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微草堂筆記:老虎吃人也有所選擇(圖)
 
雲鑒
 
2020-1-31
 



紀曉嵐講了一個神奇的故事,說老虎不吃人,只吃人中的禽獸。

【人民報消息】老虎會吃人,這應該沒有人懷疑,可是老虎吃什麼樣的人、不吃什麼樣的人?清朝禮部尚書、協辦大學士紀曉嵐講過這麼一個發人深省的真實故事。

紀曉嵐(紀昀)的先母張太夫人曾經雇傭過一位同姓的老婦人幫著在家中掌管炊事,這個同姓的張氏老婦是北京房山人,家住在西山深處。

張氏說她鄉裡有個很窮的人,無以為生,就背井離鄉去外地找活謀生。因為他從來就沒有出過遠門,剛走了半天就迷了路了。山路曲折崎嶇,恰逢雲遮晦陰,不好走,也不知往哪兒走。他無奈就坐在一棵樹底下,等天晴朗點,認清方向再說。

他正歇息著呢,恍惚間忽然從林子裡出來一個人,後面跟著三四個身材高大的人。這些人相貌猙獰,和平常人不一樣,他感覺到眼前的人不是山神就是妖魅,想躲避開已來不及,乾脆迎上去躬身下拜,向為首的人哭訴了貧苦的處境。

那人聽後,同情他的遭遇,並說:「你不用害怕,我不會傷害你的。我是虎神,今天來是為了給老虎們配食。待會兒老虎吃完了人後,你收取被吃掉的人的衣物,就足可以養活自己了。」說完,虎神親自將他引到一個地方待著。

之後,虎神忽長嘯一聲,其音高昂,眾虎像聽到口令一樣從各處匯集到了一起。那人又向眾虎揮手指點,口中發出嘈雜細碎的聲音,聽不懂說的是什麼。

一會兒群虎皆散去,但有一隻虎留下來伏在草叢裡。

須臾,有個挑擔子的人穿越山林,由遠及近,埋伏著的那隻老虎要跳起來撲向此人,但忽又避開退下。挑擔者沒感覺到任何異情,安然無恙地走了。

過一會兒路上又出現了一個婦人,伏虎這次沒有反覆,乾淨利落地把她捉住吃了。虎神撿起那婦人的衣物,裡面有幾兩銀子,虎神取了銀子給了那個貧苦外出謀生的人。

虎神告訴他說:「老虎其實不吃人,只吃禽獸。那些被虎吃掉的人,都是人中的禽獸。大抵人天良未泯者,其頂上必有靈光,虎見了就避開了;那些喪盡天良的人,靈光盡息,和禽獸沒什麼差別,虎乃得而食之。」

「譬如那個挑擔的男子,平日看起來很兇暴,也會搶人家的東西,但他搶奪到東西後,用來接濟他的寡嫂和孤侄,使他們免於饑餓寒冷,因此他的頭頂上還有一簇彈丸大小的靈光,伏虎便不敢襲擊他。後來的那個婦人,拋棄丈夫私奔改嫁,改嫁之後還虐待他丈夫前妻的孩子,經常把孩子打得體無完膚。她又偷後夫的錢,就是她懷中攜帶的那些個銀子。她不斷地做著這些壞事,積攢著罪惡,頭頂的靈光消盡了,虎所看見的她,不再是人身了,理所當然就捕食了她。」

「你今天能遇到我,也是因為你能很好地侍奉你的繼母,省下妻子的口糧來供養她,你的善行使你頭頂上的靈光有一尺多高,所以我叫虎來幫助你渡過難關,並不是因為你跪拜我、求我的緣故。好好行善事,定還會有後福。」虎神說完指示方向讓他回去。

他走了一天一夜到家了。張氏的父親和這個人沾親帶故,所以知道這些事情詳細的原委。當時張氏家中的一個家奴的妻子經常虐待她7歲的孤侄,聽了張氏講的這個事,對待孤侄的態度就收斂些了。

紀曉嵐在故事的結尾說:「聖人通過神道來教化引導世人,確實是有深刻道理的。」

其實,人體上存在的靈光也不是什麼迷信。有一篇署名陳克立、題為「人類善惡值的奧秘『光』看的出來」的文章中,談到他少年時全家住北平,父親的一個黃姓朋友從小就具有特異功能,能看到每一個人頭上的光。

黃先生說:「每人頭上都有光,但是亮度、大小、顏色各不相同,凡是有權有勢的人,大都是紅光、紫光;清高正直的人,大都是白光、青光;貪污敗類的大都是黑光、灰光;其它的黃橙綠赭,都依照各人的品德行為,各不相同,而且亮度的強弱大小,也是根據當時各人的氣勢運氣,做不同的改變。」

黃先生還說:「人的氣質有時候會改變,譬如說某人以前是好人,後來被壞人引誘,變成壞人,那他以前白而高大的光,就會變成灰暗而低小。」

說來說去,人的命運與人自己的作為是有直接關係的,要想有好運,首先得做個好人。(事據: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卷九如是我聞(三)》)△

(略有刪改)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