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当母亲节 请别…别忘记这位母亲(图)
 
李少华
 
2022年5月20日发表
 



尽管吉林省长春市民拿笔在「母亲墙」写下祝福母亲的话。但愁苦的母亲正在担心,自己那信奉「真善忍」的好女儿是否已经被中共活体开膛剖腹,器官被卖了大钱。

【人民报消息】有一位网友在母亲节到来之际,写道:「对于生我们、养我们、教我们、真心实意爱我们、时时刻刻呵护我们、日日夜夜想我们、辛辛苦苦养育我们的母亲,在“母亲节”到来的时候,有多少人想起了母亲,有多少人想到了母亲,有多少人想到给母亲送一束花、写一封信、发一份贺卡、传一声祝福。」

我知道有一个孩子决不会忘记在母亲节给妈妈一声祝福的,尽管不知妈妈现在哪里。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孩子送给妈妈一样生日礼物,一直被妈妈当作宝贝一样的珍藏着,任何时候都不离身。

但,有一天,妈妈心中的宝贝送的生日礼物被人无意中发现了。

谁也想不到,竟在这样的地方,被这样发现的……

勇敢的站出来指证苏家屯医院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女证人在证词中透露了这个发现的过程。

她的前夫是苏家屯医院脑外科医生,他们1999年到2004年之间在这家医院工作过。她痛苦的回忆,前夫曾是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主刀手。他在一篇日记中写道,当这个「病人」昏厥之后,他用剪刀剪开这位妈妈衣服的时候,从衣服的口袋里掉出来一包东西。他打开一看是个小盒子,里面有个圆的法轮图形的徽章。那个护身符的上面还有个纸条,写着:「祝妈妈生日快乐!」女证人说,她的丈夫受了很深很深的刺激。

我相信,到今天为止,这位妈妈的孩子还在眼巴巴的盼望着妈妈的归来,当门外出现类似妈妈的脚步声、说话声,都会跑出去查看。孩子相信妈妈一定会回来的,会给自己一个大大的惊喜。

今年的母亲节是5月8日,当您回家与母亲欢聚时,各位,别……千万别忘记这位信奉「真善忍」的被活摘器官的年轻母亲。

将心比心,谁都有母亲,谁都是爹妈生、爹妈养的。

以下是女证人安妮2006年在美国集会上的部份证词:

大家好,我叫安妮,我是苏家屯医院的一名职工。前段日子,你们也听了我在录音中的讲话,很抱歉,那个时候我不能站出来。今天我想说,这件事情虽然现在表面上看好像是对于我们这边是不利的,但是事情不是一天发生的,也不可能一天就把事情解决。

我和我的前任丈夫是在1999年到2004年之间在这家医院工作的,我的前夫曾经是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手术的一名脑外科医生,我先在这里替他跟你们道歉。

我们医院是在2001年开始关押这些法轮功学员的。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我是从2003年开始知道的,因为我们医院很多医生都是调来调去的,有些医生知道,有些医生不知道。但是活体摘除这项是秘密进行的,因为这些学员抓来都是没有合法手续的,所以说我现在也没有办法拿一些证据证明他们曾经在这家医院关押过。

很可能是没有人能够存活出来,但是还有一部份人还在关押当中,没有被杀,这是肯定的,我们医院有好多人也知道这件事情,因为好多医生都是秘密从事这样的手术的。其他员工知道,大家都不敢说出来,怕被灭口,都很回避这件事情。

被关押在里面的法轮功学员大多数都是从大北监狱、马三家教养院和其它监狱转过来的,有些是炼功的时候被抓来的。好多家属都不知道被关押在什么地方。由于中共当局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打死算白死”的政策,法轮功学员的死亡对于中国监狱并不是十分重要的事情。

我曾经听我前夫说过,大多数人都是身强力壮的,好多人还没有咽气,他们的器官就被摘除,被摘除后很多人就被直接丢在焚尸炉中,没有任何迹象。有的器官被摘除后,把尸体缝上。有的家属知道学员被关押在这里,他们会签字,然后到其它的火葬场去火葬。

我的丈夫也曾经提出过不要做这种手术,但是那个时候他自己也身不由己,因为他知道如果他不做的话,很可能他的妻儿老小都会被灭口。从2003年开始知道这件事情后,我就一直在劝说他,最后他同意去另外一个国家,不再做这样的手术,但是当时也遭到了一些地方的威胁,所以他的心里也是很害怕,今天(已经到了国外)他不敢站出来说话(作证)。

注:苏家屯集中营的女证人安妮说,她工作过的医院里参与摘除器官的医生有些已经失踪和死亡,而她前夫提出不再干时也遭到过暗杀,她替他挡了一刀而使腹部留下了很丑陋的刀疤。她说,她的前夫正因为干过这些恶事而得了癌症。(文/李少华)△

(人民报首发)

 
分享:
 
人气:253,892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