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想咯儿屁!活人饿急造反 上坟不许插花(多图/视频)
 
张目
 
2022年4月9日发表
 



江蛤老巢的韭菜们都造反了,中共没几日好活!

【人民报消息】中共统治中国大陆已经72年有余,有多少找咯儿屁的奇葩出现?已经数不清了。找咯儿屁是什么意思?北京话就是「找死」。每一个奇葩都透露着中国共产党的不自信和嘬死。

例如,看娱乐节目,也能发现中共不自信到令人难以置信的程度。视频里,牧民、藏民家里的墙上都强迫贴着几张中共领导人的大大的彩色标准像,哈,活像廉价广告。这些「广告」当然是国库出银子。

当乌兰牧骑去边远牧区演出时,前几排的观众们真够忙活的,耳朵听着演唱,手里还必须挥舞着中共发的小红血旗(中共称其为「国旗」)。这是担心被统治者忘记谁是他们的压迫者吗?

还有节育政策,一对夫妇过去只许生一个孩子,否则罚款、绝育、扒房,被流产打掉的胎儿、生下来弄死的婴儿上亿。几十年过去了,现在发现人口总数萎缩的可怕,于是政府又有新政策:每对夫妻必须生三个孩子。效果不佳后,又提出:共产党员必须带头。

既然缺丁,生出来的孩子应该个个都是宝吧?还不是。

◎ 家长为何要拼命感染新冠病毒


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的「婴幼儿隔离点」被曝光。
继上海东海老年护理医院爆出院内感染及多名老人死亡案例后,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的「婴幼儿隔离点」近日被曝光。

《中国慈善家》杂志披露说,在婴幼儿隔离点收治的孩子最小只有58天,大的才一、二岁。

这么小的婴孩,连吃奶、吃饭都无法自理,哪个都需要监护人陪护,但中共的政策是家长必须是染疫阳性才可以陪护。

一名家长在其蹒跚学步的孩子检测呈阳性后被带走时,在社交媒体上写道:「我很沮丧……这太不人道了!」

一些孩子的家长歇斯底里的哭喊,要求陪孩子一起隔离,但被铁石心肠们拒绝。逼得很多家长为了能跟孩子在一起,没阳性也拼命想办法感染成阳性。

这种悲喜剧确实让人疑惑,中共是不是活腻味了?!

◎ 被强行隔离的阳性患者住在这样的地方

根据中共当局通报,上海确诊311宗,无症状感染1万6,766宗,连续第5天创下每日新增病例纪录。从3月1日截止现在,上海在本轮疫情中已经发现了9万4千多例感染者。

据上海浦东航头镇被隔离的居民唐子奇(化名)对大纪元记者透露,4月1日,当局要送他到浦东三甲港方舱医院隔离。但是由于爆满,直到2日凌晨5点,才被送到南汇方舱医院。

南汇方舱医院是一处已经废弃了七八年的学校,原来是复旦大学太平洋金融学院,一共七八栋楼,没人管理,人们随便找地方住。但是来得太急,什么东西都没带,「连卫生纸都没有」。

唐子奇说,「第一栋楼什么都没有,那个房间乱呀,完全就是一个脏乱差,厕所没法看的那种。那些厕所水压还很小,因为没人管理、没人打扫卫生,那个屎、尿都已经全在马桶上了,根本没有办法上厕所。」这是中共大外宣中描绘的那个「救死扶伤」的地方啊!

子奇说,早上到吃早饭的时间,人们又累又饿。这时送餐的来了,「很多人就去开抢了,没有人管理,就直接上抢」。后来人们看到大门口有很多被子,人们又开始抢被子,「所有人都自己去拿被子」。「因为没有秩序,全部都靠抢,真的都靠抢」。

手脚麻利、力气大的人,可能抢到的东西多一些,而老年人或者力气小的女性,那就什么都抢不到了。

据知情人介绍,在监狱吃饭的时候,都得排队去「领饭」。尽管给的太少吃不饱,但毕竟还能分到一点东西。而中共用来隔离疫情患者的方舱医院,比中共的监狱还要悲惨了。

唐子奇介绍,后面来的4,000人也是一样,什么都是「哄抢」。「很多人连早饭都没得吃,很多老年人也没吃到。」有个患者4月4日晚上高烧40度,「人都烧迷糊了,没有药」,喊来医生也没用,医生也没有药。

最近很多人看到了清华才女、硅谷海归李昶离世的消息,有知情人透露了李昶离世的情况。去年李昶因脑溢血住院治疗,后来在上海一家康复中心康复疗养。事发前已经恢复意识,但没有语言和行动能力。

3月底,李昶所在的医院发现阳性病例,当局要求包括护理人员在内的所有人隔离。李昶的丈夫要求和妻子一起隔离,方便有个照应,但遭到拒绝。

知情人表示,随后李昶的丈夫拒绝离开护理中心。但警察冲进房间,以破坏抗议为由,抓走了李昶的丈夫。

护理中心承诺另外安排护理人员,但是一个护理人员要护理十几个人,而且护理李昶的护工「不会吸痰」。仅仅一天时间,还没有恢复语言功能的李昶就被窒息而死。随后家属只得到院方的一个通知:「死亡并已火化」。亲属连李昶的尸体都没看到。

有网友发帖子说:中共国在这一年里有多少人死于封城?有多少人死在了隔离点?有多少慢性病被中断医治而死?有多少心梗因无法进入医院抢救而死?有多少妇女无法产检而一尸两命?有多少人因没有退烧药而丢命?有多少人死于流感?有多少人因「不可抗力」而失业破产而死?

那些有病的呢?香港端传媒采访到一位浦东一线医生,据这位医生透露,当地医院已经「不看病不治病」,医生已经被派出去做核酸检测了。

还有医生坦诚,医院都在把病人转科或者推出院,能不收就不收。病情稳定的通通回家,只留一些危急重症病人,总数可能只有总床位数的20%左右。

这名医生指出,一线医生们有一个「共识」:「因为疫情封控去世的患者,比病毒本身致死的可能更多」。

中共无比骄傲自豪的大声向世界宣称:死于新冠的人共计为零!

◎ 援助蔬菜没人要 救援物资被党官私卖

我们看到的消息,都是被封控百姓断粮断炊的底线呼喊。但是上海全城封锁之后,其它省市对上海的物资援助,包括蔬菜、水果等,数量并不少。为什么上海人还说吃不到菜呢?外地援助的物资去哪里了呢?

现在让我们看看大纪元《新闻看点》栏目主持人李沐阳收到的几位网友的爆料视频的文字稿:

【原声视频】离上海他们这边,送救援物资,到了这里也没人收货,没人管,我们也没有饭吃。看看这么多车来给上海送救援物资,来这也没人收货。

看看上海说没菜吃,我们冒着风险来给他们送菜来,肉都搁臭了,都没人收货。新鲜的货没人要,这么多菜没人收货。

肉都扔垃圾桶了。

有网友贴帖子说:原以为江大蛤蟆住在上海,上海样样得实惠,到了关键时刻才明白,你们是韭菜,上海本地产的韭菜。

◎上海疫情期间的绝望

其中一段视频是一位被封控在家的80岁独居老人,已经上吊自尽了。还有一段视频显示,在彩虹湾,有一位年轻人跳楼了。网友在邮件中说,「上海疫情现在乱象百出,让人心情沉重。」

【原声视频】我被你们逼死啦,你知道不知道?你告诉我超市不开门,我买什么?我吃什么?我喝什么?你把人逼死了啊!我普陀区,我住普陀,我身分证徐汇的,我徐汇区。

我父母被你们封了两个月,这两个月他们怎么过的?我的外婆,独居老人没有人照顾,你把我们封着,她喝什么?她吃什么?你把人都逼死了。我操你妈,上海市政府是人吗?逼得老百姓都要反抗了。

(沪语)我没办法活下去了!他们不管,他们也活不下去,都没办法活了。现在政府完全不管,我只备到4月5日的物资,我没钱了。我的门店每天无法营业,我的员工要吃饭的,我没钱了!我要还房贷,还有两天我还房贷了,我怎么办啊?

我无所谓了,不行,共产党就把我收掉吧。共产党呢?共产主义呢?你们他妈的,老百姓呢?不是你们通不通知的事,政府讲话不算数,4月5日解封呢?说好的4月5日解封呢?政府他妈的在放屁,你明白吗?老百姓能活吗?现在哪个老百姓能活?退休的有退休工资,我们有吗?


上海防控严密,这是要把人活活饿死吗?
一位居住在浦西航头镇鹤沙弄的汪先生4月5日告诉自由亚洲,3月26日开始被封闭,4月1日曾被放出几个小时允许买东西。但是当时商店里已经买不到任何食物了,随后一直被封闭到现在。

汪先生说,「人不能下楼,不能出小区。就是出了小区也没有东西卖,所有店都全部关门,公交全部停止,一直到现在。」什么时候解封没有任何消息,人们都在苦苦地挣扎。

汪先生说,「老百姓没有信心再等下去了。家里的东西都吃完了,现在吃饭就像数米一样,一粒一粒很节约的吃。」

33岁的「小戴」是湖北妹子,因为工作关系,居住在浦东新区,这次刚好赶上封城。自以为有「湖北封城」经验的小戴,开始以为自己能挺过上海封城。因为开始当局承诺只封二三天,所以临时囤了一点泡面和零食等。

幸好小戴本人有个煮面的小电饭锅,还能将就着解决一下。而那些连小电饭锅都没有的人,就算有食物,也根本没有办法煮食物。小戴说,「现在能好好吃一碗泡面,就是最大的福份。」

◎上坟不许插花 插了要拔掉

再跟大家说一个奇葩消息。4月5日是清明节,扫墓的日子。在这个日子的前后,很多人都会回到祖籍填坟挂纸。但是当局对人们上坟,之前就有不许烧纸的规定,说是污染环境。

不让烧纸,就得找别的辄。有的地方换成在坟前插花来祭典先人。这种方式对环境没有污染了吧?也不成!

最近,大陆某个地区的一个村子,用大喇叭广播,说「接上级要求,不准任何人坟头插花,已经插了的,要求拔掉。你不拔,他们明天就替你拔!」大有拆房的架势。并恐吓说,还有领导到坟头视察。

一位网友表示,这件事「并非子虚乌有,是真有情况」。这位网友道:以后清明节上坟,是不是要改成和先人打电话?

◎官逼民反

有视频为证,上海宝山区顾村大唐花园的居民已经忍无可忍,终于走出家门,发出呼喊:「我们要物资,我们要生存!」

【原声视频】我们要物资(我们要物资),我们要生存(我们要生存)。现在是整个小区的主干道全部都挤满了人,大家都这样的话,密集也不是一件好事情。区里再不过来想办法的话,这里真的是要反了!

中共政治局常委张高丽玩弄网球名将彭帅的事被压下去了,铁链女李莹的悲惨故事也压下去了。可是,人不吃饭是会饿死的。如果,反正是个死,那抄家伙玩儿命……

现在,江蛤老巢的上海韭菜们都反了,中共的时日也就屈指可数。(文/张目)△


200个呈阳性的58天到2岁大的孩子们只有10个医护人员管理,有的小婴儿屁股都烂了!

(人民报首发)

 
分享:
 
人气:259,219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