稳定。但是大家可以看投资、出口、房价、股市、就业,怎么能稳呢?

所以,为什么我今天跟大家分享的观念是要反思,我们一起要反思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出现这样的情况我们正确的对策到底是什么?在经济下行的同时是金融风险,金融风险的大幅的……,影子银行急剧的萎缩。有的媒体说,央行行长出来认错,央行行长出来说了:以前政策考虑不周,缺乏协调,执行偏离,强监管效应叠加,导致信用紧缩。

这当然是重要原因,但其实这并非是最深层次原因。

我们看到我们的职业融资市场,债券融资也好,股票融资也好,2018年都是被腰斩,更多的是违约。

企业债的违约,10月份之前的前三季度,企业债的违约已经超过1000亿,按官方的数据企业债的违约今年会超过1200亿,还有大量企业的破产。

企业的破产,按照曹德旺的说法,现在的企业是成千的倒下,国有企业也倒下,渤海钢铁是我们伟大的世界500强,这个企业倒下,它的负债率达到1920亿,实际上它的负债率可能达到2800亿。

地方债务,地方债务现在是金融市场非常非常大的麻烦,实际金额到底多少?国家审计说是17.8万亿。而人大财经委副主任贺铿说40万亿还不止,超过40万亿,而且没有一个地方政府想还债的。

(中共在国际上大耍流氓,今年的APEC会议就是一景。小的们在国内有样学样。这岂不是中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那么在这样的一个大的背景下,还有股市的下跌。金先生好像是说股市的春天要来了,是吧,那么大家听一听股市的春天会不会来,我认为春天还早着呢。大家可以看一看,这个股市的下跌只有1929年华尔街的崩盘可以与此相提并论。(演讲屏幕上的数据显示,83支股票跌去90%以上,1018支股票跌去80%以上,2125支股票跌去70%以上,3150支股票被腰斩。)

华尔街的股市崩盘了十年,不就是全部的股票被腰斩嘛,大多数股票跌到80%,跌去90%。你看看今天的我们,那么我们今天需要反思的一个问题是,股市之痛。到底痛在哪里呢?

有人骂证监会、骂刘主席,骂这骂那,我认为是骂错了对象。监管政策不合适、监管政策可能不到位,股市的政策面不到位可能是重要原因,但不是关键原因。

看看我们的利润结构,中国的上市公司说白了不赚钱嘛。三千多家上市公司这么一点利润谁拿走了?银行板块和房地产两个板块拿走全部利润的三分之二。1444家中小板的上市公司,创业板上市公司的利润比不上一个半工商银行,这样的股市它怎么可能成为牛市呢?!我们买股票主要是买公司的利润,企业的利润能不能赚钱嘛,不是靠消息操作,是吧。

我最近看了一份报告,对比了中国的公司和美国公司的盈利的情况,美国上市公司盈利超过百亿美金、数十亿美金的,那个数之不尽。中国的科技企业、制造企业有几家是利润能够超过百亿美金的?只有一家,但是没上市。你们知道是谁(指华为)。

那这说明了什么?耶鲁大学教授罗伯特·希勒说:股市短期不是经济的晴雨表,但是长期一定是。我们的股市如此糟糕,只能说明中国经济实力相当麻烦。

股市的春天在哪里呢?我认为信心还是没有恢复吧。

10月19号、20号连续出台了那么多条的政策,刘鹤副总理、我们的校友,甚至亲自牵头喊话,那个话喊的够好啊,现在怎么样?上个礼拜五又跌破2600,始终在2600左右,要死不活,股市的春天什么时候到来?

房地产,房地产是不容乐观的。这个话题,我的(演讲)时间快到了,我不讲了。大家把这个数据(指大屏幕上显示的数据)你们拍下来。

那么从这个意义来讲,我们的金融风险,为什么叫三大攻坚战?从这个意义上,大家知道,中国经济的下行,说到底是我们过去的扩张模式、增长的方式、发展的这种思维有重大问题。什么问题?即「脱实向虚」。都玩虚的,都玩虚的。

就是前任央行行长周小川讲的,现在我们金融风险是什么?隐蔽性、复杂性、突发性、传染性、危害性、结构失衡问题突出、违法违规现象重生,既要防止黑天鹅又要防止灰犀牛。

有一个记者问周行长:周行长,你说的黑天鹅在哪里,黑天鹅是哪几个?周行长笑而不答。

黑天鹅在你身边飞你看不见。灰犀牛呢?灰犀牛随时发生。P2P是不是黑天鹅?那么多融资骗局是不是黑天鹅?区块链、法币圈是不是黑天鹅?房地产就是最大的灰犀牛。所以我们这种脱实向虚,在中国的表现那是太多了,我这里(屏幕所展示的)列了10个表现,总之就是套利呗。

去年在全国金融会议上,总书记和总理严厉的批评了中国的金融业,说你们是自娱自乐,脱实向虚,金融乱象丛生,触目惊心,都是用的最高级的词儿啊。

然后,除了金融套利以外,大量的企业拿了钱去干嘛?不是去搞主业,干么去了?我们的上市公司是没钱吗?

(向松祚指着屏幕)这是官方的数据啊,权威记录的数据,过去十年IPO净增9万多亿,差不多百分之四十拿去干嘛?拿去炒股市、炒期货、参股金融公司,并没有拿去搞主业,这上市公司能好吗?所以股权质押现在要爆仓、要完蛋。

作为一个经济学者的角度,我是反对政府去救的。股权质押要爆仓就该爆仓,干嘛要救呀?你为什么要把股权质押去搞别的东西呢?股权质押的负债你拿去干嘛去了?

我也认识不少上市公司的老板,坦率地说,相当一些股权质押的资金都没有拿去真正搞主业,都去玩虚的。还有很多的各种戏,我们上市公司买理财、买房子,官方公布的数据,我们上市公司投机性买房,就是一万多亿、两万个亿啊。

所以,中国经济全部都是玩虚的、全部都是靠杠杆加杠杆。

2019年开始,中国就走上了这个不归路。杠杆率急剧的飙升。我们现在企业的杠杆率是美国的平均的杠杆率的三倍、日本的两倍. 企业的负债率、非金融企业负债率是全球最高,那房地产就更不用说了。

所以,我把这些数据分享给大家,我们的反思是不是有一个结论啊,是不是有一个结论啊?好,三年一度燕归来,现在又来了,现在又来了。怎么办呢?

现在经济下行压力绝对巨大,怎么办?(政府)又把老一套拿出来了,老一套:货币政策宽松,信贷政策激进,财政政策宽松,资本政策激进。

但是,我要问一个问题,在座的各位都是我们人大商学院的校友,刚才高校的书记讲,人大商学院这么牛,在座的各位都有独立的思考能力。那你们思考一下,这些政策行吗?这些政策能够解决中国的根本问题吗?

我们今年的货币政策不是不宽松,今年我们释放四万亿流动性,对冲中期贷款便利后,实际净释放2.3万亿。2.3万亿乘以货币乘数就是十几万亿。

然后信贷政策射出三支箭。第一支箭是贷款,第二支箭发债,第三支箭解决股权积压。

还有更奇葩的。完成「一二五」的目标(强迫银行向民营企业贷款),我们最近到珠江三角洲调研,地方的人说,地方政府的官员把银行行长找过去开会,说「你们(指民企)要求跟哪些银行贷款?」这不又是胡闹嘛。 这是不是胡闹!

所以我们现在的问题大家要反思,我们这样的政策能够解决我们深层次的问题吗?

然后再就是要求债转股。资本市场,这个政策出台那么多条,我看不是真正管用吧。出台那么多条,两个月了吧?(2018年) 10月19号到现在,两个月了,能管用吗?这难道不值得我们去认真反思,我们到底经济的问题在哪里?所以,我的基本结论,我反思的结论是什么?

我反思的结论是,中国经济的问题已经不是速度的问题,数量的问题,它是一个质量的问题。这些问题靠信货激进、货币宽松等政策能解决吗?

在座的都是企业家,各位都是我们商学院的校友。你们去思考,这些问题靠什么信货激进、货币宽松能解决吗?能解决吗?而且,信贷和货币的短期调整无法从根本上解决上述不平衡、不充分发展的问题。

我们仍然没有跳出旧的政策框架的思维方式,能否转型成功关键是看民营企业的活力、关键是看政策能否激发企业家的创新活力。 玩信贷、玩信贷我们玩了这么多年了,现在的这些麻烦不就是玩信贷、玩货币玩出来的吗?!房价玩的这么高。

民营企业真正面对的核心问题不是融资难、融资贵。融资难、融资贵当然也有这方面的问题,但根本问题是什么?害怕政策的不确定性、害怕政府不守信用。

国务院领导人在常委会上明确讲中国最不守信用的是谁?最不守信用的是政府,
所以现在要把一些政府列为老赖(皮)。解决企业相互拖欠的问题,首先是要解决政府拖欠企业的问题,国有企业拖欠民营企业,大的民营企业拖欠小的民营企业。

三大成本的持续上涨,所以减税降负是首要的诉求,在这个大的背景下,我的基本结论是短期的货币信贷政策根本解决不了问题。

中国的经济要真正地、持续地、稳定地增长,走出今天面临的困境,必须要实施三项实质性的改革。这三项改革就是税改、政改、国改。(字幕上出现:1,改革税收体制。2,改革政府体制。3,改革国家治理体系。4,改革教育科研体系。)减税降负,必须要把政府机构精简,人员大幅裁掉。政府要精简,政府开支下降,就必须政治体制改革

北京大学的周其仁教授说,中国最大的问题是社会治理成本太高。

所以这三改,税改、政改、国改。国改就是国家政治体制的改革,当然还有一项是教育,科研教育、科研体制的改革。

据说啊,后天,要召开纪念经济改革开放40周年的隆重大会。我们衷心的期待,在这个大会上能够吹响进一步深化改革的号角。我们拭目以待,能不能在这些改革方面有突破性的进展,如果没有,我最后的结论是,中国经济将陷入相当长期的非常非常困难的境地。(演讲完)

网友评论:

* 归根结底就是体制问题。

* 它们本来就是作死的节奏。继续。

* 我担心向松祚很快要被消失了。敢说真话才是真爱国!

* 正因为讲真话,所以讲话被和谐不让传!

* 演讲的结尾说得好。

* 中共已经无可救药,太晚了。什么改都无效的。

*「这三项改革就是税改、政改、国改。」每一项都等于要中共的命。所以,都不可能发生。中共自己完蛋不说,还要拉着14亿中国人陪葬。

* 这位教授要小心了。说出中共经济的真相,可能成为里通外国的罪名。(文/张目)△



向松祚教授的演讲点明了中美的贸易战不是经济问题,是价值观的问题。价值观的问题就是体制问题。这就是为什么向松祚教授的演讲视频一上网,马上被中共网警给拿下。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