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赵紫阳最后的岁月(图)
 
李子木
 
2022年6月3日发表
 



被迫辞职的前党总书记胡耀邦突发心脏病去世,引发大学生要求民主和严惩贪官的浪潮,使中共极度恐惧。



接任胡耀邦职位的党总书记赵紫阳反对镇压学生而被撤职软禁至死,使得他在很多中国老百姓心中成为良心的象征。

【人民报消息】(人民报记者李子木综合报导)时任中共党总书记赵紫阳1989年5月因反对「六四」武力镇压学生而被迫下台,不久邓小平提出,他检讨就可以解除软禁,并继续当官,赵紫阳拒绝,于是一直遭软禁至2005年去世。

中国有相当一部份年轻人对赵紫阳这个名字有些陌生,而对于三十岁以上的中国人来说,这个名字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赵紫阳在1980年到1989年期间曾经先后担任中共国总理和中共党总书记。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期间,赵紫阳由于反对武力镇压而被罢黜,之后一直被软禁,直到2005年去世为止。

赵紫阳在软禁中度过他人生最后16年的地方是北京东城区富强胡同六号。这位中国上个世纪末期改革开放的标志性人物在这段时间想了什么?说了什么?美国之音记者未可采访了原中共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研究员姚监复。在赵紫阳被软禁期间,姚监复先生曾经先后两次到北京富强胡同六号与赵紫阳长谈。下面是未可对姚监复访谈的部份内容:

未可:首先能不能先请您谈一谈,您是怎样认识赵紫阳的?

姚监复:我是2004年3月、5月去赵紫阳家两次。我是和宗凤鸣先生一起去的。宗凤鸣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党委副书记,是赵紫阳的同乡,也是战友。他在赵紫阳软禁期间去过赵紫阳家100次。100次回来后他追记了,写了一本书,就是《赵紫阳软禁中的一百次谈话》。 这100次谈话里面,有两次,就是2004年3月一次、5月一次,是赵紫阳约见姚监复。

未可:当时因为什么原因他(赵紫阳)来见你的?

姚监复:一个原因是,宗凤鸣85岁了,他觉得他记录赵紫阳的讲话有些困难,想稍微年轻一些的人帮他记录。但是用什么原因、什么理由去见赵紫阳呢?和(怎么样)让赵紫阳能接受他原来没见过的人,到他家里去呢?就考虑到我原来是中共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的研究员。1984年我曾经在玉泉山参加过赵紫阳「七五」计划报告的起草工作。赵紫阳他不愿意见原来他不认识的人。宗凤鸣就说,这个人是你原来用过的人,是你起草文件的秘书班子里面待过的人。还有一个理由是,我来过几次美国,见过一些美国各方面的人士,他也想了解这些他原来的部下现在美国的情况,「六四」以后出来的人的情况。因此他让我准备一下我对美国的这些民运人士、各方面的人士、教授们对中国的看法,理由就是谈美国的见闻。 至于身份,进富强胡同,家里有警卫,怎么进去?理由就是气功师。宗凤鸣以气功师身份,说是老乡,又是气功师,谈气功进去,我呢,成了小气功师。

未可:您也是以小气功师的身份(笑)。您进到他们家之前,有没有什么部门要先批准你?

姚监复:事先没有经过批准,没有申请。但进门的时候,要查我的证件。而且进门的时候,解放军值勤的人把我的证件留在门口,第一道大门后面的警卫室,出来的时候再给我。事先宗凤鸣和赵紫阳联系了,几点钟来,这样的话,是经过进门的警卫,他们有什么手续批准我进去的。

未可:这是在您去的当时批准的,并不是事先要跟什么人打交道,事先经过什么部门?

姚监复:他们认识宗凤鸣。所以敲门的时候,胡同里面便衣巡逻曾经非常严格地厉声呵道:「干什么的?」后来正好大门开开,解放军跟胡同里面那些便衣说,他们联系好了,就让我们进去了。看来是在外面的警卫,另外有一套警卫,管这个,你不能随便敲(赵紫阳的)门。进去的人呢,是事先联系好的,把证件一看,就让我们进去了。

未可:你能不能描述一下当时富强胡同这个院落是怎么样一个情况?

姚监复:它是一个四合院。进去第一道四合院是警卫排他们住的,解放军。然后再往右边走,过一个门,进去的话,是赵紫阳的书房,对面是他们的卧室。这边是食堂和饭厅。我们在第一个门进去以后,赵紫阳在他的书房门口接待我们。他有一个小狗,小哈巴狗,会汪汪叫,所以解放军就说,等一下,通知他们一下,把小狗看好,别咬人。赵紫阳当时也有一些孤独,养狗了。

未可:当时他家里有些什么人,院子里面?

姚监复:当时他夫人在,但是有病没出来接见我们。他女儿雁南在,但是雁南没参加我们的谈话。我们在客厅谈话。最后照相的时候,他叫了:「雁南,来,照相。」 就给我们照相了。

未可:所以家里面就是赵紫阳和他的夫人还有女儿?

姚监复:对,女婿上班去了。

未可:除此以外就是工作人员?

姚监复: 应该有他的秘书,这都是上面派的,叫参谋。还有就是门口的警卫,这一些解放军在一进门的四合院住着。

未可:大概有多少警卫?

姚监复:具体人数不知道。估计是一个警卫排吧。

未可:您跟宗凤鸣一块儿进去见他的时候,您能不能给我们回忆下当时是怎么样开始谈话的?

姚监复:他坐在躺椅上,躺椅旁边是一个氧气瓶。他跟我们谈话的时候,就在躺椅上坐了下来,接着吸氧。

未可:他是呼吸系统有问题?

姚监复: 他的肺有点纤维化,有病了,所以肺的吸氧功能也在下降,必须吸氧,整个谈话过程中一直在吸氧。宗凤鸣说,今天由我主要谈,他听我介绍。一见面他就说这是姚监复。赵紫阳就说我知道你的名字,我看过你写的材料。因为宗凤鸣事先把我的材料给他了。我说我代表我们机关,还有农口的一些同志,非常关心你,向你问好。他说谢谢。然后就领我们坐到他的屋子里谈。那是一个比较高大的四合院的一个房子,层高比较高,但是就一层,不是楼房。

未可:谈话形式是他问您问题您来回答,还是怎么样?

姚监复:他叫我先谈。我谈的一点是,他非常关心六四出来这些人的情况,所以赵紫阳很认真地听,然后记下来。

2009年5月,赵紫阳回忆录《改革历程》在香港面世。这本书的英文版《国家的囚徒:赵紫阳秘密日记》已于半个月前先期出版。回忆录的内容是根据赵紫阳本人在软禁期间秘密录制的30个小时的录音整理而成。赵紫阳去世后,这段录音被秘密带出中国。

赵紫阳录音摘录: 「反自由化以来,这些老人们都劲头很大,还有一些极左的势力也很大,想要整很多人。邓小平呢,一向他是主张要对党内一些搞自由化的人作出严肃的处理。王震啊,还有其它几位老人也是如此。邓力群、胡乔木等人更是想趁机把一些人置于死地而后快。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如何在这次反自由化中尽量少伤害一些人,保护一些人。或者是即使没法避免也力求伤害得轻一些,这也是一件比较麻烦的事。」

未可:在您跟他介绍这些情况以后,他有没有问您什么问题?

姚监复:他也问了一些海外这些人的情况。但是我后来抓住机会多问他问题。因为我觉得(利用)这个机会得把大家对六四啊,很多大家感兴趣的问题当面(问出来)。这是最主要的六四见证人。我得抓机会问他。所以他谈了一会儿说:「哎,今天是听你谈的,怎么成了我谈了?哈哈。」

未可:您说您抓紧去问他一些问题,您问他什么问题?

姚监复:我问他第一个问题,我说杨尚昆是不是六四的最大受益者?这是吴稼祥的观点。他说,应该说杨尚昆在邓小平决定戒严之前,是支持我赵紫阳的。他是这样的观点。我说那为什么后来他不支持你了,又支持邓小平了?他说:共产党就有这规矩啊。最高领导一变,大家都得变。他讲了这样一个观点。他还说,我告诉你,彭真以前也是支持我的。另外还有一个观点呢,我就问他你是不是受了陈希同和北京市委书记李锡铭的骗?上当受骗?他不同意这个观点。

未可:您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

姚监复:因为大家都说是上当啊,邓小平上当受骗了。他们向邓小平谎报军情,邓小平上当才决定戒严出兵的。结果赵紫阳不是这样回答的,说「邓小平如果会上当受骗,那就不是邓小平了,应该说邓小平的信息渠道和他的决策是他自己的决策」。

另外一个,我就说你为什么不向邓小平汇报,为什么要去朝鲜?他说,去朝鲜是党中央决定的,是国际问题。如果决定去,而不去,那不说明北京的问题很大吗? 而且政治局也不会同意。我说正是你出去的时候,李鹏跟邓小平汇报了,北京的局势发生变化了。那你回来应该给邓小平汇报啊,把你的观点报上去。他说,是啊,应该汇报啊,但是没有排上,因为定了一条,不要干扰邓小平。他说:我告诉你一个情况,邓小平当时的身体不太好,所以大家觉得要保证他见戈尔巴乔夫的身体健康,因此不能随便干扰他。我说,你不干扰他,李鹏汇报了,最后邓小平有定见了,你再想汇报也晚了,所以你应该主动汇报啊。我这个问题等于把人家逼到墙角了。他最后说:「姚监复啊,你也得承认,世界上有时候有命、有运。」 他这样解释了,也就是说事情的出现是有偶然性的,这样等你再汇报就晚了。

六四事件几天后, 邓小平在1989年6月9日接见戒严部队军以上军官时表示,这次事件迟早会发生。

邓小平录像: 「这场风波迟早要来,这是国际的大气候,和中国自己的小气候,都决定了一定要出现这样的事情,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怎么样做工作,也还要来的,迟早问题,大小问题,一看就明白是件什么事,毫不含糊,就是要打倒共产党,打倒社会主义。主要是两个,打倒共产党,打倒社会主义。」

姚监复:他(赵紫阳)始终觉得邓小平误会他了。他觉得他跟戈尔巴乔夫讲话,说什么大问题由邓小平决定,不是要抛出邓小平,而是想回答老百姓说邓小平是垂廉听政,是慈禧太后。他想解释的是,这是党中央的决定,就是大的问题要请示他(邓小平),最后决定。不是邓小平要这样,而是党中央的决定。他把这个拉出来了。

未可: 他向您这样解释,是因为他也认为这是他被清洗的很重要原因?

姚监复:他说,没想到这个事情引起邓小平的误会。他觉得这样带来后来的(事情),觉得你是把我抛出来了,然后才对他有更严格的处置。当时也有整个社会的后果,包括讲了以后,打倒邓小平的口号在天安门出现的更多了,还有严家其他们的声明也是提出打倒邓小平。所以邓小平可能从事情的结果来倒过来判断事情的原因。包括他的《改革年代》里都对这一点搞出误会感到遗憾。而且他说,邓小平是信任他的,说去朝鲜之前,邓小平跟他说过,军委主席让赵紫阳当。这样说等于是很信任他的。他说,不行,还是邓小平当。

我第一次见他时,我问了一个问题。我说:「李先念在六四中间起什么作用?另外一个,六四是不是一场政变?」 他说:「我不能这么说。」 到他病重的时候,宗凤鸣到医院看他的时候,他告诉宗凤鸣说,姚监复问我,六四是不是政变,我的回答是,「我不能这样说」。现在我病比较重了,你告诉姚监复,他可以调查。也就是说,他心里面认为我问的有道理,后面究竟是谁在那儿策划的?

赵紫阳录音摘录: 「6月3日夜,我正同家人在院子里乘凉,听到街上有密集的枪声。一场举世震惊的悲剧终于未能避免的发生了。」

这是赵紫阳在秘密录音中对六四当晚的回忆。他说,这场风波如今已经过去好多年了,情况应该是非常清楚了,一些历史遗存的问题也可以有答案了。

赵紫阳录音摘录: 「第一,说学潮是一场有领导、有计划、有预谋的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斗争。现在可以问一下,究竟是什么人在领导?如何计划,如何预谋的?有哪些材料能够说明这一点?还说什么党内有黑手。黑手是谁呀?第二,说这场动乱的目的是要颠覆共和国,是要推翻共产党,在这方面又有什么材料?」

未可: 您说您当时问他李先念在六四中扮演什么角色? 他有没有回答您这个问题?

姚监复:他说,李先念从来是反对我的。89年春节以后他从上海回来,在南京,还有沿路就公开骂我。我说,李先念为什么会骂你呢?他说,你想想,李先念是从(19)53、(19)54年调到北京来以后一直管财经工作的,包括文化大革命。他是不倒翁。所有的中国的经济的成就和经济的问题都和李先念分不开。现在的任何改革就是改革过去的体制、制度的问题,也就是否定李先念过去的功劳。所以他一直是思想上有抵触。所以他就对赵紫阳的改革措施是反对的,因此老骂(赵紫阳),你改就是改我的成绩,你批判就是批判我的成绩。所以李先念比较恨他。他给我透露出这么一个信息。

1989年5月19日凌晨,赵紫阳出人意料地来到天安门广场,看望广场上的绝食学生。陪同他一道前往的是他当年的部下,今天的中国总理温家宝。当时的一些海外媒体报导说,就在此前不久,赵紫阳没能说服邓小平放弃武力镇压。

赵紫阳在广场上的视频:「我们来得太晚了。对不起同学们了。你们怎么样说我们,批评我们,都是应该的。我这次来也不是请你们原谅我们的。」

亿万中国人都不会忘记当年这个通过电视向全国广播的场景。当时学生们的绝食已经进入第七天。

赵紫阳在广场上的视频:「你们不像我们已经老了,无所谓。国家和你们的父母培养你们上大学不容易呀!」

赵紫阳讲话以后,向学生们鞠躬。学生们争相请他签名。这是赵紫阳被软禁之前最后一次公开露面。

姚监复:我写过一篇文章叫《赵紫阳的欢笑、微笑、苦笑和眼泪》。他的欢笑就是这个,他觉得他最后的选择被李锐和很多党史工作者在历史上把他肯定成陈独秀,为了坚持真理而不向权势低头。我觉得,他这个笑是发自内心的。

微笑呢,就是在我讲一些到海外的,他原来的下属、工作人员或者主张民运的人士,没有一个走回头路,没有一个认错的。他是微笑,觉得民主自由还是大家的一个共同选择。

苦笑是什么呢?就是第二次我见他,最后临走的时候,我又开了一个玩笑,我说:「紫阳同志,你是不是还有一个职务?」他说:「什么职务啊?」我说:「中国高尔夫球协会名誉主席。」 他说:「唉,让人家刷掉了。」 我说:「怎么会刷掉了?」他说,他去打高尔夫球的时候,那个球场是合资的,香港的一个高尔夫球协会的人,还有日本的人发现了,用那种大镜头的照相机拍到了。香港高尔夫球协会的负责人见了赵紫阳说:「赵紫阳先生,我能不能请你当香港高尔夫球协会的名誉会长?」赵紫阳说:「不用了,我是中国高尔夫球协会的名誉会长。」意思是中国包括香港,那个时候(香港)还没回归呢。那个香港人和日本人都注意这个消息了。中南海就问高尔夫球协会:「怎么赵紫阳还有这个职务啊?」那个协会的人赶紧说:「没有了。没有了。」从那以后就没有了,因此他也不能出去打高尔夫球了,他就在家里搞一个塑料棚,拿一个小杆子打。所以我说,960万平方公里的中国高尔夫球协会的名誉会长,只能在自己院子里面挂一个塑料棚打高尔夫球。所以这种笑是一种苦笑。

2014年10月28日,《炎黄春秋》原社长杜导正女儿杜明明写了一篇题为《他尊严地走了──赵紫阳临终纪实》的文章。

文章写道:2005年1月6日,赵紫阳的肺病又一次严重发作,休克了,因为抢救及时,3分钟后赵紫阳苏醒过来。1月14日,赵紫阳坐在沙发上,突然呼吸急促,病情急转直下。他上床后就休克了。这天,赵紫阳的女儿妞妞、女婿王志华,儿子赵大军、赵二军、赵四军、赵五军和能赶回来的孙辈都回到家中轮班守候他。

1月16日,赵紫阳持续昏迷,病情继续恶化,医生宣布他肾脏功能和微循环衰竭。

17日凌晨,告别的时刻到了!赵紫阳5个儿女逐一走到赵紫阳床前,向父亲最后倾吐所有的爱、痛、哀怨与歉疚。他们握着老人的手,在他瘦骨嶙峋的手背上不停地抚摸。

他的女儿说:「您放心走吧,我们都会坚持继承您的事业的。」这个时候不爱流露情感、更很少在孩子们面前掉泪的老人,眼角处滚出了晶莹的泪花,泪水像喷涌的清泉流淌不止。

赵紫阳的女儿扑到老父身边泣不成声地说:「爸爸,我知道,这些年你受委曲了,你走吧,慢慢走,你走了就自由了!」

1月17日清晨6时30分,赵紫阳只剩下游丝般的呼吸和若有若无的脉搏。监测仪器上他的心脏艰难地跳动着……

2005年1月17日清晨7时1分,他在北京医院告别了人世。△

 
分享:
 
人气:245,244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