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9歲“送子娘娘”下凡到肯尼迪兄弟被暗殺(多圖)
 
許靈
 
2010-6-2
 
【人民報消息】江蘇省新沂市北溝鎮的9歲女童小錦,從4歲開始就發現有宿命通功能,到了8歲多媽媽按照她說的真生下了弟弟,才廣為人知。

小錦小的時候,總聽媽媽念叨想再生個兒子,就叫媽媽別擔心,說在她8歲的時候,媽媽就會如願以償。媽媽聽了笑笑,以為女兒在安慰她。結果,果然在小錦8歲時,她媽媽懷第二胎,而且真是個男孩。

這一下小錦名聲大噪,不光是本地人,還有來自浙江、安徽等地來人求她給看的。

據中共喉舌香港文匯報報導說,現在很多人都膜拜小錦,稱她是「小仙女」、「送子娘娘」下凡,說這是迷信。

其實,小錦不是「送子娘娘」,也不是仙女下凡,她就是有一種功能叫「宿命通」,是世界上公認的六種功能之一。

什麼是宿命通功能?宇宙有無數不同的時空,每個時空都有它自己的時間,在這個時空的時間中某個事情可能還沒有發生,但在另一個時空的時間中它可能早已經過去。具有最基本宿命通功能的人就可以知道一個人的過去、現在和將來,而且還是帶有年代的。具有特別大宿命通功能的人,可以知道整個天體和宇宙的變化。

有宿命通功能的人能夠準確「預言」什麼,例如小錦,看到了她8歲那年,媽媽生了一個男孩,就是她生活的這個時空中還沒有發生,但在另一個快的時間場中她的弟弟已經存在了。有宿命通功能的人必須有一個先決條件,就是得開了天目,另外的空間必須通過天目(在兩眉之間,俗稱第三只眼)去看。

真正有功能的人少之又少。什麼都看不見就順著人的心,怎麼逗人高興就怎麼說的,那是為了騙錢。現在這種人在中國特別多。

有「宿命通」功能的人不但中國有,外國也有,而且有些非常著名,例如二十世紀美國具有「宿命通」功能的珍妮•狄克遜,她被譽為「最著名的占星家和特異功能者」。

美國總統也要向她請教


珍妮•狄克遜。
珍妮•狄克遜生於1918年1月3日,死於1997年1月25日。對許多重大事件的準確無誤的預言為她贏得了國際聲譽。包括美國總統在內的各國政治家、社會名流和商界要人都曾積極尋求她的建議,許多外國名人情願放棄白宮的私人宴會而與她約見。

她準確預言的大事件太多了,其中包括對美國總統兄弟三人的預言:「約翰•肯尼迪」和參議員「羅伯特•肯尼迪」之死,其弟弟參議員「愛德華•肯尼迪」的死裏逃生,還有黑人領袖「馬丁•路德•金」之死,等。

美國總統約翰•肯尼迪之死(1917年5月29日─1963年11月22日)


總統約翰•肯尼迪。
美國第35屆總統,1963年11月22日在得克薩斯州的達拉斯被刺身亡。這一震驚世界的事件在肯尼迪總統遇刺前11年的某一天就被預言。

1952年11月22日以前的一天,那是一個下著毛毛雨的清晨,迪克遜女士走進首都華盛頓的聖•馬太大教堂去作早禱。她幾天來一直有一種預感,似乎有重大事件要發生,而自己將要捲入其中。

當她站在聖母瑪麗亞的雕像前時,突然一片耀眼的光芒中白宮出現在她面前。在白宮頂部的上方,從霧中現出了「1960」這個數字。一團不祥的烏雲出現了,蓋住了數字,並慢慢下降到白宮的上面。然後她向下看,看到一個年輕人,高高的身材,藍眼睛,滿頭篷亂的粗棕發,靜靜的站在白宮的大門前。當她還在盯著他看的時候,不知哪兒傳來一個柔和的聲音,告訴她說,這個年輕人是個民主黨人,將於1960年當選總統,並在任職期間被人刺殺。

整個影像隨即淡入到牆壁中,淡入了遠方,柔和的就像它來時那樣。但它卻始終伴隨著迪克遜女士。1960年,那個1952年曾在迷霧中出現的年輕人果真當選總統,他的名字叫約翰•肯尼迪。一直到1963年那個被刺殺的日子,迪克遜女士曾在聖•馬太大教堂看到的影像在達拉斯成為現實。


總統約翰•肯尼迪。
1963年11月初,離肯尼迪總統被暗殺的十幾天前,肯尼迪好友凱• 哈利女士家來了一位不速女客,神情焦慮的開門見山:「總統剛作出決定,要去南方某個地方。我知道你和肯尼迪總統一家來往甚密,請你傳個話叫他別作這次旅行。」凱感到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來客繼續說道:「很久以來,便有一團烏雲罩在白宮上空。那團烏雲越聚越大,現在正開始朝下壓。這意味著大禍即將臨頭,他離開白宮會遭暗算的。」

凱覺得這位不速之客未免太唐突,她沒有下逐客令,而是淡淡敷衍:「假如這些事情是命中註定的,那麼我們再怎麼努力都於事無補,對吧?」迪克遜女士不肯罷休:「有時,哪怕是再小的契機,只要來得及時就可能扭轉局面,化險為夷,你必須警告他!」凱不以為然,只是因為對方一再堅持,她才答應盡力而為。但是客人一走,她便把這件事丟到腦後。


肯尼迪總統遇刺前一刻的照片。
11月22日中午,在華盛頓的一家餐廳裏,正興高采烈的同朋友交談的凱被侍者叫到電話機旁:一個沉重的聲音響起「總統遭到槍擊」。凱面色驟變!

後來,在回憶起這件事情時,珍妮•迪克遜女士說:「現在我意識到,我當時的努力是毫無意義的,因為他的死是以(神的)啟示的形式顯現給我的,而啟示所顯現的命運是絕對不能改變的。」

愛德華•肯尼迪死裏逃生(2009年8月25日病逝)

老肯尼迪的四子愛德華•肯尼迪,美國馬薩諸塞州聯邦參議員。是肯尼迪家族政壇三兄弟中最年輕、看上去最有前途的一位總統競選人,他是老肯尼迪進政界的三個兒子中唯一一個被迫退出總統選舉和唯一一個死裏逃生的幸運者,也是四兄弟中唯一一個活到了77歲。


身患癌症的愛德華出席民主黨大會為奧巴馬造勢!
他本人在1964年6月20日乘飛機遇事脊柱折斷。1969年的一次車禍中涉及到一位年輕女子的死亡,這一事件最終迫使他退出了1979年的總統競選。他的二哥約翰•肯尼迪總統於1963年11月22日被人刺殺;他的三哥、總統競選人羅伯特•肯尼迪於1968 年6月5日被人暗殺。如此看來,肯尼迪家族的兄弟都有能力當美國總統,但老天不允許。

肯尼迪總統被刺後不到三個月,1964年2月22日左右,迪克遜女士對凱•哈利 、埃莉諾•邦加德納和露絲•蒙哥馬利說:「肯尼迪家族的悲劇還沒有結束。我看到另一個悲劇很快要發生,那是針對他們家中的另一位男性成員的。」

4個月後,1964年6月19日那個星期五的早晨,曾在多位總統手下任過職、並得到過艾森豪威爾總統和肯尼迪總統授予勛章的傑出政府官員沃爾特•斯托克的太太瑪麗打電話給迪克遜女士,訴說丈夫因震顫性麻痹症而臥病在床,醫生們一致認為沒希望了。她希望珍妮告訴她,如果「上帝的旨意」讓他去了,她想知道是否可以埋葬在阿林頓盡可能靠近肯尼迪總統的地方,因為他太熱愛這位總統了。

珍妮一邊嘆著氣一邊說道:「瑪麗,肯尼迪家族的悲劇還沒有了結。我看到另一個悲劇幾乎馬上就要到來。」「你的意思是說總統的父親嗎?」斯托克太太問道。三年前總統去世使這個家族族長深受打擊,導致癱瘓中風。

「不,不是」,珍妮回答說,「這回是年輕的參議員。瑪麗,如果你真是很熱愛肯尼迪家族的話,請你去告誡他們,在以後的兩週內,愛德華必須絕對遠離私人飛機。否則,將要發生非常非常嚴重的事情。」

第二天早晨,斯托克女士在門口拾起報紙,讀著那顯眼的大標題:參議員愛德華•肯尼迪在一架包租的飛機墜毀時身受重傷。他的親密助手和飛機駕駛員遇難。參議員伯奇•貝及其夫人傷勢比愛德華•肯尼迪輕。愛德華的脊柱折斷。

斯托克夫人衝到電話前,發瘋似的撥了珍妮的電話號碼。「珍妮,真的出事了!就像往回一樣,你的預感是正確的!」

珍妮還不知道這個消息。斯托克夫人迫不及待的在電話裏給她讀報紙的細節,報紙讀完後,珍妮平靜的說:「那不是預感,是上帝讓我看到的。」

馬丁•路德•金之死(1929-1968)


美國黑人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
早在1948年,狄克遜(迪克遜)女士就指出,美國的共產黨人正在計劃滲透到黑人運動中去。但直到1960年,他們才開始計劃謀殺那個將要在1968年的民權鬥爭中領導黑人運動的人。在1960 年的一次集會上,狄克遜女士告訴她的丈夫吉米和一些關係密切的朋友們,馬丁•路德•金將會在1968年遭到美國共產黨的槍殺。

在1968年4月那個災難性的星期的星期一,迪克遜女士因公拜訪了眾議員弗蘭克•博依金,後者邀請她共進午餐。弗蘭克事後回憶說:我清楚的記的那一天。我們在華盛頓旅館的頂層餐廳裏吃著午餐。華盛頓的市長在和幾個報界的人談政治,他的桌子緊挨著我們的桌子。……「我最近和南部的許多人談話」,我對珍妮說,「他們都擔心這個麻煩,而我很不想看到馬丁•路德•金又到這個城市來組織另一次遊行……」。珍妮從她的盤子上抬起頭來,摸了一下我的手,「別擔心那個事,弗蘭克,」她微帶悲哀的說,「馬丁•路德•金到不了華盛頓……他在到達這裏之前將會被槍殺。他會在脖子上挨一槍……」。「但他正在計劃幾天之內就來這裏……」我很吃驚並且不相信的說,「別給我說他會那麼快就遭槍殺……」。


美國黑人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
被美國共產黨暗殺。
「就是那樣快」,她強調的說,「他將永遠到不了這兒。他將被槍殺……而緊接著就是羅伯特•肯尼迪!」

在那個致命日子的傍晚,迪克遜女士正和朋友在一家餐館進餐。過道裏一位男子在照管著一臺電傳打字機。正當餐館老板奧格夫婦來到迪克遜女士的桌子前問侯和閑談時,那位看管電傳打字機的男子從機上扯下一長條紙帶,幾步走到迪克遜女士的桌子前,欽佩的把紙帶遞給她,並說道:「迪克遜女士,這兒是你的預見,馬丁•路德•金死了。」

羅伯特•肯尼迪之死(1925-1968)


羅伯特•肯尼迪在慶祝民主黨內
總統提名的加州初選獲勝!
美國總統約翰•肯尼迪1963年11月22日被人刺殺後第二年,1964年他的弟弟羅伯特•肯尼迪當選為紐約州參議員。1968年6月初,羅伯特剛贏得了民主黨加利福尼亞總統預選的勝利,便於6月5日早晨在洛杉磯一家旅館內遭到槍擊而死亡。

珍妮•迪克遜女士預見了這一慘案,多次請朋友和肯尼迪親屬幫忙與羅伯特聯繫,希望他能夠關注這件事,阻止這一慘案的發生。但多次努力多次失敗,不是羅伯特本人默默拒絕,就是他的親屬朋友們忘記囑托。好象命運就是要將羅伯特置於死地。

珍妮第一次的努力是在1967年9月13日,離羅伯特•肯尼迪被暗殺的日子8個月零23天。

那天,珍妮找到好友、《太平洋戰爭日記》一書的作者詹姆斯.華黑,他同時也是肯尼迪一家的密友,急切委託他轉告參議員羅伯特,說「請告訴他,我必須見他,和他談一件最重大的事情……我希望他能理解」。並為此主動送上一本自己親自簽名的著作,作為約見的橋樑。

羅伯特見到詹姆斯很高興,並問他「有什麼特別的事我可以為你做嗎?」詹姆斯說,「珍妮.迪克遜要我把她這本簽名的書送給你,她說她想見你。她讓我告訴你這件事!」


羅伯特鬼使神差的不想聽警言!
珍妮有預言功能羅伯特早有所聞,他轉過身去,然後停下來,頭慢慢低下去,直到他的眼睛盯住他前面的地板,一動也不動,過了好一會兒,詹姆斯才明白是怎麼回事了,於是打破了屋子裏死一樣的寂靜,客氣的告辭了。在同一年稍晚的時候,詹姆斯寫了一封信給他,再次告訴他,他應該與珍妮.迪克遜建立聯繫。詹姆斯還建議說,此事可以非正式的進行,不讓別人知道。但參議員羅伯特一直沒有回話!

1968年1月,離羅伯特•肯尼迪被暗殺的日子不到5個月,在佛羅里達州的邁阿密海灘召開了一個由「肯塔基炸雞」行業的股東們和特許代表們參加的會議,迪克遜女士與會。她在會上講話後照例詢問聽眾有什麼特別的問題。「羅伯特.肯尼迪會成為美國總統嗎?」一位股東問道。珍妮的回答直接了當、無遮無掩:「不,他永遠不會成為美國總統。」


羅伯特在大使酒店遭到槍擊當場身亡!
當晚有十多個與會者去了迪克遜女士的住處,其中的弗蘭克.卡拉漢私下裏問她:「你能肯定羅伯特.肯尼迪永遠作不成總統嗎?」「是的,卡拉漢先生。他將在今年六月於加利福尼亞被暗殺。」(羅伯特被暗殺日期是當年的6月5日)。

1968年3月4日,離羅伯特被暗殺還有3個月零1天,詹姆斯.華黑又和羅伯特有過一次會面。他回憶道:當我在珍妮丈夫的房間裏等待她時,隨手拿起一張報紙。闖入我眼簾的首先是鮑勃.杜克1968年2月20日的專欄文章:「華盛頓的預言家珍妮.迪克遜星期一晚上在這兒告訴被她強烈吸引的5千多名聽眾說,『美國參議員羅伯特.肯尼迪將永遠不會當選總統』。她為什麼說他永遠不會成為總統呢?他還沒有參與競選啊!」

第二天早上,當詹姆斯.華黑見到羅伯特時,沒有提起報上的事,不知他自己是否曾看到。詹姆斯給他一個從波士頓順便買來的聖.帕特里克小飾板,它的一面是聖.帕特里克像,另一面是一首三行詩:

在魔王知道你死亡
之前半小時
希望你已進天堂。

當羅伯特.肯尼迪的眼睛尾隨著那些單詞時,他的手在顫抖,他只是盯著那個禮物上的小詩,依然沒有說話,他的眼睛裏充滿悲哀和憂鬱。那次會見一週後,詹姆斯又見到他,但這回他正在電視上宣布他競選總統的決定。

羅伯特.肯尼迪像被什麼超自然的力量控制了一樣,無論怎麼悲哀、憂鬱和顫抖,但他非要往死路上奔。

詹姆斯此時明白了珍妮.迪克遜急於要見羅伯特的原因,看來他不單是競選「決不會成功」的問題,詹姆斯變的恐懼起來,一心要救他。

1968年3月29日,離羅伯特被暗殺還有2個月零6天,在得克薩斯州的福特.沃斯的一次慶祝早餐上,迪克遜女士在講話的前後,對陪伴她的米婭. 懷特海、歡迎委員會的成員們以及得克薩斯州參議員約翰.托爾的妻子感情衝動的說:「當羅伯特在加利福尼亞時,他會被槍殺!」

1968年4月4日,離羅伯特被暗殺還有整整2個月,在華盛頓旅館共進午餐時,珍妮告訴她的朋友、時任阿拉巴馬州眾議員弗蘭克.博依金和奧克羅.博伊金:「馬丁.路德.金將會被槍殺,緊接著就是羅伯特.肯尼迪」。

眾議員弗蘭克是羅伯特父親喬.肯尼迪最好的朋友,對於這個晚輩,他一直試圖告誡,但羅伯特不聽,執意要競選總統。老肯尼迪已經失去了一個總統兒子,他怕再失去第二個,於是他打電話給弗蘭克,希望他勸阻自己的兒子競選總統:「試試看你能對他作點什麼」。弗蘭克無奈的說:「你知道我對他什麼也幹不了,他不聽!」老肯尼迪絕望但又不甘心的希望能請動與兒子關係很好的眾議員霍華德.史密斯去當說客。弗蘭克立刻打電話給眾議員史密斯,他和羅伯特作了一次長談。但什麼也沒有改變。


羅伯特在大使酒店遭到槍擊當場身亡!
1968年5月28日那天,在洛杉磯「大使旅館」的大舞廳裏,珍妮在會議上講話後請聽眾提問題。有人問羅伯特是否將成為美國總統,「不,他不會。他永遠不會成為美國總統」,她平靜的回答,「因為就在這個旅館內將有一個慘案發生」。

會後,珍妮還在想辦法挽回這個不幸,她曾考慮是否通知旅館的管理人員,但因為羅伯特下週要在這裏講話,被(退伍軍人組織)美國軍團的官員喬治.梅恩斯以會給旅館帶來煩惱而否定。佛羅里達州副州長的岳母瓊.賴特聽到後,立刻通知當晚正呆在此旅館內的羅伯特的母親羅斯.肯尼迪。電話打了三次,都沒人接聽僅讓留言。瓊無奈只好留言,並請老肯尼迪夫人回電話以便告訴她那個不幸的預言,但是直到兒子羅伯特被暗殺,老夫人羅斯也沒有注意過那些留言,瓊.賴特沒能再找到機會告誡她!

當珍妮一行人經過酒吧過道準備走出舞廳時,珍妮突然間感覺到了死亡……它到處彌漫,以一切黑暗邪惡的東西充滿了這個過道。濃重的厚厚的黑暗包圍了她,恐怖的暗流從四方向她靠近。她畏懼的向後退縮,象是被什麼東西擊傷了。梅恩斯驚叫起來:「出什麼事啦,珍妮?出了什麼事?」他的聲音把珍妮喚回到現實中來,她斷斷續續的說:「羅伯特.肯尼迪……這就是他要被槍殺的地方,喬治!我看到他倒在地板上,渾身是血……」


羅伯特遭到槍擊的大使酒店。
這天,離羅伯特被暗殺還有8天,珍妮知道一切已經不可挽回,她無奈的等待著這一天的降臨。1968年6月5日,宣布競選總統的參議員羅伯特.肯尼迪來到「大使旅館」準備演講,那天他不過是把珍妮8天前看到的景象從新表演一遍而已。

事後,珍妮.迪克遜女士說到此事時曾用「他選擇了去死」這種說法,其實是不公平的。在沒有辦法面談時,為什麼沒有一個人對囉伯特.肯尼迪本人和家族成員直言這個預言呢,包括珍妮在內。為什麼羅伯特預感到不幸,而且顫抖、悲哀和憂鬱,卻堅持競選總統?他真固執到那種地步嗎?一切都是那麼蹊蹺,蹊蹺到讓人感到冥冥中有一種超自然的力量在主宰著這一切,在有意製造和完成這個悲劇。

珍妮的「宿命通」功能不過是把在一個特定的比人類空間快的時間內已經完成的事情反映到我們的這個時空來,所以不是羅伯特.肯尼迪選擇了去死,而是他在另一時空中已經死了,而我們人的這個空間不過還沒有到時間。

這個死亡命運可不可以改變?這個問題不是一句話兩句話可以解釋清楚的,簡單一句話,他本人沒有這種力量,除非有比置他於死地的那種超自然的力量更強大的力量。不過,這種安排也不會是偶然的,所以更強大的力量一般不會干涉。

小錦具有「宿命通」功能

因為江蘇省新沂市北溝鎮的9歲小姑娘小錦的新聞,本文才引述那些在美國發生過的事情。這樣的奇聞全世界都有,都是經歷史見證過的。

香港文匯報報導說,媽媽把小錦當成「搖錢樹」,以前小錦幫人看胎兒性別,一箱牛奶就可以了,但現在知道的人多了,一天要看幾十人,媽媽負責收錢,有時一天能賺上千元。

怎麼能說「女童家人趁機利用民眾迷信心理大賺一筆」錢呢?小錦幫人看能不能生、什麼時候生,生的是男是女,是被見證過的。不靈的話,近日警察、計生辦和鎮政府一齊出動,嚴查不許進行「鼓吹迷信的騙錢活動」,小錦家門外不會還是不斷有人來敲門。

至於說,剛開始收牛奶,現在收錢也沒有什麼不對,一個人去找她看,給一箱牛奶可以喝好幾天,現在每天幾十人去看,每天收幾十箱牛奶就是洗澡都用不了啊,再說「三鹿」毒奶事件一出,現在白送也不敢喝,也沒人敢送啊,喝壞了小錦,誰幫她們忙呢?

看一個人收30元人民幣,這在大陸已經是非常便宜了,江澤民什麼也不會給人看,一次就把合200億人民幣的美金從國有銀行裏偷出來,轉到加勒比海地區的中資銀行,曝光後又轉到其它國家。這個「二奸二假」至今還是黨章中的三呆婊,排行在「國家主席」和人大委員長之間。

中共為何怕迷信

有些人奇怪,為什麼中共傳媒刊登許多轟動的奇聞時,說到最後總要搬出「磚家」這麼解釋那麼解釋,其實也沒有什麼可奇怪的,當老百姓真頂禮膜拜超自然力量、相信有「宿命通」功能的人說的話時,那中共真的害怕。害怕什麼呢?害怕咱中國有人像美國預言家珍妮.迪克遜那樣,說的什麼事情都被驗證了,有數不清數不清的粉絲,若有一天他/她說,我看到「中國共產黨亡」,那中共真傻眼了!

所以,中共建政以來,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破除「迷信」。△

(人民報首發)
部分資料來源:李正系列《珍妮•迪克遜的預言》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