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业务在邓小平死后坐上江火箭(多图)
 
吴莱
 
2018-12-23
 



左起:被保释在加拿大家中等待美国引渡的中共女谍孟晚舟;江家白手套华为公司老总、孟晚舟之父任正非;被中共灭口的美籍高级科技间谍张首晟。



12月18日下午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在东莞新园区与来自十几家国际媒体的记者举行媒体圆桌,自说自话。

【人民报消息】12月1日,应美国的要求,华为的江家白手套任正非的女儿、华为副总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美加有引渡条约。同一天,偷窃美国最新科技给中共的美籍华人科技间谍张首晟被江泽民家派人灭口,原因是怕他当孟晚舟案的证人。在此之前,55岁的张首晟已经被FBI约谈了几次,他已经暴露,那么就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自杀他杀,一条是抛弃家人,逃到中国大陆。

如果孟晚舟没有被捕,江家兴许能给身在美国的张首晟少许考虑的时间,孟晚舟被捕了,张首晟的路就由江家来决定了。

江家让华为出来自说自话

在张首晟被灭口三周之后,上海媒体、江家控制的观察者网12月22日以《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与十几家国际媒体问答实录:「让事实说话」》为题,报道说: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12月18日在华为位于东莞的园区召开了一次国际媒体新闻会。华为本次召集、邀请了《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美联社、法新社、彭博等13家欧美媒体及日本《日本经济新闻》、韩国《中央日报》。

间谍公司「华为」召开国际媒体新闻会由轮值董事长出面,而不是江家白手套任正非出面已经说明他成了一个麻烦。

现场有记者提问:美国政府把华为看为风险,您怎么看?

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说:当涉及安全指控时,最好是让事实说话。事实是华为在安全方面的记录是清白的。

在采访中,胡厚崑表示「对于安全指控,最好是让事实说话。」「事实是:华为一直保持着良好的网络安全记录,30年来没有发生过严重的网络安全事件。」同时,胡厚崑也强调了华为在5G领域技术创新和市场领先。

看这个新闻一定要先搞搞清楚,华为所说的「网络安全」是不是我们所认知的「网络安全」?不是,绝对不是。

胡厚崑所说的「30年来没有发生过严重的网络安全事件」是说用华为产品的客户30年来基本没有被外来黑客侵入过。我们采取相信的态度,因为世界共知,只有中共的黑客去骇客他国。

原因有二,其一:文明社会不干侵入偷窃这种龌龊事,人家没有的技术自己开发,而不是偷人家的,更不会偷完还得便宜卖乖,说什么「(改革开放)40年来取得的成就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更不是别人恩赐施舍的,而是全党全国各族人民用勤劳、智慧、勇气干出来的!我们用几十年时间走完了发达国家几百年走过的工业化历程。」

其二:人家美国等国不需要、也不会去蓝金黄其它政府政要和大公司关键要员,当然就不会去盗取他国的要人名单和资料。

另外,华为轮值老总亲口证实,没人去骇客使用华为产品的国家和企业。

胡厚崑说:「最近由第三方独立评估机构CFI颁布的报告也显示,华为设备运行的稳定性和可靠性连续三年远远高于行业的水平」,这恰恰说明黑客都是来自中共官方的技术间谍部门。

日本政府12月10日将华为和中兴通讯的产品排除出政府采购清单,理由是确保不会在网络设备中被植入窃取、破坏和干扰信息系统等恶意功能。日媒此前引述来自政府官员的消息披露,日本政府拆开华为设备,意外发现了「多余零件」。

12月7日(周五),《读卖新闻》、富士电视台等日本媒体就已经从日本政府消息人士口中得到了日本政府因担心发生情报泄漏以及遭到网络攻击,决定不采购华为与中兴的通讯产品的消息。

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在记者会上明确解释说,不购买植入窃取、破坏信息和干扰信息系统等恶意功能的设备极其重要。

12月9日,日媒《产经新闻》报导说,有确切信息透露,华为董事长任正非早年在中共的军队中,接受的训练就是搜集情报。

12月10日,日本政府正式将华为和中兴通讯的产品从政府内部的采购清单上排除,随后,日本三大手机运营商也跟进,将华为与中兴的产品排除出通信设备采购清单。

前几年还有一个非洲国家的新闻,记不得具体是哪一年了,曝光此事的职员说,晚上回办公室完成自己的工作后准备返家,从办公室出来,隔着玻璃窗惊异发现已经关机的电脑设备自动启动了!

这位职员赶快返回去,看见电脑在无人操作的情况下正下载文件,并传送到中国大陆。这套设备是中共援助的。这种援助叫什么?「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所以,美国及其盟国不是因为华为设备的本身质量而抵制,是因为中共售出或送出的是危害他国安全的间谍设备!这样盗取其它国家的政府和商业机密多方便啊,手拿把掐!按照毛泽东的话说,「这是玻璃瓶子里面押宝!」

华为副总、女谍孟晚舟在加拿大被保释回家后,华为轮值董事长找来一帮主流媒体的记者在东莞举行媒体圆桌,大谈什么华为设备安全,不会被骇客云云,纯粹扯臊!

任正非的第一桶金来历不明

华为有四个轮值董事长,四个轮值董事长上面还有一位权利在握的不需要轮值的华为公司創始人兼总裁,下面还有一位不需要轮值的副董事长、任正非的大女儿兼接班人孟晚舟。这个公司结构很耐人深思。

维基百科的词条「任正非」里面注明需要「编辑」,确实需要知情人去编辑。例如任正非的第一桶金是如何来的,怎么发达起来的。目前的资料牛头不对马嘴。

任正非前后有三任妻子,孟军(前妻)、姚玲(前妻)、苏薇(现任)。第一任妻子孟军生了孟晚舟(女)和任平(儿)。姚玲生下姚安娜(小女儿)。苏薇还没有孩子。

报道说,后两任妻子皆为任正非的秘书。也就是和薄熙来他妈妈一样,是秘书上位。

但是,有人在维基百科里介绍说:任正非,1980年前后,与妻子孟军离异。集资21,000元人民币创立华为公司,1987年又在任正非妻子的父亲(当时的四川省副省长)孟东波协助下获得巨量国企订单。

这就非常奇怪了,1987年任正非与孟军已经离婚7年,秘书姚玲早已经上位,孟东波会协助抛弃女儿另寻新欢的男人获得巨量国企订单吗?另外,一个副省长也没有那么大的能量。

华为业务在邓小平死后坐上江火箭

维基百科里介绍说:任正非1988年担任华为公司总裁,至今。

12年后,各位朋友请注意,12年后的「2000年,任正非被美国《福布斯》杂志评选为中国50富豪第3位。个人财产估计为5亿美元。2011年,任正非以11亿美元首次进入福布斯富豪榜,排名全球第1056名,中国第92名。」

12月18日,参加完华为在东莞新园区召开的国际媒体新闻会之后,英国《金融时报》记者引述一位华为前高管的话,报道说:「第一个十年(1987年到1997年)生意平淡,然后公司就象疯了一样迅速腾飞。人们怀疑肯定是发生了什么有助于公司生意的事情,但即使在公司内部这也是个谜。」

如果注意到1997年这个时间点,就会知道华为的生意是江家的生意。为什么这样说?

1989年六四前的5月份,时任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被选中代替赵紫阳当上中共总书记。后来邓小平要改革开放,江不同意,差点被撤掉,吓的魂飞魄散。


1997年邓小平去世,江在致追悼辞时喜极而泣。
1997年2月邓婆婆去世,江泽民头上的「紧箍咒」终于被解除,江在致追悼辞时喜极而泣。

从这一天开始,江终于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怎么干就怎么干。一天,江泽民想寻找点刺激,于是当即提拔了7个上将。江还有一个月提拔500名将军的记录。老将军说:我们这条街上遇到的将军比修鞋匠还多!

华为的生意在邓小平死后象疯了一样的迅速腾飞,真的毫不奇怪。

解开王健和张首晟之死的钥匙

生意平淡了整整10年,但在邓死后仅仅3年,2000年,任正非就被美国《福布斯》杂志评选为中国50富豪第3位。个人财产估计为5亿美元。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2011年,任正非以11亿美元首次进入福布斯富豪榜,排名全球第1056名,中国第92名。而任正非才持股10%!那持股90%的是谁?

12月15日,著名经济学家、国际金融战略专家向松祚在「2019年衍生品市场年会」上进行了广受好评的演讲。其中他不点名的说到了华为:「我最近看了一份报告,对比了中国的公司和美国公司的盈利的情况,美国上市公司盈利超过百亿美金、数十亿美金的,那个数之不尽。中国的科技企业、制造企业有几家是利润能够超过百亿美金的?只有一家,但是没上市。你们知道是谁。」

上市公司股权必须要透明,海航上市了,股权算不算透明?贯君是谁?为什么持股那么多?王健埋怨了几句,为什么被灭口?为什么持股人退出海航或死了之后,股权必须全部交回给海航?交回海航之后,各位股东并没有增持,例如王健死了,股票被「海航」收回。按照海航规定,死一个股东交一份股权,都死了,百分之百股权就是海航的。

海航不是个具体的人,仅仅是一个公司的名字,这个公司背后一定有一个真正的拥有者在操控一切。那么「海航」财富的真正拥有者是谁呢?这应该就是解开海航王健之死和张首晟在华为孟晚舟被抓当天被灭口的解密钥匙。

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在12月18日的国际记者会上解释说:华为「是一家来自中国的公司,并不是一家上市公司,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可以做到同样的透明度。我们在这方面也做出了很多的努力,很早就公布了我们公司的股权结构,让所有的人都知道华为是一家由员工持股的民营企业。」

所有的人都知道华为不是一家由员工持股的民营企业,连任正非也只是江泽民家的白手套。江泽民的长子江绵恒去美国留学时就告诉同学,父亲给他的家训是「闷声大发财」。

另外,华为还造出「轮值董事长」这个位置来,目地就是让每一个「轮值董事长」都不能掌握公司的全部情况。从这个角度来说,一脸苦相的任正非和他的女儿孟晚舟就有可能在必要时被灭口,因为他们知道的和参与的内情太多了。

下面是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在12月18日的国际记者会上的部份答记者问。

此次媒体圆桌纪实

1、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记者杨元(Yang Yuan音译)提问:

之前孟女士在加拿大被捕,我们也看到了路透社的报告,说Skycom是华为的子公司,华为通过Skycom将美国的技术给伊朗的客户。我们也从报道上发现孟女士也是Skycom的董事会成员,而且Skycom员工自称是华为的员工,您能不能澄清一下华为和Skycom的关系,以及Skycom在伊朗的活动吗?

胡厚崑是这样回避的:我相信最近发生的这件事大家很关心的,但是很遗憾,由于这件事情已经进入了司法处理的程序,在这里我不会对个案做任何更多的评价。

2、财富(Fortune)记者埃蒙· 巴雷特(Eamon Barrett)提问:

很多政府提出了关于华为的担心,我们在这个背景下也注意到去年中国通过了《国家情报法》,其中要求行业和公司配合国家情报工作,您刚才提到在过去华为并没有受到任何政府的要求进行这些渗透或者间谍的活动。但是如果中国政府以后找到华为,要求华为做这些事情,有哪些法律依据华为可以说不吗?

记者提出的这是个很要命的问题,2017年中共非法政权通过了《国家情报法》,居然要求行业和公司配合政府去搞其它国家的技术和商业情报。这不就是命令人去当间谍吗?你不肯,你就是违法,你就是叛国!那么胡厚崑是如何回答的呢?

胡厚崑:在中国也特别强调了所有部门是要依法执法。作为华为来讲,我们会严格的依法来处理这样的问题。

什么意思呢?胡厚崑的回答非常明确,就是执行中共的《国家情报法》,继续当间谍公司。

3、法新社(法新社)记者瑞安(Ryan mcmorrowm)问:孟女士被加拿大逮捕之后,中国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理由也逮捕了两名加拿大人士,中国表态这不是报复,绝大多数的独立分析人士的观点这就是报复,您对于两名加拿大人在中国被逮捕有什么评论?

胡厚崑:我对此没有评论。(文/吴莱) △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