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把移植界踢出来做替罪羔羊
 
王文怡
 
2006-11-27
 
【人民报消息】面对国际社会对加拿大两位独立调查员大卫·乔高和大卫·麦塔斯独立报告的日益关注,面对法轮功学员和两位调查员指控中共当局犯下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反人类罪行,国际社会要求全面调查的压力,前不久,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广州召开的全国移植会议上,公开承认中国移植界一直使用死囚犯的器官,并信誓旦旦,中国大陆卫生部门要严厉打击器官买卖的行为。

个人认为,黄洁夫的讲话并没有任何新意,真正目的是回避法轮功学员对中共当局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反人类罪的指控,以承认使用死囚犯器官做移植,转移西方政府、媒体和民众对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罪行的日益关注。

没有任何新意的承认和承诺

1.黄洁夫承认大陆移植界一直以来使用死刑犯的器官,作为器官移植的主要来源,但是黄洁夫的说法是这些器官的摘取使用,全部都是经过死者生前的同意,也就是通过合理的流程拿到器官。

对于一个被关押,失去人身自由,将被处死的囚犯,他/她自己主动找到当局,要求在被执行死刑后,把自己的器官捐献出来,给别人用的可能性,是非常小的,这是人所共知的。中国传统上的完尸下葬习俗,对民众的影响十分深厚。这就是为什么即使到了二十一世纪,每年全国志愿捐献器官者屈指可数的原因。正常情况人们都不肯捐献,到了被判为死刑的人身上,怎么会有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普遍成为器官志愿捐献者,只有那些弱智的人才会相信这种说词。其实,这个过程从来都是不透明的黑箱作业,其盗用或违背被摘取器官者意愿的使用,则是再明白不过了。过去多年来,各方媒体的报导更证明,大陆对死囚犯的器官使用根本没有法律程序的保护。

2.中共承认有器官旅游业的存在,但是卫生部副部长把它归结为,这是医院和外国病患的问题,和中共当局没有关系。黄把它说成是因为一些医生的贪财,和一些病人想保命的心理,促成这种器官旅游业的局面。

在此基础上,卫生部门做出两个所谓的承诺。

订出哪些医院和哪些医师有资格从事器官移植,(据报导将砍掉一半);.重申禁止对外国人做器官移植,但是台港澳同胞例外。但这里要提醒大家,未来中国大陆的器官来源还是死刑犯,因为中共还没有在临床上制定出脑死亡法,社会上愿意捐赠器官的人又少之又少,所以,死刑犯的器官还是最主要的来源。

没有解决和说明的问题

针对卫生部黄洁夫的讲话,我有以下问题和质询提醒国际社会注意.

卫生部黄洁夫的讲话-

1.没有触及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的问题。

2.没有说明中国大陆器官移植数量和死刑犯人数的问题。

3.所谓死刑犯有同意文件也是外界无法核对的谎言,见上面分析。

4.没有说明摘取器官的流程。

5.没有触及到器官分配的问题,换句话说,中国的器官使用和排队(WAITINGLIST)是如何管理的,完全不透明。

6.众所皆知的是中共的法令和规则常常是因人应时而定,黄洁夫并没有向外界说明如何登录和留下每一个器官移植案例的完整记录

7.对于器官旅游业的存在,中共是完全知情,并采取鼓励或是默许的态度,医院只是他现在用来开托国际社会指责的替罪羔羊。

8.事实上中共本来在80年代就规定禁止对外国人做器官移植,但是从来没有认真执行过,过去七年间,世界各地都有到中国大陆换器官的病患数字惊人,亚洲各国(印尼,马来西亚,台,日,韩,香港,澳门),澳大利亚,欧洲,北美,中东,白人,黑人都有。

9.中国没有脑死法,加上文化传统的因素,脑死器官摘取的施行争议很大,案例很少

10.现在不允许其他外国病患在中国换器官,而所谓的台港澳例外,为器官买卖还是留下一个巨大的窗口。

至于卫生部特意公布对台港澳例外,也有统战的手法。一个简单的事实是,如果他们真的关心台湾民众的健康与医疗保健,就不应阻止其以观察员身份进入世界卫生组织。医学上类似萨斯等流行病的发生,第一手的资讯对防病,治病的医务人员来说是多么重要。

回避实质问题,即法轮功学员被活体摘取器官的指控

简单讲,这次大会卫生部的发言完全没有触及到任何核心的问题,只是一个表演,用来欺骗西方媒体和外国政府,缓和由于两个大卫的独立报告出台,国际间日益升高的谴责中共暴行所带来的国际压力。

任何一名专业医生都明白,中共成为移植第一,二大国,近几年每年所做的移植病例,不可能单纯依靠用死囚犯的器官,就可以实现的。

中共医院官方的移植网站保证对任何需要器官的病患,它都可以在1-2周内找到合适的供体器官,这怎么可能?

用随机处死监狱里的囚犯,来随时提供有血型和组织配型严格要求的供体器官,是不能保证这个迅速供给性的。加拿大两位独立调查员的报告,通过分析18个相关的证据和反证据,得出的结论是,在过去七年间,大量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被活体摘取.

才使得这种迅速供应器官得以实现,这个灭绝人性的迫害事实是国际社会和媒体现在必须面对的。

灭绝人性的迫害

应该指出的是,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是一个涉及到中共以江泽民为首的暴政集团的灭绝性政策问题,其中扮演主要角色的是中共610办公室和军队医院系统,和部份常规医院。这样性质的犯罪不是一个小小的卫生部就可以处理得了的。黄洁夫的讲话,在我看来用意十分明显,就是将中国的医院和医生推出来,借指责有医生欲牟取暴利,国外有病患亟待器官,才出现死囚犯的器官买卖问题,以此为中共在镇压法轮功学员期间犯下的反人类罪开脱。

国内的死囚犯器官数字,说明不了过去七年间,大陆医院成倍增长的移植完成数字,正如乔高和马塔斯报告所分析指出的那样,这七年间,中国大陆至少有四万多用于移植临床的器官,来源不清。而过去七年间,正是法轮功学员大量被关押,被非法判刑并大量失踪,受迫害的七年。相当数量的法轮功学员在被关押期间,被强行抽血,做体检,同时每日遭到毒打和虐待。显而易见,这种体检和抽血决不是为了他们的身心健康,而是另有目的搜集储存这些身心健康的学员资料,包括血型、组织配型、身体素质的基本资料,为中共部队医院或一些移植中心摘取器官用于高价买卖器官备用.

超过三千名法轮功学员被打死,中共没有追究任何一个管教或公安人员的法律责任,却一律把他们的死亡说成是自杀,或病故。但当很多学员家属去认领遗体时,看到的都是亲人遍体鳞伤的遗体惨不忍睹。更多的时候,法轮功学员的尸体被当局称之为无人认领,在没有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被看守所直接火化,焚尸灭迹。来自辽宁沈阳的安妮和彼特,指证法轮功学员遭到被活体摘取器官、被谋杀、之后被焚尸灭迹这种灭绝性迫害,就是对法轮功学员受到中共灭绝性迫害的见证。

我们认为当今中国大陆器官买卖问题的解决和处理涉及到中共当局主要领导人必须下决心停止对法轮功这个修炼团体迫害的实质问题。

一直以来负责执行江泽民灭绝法轮功学员政策的是政法委书记罗干,所以大陆军队医院和移植医院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些事情,罗干必须负其中责任的。

同时该罪行也牵扯到军队系统以及公,检,法等司法部门。

如果中共真有诚意解决器官移植的乱相,回应法轮功学员的指控,就应该禀持人类最后的一点良知,撤换和法办罗干,刘京和周永康,允许国际社会包括法轮功真相调查团(cipfg)进驻大陆,详细调查所有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牢教所,监狱,和移植相关的地方,和军队医院,中共须立即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还他们以清白,恢复法轮功学员信仰真善忍和炼功的自由和正当权利,并全面调查江泽民及610办公室在迫害法轮功学员中犯下的反人类罪行,依法惩处所有在迫害中犯下反人类罪行的党,政,军,司法和公安,医务等人员。

卫生部黄洁夫发表的这种回避大陆主要问题和法轮功学员指控的讲话,无法改变海外正义人士加入追查迫害真相的决心,同时黄洁夫的讲话也提醒法轮功学员只有把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真相传播的更广,真相讲的更深入,才能彻底停止这场对人类道德,良知和人性的邪恶犯罪。

注:作者感谢黄士维医生的建议和指正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