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一年存3万 儿赏主播50天败光(图)
 
2017-1-9
 



看着手机游戏消费单,许文永有些无奈。



妈妈在一旁教育,小明仍盯着手机。

【人民报消息】(人民报记者楼刚综合报导)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现在各种各样的骗子何其多,而且老少都骗。这里就有一个案例,叫为人父母的情何以堪?

据 《钱江晚报》2016年12月11日报导,大洋路是丽水市区的一条繁华大街,中段有一条二十米长的小巷,巷子的一端是高楼林立的繁华大街,另一端则是斑驳陈旧的农民房。

43岁许文永租住在一间农民房的地下室。前些日子,他一直猫在地下室到处打电话求人,目的是想要回他的血汗钱,因为他14岁的儿子小明,从2016年10月7日至11月27日,花了30,770元打赏5名为其代玩「酷跑」手机游戏的网络游戏主播,直至刷到储蓄卡只剩下1.5毛才停止这场疯狂的游戏。

储蓄卡被盗刷 拉出两米多长消费单

43岁许文永是福建南平人,39岁的妻子刘邦英是丽水庆元人。许文永幼时贪玩遭遇不测,右手被削去3根手指,干农活多有不便,生活仅够温饱。为了让家人过上好一点的日子,也想让儿子小明接受更好的教育,6年前,许文永携妻带子来到丽水。

这对夫妻肯吃苦,找了一份三班制的工作。为了省钱,一家人租住在地下室。

过去这一年,夫妻俩勒紧裤腰带过日子。许文永的工资用于日常开销,刘邦英的工资卡里则存着积蓄,到11月,总算攒下了30,770元。

没想到,11月29日,刘邦英到银行取钱办事,发现帐上只剩下1.5毛。急疯了的她给许文永打电话,两人请银行工作人员拉出消费单,竟足足有两米多长,上面的记录全是支付给「深圳市财付通科技有限公司」。经过咨询,发现这是一家游戏公司的支付账号。

是谁把钱用掉了?许文永想到天天捧着手机玩游戏的儿子小明。

打赏游戏主播 曾一天用掉2,997元

小明已经上初二了,当爸爸质问他钱的去处时,他马上承认,是被自己拿去打赏网络游戏主播了。他之前看到妈妈取过钱,偷偷记住储蓄卡密码。这个行为已经为偷窃做准备了。

钱是怎么花掉的?从2013年起,小明就在妈妈的手机上玩起一款名为「天天酷跑」的游戏,之后通过QQ联系上游戏主播。主播不断教他一些游戏技巧,还时不时嘲笑他「玩得太差」,这让小明觉得「自己很LOW」。

主播告诉小明,只要他打赏,就可以帮他代玩,保证让他的游戏人物变得「高大上」。

2016年10月7日,记下储蓄卡密码的小明第一次打赏游戏主播57元。主播为小明代玩,游戏里的人物果然越跑越快,小明打赏的欲望越来越强烈,仅仅两个小时就打赏了800多元。之后的日子里,又有4名网络游戏主播帮他代玩。

最疯狂的一天是10月22日,小明在2个小时内打赏21次,花费2,997元……直到11月27日,储蓄卡刷到只剩1.5毛,他才无奈地停手。

无独有偶,2016年7月26日,据《石家庄日报》报导,有一个12岁孩子半个月打赏主播3万多元,父母只是外来务工人员,每天起早贪黑在学校饭堂卖面条,维持生计。

小儿子花了3万多元打赏主播,大儿子想追回打赏金,误打了诈骗电话以为是主播热线,又被骗了5,000元。这两个孩子的父母,44岁的外来务工者赵国辉和妻子愁眉不展。省吃俭用攒下的5万余元存款,接连两次损失了近4万元。

网络游戏的设计者就不善,就是以骗钱为目的,那么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沉迷于网络游戏的人,不管是大人或是小孩都很难从这样的游戏中自拔?因为整个社会都在堕落,人没有了正确的人生导向,活一天算一天,你不入这个陷阱就入那个陷阱。

主播知道玩家是中学生 应可追回花费

对于许文永来说,他现在最关心的是被儿子花掉的这笔钱能不能追回。「是网络游戏主播不断诱惑着我不懂事的娃,他们骗未成年人太不厚道了,我一定要讨回我的血汗钱。」许文永很气愤,他说不排除会到法院起诉这些主播。

记者在采访时了解到,小明是通过QQ和公司5名主播联系上的。记者翻看小明与多个主播的聊天记录发现,对方知道小明还是个学生,而且知道他是用妈妈的手机账号登录游戏。

律师表示,因为小明是未成年人,即便和游戏网站有过注册合约,但这个合约是无效的,小明的家长也有权追回打赏主播的全部损失。

穷人家被宠坏的孩子

一个14岁的孩子,为什么频频给游戏主播打赏?据悉,在直播平台上打赏主播,小明能时不时收到平台从杭州西湖区一个地址给他寄来东西,有水杯、文化衫等等。

「他们能和我联系,我以为他们是真朋友。」小明说,父母上班忙,根本没时间管他。他和现实中的小伙伴成绩都不好,不受重视,所以他经常只能一个人玩,「只有游戏才能让我快乐」。这是个典型的穷人家被宠坏的孩子。

在许文永夫妇看来,他们已经为儿子付出一切,但是他们连「付出一切」的真正概念是什么都不知道。

「怎么不管了?我们都疼他的。」刘邦英带着哭腔说,虽然夫妻俩收入不高,但在儿子身上很舍得花钱,「每天至少20元零花钱,不管他买什么,就是想让他开心点。」「每天三班,我们也坚持回来做晚饭,怕他在学校吃得不好,晚上要给他做顿荤菜。」

即使这一次,儿子花光了家里一年的积蓄,他们也没打孩子。「自己养的,舍不得。再说这孩子倔,朝他发狠,说不定他会离家出走。」这对父母亲以为自己在爱孩子,其实是在害孩子。这样宠大的孩子只能是个废物。

「还玩不玩游戏了?还玩不玩游戏了……」许文永一遍一遍地问儿子。

小明却默不作声,低着头,死死盯着手机屏幕,不响应。

「没办法的。」许文永又退让了一步,「只要他不玩花钱的游戏就行。」

许文永夫妻俩也都是文革之后出生长大的,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五千年民族传统文化是什么,应该如何做人,更不知道如何教育子女,所以这个遭遇不是他一家的悲哀,而是民族的悲哀。

那么专家是怎么指导的呢?记者是这样记录专家的话:这件事主要责任是家长。首先,家长要完善自己的支付系统,密码等信息最好不要告诉孩子。因为孩子的网络安全意识比较薄弱,可能还分不清打赏和爸爸银行卡的关系。第二,对于这类视频或游戏,孩子的自制力还达不到自发去控制,需要家长帮其培养一些比较健康的兴趣爱好。

专家把责任推给家长,却不敢说这是整个社会道德和国家制度缺失的问题,更不敢说政府自己都烂成一滩泥,如何担负起教育国人的责任。所以每每看到专家的评论时都有隔靴搔痒的感觉。

古人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从一滴水可以看到大海的状况。我们从这个新闻中看到了民族的未来实在堪忧。△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