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被妖魔化的背後
 
梁京
 
2008-11-17
 
【人民報消息】共產黨公器私用,令整個大陸的教育陷入困境。

4月25日,大陸新華網報導了一則新聞,很快被海內外廣泛轉載。這個新聞的故事是,武漢市最近舉行的“楚才杯”國際中小學作文比賽,不下3000名小學生不約而同地將媽媽刻畫成“變色龍”“母老虎”“河東獅吼”等形象。

《武漢晚報》的報導說,這次比賽的小學五年級作文題是“給我一點時間”。該報記者在“楚才杯”組委會發現,五年級4200份考卷中,超過70%的孩子選擇了一個共同的題材──被媽媽逼著整天“培優”,學習壓力大,期望媽媽給自己一點時間。於是該記者請華中科技大學的鄭丹丹發表評論。這位“教育專家”的看法是,3000考生不約而同地“妖魔化”媽媽,是現代母親這個角色帶來的結果,反映了媽媽們在當代社會面臨的共同困惑,也說明構建和諧母子關係迫在眉睫。

這位專家的看法雖然相當“與時俱進”,可惜得不到輿論尤其是母親們的認同。五月初,就在母親節前,武漢晚報對450餘位母親進行了手機短信調查,超過70%的媽媽認為不能孤立地看待母子關係,要從教育現狀找問題。

一位母親對記者說,“怎麼敢不逼著孩子培優?”這位母親每月做家政掙來800元錢,全部用於兒子培優,老師不收孩子,她就心裏發慌。另外一位母親本來以為自己的兒子學習自覺,成績也不錯,結果發現自己的兒子是全班惟一沒參加培優的學生,因不熟悉老師陪優講過的考題而成績直線下滑,最後自己也不得不向“妖魔化 ”的媽媽們看齊取經。這位母親憂心忡忡地說∶“這種違背教育規律的狀況扼殺了孩子的天性,遲早應該糾正,否則崩盤的將不僅是母子關係。”

問題果真出在教育上嗎?從表面上看,似乎母親們把問題歸咎於大陸教育是有道理的。大陸盛行課外收費輔導,也就是母親們說的“培優”,這其實是教師對學生家長系統的敲竹杠。正如家長已經發現的,無論你的孩子在正規的課堂上學得多麼好,也不管孩子自己多麼用功,如果你不送他參加這種收費的課外輔導,孩子就不可能知道老師出考題的路子,考試成績當然就不可能比給老師送了錢的那些學生好。這就是為什麼家長把血汗錢送給老師,還生怕老師不收自己的孩子參加‘培優’的原因。

為什麼大陸的老師如此普遍,如此倡狂地敲詐家長,而家長們卻只能任人宰割呢?大陸教育之腐敗,早已深入骨髓,不過,如果僅僅把原因歸結為師德敗壞,卻並不能說明問題。大陸教育的全面腐敗,有兩個很深的根源。第一個,就是中共對教育的空前壟斷,第二個,也是更重要的根源,就是面臨合法性危機的中共把對教育的控製作為維持政權的重要手段。就是這兩條,從根本上毀掉了大陸公共教育的道德基礎。

共產黨公器私用,令整個大陸的教育陷入困境。一方面,教師為了保住飯碗,不得不每每在課堂上言不由衷,按本本大講愛國愛黨,公而忘私,舍己為人,而另一方面,卻每天都在打學生和家長的主意,榨取錢財。學生們之所以不得不去聽老師們自己也不信的各種大道理,是因為他們必須應付考試;而家長們不得不為屈從於各種厚顏無恥的盤剝,則是為了子女升學。所有人都清楚這個遊戲的荒誕與醜陋,但在這種壟斷的荒誕與醜陋下,他們又都感到自己別無選擇。

面對大陸教育普遍的腐敗現象,最耐人尋味的,並不是如此多的教師何以如此貪婪和墮落,而是當局何以對教育腐敗如此長期縱容和姑息。這中間其實包含了一種默契。教師們使用各種手段要錢的膽子越來越大,是他們看到了共產黨出於私心控制教育而心虛,而共產黨默許教師們敲詐家長,則是因為貪婪的教師和貪官一樣,在政治上更容易控制。

對於大多數中小學生來說,要看懂大人們之間這個骯髒的交易,未免太不容易。這就難怪參加作文比賽的孩子們,竟有幾千人因母親逼自己去“陪優”而把她妖魔化。其實,僅這個事實本身,就足以讓人看到,共產黨為一黨之私利所造成的教育腐敗,已經對整個社會乃至人間的親情,毒害到了何種程度。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