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一年存3萬 兒賞主播50天敗光(圖)
 
2017-1-9
 



看著手機遊戲消費單,許文永有些無奈。



媽媽在一旁教育,小明仍盯著手機。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記者樓剛綜合報導)世風日下,人心不古。現在各種各樣的騙子何其多,而且老少都騙。這裏就有一個案例,叫為人父母的情何以堪?

據 《錢江晚報》2016年12月11日報導,大洋路是麗水市區的一條繁華大街,中段有一條二十米長的小巷,巷子的一端是高樓林立的繁華大街,另一端則是斑駁陳舊的農民房。

43歲許文永租住在一間農民房的地下室。前些日子,他一直貓在地下室到處打電話求人,目的是想要回他的血汗錢,因為他14歲的兒子小明,從2016年10月7日至11月27日,花了30,770元打賞5名為其代玩「酷跑」手機遊戲的網絡遊戲主播,直至刷到儲蓄卡只剩下1.5毛才停止這場瘋狂的遊戲。

儲蓄卡被盜刷 拉出兩米多長消費單

43歲許文永是福建南平人,39歲的妻子劉邦英是麗水慶元人。許文永幼時貪玩遭遇不測,右手被削去3根手指,幹農活多有不便,生活僅夠溫飽。為了讓家人過上好一點的日子,也想讓兒子小明接受更好的教育,6年前,許文永攜妻帶子來到麗水。

這對夫妻肯吃苦,找了一份三班制的工作。為了省錢,一家人租住在地下室。

過去這一年,夫妻倆勒緊褲腰帶過日子。許文永的工資用於日常開銷,劉邦英的工資卡裡則存著積蓄,到11月,總算攢下了30,770元。

沒想到,11月29日,劉邦英到銀行取錢辦事,發現帳上只剩下1.5毛。急瘋了的她給許文永打電話,兩人請銀行工作人員拉出消費單,竟足足有兩米多長,上面的記錄全是支付給「深圳市財付通科技有限公司」。經過咨詢,發現這是一家遊戲公司的支付賬號。

是誰把錢用掉了?許文永想到天天捧著手機玩遊戲的兒子小明。

打賞遊戲主播 曾一天用掉2,997元

小明已經上初二了,當爸爸質問他錢的去處時,他馬上承認,是被自己拿去打賞網絡遊戲主播了。他之前看到媽媽取過錢,偷偷記住儲蓄卡密碼。這個行為已經為偷竊做準備了。

錢是怎麼花掉的?從2013年起,小明就在媽媽的手機上玩起一款名為「天天酷跑」的遊戲,之後通過QQ聯繫上游戲主播。主播不斷教他一些遊戲技巧,還時不時嘲笑他「玩得太差」,這讓小明覺得「自己很LOW」。

主播告訴小明,只要他打賞,就可以幫他代玩,保證讓他的遊戲人物變得「高大上」。

2016年10月7日,記下儲蓄卡密碼的小明第一次打賞遊戲主播57元。主播為小明代玩,遊戲裡的人物果然越跑越快,小明打賞的欲望越來越強烈,僅僅兩個小時就打賞了800多元。之後的日子裡,又有4名網絡遊戲主播幫他代玩。

最瘋狂的一天是10月22日,小明在2個小時內打賞21次,花費2,997元……直到11月27日,儲蓄卡刷到只剩1.5毛,他才無奈地停手。

無獨有偶,2016年7月26日,據《石家莊日報》報導,有一個12歲孩子半個月打賞主播3萬多元,父母只是外來務工人員,每天起早貪黑在學校飯堂賣麵條,維持生計。

小兒子花了3萬多元打賞主播,大兒子想追回打賞金,誤打了詐騙電話以為是主播熱線,又被騙了5,000元。這兩個孩子的父母,44歲的外來務工者趙國輝和妻子愁眉不展。省吃儉用攢下的5萬餘元存款,接連兩次損失了近4萬元。

網絡遊戲的設計者就不善,就是以騙錢為目的,那麼為什麼會有那麼多沉迷於網絡遊戲的人,不管是大人或是小孩都很難從這樣的遊戲中自拔?因為整個社會都在墮落,人沒有了正確的人生導向,活一天算一天,你不入這個陷阱就入那個陷阱。

主播知道玩家是中學生 應可追回花費

對於許文永來說,他現在最關心的是被兒子花掉的這筆錢能不能追回。「是網絡遊戲主播不斷誘惑著我不懂事的娃,他們騙未成年人太不厚道了,我一定要討回我的血汗錢。」許文永很氣憤,他說不排除會到法院起訴這些主播。

記者在採訪時了解到,小明是通過QQ和公司5名主播聯繫上的。記者翻看小明與多個主播的聊天記錄發現,對方知道小明還是個學生,而且知道他是用媽媽的手機賬號登錄遊戲。

律師表示,因為小明是未成年人,即便和遊戲網站有過註冊合約,但這個合約是無效的,小明的家長也有權追回打賞主播的全部損失。

窮人家被寵壞的孩子

一個14歲的孩子,為什麼頻頻給遊戲主播打賞?據悉,在直播平臺上打賞主播,小明能時不時收到平臺從杭州西湖區一個地址給他寄來東西,有水杯、文化衫等等。

「他們能和我聯繫,我以為他們是真朋友。」小明說,父母上班忙,根本沒時間管他。他和現實中的小夥伴成績都不好,不受重視,所以他經常只能一個人玩,「只有遊戲才能讓我快樂」。這是個典型的窮人家被寵壞的孩子。

在許文永夫婦看來,他們已經為兒子付出一切,但是他們連「付出一切」的真正概念是什麼都不知道。

「怎麼不管了?我們都疼他的。」劉邦英帶著哭腔說,雖然夫妻倆收入不高,但在兒子身上很捨得花錢,「每天至少20元零花錢,不管他買什麼,就是想讓他開心點。」「每天三班,我們也堅持回來做晚飯,怕他在學校吃得不好,晚上要給他做頓葷菜。」

即使這一次,兒子花光了家裡一年的積蓄,他們也沒打孩子。「自己養的,捨不得。再說這孩子倔,朝他發狠,說不定他會離家出走。」這對父母親以為自己在愛孩子,其實是在害孩子。這樣寵大的孩子只能是個廢物。

「還玩不玩遊戲了?還玩不玩遊戲了……」許文永一遍一遍地問兒子。

小明卻默不作聲,低著頭,死死盯著手機屏幕,不響應。

「沒辦法的。」許文永又退讓了一步,「只要他不玩花錢的遊戲就行。」

許文永夫妻倆也都是文革之後出生長大的,連他們自己都不知道五千年民族傳統文化是什麼,應該如何做人,更不知道如何教育子女,所以這個遭遇不是他一家的悲哀,而是民族的悲哀。

那麼專家是怎麼指導的呢?記者是這樣記錄專家的話:這件事主要責任是家長。首先,家長要完善自己的支付系統,密碼等信息最好不要告訴孩子。因為孩子的網絡安全意識比較薄弱,可能還分不清打賞和爸爸銀行卡的關係。第二,對於這類視頻或遊戲,孩子的自制力還達不到自發去控制,需要家長幫其培養一些比較健康的興趣愛好。

專家把責任推給家長,卻不敢說這是整個社會道德和國家製度缺失的問題,更不敢說政府自己都爛成一灘泥,如何擔負起教育國人的責任。所以每每看到專家的評論時都有隔靴搔癢的感覺。

古人說,「十年樹木,百年樹人」。從一滴水可以看到大海的狀況。我們從這個新聞中看到了民族的未來實在堪憂。△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