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江泽民的残暴看33年前血洗天安门(多图)
 
华镇江
 
2022年6月4日发表
 



一位勇敢的普通人用身躯阻挡坦克车前行!这张图片传遍世界。



1989年6月4日,中共血洗天安门广场上手无寸铁的大学生和市民。



33年前的六四,无数坦克车开进天安门广场,追着人就碾压。



天安门母亲们33年来要求中共承认罪行,但无果。目前已有64位母亲带着遗憾离世。

【人民报消息】今年是八九六四第33周年。六四的最大受益者是时任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江也是六四屠杀天安门广场和平静坐大学生与市民的现场指挥者。届时江已经代替赵紫阳成为中共党总书记。

在六四之前,时任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伙同有夫之妇的通奸者陈至立迫害上海《世界经济导报》,被陈云、李先念们所看中,向邓小平推荐其代替赵紫阳任总书记。这一段历史被有写日记习惯的李鹏记录下来。

在海外发表的《李鹏六四日记真相》和《江泽民其人》中,分别记录了当年江泽民为谋官位的龌龊狠毒和居心不良。

1989年4月28日的李鹏日记披露:「邓小平3月下旬会见外宾,就不点名的对赵紫阳处理经济工作表示不满。」

4月30日的李鹏日记披露:「听到一些传闻,……邓小平和李先念单独谈话,议论到赵是否应下台的问题。邓小平说,苦于无人替代,下不了决心。」

5月21日的李鹏日记披露:邓小平传达他的意思,要等大军进入北京后,再开政治局扩大会议,「这样可以避免冲击和干扰,才能开得更有把握。」

等20万大军进入北京后,邓小平才有胆在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宣布两件事:一个是宣布赵紫阳下台,同时上任的新任总书记是八大老指定的江泽民;另一个决定是六四屠城。

1989年6月3日的李鹏日记披露:「小平同志批淮了今晚的清场方案。江泽民同志在警卫大楼四楼上,从窗外可以直接看到天安门的动态。」


江蛤当政时被外国记者拍摄下来的凶狠瞬间。
一位女学生郑贻春,多年后写下这样一段话:一九九零年春季的一个早晨大约六点四十分左右,正在东北某大学的一个操场上锻炼身体,学校操场旁的大嗽叭正转播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新闻联播。嗽叭里播送的是刚接过中共中央总书记权位不久的江泽民与李鹏、乔石、姚依林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举行中外记者会的直播现场节目。我边锻炼身体边认真地倾听江泽民都说了些什么。当有一个外国女记者问江泽民:总书记先生,听说参加八九民主运动的一个女大学生被逮捕后,被押到四川省的一个劳改农场,在那里,她被几个男警察给轮奸了,请问你是怎么看待这件事的?

江泽民回答说:这个女大学生是个暴徒。她(被轮奸)是罪有应得!

好一个罪有应得?!我立时吓出了一身冷汗,一个女大学生,仅仅参加了八九民主运动,就被非法逮捕还不算,并被冠之以「暴徒」的诬陷;这还不够,还要把她谴送到劳改农场实行强劳;而且还要肆意妄为地加害于她,并把她给轮奸了!

●1998年震惊世界的印尼排华事件

1998年5月13日至16日印尼发生的震惊世界的排华事件,正是江泽民手握党政军三大权时期。

事件刚发生时,印尼政府非常紧张,察看中共的态度。江泽民下达指示:「印尼发生的暴行是印尼的内政,对此报刊不报导,政府不干涉。」很多面临死亡威胁的华侨跑到中使馆要求庇护,结果被无情的推了出去,中领馆任华人华侨被印尼暴徒杀害。

这是一个看似偶然的拌嘴事件引起的,竟招致印尼华人财产遭到大规模的抢劫破坏,四天内两千多名华人被杀死。令人怵目惊心的图片显示暴徒把华人的头、大腿等砍下来拿在手里炫耀;数百名华裔妇女被集体强奸凌辱,有些人甚至被奸杀,曝尸街头时女死者阴道里还插着扫把,惨状令人无法目睹。



(左)曝尸街头的华人女死者,阴道里还插着扫把,惨状令人无法目睹。
(右) 被暴徒杀戮的华人,头、大腿等砍下来堆积在街头,怵目惊心!

一位印尼华侨回忆说:98年排华时我刚好去美国出差,躲过死劫,我的姐姐、嫂子曾跑到中共驻印尼大使馆哭着求救,给他们下跪,请他们收留几天,让她们度过难关。但使馆人员说上面有命令,一个也不能收留。结果我的姐姐、嫂子都被印尼暴徒强奸后杀死!

当时,美国国会和联合国人权委员会都发表声明加以谴责,很多国家政界领导人和社会团体纷纷对印尼政府进行了强烈指责。新闻媒体进行了大量的揭露和报导。全世界的海外华人情绪激愤,他们强烈要求中共国政府进行谴责。

时任国家主席江泽民竟然指示说:印尼发生的暴行是印尼的内政,对此国内报刊不报导、政府也不干涉。「中(共)国对印尼的巨额援助,仍然按照原来计划进行」。

● 世纪大洪水死近两万人的真正原因


1998年世纪大洪水死近两万人是因为江泽民不肯分洪!江泽民属虎,1998年是虎年,是江上台近10年的第一个本命年。那年遇到长江大洪水,必须得分洪才能减少损失。但江当时认为分洪、主动决堤,就等于挖断了自己的「龙脉」,影响到自己的权力地位。于是决心严防死守,决不开闸泄洪。

长江大堤终于抵不住世纪大洪水而被冲垮。从1998年8月5日深夜3点到第二天下午,短短的二十四小时里,天塌地陷,数十公里内一片汪洋,洪流滔滔,哀鸿遍野。

8月6日到7日,除了一部份爬上大树、高楼的幸存者被救助以外,全县1.1万人失踪。事后,湖北嘉鱼县的民政部门内部统计得知,全县两次决口期间,在洪水中死亡及失踪妇女、儿童及老年人1.1万人,官兵及民工一千多人,很多家庭妻离子散,有一些家庭全数葬身洪水,连尸体都没有找到。

8月5日那天,长江下游的九江段、江心洲一同溃口。8月7日九江长江主干堤决口,官员们一时间手忙脚乱,像热锅里的蚂蚁急得团团转,指挥员手足无措,下令胡乱向决口处抛进物品,只要能装的物资都向决口倾倒,推进大米、稻谷、黄豆等粮食达500万□,大卡车50多辆,炸沉船只18艘,后来调集一支来自张家口地区约200人的堵漏特种兵团,采取了外围打桩,固定铺板,灌注泥石堵口,才把决口堵上。

江为了保其「龙脉」,拒绝启用荆江分洪区泄洪,此次溃堤共造成了82亿元的直接经济损失。除排洲湾死亡1.2万人外,外江民垸合镇垸、九江段、江心洲及九江长江的四次溃口共死亡平民百姓6千多人,损失财产达500多亿元。

到了8月中旬,已有2.4亿人因洪水肆虐而撤离家园,与此同时,天气炎热,洪灾地区又爆发了传染病……,在江泽民的天平上,洪水灾区亿万民众的生死远远不如他的「龙脉」 重要。上海坊间知道其底细的人说:癞蛤蟆哪里有什么「龙脉」?!

● 江执政的九十年代军队活摘器官技术已纯熟

2019年2月,一位沈阳陆军总院实习医生披露亲历军队活摘器官的恐怖经历,发生的时间在九十年代,是江泽民执政时期。

他说:推开门之后,只见4个体格强壮的军人押着一个人过来。

我看到他的喉部全是血,正在流动的鲜红色的血,整个喉部被血流的模糊,看不清伤口的形状,但可以肯定有伤口。(注:后来才知道,为了不让他发出声音,喉管先被切开)

这时,所有医护人员在护士的协助下迅速穿好手术服,包括帽子、口罩、手套,只留2只眼睛。我当时充当的角色是助手,负责剪断动、静脉、输尿管。护士长马上用剪刀把他衣服剪开,然后用消毒液在他的整个腹部到胸部,大面积消毒3遍。

这时,其中一个医生拿着手术刀,从剑突下(胸骨下)作切口,一直划到脐部,作一个大切口。当时他的腿在抽搐,他的喉部已经发不出来声音。然后医生把整个腹腔打开。当时,血啊、肠子啊一下就冒出来。一个医生把肠子往对面一推,很快就取到一侧肾脏;对面的医生负责取另一侧的肾。

只听到医生说让我去剪动、静脉。当时要求必须留出来一截做吻合用。当我用伸出去的剪刀一剪下去,血一下就喷出来,身上,手上喷的全是血。这血还在流动,证明人是活的。

医生动作非常熟练、速度非常快。当时,左右两个肾脏都取出来了,肾脏已经在医生手里了。另一个护士拿着一个恒温盒,取出来的脏器就放在恒温盒里。

(医生让实习医生去取眼球,他已经吓的瘫倒在地上)。

他回忆说:这时,对面的医生,用左手手掌把他(被活摘器官的年轻人)的头狠狠的摁在地板上,2个手指把他的上眼皮把住,右手拿止血钳一剜,整个眼球就出来了……

实习医生说:当时,我不能再做什么了,我在发抖,全身是汗,处于虚脱的状态……

● 香港被强迫抹掉六四记忆

2020年实施国安法后,香港维多利亚公园每年一度的六四烛光纪念晚会率先被取消,接下来六四博物馆被关闭,一些大学校园内的纪念雕塑也先后遭移除。

天主教会每年一度举办的六四悼念弥撒本已是香港境内硕果仅存的公开纪念活动。但是今年,由于担心会触犯香港当局的规定,教会的纪念弥撒也被取消了。

弥撒活动组织者之一的香港天主教学生会牧师马丁.叶( Martin Ip)表示:「当前的社会氛围之下,我们发现举办悼念弥撒非常困难。我们不能违反香港的任何法律。」

1989年6月4日,中国政府出动坦克和军队镇压了天安门民主运动,大量和平请愿的学生和市民丧生。

在中国大陆,任何有关六四事件的讨论一直都属于舆论禁区。但在处于半自治状态的香港,则年年都会举办各类纪念六四的活动。然而,北京在香港颁布国安法后,这一切都发生了变化。

在中国大陆,任何有关六四事件的讨论一直都属于舆论禁区。但在处于半自治状态的香港,则年年都会举办各类纪念六四的活动。然而,北京在香港颁布国安法后,这一切都发生了变化。

「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支联会)曾长年在香港发起组织各类纪念活动,比如维园的烛光晚会。但该组织目前已因所谓「勾结外国势力煽动颠覆政权」的罪名遭到起诉。去年该组织的多名负责人被逮捕,他们创办的「六四博物馆」也在警方搜捕行动后被关闭。此外,警方还关闭了该组织的网站和社交账户,同六四有关的数码资料也遭删除。

六所香港大学移除了校园内已有多年历史的六四纪念雕塑。丹麦艺术家高志活(Jens Galschiot)创作的「国殇之柱」 被香港大学拆除后,运送至郊外隶属该校的一片空地上。艺术家陈维明创作的「六四浮雕」和「自由女神像」稍后也分别被岭南大学和香港中文大学移除。陈维明对法新社表示:「六四是政府对民众犯下的罪行。他们现在试图抹杀这段令人不齿的历史」上述几所大学则回应说,校方从未批准过放置这些雕塑作品,而做出移除雕塑的决定则是基于对相关法律风险的评估。

丹麦艺术家高志活也对法新社说:「再过几年就没有人知道六四那一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了,这正是中共想达到的目的。」

六四过去了33年,活摘佛法修炼者法轮功学员器官也到了23年了,到现在还没有停止的迹象。这就是中国共产党被称为「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组织的原因。

问题是,中共还能被允许活几年?(文/华镇江)△

(人民报首发)

 
分享:
 
人气:243,938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