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遙“三陪”陪成“全國最敬業公務員”(圖)
 
池墨
 
2010-6-22
 
【人民報消息】2010年6月18日,央視《新聞1+1》播出“山西平遙年公務接待10萬人門票收入損失1200萬”。而對於平遙的官員來說,他們戲稱自己是全國最敬業的一批公務員,因為對他們來說,不存在所謂的節假日。舉個例子來說,在過去的三天端午節假日期間,平遙接待了1.2萬遊客,其中的六分之一,也就是兩千多人,是由平遙的官員在陪同的。人要陪,錢更要花,因為他們進行的工作是所謂的公務接待。他們都需要平遙縣政府公務接待,具體說就是要免票包吃、包住,甚至還要陪同遊覽,禮物相送。



山西平遙古城。

陪吃陪遊陪花錢,平遙官員變成了官場“三陪”,其背後,見證了權力的失範。由於缺乏對權力的有效監督,讓權力失去了應有的約束,於是權為己用,心為己想,利為己謀。腐敗總是和權力相伴,權力總是為腐敗放行。在生活中,一些官員利用自己手中的權力,為自己及家人、朋友謀點“福利”也就變得很容易很正常。比如在平遙接待的六分之一遊客中,兩千多人是由平遙的官員負責陪同的。顯然,這些遊客都大有來頭,是平遙官員惹不起或者不願意得罪的。

那麼,哪些遊客是平遙官員不敢或不願意得罪的呢?用《成都商報》記者李建軍的話來說:第一,是上級領導及其隨從。第二,是領導的親戚朋友,這些人,雖然不是領導,但勝似領導,接待不好,同樣擔心會給自己穿小鞋。說白了,平遙官員“三陪” 的是權力比自己更大的上級領導,看來,“官大一級壓死人”在任何時代都適用。

平遙官員“接待”業務繁忙,一方面見證了當地旅遊業的發達,旅遊前景看好,另一方面,官員變“三陪”,甚至將官員陪成了“全國最敬業的一批公務員”,也見證了官場的公款玩樂風氣嚴重。那些前來旅遊的官員及其家屬好友,坐的是公車,花的是公款,吃的是公務招待,不但不花一分錢旅遊,而且還能“零成本購物”,因此,他們也就樂此不彼。而平遙官員為了能拉近與領導的距離,搞好與上級的關係,為自己的仕途鋪好道路,或者為了不給自己“添麻煩”,對上級來人是“誓陪到底,能陪盡陪,不遺餘力”,甚至把自己弄成了“全國最敬業的公務員”,平遙官員的這種敬業精神讓人“敬佩”!

平遙官員變成“三陪”,同樣樂此不彼,其原因一方面是不敢得罪上級,另一方面,也有自己的“小九九”:反正陪吃、陪玩花的不是自己的錢,最多搭上點時間,說不定還能搭車為自己搞點“福利”,從中抽取點“利潤”也未可知。另外,利用“三陪 ”的機會,還可以與上級聯絡感情,或者讓領導夫人“吹吹枕邊風”,說不准,“三陪”也能陪出政績,陪出能力,今後得到提拔升遷也未可知。

權力一失範,官員變“三陪”。美國前總統小布什曾經說過,“人類千萬年的歷史,最為珍貴的不是令人炫目的科技,不是大師們浩瀚的經典著作,不是政客們天花亂墜的演講,而是實現了對統治者馴服,實現了把他們關在籠子裡的夢想”。這個“籠子 ”,就是對權力的有效監督和約束,有了這個“籠子”,官員就不敢也不能越雷池半步。然而,在我們的生活中,權力並沒有得到真正約束,官員們依仗手中的權力,是為所欲為,想幹什麼就幹什麼,想怎麼幹就怎麼幹,比如,想去旅遊,就打著考察的旗號,想去購物,就搞公務接待。

平遙官員硬是將自己陪成了“全國最敬業的公務員”,人們不禁要問這裏面究竟隱藏著多少貓膩,平遙官員公務接待的又都是哪些人?

──轉自作者博客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