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回眸 陈诚上将做梦都是灭共复国(多图)
 
宗家秀
 
2020-1-18
 



1961年7月31日,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右)与副总统林登·约翰逊(左)在白宫会见陈诚(中)。



左一为蒋中正委员长、左二为忠心为国的陈诚先生。



1945年8月抗日战争胜利,被日本侵占50年的台湾岛光复,交还中华民国,时任国民政府最高领导人蒋中正介石先生到台湾视察后,提出要将台湾省建设为「三民主义模范省」。随后马列子孙中共邪党在中国大陆争夺地盘。当时,经过8年抗战的中华民国政府军损失惨重,光是将军就损失了200余名,中共派特务潜到各政府大员。甚至到蒋中正先生身边当速记员,国民政府军节节败退,终在1949年国民政府不得不退守台湾省,同年10月18日,蒋的日记出现「台湾为建设模范省实施方案」等字样。



1924年8月,国父孙中山在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提出「耕者有其田」。1949年春,台湾行政院在陈诚的主持下颁布《耕地三七五减租条例》,获得成功,农民生活提高,地主们也没有任何经济损失。

【人民报消息】陈诚一生有两大特色,一是坚决反共,二是忠君报国。同时,他较早就能有意识地区分中共组织与中国人。

在他去世前的一两年里,连做梦都是指挥大军渡海反攻,光复大陆,胜利还都,他一生未竟的事业就是灭共复国。

◎与刘伯温同乡的有志少年

陈诚,字辞修,1898年出生于浙江青田。父亲陈希文为青田县立敬业高等小学校长。青田以盛产冻石而扬名中外。自青田县沿瓯江西行30多公里即为浙江省著名的石门洞风景区。

大明「诚意伯」 刘基刘伯温就出生在石门山麓,他曾在此求学就读,并留下名篇《郁离子》。南朝永嘉太守谢灵运游历后,此地即以全国36洞天之一而闻名。石门山洞景色旖旎,亦为道家圣地,人处其间,俗念顿消。

陈诚自号「石叟」 ,得名于他少年时代为石门洞题就的一首诗:「鼓旗对峙镇山门,昔日文成策主勋,安得驰驱旗鼓出?青天之下扫余氛。」 诗的落款为「石叟」 。

从诗中可以看出,陈诚少年即怀有辅佐明主扫平天下的雄心壮志。而「石叟」 自号恰恰又是陈诚一生信念坚定、做人廉洁、办事老练持重的形象写照。

陈诚在省立中学和师范学校读书时就文武全才,运动会总是个人总分第一。1919年,陈诚在父亲陈希文的好友皖系部队师长杜志远的引荐下进入保定陆军军官学校。

◎保卫国父受伤 结缘效忠蒋中正

1920年,陈诚与粤籍同窗南下入粤军第一师,并加入国民党。1922年陈诚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保定军校炮兵科。次年,陈诚任粤军第一师第三团上尉连长,负责大元帅府的警卫。5月,在随孙中山讨伐叛军沈鸿英的肇庆战役中,陈诚胸部中弹,住进了肇庆医院。

蒋介石当时是大元帅行营参谋长,奉命到肇庆慰问受伤将士,孙中山建议蒋尤其应该去看看陈诚。一番对谈之后,蒋介石对陈诚印象很好,回去后赞叹说:「陈诚是个厉害的人物,将来一定有出息。」

蒋介石任黄埔军校校长后,有一次凌晨在校内巡察,看到陈诚一个人在练单杠,便信步走过去,看见陈诚身边放了一本《三民主义》(另有一说是本兵书),得知陈诚彻夜未眠在锻炼和读书。

自此后,陈诚得到了蒋介石的首肯和重用。随后,陈诚在国民革命军的东征、北伐战役中屡立战功,并在中原大战中荣升第18军军长,时年陈诚34岁,人称「童子军」 。

每获战功,拿到的奖金,陈诚一概分发给属下,或纳入军队的战功基金。

◎区分中共组织与个人 力剿赤匪

陈诚一生反共意志坚定,早年对中共党性泯灭人性、中共组织不同于中国人,就有着较为清醒的意识。

陈诚在其回忆录中将中共红军直称为「赤匪」 ,指出它是苏俄共产国际在中国制造的一种匪患,并称诞生于1921年的中国共产党是一个出卖民族利益的组织。

陈诚在解读孙中山「容共」 策略时分析道,「容共」 不是容纳共产主义,更不是允许共产党加入国民党。因为当时李大钊等共产党徒提出加入国民党时,是说一个一个加入的,而不是把一个团体加入国民党。

「以国父之宽容大度,对于『人』是不曾有所歧视的。至于一经作了共产党,便不复再有人性,这岂是国父当初始料之所能及?」 「共产党徒以个人名义加入本党之后,立即展开挑拨离间的分化作用,于是乃有『左派』、『右派』、『中派』等等名称出现。在『革命的向左转』的口号之下,共产党在本党阵营中已隐然露出他们的本来面目。」

陈诚指出,单就中共嗜杀来说,创造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的纪录。饥饿也是一种慢性屠杀。中共与普世价值的「人道」 为敌,是因为他们「否定人是人,而肯定人也是物」 。

陈诚明确地说:「自始至终,恐怖主义和共产统治就没有分过家。」 并引用吴稚晖先生的话批评共党 「『好话说尽,坏事做完』,最为要言不烦」 。

陈诚在回忆录中对中共的评价切实而又深刻,他品论说,中共的「匪格」 实属下下,因为他们总是假托人民公意,欺人自欺,残酷卑鄙。

陈诚自1931年至1936年一直追随蒋介石全力剿共。在第三、四、五次围剿中共红军期间分别任追击军第二路指挥官、中路军指挥官、北路军前敌总指挥兼第三路军总指挥。1936年上半年,陈诚奉蒋之命,任晋、绥、陕、甘四省边区「剿匪」 总指挥,增援阎锡山剿赤匪。

◎西安事变忠贞护蒋

1936年5月,已受中共欺骗与蛊惑的张学良邀请「剿匪」 总指挥陈诚在太原吃饭,探其对「容共抗日」 的态度。陈诚表示对共匪非痛剿不可。

陈诚对张学良容共的暧昧心态不满,说「攘外必先安内」 是迂回曲折贯彻抗日的策略和手段,红军和苏维埃政府是必须予以消灭的。

9月,张学良找来在武昌任职的老部下冯庸,先向冯庸灌输「容共抗日」 的思想,再利用其与陈诚交好的关系去游说陈诚。陈诚听了冯庸的转述和观感,联想到5月宴会时张学良的表现和汤恩伯缴获的东北军与红军联络的文件,心中有所警觉,于9月17日晚密电蒋介石,认为张学良的走向比两广事件要严重,「则须力阻止之,绝不可听之而处于被动,使整个国家陷入万劫不复也。」

蒋介石接电后,命陈诚速飞西安以观究竟。不想此时发生汉口日本租界日警吉冈被杀事件,陈诚急需处理而无暇去西安。20日,陈诚致电张学良,表示反对他的主张,竭力维护蒋委员长「攘外必先安内」 策略。

12月12日晨,西安事变爆发。杨虎城第十七军在西京招待所扣押陈诚等南京军政大员,排枪扫射陈住所,中央委员邵元冲等中枪遇难。

西安事变中张学良去见被软禁中的陈诚,陈诚发问:「你给我交个底,你是不是想要杀害蒋委员长?如果是这样,你就先把我陈诚杀了。此生无论生死,我都跟定了蒋委员长。」

西安事变后,国民政府被迫收编中共匪军,中共假抗日的口号也进一步刺激了日军侵华野心。八年抗战中,陈诚在淞沪战役、武汉战役中立下战功。1940年统帅第六战区兼任湖北省政府主席,1943年任中国远征军司令长官。

抗战胜利后,中共迫不及待地窃取胜利果实,国共战争中,陈诚任国军参谋总长兼海军总司令。1949年1月,陈诚接替魏道明就职台湾省主席,职业生涯由戎马一生转向文治宝岛。

◎主持台湾土改 未流一滴血

1949年前后,台湾海峡两岸都进行了「耕者有其田」 的土地改革。

结果是,大陆200万地主人头落地、家破人亡,参与「斗地主 挖浮财」 的农民抢得的土地里的草还没拔尽,就又被中共抢回去了。

1949年春,台湾行政院在陈诚的主持下颁布《耕地三七五减租条例》,即耕地地租额不得超过主要作物年产量总额的37.5%。而原来的地租额在50%~70%之间。这一政策受惠最大的是农民。当时地主占台湾农村人口的11%,拥有56%的土地,88%的农民占有耕地22%。

开始时,地主较为抵触,陈诚就邀请担任参议会议员、议长的地主来恳谈,给他们讲解,土改的政策一方面解除了农民的负担,但实际上是保护了地主,因为如果地主和农民佃户之间能够自洽地调整好关系,就能抵御中共红色渗透,已渗透到台湾的红色力量无法利用农民挑事,这样才能达到民生主义的目的。

同时,陈诚承诺政府的田赋税和余粮征购数额也按减租比例缩减。这样减租政策得到了地主的支持。1949年约30%的农民增加了收入,1950年农民子女入学率比1948年提高了44.75%。

1951年,陈诚在蒋介石的指示下实施公地放领政策,即土地私有化,真正实施「耕者有其田」 。政府用贷款的方式把土地给农民,农民可以分10年偿还地价,但政府保证承领土地负担不超过承租期间的负担。

陈诚保证农民负担不会增加,地主也不能吃亏。政府对地主3甲以上的田地进行收购,保证地主每年的纯收益超过37.5%的地租收益,同时地主可以保留3甲水田和6甲旱田,以保证基本生活。

台湾的土地改革没有流一滴血。至1955年,31.7万佃户成为自耕农。农民在中国农村复兴联合会的指导下,提高农业生产量,改善农业技术,改善农民生活。陈诚同时实行币制改革、稳定金融,将国有企业民营化,为台湾日后成长为亚洲经济四小龙奠定了基础。

陈诚在其《台湾土地改革纪要》一书序言中说:「吾人坚欲在台湾实行土地改革,非仅为解除台湾农民之痛苦,实为解除大陆全体人民痛苦之嚆矢;非仅为农业发展而出此,实为进入工业社会作先驱;非仅为经济问题而谋划,实为反攻复国作必要之准备。」

这样的话语,今日读来然觉力透纸背,祛除共邪壮志未酬,后继诸君当明志以坚行。

◎在台肃共

中共在完全篡得政权之前,经常挑动台海两岸受红色意识影响的学生外围组织闹事。

1949年3、4月份,南京中央大学等10所高等院校五千多人举行示威游行给总统府施压。4月6日,台北台湾大学和台湾师范学院的潜伏中共党人鼓动数百名学生大肆张贴反国民政府的标语,高唱红色歪歌《你这个坏东西》。

过程中,台湾警察被打伤。陈诚与台大校长傅斯年等人合作,一举抓获了潜藏的共谍,平息了红色学潮。陈诚指示:「要在不流血的原则下,清除匪谍,安全学校。」

陈诚深知中共的狡猾与奸诈,他说:「真正的匪谍分子往往只躲在幕后操纵,很少自己出面闹事的。」 陈诚表示对付共谍就像对付脓包一样,疤头出白色动一下手术,脓就挤出来了,如果过早开刀,人们分不清就要责备政府压迫,「等到大家一致要求非清除少数害群之马不可的时候,才可获得民间的谅解与支持。」

一经发现的共谍,陈诚都采用雷霆手段,共谍沈镇南、刘晋钰、钱克显等均遭枪决。陈诚认为:「要知道纵容敌人,就是毁灭自己。」

◎做梦都是灭共

1954年,陈诚当选中华民国副总统,六年后高票数连任副总统一职,成为台湾政坛上的二号人物。

陈诚领导台湾的主导思想是「建设台湾、光复大陆」 。他把大陆人分为五种:第一种少数共党首脑,这是中共鹰犬;第二种是甘心附共与投共分子,亦是少数;第三种是投机分子,表面不在少数,实际上作用不大;第四种是满心痛恨,不得已留在共区受凌辱的人;第五种是有计划有决心和共匪搏斗的人,他们多是自发的。

陈诚一生未竟的事业就是复国反共,在去世前的一二年,他连做梦都是指挥大军渡海反攻,光复大陆,胜利还都。他强调灭共要有长期准备,但不拘于时间,要善于抓住时机克敌制胜。

1965年3月3日,陈诚病逝。留下了六十六字的遗嘱。即为:「希望同志们一心一德,在总裁领导之下,完成国民革命大业;不要消极,地不分东西南北,人不分男女老幼,全国军民共此患难;党存俱存,务求内部团结,前途大有可为。」

陈诚逝世后,国民政府按党国最高级别发丧,以家乡传统的仪式将他安葬在台北泰山乡同荣村。中华民国各地各军各单位一律下半旗,公祭日和殡葬日停止娱乐和宴会。

10日,蒋公夫妇含泪吊祭,蒋公书挽联:「光复志节已至最后奋斗关头,那堪吊此国殇,果有数耶?革命事业尚在共同完成阶段,竟忍夺我元辅,岂无天乎!」 蒋经国吊曰:「三十年导师中殂,犹国不忧身,少长皆令照肝胆;千万里疆土待复,为河亦为岳,涕夷原许负弓旌」

陈诚一生反共,一心精忠报国。他曾有这样一段话:「我们人人都能不怨天不尤人,痛切地反省自己,刻苦地砥砺自己,则今后反共复国的展望,实在没有稍涉悲观的理由。有一副联语说得好: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竟吞吴。有为者亦若是而已。」

时至今日,「天灭中共」 的机遇已经到来,陈诚的遗愿将不再是梦想。△

参考资料:

何定藩:《陈诚先生传》
杜伟:《我所知道的陈诚》
沈宗瀚:《陈故副总统与农业》
陈诚:《陈诚回忆录》《台湾土地改革纪要》
徐娜:《陈诚评传》
秦孝仪:《中华民国经济发展史》第3册

(转自大纪元,原题为《历史回眸 做梦都是灭共复国的上将陈诚》)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