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地毯上 倒下或屹立(圖)
 
華明
 
2010-6-20
 
【人民報消息】迎賓紅地毯、免費的山珍海味、警車開道、當地官員前呼後擁……在中國受到皇帝般的待遇,令外商及外國政要受寵若驚之余,紛紛態度轉向,不再指責中共侵犯人權。然而此“人民大會堂紅地毯效應”並非所向披靡……

西方VIP:皇帝般待遇

“中國之行是我一生中最大的榮幸,”美國一家私人倉儲公司經理米勒(Steven Miller)隨商隊到北京訪問後,這樣描述,“受到的待遇如同國王一般,紅地毯,免費的山珍海味,當地官員們前呼後應。”米勒的朋友興高采烈地告訴《新紀元》記者。

加拿大溫哥華前市長蘇利文(Sam Sullivan)也感動地說:“當我去中國,他們對待我就像一個皇帝。而我們沒有紅地毯的傳統,所以我感到很尷尬。”他對《溫哥華太陽報》說,溫哥華根本沒有預算或對等的奢華接待。而在中國,每個城市的市政府中,幾乎每個主要官員都有自己招待客人的飯廳和廚師。

加拿大穆迪港市長特瑞索利尼(Joe Trasolini)表示,他多年前到北京,受到熱情款待,會見了該市市長,所有旅行費用都由對方支付。之後再到中國,雖然自己支付旅行費,但受到不同市政官員的款待,上午只開二至三小時會議,然後是數不清的觀光旅遊,豪華宴會。

這種待遇,普通人在一生中都難以遇到。可是在當今中國,這已成了各地政府接待西方政要和商家及名人的一般規格。有幾人能不為之受寵若驚?

有知情人說,這些西方政要走過“紅地毯”後,對異議人士及法輪功等團體受迫害問題的態度大變,從指責中共侵犯人權到說出“中共是個值得尊重的政權”。

過去幾年,連著三任渥太華市長都親自簽發“法輪大法日”褒獎令,褒獎法輪大法修煉者在社區的貢獻。但現任市長拉瑞.奧博萊(Larry O'Brien)最近商務訪華歸來,態度大變,稱“已經做了承諾”而拒絕簽發,不過遭到反對,六月九日市議會一致通過褒獎法輪功團體的動議。

馬英九父親愛國熱情被利用

今年二月,馬英九在探視高齡九十歲的詩人周夢蝶時,首度坦承父親馬鶴淩期望中國統一。可實際上,馬鶴淩愛國理念很強,期待大一統中華,早為人所知。曾為蔣介石侍衛官的馬鶴淩既不貪財也不貪色。從他對孩子德行“九思”,形體“九如”的教育,以及馬家祖訓“黃金非寶書為寶,萬事皆空善不空”可見一斑。

中共當局多次邀請生前的馬鶴淩訪問中國,給予高規格的“紅地毯”接待,一下飛機就有民政部、統戰部、教育部等中央五個部委的高級官員環繞著,並特意安排他到各地發表了數十場“愛國”演講,贈畫題詩,好不熱鬧。

一位雲南大學的學生說,當局安排他們聽馬鶴淩演講是作為“政治”任務,去聽演講的學生不能隨意提問,提問的學生必須要迎合馬父的理念,投其所好,讓馬父“感慨不已”。中共擺出認同馬鶴淩理念的姿態,取得“共鳴”,再利用他做遊說,勸說國民黨高層訪問大陸,在臺灣掀起一股政要“訪問潮”。

官媒則報導,“臺灣各政黨領袖紛紛回應胡錦濤總書記的‘四點意見’到大陸訪問”,以此來打擊“臺獨”。而臺灣前總統陳水扁早說過,兩岸之間最大的矛盾不在於政治分離,是在於中國沒有民主和自由。臺灣民意期待的是“先民主,後統一”,在中共獨裁專政下,在上千枚導彈窺視下,臺灣人有的是“懼怕”,卻難以認同“統一”。

善良的人們或許不知道,不是所有人都能受到像馬英九父親這樣的“皇帝般”的待遇。

港民主黨議員:領略共產黨的恐怖

“永遠也不會忘記生命中的那一百六十八天的經歷。”曾為香港民主黨議員候選人的何偉途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眉宇間透出一股揮不去的哀傷。

二零零四年八月,在距離香港立法會選舉不足一個月,民主派候選人何偉途到廣東東莞公幹時,在酒店被大陸公安指“嫖妓”而拘捕,隨即送往東莞大朗勞教所“教養”了五個半月後獲釋返港。

此事件震動了香港。何偉途獲釋後表示,在酒店睡至凌晨三時許,有一名男子致電找一名女子。不久,一位他認識的女子拍他房間的門,他以為該名普通朋友有要事找他,所以邀請她入內。其後公安在四時許來到他的房間將他拘捕。他在妻子陪同下召開記者招待會,否認了嫖妓,並不得已宣布退出民主黨。

何偉途說,他被捕後,公安不准他打電話,也不准他請律師,在沒有律師在場的情況下,威迫利誘他認罪,“只要招認馬上放人”,因此簽下悔過書,而在收容所期間,更被逼隔天寫悔過書和讚美書。在獄中他的肝功能急劇惡化,僅剩兩成功能,並染上牛皮癬和紅斑。

此事改變了何偉途對中共當局的看法。他說:“以前我覺得共產黨是污穢的。但現在,我覺得要用恐怖去形容,恐懼恐怖讓你不敢去碰,不敢去接觸,因為你不知道前景,你不知道這個深坑裏面還有些什麼東西。它還可以做到些什麼!”

移居香港的大陸民運人士柳玉成認為,中共意圖把民主黨搞臭,所以用各種手段來捏造事實,然後強加給何偉途罪名。他說,經過何偉途事件,不論是民主黨及香港人,都應該重新認清中共的恐怖及造假的本質。每一次認罪,每一次訓斥及誘騙招供,都是共產黨的一次恐懼訓練,讓人們內心顫抖著屈服,以至成為恐懼的奴隸。

富士康“連環跳”外商窘境

最近臺商鴻海富士康在中國面臨窘境。今年上半年深圳員工“十二連環跳”,有報導是被毆打推下樓,也有報導為獲取高額賠償而自殺,富士康遭到“血汗工廠”的指責,此期間又發生蹊蹺火災,十多位員工受傷。富士康採取措施,二次加薪至122%,但股票應聲大跌,董事長郭臺銘不得不做出部分廠撤回臺灣的決定。

富士康在大陸建廠二十二年,為何這幾個月醜聞不斷?五月三十日新華圖片中還出個《郭臺銘背後的女人們》,製造緋聞。因大陸媒體受中共嚴格控制,如此集中爆料,很多人認為,與谷歌事件一樣,這是中共幕後指使,要整垮和逼走郭臺銘。況且,據稱郭臺銘是個“拒腐蝕,永不沾”的人物。

分析家稱,實際上,從外商或重要政界人士踏入中國的那一刻,所有的行動就在中共的監控之中。在當地政府“熱烈歡迎”的背後,是重重的的特務監視,室內室外,一切私人談話都被監聽,行動都被錄影,“引而不發”等待時機。

中共的“紅地毯”效應曾讓外商感激不盡,而此次富士康事件,或許可視為中共對外商採取行動的一個信號。為扶植本地產業,為緩解自身危機,外商的利用價值已盡,中共以“黑社會”的手段掠奪財富、逼走外商的真面目開始暴露。

一位當地公安局頭目說:“郭臺銘能把生意搞那麼大,怎麼連這點事還看不明白,這不就是讓他滾蛋嘛!鬧得太紅火了,哪個不想吞下去啊!這回的來頭大了!”

揭中共監控臺商伎倆

前天津國安官員郝鳳軍曾透露,他曾奉指示主動接觸臺商,帶臺商出入妓院,要挾臺商,使其就範。他也見證了中共特務設圈套引誘臺商,包二奶或嫖妓,再利用臺商的違法行為加以迫害,或侵吞臺商在大陸的資產,或要求回臺搜集情報等手段,拉臺商下水。

他強調,非常多的臺商在大陸受到迫害和騷擾,回到臺灣不敢講。中共通常不會沒收所有財產,留一兩個廠給臺商希望,或以臺商在大陸的親屬、朋友作為要脅,不許張揚。而臺灣有眾多的中共情治人員臥底,有些人資歷超過十年以上。

到中國經商 走向墮落

曾在中國經商數年的美國商人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撰寫的《失去新中國──美商在中國的理想與背叛》一書中,總結了外商在華成功的秘訣不是取決於他們在本國練就的經商能力,而是:一、緊緊跟黨走;二、請客送禮;三、拍馬屁。

葛特曼寫道,美國商人龍安志娶了中國軍隊的高幹女兒為妻,運用他的學識幫助許多軍工企業在香港股票交易市場上市,九十年代成為中國政府的顧問。最特別的是,他寫了近二十本書,例如《中國第一》、歌頌香港巨富李嘉誠的《紅都》、刻意吹捧中共領導人的《龍安志的中南海》等,在中國獲得巨大成功。

在龍安志的筆下,中國是一顆冉冉上升的國際政治明星與經濟明星,那裏的一切,都令人非常滿意,尤其是中國政府對龍安志的滿意。儘管這個國家充滿了種種不公平與不人道的事情,血汗工廠裡的工人們辛苦勞作、異議人士、宗教人士和法輪功慘遭迫害……這些都可以被忽略。

可是,大多數美商賺錢嗎?據美國大使館商務處官員私下透露,“最多不到三分之一的美國公司,能夠有季度性的獲利,如果連首期的投資也計算在內,那麼只有大約百分之五的公司賺錢。”

葛特曼認為,“對在華的絕大部分美國公司來說,中國這個市場是個無底洞:一個口是心非的中國搭檔、死板而粗暴的官僚制度、根深蒂固的盜版產業(根據有關資料顯示,盜版產業占中國經濟產出的三分之一)和在政治意願驅使下,連GDP增長這樣的數位都不能使人信服的無底洞。”

葛特曼說:“中國特色代表著徹底貪污腐敗。”這裏不是偶然發生賄賂,而是集團性的非法行為卻被推崇為商業活動,那些不願妥協的美國公司在中國註定失敗。

這個由自由人變為半臣民的過程是痛苦的,每個外國人都有過程度不同的掙扎,外商都被“弄得疲憊不堪,道德繼續淪喪”。他們在本土要講誠信,而一到中國就變成精明的說謊者,環境使然。在這裏不得不徹底地被同化,緊緊抱住中國政府,才有成功的可能,否則打道回府。

分析家稱,中共的拉攏取悅是計策,是危險的陷阱。一旦與中共來往過分親密,被中共拉下水,將作繭自縛,被迫出賣靈魂,而一旦醜聞曝光,也就是身敗名裂。

醜聞曝光 身敗名裂

去年三月,澳洲媒體爆料,時任澳洲國防部長的菲茲吉邦(Joel Fitzgibbon)與華裔女商人劉海燕私交密切,危及澳洲國家安全。其後又爆出,劉海燕與中共軍方總參二部關係密切。早在一九九三年菲茲吉邦父子訪華後,中共情報機構就在接觸菲茲吉邦父子。

此事件震驚澳洲社會,菲茲吉邦也辭去了內閣職務。今年二月三日再爆驚人黑幕,劉海燕給菲茲吉邦大筆秘密款項,並與菲茲吉邦家庭建立合資公司。中共為培植菲茲吉邦成為影響澳洲政界和商界的代理人,曾秘密開展運動。菲茲吉邦接受鉅款是培植運動的一部分。

中共的黑手也伸向外國駐華領事館。零四年五月,日本駐上海總領事館一名男性外交官自殺身亡,二年後其遺書曝光,當時的日本內閣官房長官安倍晉三說,經日本調查,“外交官自殺的直接原因,是由於中共公安人員冷酷無情的威脅和恫嚇行為造成的。”他並指責中共違反了《維也納領事關係公約》。

這份遺書指出,和死者有來往的一名在卡拉OK工作的中國女性於零三年六月由於因涉嫌賣春被逮,他因而被捲入,並被迫與一名自稱“公安隊長”的中國人接觸。因不堪“隊長”的不斷脅迫,他最終走上絕路,在館內自殺身亡,他在遺書中寫道,如果不出賣日本,恐將無法離開中國,因此選擇自殺。

但不是所有人都這樣屈服於“強權”之下,甘願被“腐蝕拉攏”,向中共說“不”的也大有人在。

加總理:向中共侵犯人權說“不”

去年十二月,加拿大總理哈珀在任內第一次訪華時,一如既往地公開表示,他不會為貿易而犧牲人權。他抵達北京後告訴記者,對於人權問題,他的立場沒有改變。

“加拿大價值觀是我們的重要組成部分。”哈珀說:“這些都是我們賴以生存的,給我們帶來了繁榮、和平和多元化的社會,所以我們絕不會在臨門前對這些有所懷疑。”

十二月三日,哈珀訪中第二天,會見了胡錦濤和溫家寶,向他們提出人權問題。與此同時,加拿大出人意料地從中共政府那裏獲得旅遊目的地國地位,這是加拿大過去幾屆政府十年努力均未成就的突破,還得到中國大陸對加拿大豬肉進口及香港對加拿大牛肉進口的開放。令人不禁發問:這個世界到底“誰怕誰”?

在加拿大華人社區,很多人認為,哈珀總是在公開場合指責中共人權,影響了加中貿易。實則不然,哈珀去年二月在溫哥華與少數族裔媒體會面時說,自保守黨政府上臺執政以來,加拿大與中國的經濟貿易往來增加了33%。加拿大還在大量進口中國產品,尤其原材料,他相信“中加關係越來越緊密”。

中共“系統性”收買

很多西方人把“紅地毯”現象解釋為,中國人有好客傳統,“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孰不知,中共專攻人性的弱點,根據不同人的喜好來設計,採用不同的手段投其所好,使其就範。很多人來訪幾次就變了,不再指責中共侵犯人權,被稱為“人民大會堂紅地毯效應”。

北京一位消息人士稱,中共有統戰部、中聯部、僑辦、外交部、安全部、總參二部等部委,在海外有龐大的情報人員物色有用人士,如政府高官,大商人、議員、知名學者、僑領等和他們的家屬,以搜集資料。他們多打著商人、學者、記者的旗號,幹著特務的勾當。

根據“獵物”的有用程度,攻其弱點,交朋友,而後邀請他們訪問中國,擬定專門接待規格和方案,各個攻破,期間設局,投其所好,或金錢美女,或吹捧宣傳,搞得排場、舒服、暈乎,而後讓其就範,不乏軟硬兼施。許多擁共的政要都是禁不起查的,說不准就有和中共情治人員的勾搭背景。

對於接待外賓,各地公安、交管局都可以用錢商量,不夠級別的花錢可以買到警車開道,圈內叫出勤務。除了中南海,大會堂、釣魚臺有錢都可以包下來,有線人打招呼更保險。

腐蝕“西方”源於崩潰危機

知情人說,民主國家的人絕不會想到這種刻意的“服務周到”有何詭異,幾乎沒有一個不“暈”、不被“搞定”的。最簡單的例子:一些臺灣老兵回大陸探親後,返臺感慨道,媽媽的墳還在。美籍華人學者唐德剛先生看得明白,知道那些墳墓是後來做出來的贗品。而一個贗品技術高度發達的社會,什麼不可能造假?

也有人不理解,中國並不富裕,如何能頻頻賜予“皇帝般待遇”?溫哥華市議員李(B.C.Lee)說,“如果我們對所有來客都‘正式’接待,溫哥華將承受不了而破產。”即便當愛德華王子威塞克斯伯爵二零零六年訪問溫哥華時,該市也只舉辦了一個簡單的自助午餐。

分析家稱,中共治理下“制度性貪腐”越演越烈,民眾怨聲載道。近年來,抗暴維權運動風起雲湧。五月以來更是達高潮。富士康事件,引爆中國勞工一波波罷工潮,外商紛紛考慮是否撤離,郭臺銘的大幅加薪,點燃了焚毀中國“世界工廠”之火。中共政權岌岌可危。

這麼多年,這樣腐敗的政權為何能夠維持?前中共總書記胡耀邦的智囊、著名評論家阮銘先生認為,就是自由民主國家天天給它輸血。這些商人唯利是圖,幫助維持了中共的統治。而一旦他們意識到,“與狼共舞”沒有好下場時,中共的“經濟神話”也就破滅,道德大審判即將來到。

轉自【新紀元周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